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阿里高管的反欺诈之路:4年营收过亿,能否再造一个智能金融巨头? | 新金融100人
李墨天发表于2018年01月26日 18:43
摘要: 同盾累计获得了过亿美元的融资、超过7000家客户和上亿元的营收,但无论是蚂蚁金服、“信联”还是大大小小的互联网金融公司,竞争还在继续。

本文来自全天候科技,悦读更多请登录www.awtmt.com 或关注微信号“全天候科技(ID:iawtmt)” 、“新金融见闻(ID:AWFintech)。

2013年10月,历任阿里巴巴集团风控平台、大安全数据平台的技术负责人的蒋韬离开公司,在杭州创办了同盾科技。按照蒋韬自己的说法,作为阿里众多基础反欺诈产品的缔造者,他想把这些经验变成一个云级应用,去服务更多的公司。

2014年,蒋韬请来了时任ThreatMetrix亚太区副总裁的马骏驱,后者最终成为了这家公司的联合创始人。

四年之后,同盾累计获得了过亿美元的融资、超过7000家客户和上亿元的营收。同样,金融对数据的渴求没有极限,从“信联”到蚂蚁金服和京东金融,再到大大小小的互联网金融公司,竞争还在持续。

对于互联网金融从业者而言,2013年是个很难被忽视的年份,余额宝的出让利率市场化成为了年度金融关键词。

嗅到风口的VC开始行动——拍拍贷和点融都在那年拿到了钱。融360悄然上线了信用卡频道,每天有2万多个用户访问。肖文杰则在差不多同一时间离开腾讯,在深圳组建了分期乐,开始向大学生发放消费贷款。四年后,这家公司顶着“分期电商第一股”的称号登陆纳斯达克。

蒋涛对同盾最初的定义是反欺诈服务提供商,即用一个可快速部署于企业数据中心的反欺诈系统来对付恶意的羊毛党、机器人和骗贷组织。

当时,反欺诈在硅谷同样受到追捧,包括Sift Science和PayPal元老组建的Signifyd都在2013年前后上线。整个行业的领导者则是ThreatMetrix,他们在2012年就完成了D轮融资,并收购了另一家安全公司TrustDefender。

2014年初马骏驱来到杭州拜访蒋韬时,他的身份还是ThreatMetrix亚太区副总裁,而蒋韬正带领着一个10人团队在福地创业园一间破旧的办公室做封闭开发。上一年的11月,同盾获得了来自 IDG和 华创资本共1000万人民币的投资。

马骏驱在2011年加入ThreatMetrix,在上世纪90年代,他还曾作为总架构师参与设计了香港的八达通公交卡系统。他原本的打算是自己开一家公司做反欺诈业务,在寻求投资的过程中,投资人向他推荐了蒋韬与同盾科技。

蒋韬在杭州的办公室里接待了马骏驱,他看重马骏驱在反欺诈行业的积累,但相比和自己一起从阿里出来的合伙人,马骏驱还是个陌生人。后者也有些疑虑——马骏驱在香港生活了几十年,他不确定是不是要把生活和工作的重心放到杭州来。

蒋韬让他在公司干半个月看看,在这段时间里,他把要做的产品、技术及商业方向告诉了马骏去。两个月后,马骏驱携家人搬到杭州,在日后的几年里,他以同盾科技联合创始人的身份出席大大小小的活动、接受媒体采访,相比之下蒋韬则很少抛头露脸。

同盾科技的创始团队,左一为马骏驱,右二是蒋韬

在这期间,团队一边靠给客户做项目挣钱养活公司,一边布局SAAS云服务产品的搭建。到2014年4月,同盾才算推出了全新一代的云服务产品,当时的产品实行效果付费,公司都可以先免费测试,认可效果后再付费购买。

“为了和第一家银行客户达成合作,我们前前后后沟通了8个月。当时,银行给了我们100笔已发放的贷款数据,其中有5笔是欺诈分子申请的坏账,银行要求我们找出这5笔贷款。”在一次采访中,蒋韬曾回顾当时的艰难,“我们把这些数据导入云服务系统一跑,出现了8笔可能的坏账,其中4笔和银行已发现的5笔重叠,另外4笔则是新发现的。又等了3个月,这4笔里可疑贷款里果然又出现2笔坏账。”

他们最初的目标客户是银行——按照马骏驱的说法,他觉得只要产品足够好,这些金融业的中流砥柱不会视而不见。但事实是银行对这样的创业公司并不买账,一方面他们对云端服务有一种天然的不信任,另外,从销售、到架设、再到最后的上线周期实在太长,这种模式没有办法持续。

最开始,同盾通过整合各家数据,通过大数据全局分析的方式为个人提供风险画像和违约概率的参考,再为客户提供云端风险管控和反欺诈服务,免却单家企业黑名单信息不全,自建成本高的问题。

在服务的同时,他们也要求客户企业继续上载新的黑名单信息,继续扩大同盾的黑名单规模,有了一个正向循环,形成网络效应,黑名单库越多企业使用覆盖面越完整。

“这是我们和征信公司的最大区别,征信公司做的是展现事实,把个体的真实信息告诉你,风险自己去判断。同盾做的是用数据分析风险,提供参考。”马骏驱说,他更愿意视同盾为一家“智能风控公司”。

蒋韬还在一家家银行挨个拜访的时候,P2P网贷用一种近乎野蛮的速度开始崛起。到2014年年底,全国P2P网贷成交额为3291.94亿元,是2013年的3.68倍。近30个平台获得了包括IDG、红杉资本、联想、小米在内多个不同机构的投资,而银行、国资企业、上市公司也开始以参股或者旗下子公司控股等方式设立P2P平台。

到了2015年,P2P平台迎来了估值巅峰,截至当年年底,行业累计交易规模约为9750亿元,再一次增长了三倍。

P2P的兴起造就了新生的、海量的业务需求,同盾在这一时期迅速建立起了行业内的知名度。

“我们一直认为同盾应该去服务银行,但最后的结果是先服务小的P2P公司,再去反向吸引银行。”马骏驱说,他把这种发展路径称为“农村包围城市”。

差不多就是那个时候,马骏驱提出了他的“跨行业联防联控”概念——把来自电商、社交、通信、出行的行为数据和金融机构的强金融属性数据搭配在一起,形成一个数据生态。

“同盾的有一些客户是婚介网站,我们帮这些婚介网防御网上的诈骗分子。通过找到这些骗子的人群,我们发现他们在金融领域作案的概率也很大,通过复杂网络可以将两者做某种关联,实现风险的联防联控。”马骏驱说,“同盾一直在打造这样一个生态。”

尽管客户遍布各行各业,但金融业一直是公司的主要营收来源,相比其他行业,金融公司对欺诈行为要敏感的多。

在信贷业务里,反欺诈最直接的应用是防止用户重复申请,非本人申请,虚假信息借贷以及黑名单用户查询。马骏驱称,在同盾的人工智能反欺诈模型中,被拒绝的10%的人群中有90%是欺诈分子。

到了2016年现金贷兴风作浪的时候,同盾几乎成为了大中型互联网金融公司的标配——在那年年底,同盾每日的API调用量超过3000万,调用总量超过100亿,日均借贷调用量则超过260万次。

三年时间里,同盾科技完成了四轮融资,包括IDG资本、华创资本、宽带资本、线性资本投资机构陆续入局。

目前,超过7000家客户与同盾进行着各种各样的合作,其中超过一半的客户来自金融业。连续两年,他们都入选了毕马威公布的中国金融科技50强名单。

在这期间,马骏驱和同盾经历了P2P与现金贷的溃退——从恶性事件的爆发、到舆论危机,再到监管机构出手,同样的事情发生了两次。

“肯定会有波动,但长期看对业务的影响很小。”马骏驱说,“每次监管政策实施,会有相应的公司消失,但需求依然存在。只要还在有人借钱,就会有公司调用同盾的数据,同盾就会产生营收。对营收贡献最大的,也是头部的几家公司。”

从去年底开始,同盾陆续推出了同盾智信分、复杂网络、授权爬取、渠道反作弊、贷后监控等技术,可以提供贯穿贷前审核、贷中及贷后监控整个信贷流程的解决方案。在保险科技领域,他们目前已经在风险管理、理赔反欺诈、保险差异化定价等领域获得了超过20家保险公司的订单。

“由于非持牌现金贷平台无法接入央行征信,只能依托第三方数据和大数据分析。近年来快速崛起的同盾科技,就是第三方数据公司中的佼佼者,同盾的最新估值超过10亿美元,而为其买单的很多都是现金贷平台。”点融的联合创始人郭宇航曾在一篇文章中这样写到。

今年10月,同盾宣布完成7280万美元C轮融资,跻身金融科技独角兽之列。他们没有透露融资后的具体估值,但马骏驱称公司的估值已经超过了一些同类上市公司的市值。

“如果说有什么骄傲的事情,我觉得就是四年里同盾一直坚持中立第三方的原则,没有自己去做金融业务,也没有跟着巨头站队。”马骏驱说,“其实很多人问过,我们有那么多数据,为什么不自己去放贷?”

马骏驱对中立与第三方的属性极端敏感,按照他的说法,曾经有互联网巨头想要注资,但被他们以“不愿站队”的理由拒绝。他甚至觉得,国内没有征信公司有底气说自己是绝对的中立与第三方——事实上,监管层对机构独立性的疑虑也直接导致了征信牌照的难产,并促成了“信联”的诞生。

支撑这种独立性的还有公司不断增长的营收,马骏驱称,公司过去两三年一直保持着200%以上的增速。目前,同盾的单日API调用量已经过亿,调用总量达到230亿,日借贷调用量超过500万。

 “在服务已有客户的同时,还在开拓新的客户,对金融科技公司来说,这样的增长是正常的。”马骏驱说。他没有透露具体的营收数额,但他表示公司每年的营收肯定是“上亿元的水平”。

数据和技术构成了这家公司的竞争壁垒,任何单一一家金融公司都没办法掌握如此海量的数据,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可以高枕无忧。一些成立时间较早的公司已经在利用自己的数据着手开发类似的风控体系,再把准确的数据抓在自己手里。

金融科技的潮起让所有人都感到时不我待。在导流业务里没赚到钱的融360也向数据服务进军,2015年5月,融360发布了“天机”大数据风控系统,开始介入到风控与数据解决方案的输出。

今年8月,融360又发布了一款名为“融八牛”的金融AI机器人,能够通过语音识别访客的问题,通过人脸识别进行身份验证,联网后台的智能风控系统可快速做出贷款额度预估,最终由融360合作的放贷机构作出放款决策。

手握更多数据的蚂蚁金服和京东金融这样的互联网巨头也正迫不及待的对外输出,用他们的话来说便叫“赋能”。类似信联这样的政府层面的动作或许也意味着威胁——如果有准确的数据,没人会愿意用猜出来的。

马骏驱则把目光投向东南亚,中国的金融公司正对那里虎视眈眈,他也在考虑将产品、技术和服务输出到海外市场。在那片类似几年前的中国的市场,又在孕育一个新的开始。

收藏分享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