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VC的自白:我是如何捕获拍拍贷、途家,又错过滴滴、摩拜的
李墨天发表于2017年11月10日 23:17
摘要: 途家是韩彦最得意的案子,他用4个小时的电话拿下了途家,成为其A轮领投方;他也是最早接触滴滴的投资人之一,也曾无限接近投资摩拜,但最终都成了遗憾

全天候科技是华尔街见闻发起的原创科技新媒体,悦读更多请登录我们的网站www.awtmt.com,或关注我们的公众号“全天候科技(iawtmt)”、“新金融见闻(AWFintech)”。

文|全天候科技 李墨天

11月10日,拍拍贷正式登陆纽交所。按照13美元的发行价计算,拍拍贷的总市值达到40亿美元。

2014年,光速中国作为领投方完成了对拍拍贷的1500万美元B轮融资。2015年4月,拍拍贷再次成为国内首个完成C轮融资的网贷平台,由联想控股旗下君联资本和海纳亚洲联合领投,光速中国继续跟投。经历了互联网金融在中国的巅峰和低谷之后,这家老牌金融公司赶上了互联网金融IPO的大潮。

按照韩彦的说法,哪怕是成为拍拍贷股东一年后,光速中国对这笔交易依然存在争议。上市让韩彦觉得自己一直以来的坚持算是得到了回报,他看过不少金融公司,最终还是决定押注拍拍贷。

Snap在纽交所上市的时候,媒体取的标题是“Snap成就了下一个红杉”。光速创投美国基金在这笔投资中狂赚20亿美金,回报超过300倍。在投资了很多被硅谷认为不那么性感的技术公司后,Snap一役帮助光速创投成功跻身全球前五大风投之列。

在中国,韩彦和宓群主导着光速中国基金在本地的投资。过去几年里,光速完成了对融360、运满满、杏仁医生、拼多多、猩便利的投资。有媒体统计过,光速中国投资的公司里,70%都是A轮,其中90%都是领投。在他们的成绩单上,还有拼多多、大众点评和途家这样的知名互联网公司。

“光速一直坚持做A轮投资,而且要做中国最牛的A轮投资机构。”韩彦说。

韩彦(左一)与拍拍贷CEO张俊、CTO顾少丰

韩彦最早接触拍拍贷CEO张俊是在2009年,二人是上海交大的校友。彼时,拍拍贷刚刚上线两年,四年之后的2013年,余额宝才上线、互联网金融的概念才被热炒起来。

“张俊最开始的打算做的就是纯线上的贷款,完全没有线下业务,这个想法很疯狂。”韩彦回忆说,当时拍拍贷只有300来人,而宜信在线下已经有6000多个销售,其它P2P公司大多也遵循着重线下的思路。

韩彦和张俊都是技术背景出身,虽然当时拍拍贷所做的业务在国内尚无明确的监管规范,但韩彦还是很欣赏张俊用技术代替人工的想法。

2009年,光速在中国的团队还没有完全拍板权。韩彦得掐准时差和美国的同事打电话开会,当他们还在漫长的解释和讨论中时,红杉已经领投了拍拍贷的A轮融资。

“后来融B轮的时候,我们还看了点融网,全国有很多P2P公司,只有拍拍贷和点融这两家说要做中国的Lending Club。”韩彦告诉全天候科技,他和点融网创始人郭宇航是朋友,和张俊是校友,思来想去,韩彦觉得拍拍贷走纯技术与纯线上的决心更坚定,于是,光速领投了拍拍贷的B轮融资。

按照发行价计算,上市后的拍拍贷市值会超过40亿美元,这个市值是他的精神前辈Lending Club的两倍有余。同样,拍拍贷上半年十亿元的净利润也让媒体和同行瞠目结舌。

说起拍拍贷,韩彦多少有点苦尽甘来的意思——他坦承,拍拍贷最开始的数据不好看,即便到了2015年,同事还找韩彦有过讨论“这家公司是不是投错了”?

 “讨论的结果还是觉得拍拍贷的坚持未来会有价值,他们一直做小额消费贷款,不碰校园贷,不做7天的短期现金贷”韩彦说,曾经有很多财务数据比拍拍贷漂亮的多的公司找上门来,光速一个都没投。

2016年,随着消费金融平台对用户的轮番教育、P2P的规范化和移动端借款的流行让互联网金融公司迎来一波发展高潮,拍拍贷也在那年扭亏为盈 。

光速在互联网金融行业考察了五年多时间,只投了两家公司——韩彦主导投了拍拍贷、宓群主导投了融360。

2012年3月,融360完成600万美元A轮融资,光速是领投方,第二年融360B轮融资时,领投方则是红杉中国。

“最早看中的其实是银率网,当时想让他们的中国团队出来自己做,对方不愿意。后来在一次光速企业家晚宴上,宓群、我和去哪儿的庄辰超都在,宓群一个很好的建议和启发,想法就开始发酵了——融360就是这么来的。”韩彦告诉全天候科技。

“我非常看好拍拍贷的巨大发展潜力,光速肯定还会继续持有。”韩彦说,“融360整体也在盈利,而且它的平台价值会在未来逐渐体现。”

四小时电话拿下途家">

韩彦在2008年6月和宓群一起加入光速创投,在那之前,他是麦肯锡的咨询师。宓群则是Google大中华区投资并购总监,先后投资了百度、赶集和迅雷等一批最早的互联网公司。

当时,光速进入中国刚刚两年,红杉中国基金成立也只过了三年,再往前,就是1993年来中国拓荒的IDG。 “当时都是网站、电商,也没有移动互联网,不知道投啥。”韩彦说,“我喜欢旅游,我想那就先看看旅游。”

韩彦按照在麦肯锡做咨询的方法,断断续续看了两年旅游行业,把携程、艺龙和那些大大小小的公司全都扫了一遍,便扫到了途家,国内首家中高端度假公寓预定平台。韩彦觉得携程和艺龙做的都是差旅,但没有人在做度假,途家有机会。但想要投途家,必须面对众多一线基金的竞争。

“(途家网CEO)罗军跟梁建章是同事,携程也是一路帮助途家创业的,好多大牌机构都想投。”韩彦说,竞争相当激烈。

在途家董事会开会表决的前一天晚上,韩彦给罗军打了4个小时的电话。据说罗军在第二天的在会上拍了桌子,还对着董事会说,“途家必须拿外部投资,必须选一个最懂旅游的投资人,必须拿光速的钱。”

2012年4月,上线仅5个月的途家网宣布完成首轮融资,领投方是光速中国,携程网、全球度假公寓行业巨头HomeAway和鼎晖参与投资。

罗军的三个必须让韩彦在日后很是荡气回肠,这是他进入光速以来独立操作的第一个大案子,能从那些资力和名气大的多的机构手里赢得领投的位置,也算是光速在中国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一笔投资。

今年10月10日,罗军通过内部邮件宣布,途家网在2017年完成线上、线下拆分以后,线上平台顺利完成E轮融资3亿美元,估值超过15亿美元,光速在这个案子上的投资账面回报已经翻了好多倍。

即便现在去复盘,韩彦依然觉得途家是他在光速近十年中最为得意的一次出手。实际上,在途家这个案子之前,韩彦曾参加过一个心理培训,目的是让自己放下心里的包袱,突破自己。

当然,韩彦更希望自己最得意的案子是滴滴、摩拜或者别的更牛的公司,他是最早接触滴滴的投资人之一,也曾无限接近投资摩拜、OFO,但最终这三个公司都成为他心中永远的遗憾。 

2012年王刚曾带着当时出处茅庐的程维和他的滴滴打车项目来找韩彦寻求融资,但不巧韩彦正在国外度假,时间差让光速错失了A轮的投资,而之后在滴滴融资B轮的时候,又被腾讯抢了个先,就这样光速“完美”错过了滴滴的前两轮。

而除了滴滴,韩彦心中的遗憾还有两辆自行车(摩拜、ofo)和美图秀秀。

韩彦和美图创始人吴欣鸿及蔡文胜私交甚密,美图寻求融资的时候,正因为这层关系,光速可以优先于其它机构投资美图秀秀。

韩彦觉得,美图秀秀作为一个20人规模的小公司,能做到一个亿的用户,多少钱都不算贵。但是当时团队其他成员对这个产品接触甚少。

“当时有一点看准了,就是欣鸿是中国最好的产品人,我们内部得出的结论是可以投,但是需要给欣鸿找一个懂社交的搭档。”韩彦说。团队纠结再三, 后来创新工场投资了美图,也成就了吴欣鸿、蔡文胜和200亿估值的故事。

宓群是60后,韩彦是80后,放在国内的VC圈都算不上老,但对于年轻人的产品,还是有看走眼的时候。

2015年底,摩拜单车的CEO王晓峰在光速新天地办公楼下骑着摩拜自行车来找韩彦, 让他体验下产品。韩彦没有告诉王晓峰的是,当年他骑着那辆自行车,绕着上海新天地的医药大厦转了一圈,其实刚骑出50米,韩彦就激动地偷偷拿出手机,拍了一张照片。

“当时摩拜和ofo都在融A+轮,光速其实很想参与,两家公司也都很希望光速来领投,当时看好这两家的基金并不多,很多伙伴基金都来偷偷打听,光速会不会出手。但当时光速内部争论很多 。”韩彦说,“很可惜,如果当时投了,每家都是百倍以上的收益。

复盘 滴滴、摩拜/OFO、美图秀秀四个被错过案子,韩彦得出的结论是:所有这个世界的大事情在最初可能都是饱受争议和不被看好的,作为投资人,有时候真的需要足够的勇气和冒险精神才能把它捕捉到. 

“中国最值得投的案子,光速有能力要么找到,要么投到。过去没有投到的,还是因为我们没有足够地冒风险,没能把找到的在嘴边的蛋糕咬下去”,韩彦说。

猩便利公布3.8亿元A1轮融资消息的时候,韩彦说不定就在办公室里偷着乐。

“光速投的项目不多,但是大案子比例高。”韩彦说这话的时候,离猩便利发布A1轮融资的新闻还有一天时间。

11月1日,即时便利消费平台猩便利宣布完成3.8亿元A1轮融资,由红杉中国领投,华兴资本跟投,天使轮投资机构光速中国及个人投资者继续跟投。9月4日,“猩便利”刚宣布完成超1亿元天使轮融资,光速中国领投。

他思考过,饿了么就做了一件事情——让用户预订的餐食在30分钟送到,然后就造就了一个估值60亿美金的巨头。而猩便利,能让人在几分钟、几百米内就能吃到想吃的东西,他判断这是一个千亿级的市场,背后的数据和流量能创造出什么价值,韩彦也不敢想象。

尽管新零售饱受争议,但韩彦相信猩便利是家好公司。他甚至笃定这会是他自己和光速中国——全新的光速中国在途家之后的又一笔里程碑式的投资。

光速在中国的发展分为三个阶段:2006年—2010年,光速创投是美国光速在中国的分支机构;2011年开始,曹大容、宓群等核心管理团队开始了光速中国的独立运作,独立募资;2016年,曹大容开启新的征程,创办新基金——雲九资本,宓群和韩彦作为光速中国的管理合伙人,带领光速中国继续前行。

2016年6月,光速中国宣布完成第三期美元基金和首期人民币基金募集,管理资金总规模达到近8亿美金;2016年9月,光速中国人民币一号基金成立,光速成为管理着五支美元基金,一支人民币基金的双币种基金。韩彦把新基金的募集视为又一个里程碑——在他眼里,这是一个新的、更年轻的光速中国。

1982年出生的韩彦是光速中国的管理合伙人,在GP管理公司中,他的持股比例与宓群相当。与韩彦差不多时间入行的投资人中,在各大基金担任一线合伙人的屈指可数,在韩彦这个年纪能做到管理合伙人级别的,更是少的可怜。

这让韩彦觉得“很难得”,但韩彦不希望这种“幸运”在他这里止步,他要推动光速中国的年轻化。

“遇到曹大容是我的荣幸,使得我能够打开VC的天窗,走出一片天,我其实很感激。同时也很惋惜,大家合作了八年,在对未来的理念上产生了差异,没有绝对的对错,只有对未来不同的期待;遇到宓群是我更大的荣幸,能和行业佼佼者,一位儒雅的高手一起合作,互相信任、欣赏,是我人生第二段‘婚姻’, 我很珍惜。“

光速中国年轻化实验的第一步是不拘一格招人才。韩彦告诉全天候科技,光速的团队里,有各种风格的年轻投资人,有一些是刚刚大学毕业的学生。

其次是,制度透明化,给年轻人机会。韩彦一路走来,他觉得VC这个行业离钱太近,人太浮躁,太不透明,这个行业的价值观需要整体升级。

“只有让VC团队中的每个人在每个案子中出了多少力,评价体系和利益分配体系更透明、更合理才能让有能力的人留下来,才能让80后90后95后一批批的人留下来”,韩彦认为,只有这样,中国第二、三代VC才能成长起来,出现VC界的马云。

对于未来,韩彦说,他一点都不担心能否投到独角兽,最大的挑战是如何投到下一个埃隆马斯克和下一个WeChat。

收藏分享
1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