硅谷投资人:中国ICO离场,给硅谷送去一份大礼
舒虹发表于2017年09月11日 16:327791人阅读
摘要: VC似乎要被ICO颠覆了,但大部分VC仍视其为一项“不值得信任的计划”。

全天候科技是华尔街见闻发起的原创科技新媒体,悦读更多请登录我们的网站www.awtmt.com,或关注我们的公众号“全天候科技(iawtmt)”、“新金融见闻(AWFintech)”。  

“ICO is going down(ICO正在崩塌)!”来自硅谷的风险投资人Duncan Davidson在中国深圳说出这句话时,台下的一百多位创客笑了。

Duncan Davidson是硅谷一家知名早期风险投资基金Bullpen Capital的合伙人兼执行主席。9月6日,他应全球性创业社区Startup Grind的邀请,参加了深圳一场面向科技创业者的路演活动——显然,这不是一个属于ICO的局。

“这实在很有趣”。Duncan说,几个月前,他在墨西哥参加一场创投论坛时遇到了相似的场景,观众席激动地追问,希望获得几句来自硅谷的、关于ICO的评价。“使得墨西哥人为之疯狂的,也是ICO”。

过去半年,ICO、虚拟货币和区块链以疾风骤雨之势席卷全球,但在ICO发源地美国,这并不是一个所有VC都非常关心的话题。 

不仅如此,ICO似乎还给硅谷带来了不少麻烦。据比特币新闻网站CoinDesk报道,截至今年6月,硅谷区块链创业企业通过ICO融资了3.27亿美元,而其通过风投的融资额只有2.95亿美元。不少研究区块链的极客认为,去中心化的ICO正在挑战着传统VC的权威地位。 

就在此时,一场蔓延全球的ICO监管风暴来袭。

Duncan是一位连续创业者,也是多家活跃在硅谷的科技创业公司的董事会成员,并带领其中一些公司完成上市。过去7年,其担任合伙人的Bullpen Capital对52家初创型科技企业进行了一共70笔投资。不过,没有一笔与ICO相关。

“不是一个币圈人士,并不意外着我对(区块)链圈不感兴趣。”Duncan在与全天候科技的对话中说。今年以来,Duncan看了几个区块链项目,有关于智能合约流动机制的,也有关于区块链自我管理的,“曾想通过ICO去募集资金,但迄今为止还没有做”。

在硅谷机构投资圈,这代表着一种普遍的认知:VC似乎要被ICO颠覆了,但大部分VC仍视其为一项“不值得信任的计划”。 

“因为他们认为,这(ICO)不是找到一家好公司的一个靠谱的方法”,Duncan说,“企业融了资,但Token(代币)可能随时崩塌”。

2016年6月,一家名为The DAO的以太坊平台通过ICO在短短28天内募集了价值1.5亿美元的以太币,创下了美国ICO记录。但是很快,黑客利用代码漏洞盗取了其中三分之一的财富,并引发了广泛的市场抛售,损失超过6000万美元。由此引发了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对ICO的调查。在美国ICO圈子,这是一段黑暗的历史。

更令投资人感到惊讶的是另一桩ICO交易。2017年7月,有华尔街背景的区块链项目Tezos在短短4天募集到2.32亿美元后,其团队竟拿出融资额的25%——5000万美元用于风险投资。据媒体报道,Tezos的主要投资标的是那些平台型的初创公司,剩余的现金则投资于“股票、债券和贵重金属”。

“Excuse me?”一家被风险投资的科技创业公司不好好开发自己的产品,把投资人的钱拿来投资其他创业公司——“这不是搞笑嘛!”Duncan说。

这一次,洛杉矶著名VC机构Upfront Ventures的投资人Mark Suster也发出了提醒:别把ICO和融资的分配计算和分红系统混淆,很多项目会(通过ICO)戏弄投资人。

在硅谷,风投资本对资金、信息的访问和投后的管理有着严格的控制,这种机制运行起来是一种良性的伙伴关系,对于创业者、VC以及VC的资助者来说都是如此。

“如果我可以去募集风投资金,为什么还要搞ICO?从风险管控上,ICO也是一种折磨!”Duncan对全天候科技表示。

但作为数字货币的发源地,美国仍是ICO最为活跃的国家。据数字货币研究机构Smith & Crown统计,2017年上半年,美国ICO融资总额高达10亿美元,是去年全年的10倍。虚拟货币的主要代表比特币和以太币,也在2017年上半年分别升值160%和3350%。

来自硅谷VC的评价与这一ICO的“盛况”并不符合。其中一个原因是,在美国规模庞大的ICO交易中,主要玩家并不是来自硅谷的风险投资。

据常驻硅谷的云九资本董事总经理邱谆介绍,这些ICO项目的参与方以个人投资者为主,机构的投资人也是通过个人身份参与到ICO交易中。如硅谷目前最成功的两个ICO项目——Tezos和Bancor都有知名投资人Tim Draper的背书。

“机构是其他人资金的保管人,而大多数基金持有者尚未对ICO展开细致的研究。”Duncan认为,即便VC公司愿意“拥抱”ICO,他们也面临在监管的限制下是如何向其基金持有者解释这种投资的问题。

2017年6月末,一则消息硅谷创投圈传开来:在区块链垂直领域,创业者通过ICO筹得的资本已经超过了传统的风险投资。这并不出乎Duncan的意料。

根据CoinDesk的数据,2016年,新兴的融资机制在近5亿美元的风投中所占比例不到一半;2017年一季度,采用ICO方式进行融资的公司不过占据了近三分之一的市场。但在此后的几个月中,这一趋势发生了大逆转,ICO投资总额增长超过800%。到第二季度,企业通过ICO筹集了2.91亿美元,相比之下,同期成交的风投交易连10次都不到,融资金额仅1.87亿美元。

CoinDesk报道说,2017年上半年,流入到早期区块链项目的ICO投资资本已经超过了之前行业内的年均风险投资。“ICO正在颠覆VC”已经成为一个共识。 

事实上,ICO与传统的VC模式十分相似——ICO模型是指初创公司通过销售其区块链网络的代币来进行融资,在某种意义上来说,这实现了初创公司网络的货币化,并将所有权和影响扩展至最广泛的受众。

在Duncan看来,ICO融资最大的优势是流动性好。曾经投资项目的机会只属于少数VC,但ICO给了普通早期个人投资人这样的机会,并且降低了资产转让的流动性风险。同时,企业也因为ICO而尽快获得了发展所需的资金。传统风险投资可能需要几年才能获得投资收益,但是通过ICO获得的代币可以立即在比特币、以太或者其他加密货币市场里交易。

但是,ICO对比风投的优势也仅是如此而已。

另一位硅谷投资人、金融科技公司Avencia创始人Anton Commissaris对全天候科技表示,ICO投资最严重的误区是投资者认为他们投的公司一开始就能成功,他们大多不采用多轮融资的形式,而是一次性融资;相反,传统的VC投资者会评估风险,择机追加投资或选择退出。 

“ICO的价值来源于对区块链商业模式的肯定。”Anton指出,ICO中出售的代币是商业模型的原子单位,为了融资,你售出其中的一部分,但代币的主要功能是为产品或服务提供货币化功能。

ICO真的是必要的吗?Duncan认为,对于区块链项目来说,以太坊这种基于(区块链)技术的支持型平台是必要的,Token(代币)是必要的,ICO并不是必要的。事实上,目前硅谷已经出现了这样一些创业公司——他们不仅拥有传统的风险投资,而且还通过发行代币投资,只是这种混合模式能否具有最终的影响力尚不确定。

不过,包括Duncan、Anton在内的硅谷投资人均认为,ICO需要被监管——The DAO融资1.5亿美元,这规模比起80%的IPO都大,这种规模,不监管怎么行?

9月上旬,Duncan在中国停留的一周,恰好目睹了一场中国式ICO监管风暴:9月4日,央行等七部委定性ICO为非法融资,决定予以取缔;9月8日,又有多个消息称,监管层酝酿关闭中国境内虚拟货币的交易所。

一个多月前,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刚刚宣示了对ICO的监管权,并于8月底直接叫停了4家场外ICO。

SEC对于The DAO事件的调查报告显示,根据联邦证券法,The DAO所发行的代币符合证券的特征,是一种证券。SEC称,在美国提供和出售证券的人员必须遵守联邦证券法,无论这些证券是用虚拟货币购买还是区块链技术分发。

“SEC并没有禁止ICO,他的逻辑在于,既然数字货币是一种金融证券,就应该受到联邦证券法的监管。”Duncan解释称,例如,如果没有SEC注册或者豁免,并且能够通过EDGAR在SEC上找到相关信息,它的发行就是违法的。据了解,EDGAR是一种电子化数据手机、分析和检索系统。1996年,SEC规定所有信息披露义务人都必须进行电子化入档。

此外,SEC还成立了一个由金融科技专家组成的小组,被命名为“ICO认证委员会”,简称ICC,旨在为ICO颁发证书,并评估ICO潜在的价值。ICC的外部纠纷调解服务并未在任何辖区注册,也不受任何辖区监管。

相比美国SEC,中国“一刀切”的监管几乎等同于判处ICO死刑。据财新报道,监管层甚至决定关闭中国境内虚拟货币的交易所,这涉及“币行”、“火币网”和“比特币中国”等为代表的所有虚拟货币与法币之间的交易所。

中国ICO的离场对海外并非没有影响。Duncan表示,“世界上大多数比特币的投机活动在中国,大多数挖币的在中国,也许世界上高于50%的区块链项目都在中国,中国钱也是硅谷ICO的最大来源”。据其预计,硅谷ICO项目中,至少有1/3的钱来自中国。

毕马威去年第三季度就发布过报告,称中国已经是区块链风险投资榜单之首,其投资规模比其他任何地区都大。

星合资本董事长郭宇航发文表示,过去很长一段时间内,国外的区块链项目都会来中国进行ICO路演,中国因此成了全球区块链技术的枢纽。接下来,不仅外国团队不会再来路演,估计中国不少区块链团队都会考虑去海外路演。同时,中国公众也失去了接触和投资优秀区块链项目的机会。

全球范围内,ICO也许还要经历阵痛,但去中心化的趋势似乎不可阻挡。9月8日,美国国会通过了一条新法案:从今年12月31日开始,对600美元以下的交易货币支付交易免税。

而据说,当Uber和Twitter的天使投资人Naval Ravikant听说中国政府禁止ICO后,他激动地发了条推特:“毫无疑问,ICO需要监管,但是中国政府完全禁止ICO,简直是送给硅谷和美国投资人一份大礼。”

收藏分享
1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