【深度】孙宏斌入主,贾跃亭谢幕:乐视网能迎来凤凰重生吗?
白金蕾发表于2017年07月07日 12:22
摘要: 乐视网的贾跃亭时代宣告结束,孙宏斌当选乐视网董事长,孙宏斌、梁军、张昭组成的“三架马车”掌管下的乐视网能迎来重生吗?

全天候科技是华尔街见闻发起的原创科技新媒体。悦读更多请登陆www.awtmt.com,或关注“全天候科技”(微信ID:iawtmt)。本文首发于7月7日 12时20分,后于7月21日 17点40分更显事件最新进展。

全天候科技 作者 白金蕾  编辑 张斐斐

7月21日下午,在以电话会议形式召开的乐视网(股票代码:300104)董事会上,孙宏斌全票当选为乐视网董事长,随后上市公司乐视网(股票代码:300104)也已公告形式披露此事。

7月17日晚间,乐视网(股票代码:300104)发布公告称,公司第二次临时股东大会以现场和网络投票方式表决通过了包括融创中国实际控制人孙宏斌、乐视网CEO梁军、乐视影业CEO张昭以非独立董事身份进入乐视网董事会;乐视网董事会成员增加至8位。

 

就在半个月前的7月6日晚间,乐视网发布公告称,董事长贾跃亭辞职,退出董事会,虽然贾跃亭仍然为控股股东,但其所持有股权中的99.06%已被冻结或质押。当时就有乐视内部人士猜测,除其本人反对外,融创中国董事局主席孙宏斌已基本确认接任乐视网董事长。

此前,贾跃亭和他的乐视系遭遇有史以来最大的危机,银行挤兑风波、股权高额质押、控制权成谜。

13年前,贾跃亭靠着乐视网(乐视视频)在互联网世界起家,但发展到现在,乐视体系七大生态中,小屏生态巨亏、互联网与云生态尚未盈利,金融生态出师不利、汽车生态仍在襁褓之中、体育生态前途未明。乐视体系当中最有价值的依然是内容生态及大屏生态,这部分资产主要在上市公司乐视网旗下。

乐视网(股票代码:300104)目前的业务包括乐视视频、乐视致新(乐视超级电视)、乐视云、花儿影视以及可能被注入的乐视影业。而今,随着乐视网新管理架构逐渐浮出水面,乐视网的贾跃亭时代将宣告结束,乐视网或将进入由孙宏斌、梁军、张昭组成的“三架马车”掌管的新时期。 

从左到右依次为梁军、孙宏斌、张昭/全天候科技制

早在今年5月底举行的融创中国业绩发布会上,孙宏斌就表示:“未来乐视主要就只有乐视网和乐视汽车,贾跃亭的主要精力将在汽车上,上市公司还有我。”

如今,孙宏斌如愿进入成为乐视网董事长。脱离了贾跃亭的乐视网能够迎来凤凰重生吗?除了孙宏斌,乐视体系内最优质的资产之一——张昭掌管的乐视影业能否实现注入乐视网,以及乐视网CEO梁军的战略方向,都将成为影响乐视网下一步表现的关键因素。 

“对不起,我已经从乐视影业离职了”,“这周是last week,可能没法帮你对接采访了……”。这是进入7月以来,全天候科技在了解乐视影业注入乐视网情况时,听到最多的回应。

早在2014年12月,在贾跃亭的主导下,一场将乐视影业注入乐视网的资本大戏就已开演,如今,这场持续了2年半的“连续剧”的结局终于开始明朗。

7月18日早间,乐视网(300104)公告称,公司在7月17日召开了2017年第二次临时股东大会,审议通过了《关于继续推进重大资产重组事项暨公司股票延期复牌的议案》,经向深圳证券交易所申请,公司股票于2017年7月18日上午开市起继续停牌不超过3个月,停牌时间自停牌首日起累计不超过6个月。

乐视网此次重大资产重组的标的公司为乐视影业。目前,乐视控股持有乐视影业21.81%股权,为第一大股东,贾跃亭为乐视控股实际控制人;天津嘉睿汇鑫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持有乐视影业21.00%股权,为第二大股东。

7月6日,乐视网又在公告中称,将继续推进重大资产重组事项,股票延期复牌。此前,乐视网已从2017年4月17日开始停牌,推进上述重大资产重组,按照相关规定,应在7月17日复牌,但如今却再度推迟。使得乐视网从2014年底开始推动的乐视影业注入事宜再被推迟,最迟要到今年10月18日前才能有新进展。

乐视影业被视为乐视系最有价值的资产之一。两年半以来,乐视影业是否真能注入乐视网?是否会受到明星资本化、跨界并购,以及融资新规等政策的限制?注入后将呈现怎样的商业模式和想象,又能否实现“生态化反”?这一系列问题始终萦绕在乐视网投资者心中。

不过,贾跃亭对乐视影业的控制地位正在被孙宏斌取代。

7月初,在乐视网尚未公告天津嘉睿在乐视影业的股权比例增至21%时 ,全天候科技通过查询工商注册信息发现,融创中国的全资子公司天津嘉睿汇鑫企业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津嘉睿)持有的乐视影业股权已经达到21%,与乐视控股(实际控制人为贾跃亭)持有的21.81%接近。

       两家对乐视影业认缴出资比例基本相当

同样在工商登记系统中,2017年4月12日,贾跃亭已将通过乐视控股持有的对应乐视影业1.8242亿元注册资本的股权质押给了融创中国旗下全资子公司融创房地产集团有限公司,该部分股权占乐视影业股权的21.80%,占贾跃亭间接持有的乐视影业股权的99.94%。

      乐视影业股权出质登记信息

这都预示着融创中国实际控制人孙宏斌在乐视影业的话语权大幅提升,治理层面他本人已经担任乐视影业董事一职,还向乐视影业派驻了财务经理。

在孙宏斌的掌舵下,乐视影业注入乐视网一事开始浮现曙光。截至全天候科技发稿,针对乐视影业注入乐视网的相关问题,乐视网官方回应称“以投资者大会及公告信息为准”;融创中国则回应,“以乐视网说法为准”;乐视致新更是耿直地表示:在这个节骨眼儿上,没有人能给你权威回复。

自2011年成立以来,乐视影业的表现可圈可点。但在贾跃亭“蒙眼狂奔”的资本游戏及中国电影票房吹泡泡的双重背景下,乐视影业动作变形,被赋予了不可能完成的盈利任务,关联交易也很大程序上影响着财务表现。

乐视网宣布注入影视资产后,曾在2016年6月遭到监管层问询,核心原因是乐视影业98亿元的高估值引发较大争议。业界质疑:从业务和财务层面看,乐视影业是否担得起“98亿元”的对价?

乐视影业成立于2011年12月,曾经历7次增资,注册资本从起始的1500万元增至8.37亿元,4年左右的时间增长了近56倍;估值从2013年8月最初披露的15.5亿元上升至2016年6月的98亿元,不足3年时间增长了6倍多。

乐视网2014年12月6日的公告称,贾跃亭承诺“拟在未来一年内的合适时机,以合理的方式,按照中国证监会有关规定,启动将关联方乐视影业的控股权转让给公司”。

就在此前的一个月,2014115日,乐视影业公布了一轮增资计划。计划每一元出资额的公允价值为40.37元,以总股本1.1985万股计算,其估值为48.38亿元。

 当时乐视网官方对注入承诺的回复是,“将基于投资者利益最大化的原则,充分评估与乐视影业整合的价值与意义,在三个月后开始考虑是否启动对该标的公司资产收购的筹划事宜。”如不考虑后来漫长的置入过程,其核心态度是对这项利好还在评估中。

 值得注意的是,就在这一公告发布当天,乐视网终止了另一桩其从2014年7月18日开始筹划的重大资产重组。2014年12月8日,乐视网开盘后以36.86元/股的价格开盘即涨停,并一直持续到当日收盘。

 201656日,乐视网公告称,以不超过98亿元的交易总额,用发行1.65亿股股份+支付现金29.79亿元的方式收购乐视影业100%股权,同时向不超过5名投资人募集50亿元的配套资金。此时乐视影业的估值,相比一年半以前,计划置入时公开可查的48.38亿元估值,增加了近50亿元。

据乐视网2016年6月的公告,2015 年度,乐视影业实现营业收入11.45亿元,较 2014 年度营业收入7.65亿元增长49.72%;2015年度实现扣非归母后的净利润1.36亿元,比2014年度的 0.64亿元增长111.28%。

但由于2014年度的管理费用高达9.55亿元,2015年此项仅为2.38亿元,所以两年间,乐视影业实际利润总额只有-8.78亿元和-0.75亿元。

也就是说,一年半中“身价”暴增50亿元的乐视影业,并没有真正意义上的盈利。

在全天候科技的访谈中,多位业内人士表示,在互联网基因的影视类公司中,乐视影业是起步较早,同时有较成功作品的公司。其主出品、主发行的《长城》《盗墓笔记》《九层妖塔》等作品,都是引发了极大讨论且票房尚佳的作品。这对于成立仅七年的乐视影业是一个非常亮眼的成绩单。

一位从事电影宣传工作多年、曾与乐视影业有过项目合作的人士称:“抛开乐视系不说,单从电影业务来讲,乐视影业是不错的。从作品上看,比爱奇艺影业、腾讯影业要成熟很多。”

数据来源猫眼专业版公开数据/全天候科技制

根据微影数据研究院提供给全天候科技的独家数据,乐视影业2015年主出品兼主发行的影片共有《何以笙箫默》《太平轮:彼岸》《小时代4》《九层妖塔》等7部影片,累计票房为18.96亿元;另外主出品《从天儿降》票房为0.57亿元;主发行《我是女王》《华丽上班族》,票房分别为0.16亿元和0.48亿元。

三项累计票房为20.17亿元,按照票房分账比例除去5%的专项资金、3.3%的营业税,忽略代理费、拷贝费等不确定的小额费用,制作方和发行发总计可获得的收入在7.95亿元左右。

也即,即使只有乐视影业一家公司主导这些影片的制作和发行,2015年其可以获得的营业收入最高约为7.95亿元。

而其2016年主出品兼主发行的影片为《高跟鞋先生》《睡在我上铺的兄弟》《盗墓笔记》《爵迹》,合计票房为16.45亿元;其主出品影片为《赏金猎人》,以及张艺谋女儿导演处女作《28岁未成年》,票房分别为2.13亿元和1.29亿元;其主发行影片《长城》,票房为11.75亿元。三项合计票房为31.62亿元,按照上述同样计算方式,若乐视影业全部独立参与制作和发行,2016年最高可通过票房实现的营收为12.46亿元左右。

按照乐视影业2015年实现7.95亿元票房情况下,实现扣非净利润1.36亿元的比例推算,乐视影业恐怕很难到达其承诺的5.2亿元。

更关键的是,2017年已经过半,乐视影业主出品、主发行的影片合计仅实现票房1.37亿元,与其宣布注入时承诺的7.3亿元净利润相去较远。

数据来源微影数据研究院/全天候科技制

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向全天候科技表示,影视娱乐类企业的利润来源还包括授权衍生、会员等其他来源,单以票房一项作为考核标准并不完全客观,但电影票房收入在影视娱乐类公司营收中通常占比在50%左右(2016年华谊兄弟影视娱乐一项在营收中占比73.12%,光线传媒在电影及衍生品子项在营收中占比64.04%)。

照此推算,即便票房只占乐视影业今年营收的50%,其恐怕也难兑现2017年7.3亿元净利润的承诺。 

贾跃亭以乐视控股为主体,通过多数持股比例,控制上市公司平台乐视网,并设立多个子公司和孙公司,在子、孙公司间进行交叉持股或关联交易,用巨额资本运作和新生态模式,向资本圈讲了一个看似可以自圆其说的“生态化反”的故事。

但在6月28日投资者大会上,贾跃亭也坦承,“在经营资金量非常紧缩的情况下,我们的压力会非常大”,其“不能产生强化反的,就考虑尽快转让资产”的表述,这或许预示着乐视系生态战略的失灵。

作为非上市公司体系的乐视影业CEO,张昭破例出席了6月28日的投资者接待大会,并且就多个问题做了答复。这被视为乐视影业注入乐视网即将取得突破性进展的信号。 

出身于上影系和光线系的张昭,于2011年参与创立乐视影业,任CEO及执行董事,曾为乐视影业的发展立下汉马功劳。

 在回复关于乐视影业何时注入乐视网的问题时,张昭称:“现在这个契机到来了,整个内容生态发展到一定时候,需要真正的互联网化,需要一体化。”他同时表示,现在是内容行业和互联网行业整合的关键契机,他以迪士尼收购Netflix的传言做类比,认为定制内容将成为乐视致新、乐视网和乐视影业整合的真正力量。

乐视影业今年6月在上海电影节的发布会上,孙宏斌曾亲自站台,并当众宣布:“乐视所有的内容都给张昭管了。”依照融创中国在乐视网8.61%、在乐视致新33.50%,以及在乐视影业21%的股比来看,孙宏斌这句话的加持,除了意味着张昭对乐视影业个人控制力的增强外,或许也暗示着乐视上市体系中大内容生态的重构。

“我会负责三个公司的内容”,张昭在6月29日接受采访时表示。张昭所说的“三个公司”分别是乐视影业、乐视网和乐视致新。6月28日张昭乐视网投资者大会上回复中,可以清晰地看到,乐视上市公司体系未来将聚焦大屏生态,以乐视网为流量入口,并结合乐视影业的IP定制、分众化运营能力,走出一条类似“互联网+迪士尼”的战略路线。

张昭认为,乐视网的核心优势是大屏生态,而内容行业未来的趋势是分众化、分段化。“如果乐视将多年建立的视频运营能力聚焦在分众、分段上,这种运营的能力就变成乐视网和致新的实力。”张昭说。

影响乐视网表现的另一重要人物,就是最近履新的乐视网CEO梁军。关于未来乐视网的业务走向,梁军与张昭似乎所见略同。

“电视大屏将成为支撑乐视影业众多IP的重要平台”,梁军表示,同时,他认为,电视机的更换频率较手机更长,并且是家庭娱乐的中心,这是乐视网相对其它竞争对手的优势所在。

“乐视网的变现模式更多元,不止能做贴片、植入,还有开机广告、会员收入,还有利用轮播频道数据进行的精准营销等,我们找了了一种很好的会员和广告收入平衡的模式”,梁军在上述投资者大会上回应称。

梁军此前供职联想系,于2012年1月至今,历任乐视网副总经理兼乐视致新总裁,分管乐视致新业务,现任乐视网CEO。

梁军的上述战略方向也在此前的发布会上得到了孙宏斌的“盖章”。孙宏斌曾在上述乐视影业发布会上称:“我们就是自制,有自己的IP,有自己的团队,有自己的能力,这个就是值钱的,到最后还是内容在挣钱。

梁军的这个战略方向其实是对贾跃亭“内容+硬件”思路的延续,但在实践这一方向时,面对的一大阻碍就是乐视网体系内的大量关联交易。

据乐视网2016年财报数据,其营业收入达到219.51亿元,同比上年同期增长68.64%,但这当中关联方交易就占到了117.85亿元,是营业收入的54.43%,上年的关联销售仅占营业收入的10%左右,关联销售甚至同比激增654%。

关联方的应收账款余额2016年度高达39.22亿元,同比上年增加了34.44亿,而为这些营收账款做担保的则是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贾跃亭。而其本人最近也频频遭遇股权质押、资产冻结等问题。

微影数据研究院高级分析师武剑也认为,乐视网在战略上应该“摒弃关联交易,紧缩银根”,“专注线上平台和内容创作”。

“不去做汽车,乐视还是能当内容小霸王的”,武剑告诉全天候科技,而现在的乐视网能否安然度过整合期,踏实推进内容策略将成为决定其能否重生的关键。

收藏分享
4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