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头阴影下,何俊如何将铜板街打造成“独角兽”?|新金融100人
孙骋发表于2018年05月05日 11:28
摘要: 这几年在蚂蚁金服、陆金所等“巨无霸”的夹击下,铜板街走了一条差异化竞争的路线,用大数据为非标准化的资产做风控,销售符合市场利率的理财产品,铜板街一步步成长为独角兽。

本文来自全天候科技,悦读更多请登录www.awtmt.com 或关注微信号“全天候科技(ID:iawtmt)” 、“新金融见闻(ID:AWFintech)。

铜板街APP上线那一天,何俊和另外9个创业者一起喝了一顿酒,他以为幸福即将来临。

2天后,2013年6月13日,支付宝推出了和铜板街类似的余额宝,为用户提供天弘基金这类标准化理财产品,何俊的美梦突然破碎。

这几年在蚂蚁金服、陆金所这类“巨无霸”的夹击下,铜板街走了一条差异化竞争的路线,选优质的公司、项目进行合作,用大数据为非标准化的资产做风控,销售符合市场利率的理财产品,铜板街一步步成长为独角兽。

截止2017年12月,铜板街拥有超过1200万的注册客户,获得了来自华创资本、IDG资本 、联想集团君联资本、联创资本等多家投资机构的投资,估值已达10亿美元。旗下产品铜板街App,上线4年来累计交易额突破2300亿元。

根据铜板街在中国互金协会信息披露平台上公开的2016年度财务审计报告来看,铜板街当年的营业收入为1.86亿,营业利润为1066万。

这是何俊和铜板街的“逆袭”故事。

2002年夏天,何俊大学毕业,在一个破旧的办公楼里,阿里巴巴的经理花了3小时面试了他,最终何俊选择了阿里巴巴每月800元、扣除五险一金只能拿到500元底薪的offer,拒绝了面试15分钟就开出4000元月薪offer的国内通信老大TCL。通过阿里巴巴经理对他这样初出茅庐大学毕业生的认真和重视,他预感阿里巴巴的未来更有前景,更能激发他的潜能,而这是他想要的。

何俊加入了B2B线下销售团队,在九个月的时间里,他成为了阿里当时最年轻的顶级推销员之一,晋升为销售主管,带起了团队,月薪达到两三万。

在事业蒸蒸日上的时候,何俊选择了降薪换岗,去了当时还不怎么成气候的支付宝。因为他想学到销售之外的技能,创建两年的支付宝让他看到可能性。

2006年何俊进入支付宝事业群,为此,他付出的代价是职位降一级,薪水是之前的六分之一。而且还要从头开始,由一个管理者变成一个基层执行者。

他开始像个菜鸟一样从零开始学起,甚至要向刚入职的客服人员请教。支付宝那本厚厚的客服手册,他从头到尾读了四遍。

三个月后,他的努力终于得到了回报,可以用专业词汇和同事正常交流,此外,他在没有任何资源辅助的情况下,为平台签约了100个机票代理商。

四年之后,在支付宝发展壮大之时,30岁的何俊选择离开支付宝,降级降薪去上海通联支付,因为他想系统地学习金融基础知识。两年之后,何俊觉得收获了足够的经验,他决定创业。

他注意到,很多急需周转资金的小微人群求助无门,另一方面手有余钱的小微人群找不到合适的渠道投资,他希望做一款服务这两端人群的互联网普惠金融App。

2012年9月12日,铜板街在杭州成立,因为没有技术人员,所以何俊找了外包公司开发了第一款APP。

“一开始总是被人瞧不起,后来听说滴滴打车第一个版本也是外包开发的,心里踏实多了。”何俊回忆道。

2013年6月11日,铜板街App上线,何俊觉得“前途一片光明,未来的世界就是我们的了”,那天他和另外9个创业者一起痛痛快快地喝了一顿酒。

没想到两天后,6月13日,何俊的老东家支付宝上线了和铜板街类似的余额宝.余额宝的发展速度飞快,席卷市场,成为改变互金行业生态的里程碑般的产品,尚处幼年的铜板街毫无招架之功,何俊的美梦破碎。

在余额宝咄咄逼人的攻势前,何俊一度觉得“世界是黑暗的”,但他并没有放弃,“我们不能从头到尾都用一个方法去实现我们的梦想,肯定还要根据不同的环境去不断地变化方法,最后达到我们想去的地方。”

为了生存下去,何俊迈出的第一步,是从移动端切入,铜板街相当于一个在线金融精品店,连接资产端和C端客户,对资产进行评级、筛选,在移动端展示给客户,撮合双方交易。

在何俊看来,移动投资的本质是去中心化和长尾效应,更精准地运用大数据做风控。

“以前,中国互联网是80后主导的,他们带来了社交、电商的风口,未来10年,80后、90后工作有了积蓄,会有更多的金融诉求,我们针对移动端理财的需求,开发产品。”何俊告诉全天候科技。

创业早期,何俊想做一个可以在线购买货币基金的App,只要用户一打开手机,就可以购买产品、查看收益,甚至提现。

他谈了全国40家基金公司,都被拒绝了,因为当时铜板街没有牌照,没有背景。

“直到碰到了数米基金网,当时我对自己说,如果数米基金也不跟我合作,我就……没想到跟对方总经理一谈,一拍即合,因为跟数米的合作,我们成功的开发了一款手机上购买货币基金的App,我也碰到了中国成长最快的VC之一华创资本,拿到了天使投资。”何俊回忆。

何俊介绍,铜板街与超过250家合作伙伴,涵盖了包括小额消费贷、汽车消费贷、农村消费贷等多类别普惠资产,挑选资产时,他关心的是:合作伙伴是否符合普惠金融的原则。比如合作伙伴农分期、什马金融,深根农村市场,服务广大的农民群体。

在铜板街员工眼里,何俊是一个严谨的人,他喜欢花大量时间思考行业和具体业务,和人交流的时候,他对逻辑的追求有着一种近乎于严苛的执着,他不善于讲故事,也不包装理想。

“一板一眼”的何俊,在2017年,感受到行业正在发生巨大的改变。

在他看来,健康的信用贷人群相对比较高端,个人杠杆也会被控制,未来线上信用贷款将会是头部公司的市场,比如蚂蚁金服、微众银行、京东等。但这并不意味着在垂直领域深耕的公司没有机会。

何俊2017年的最大收获,是利用线下场景技术合作的方式获得用户,比如用户在线下商店购买商品,可以通过App或者合作伙伴的App获得在线金融服务,互联网金融跟线下场景结合将带来巨大的机会。

在创业的路上,一些朋友建议何俊赚快钱,但他不为所动。

“铜板街历史上几个行业没有碰过,第一是股票配资,第二是房屋首付贷,第三是学生贷,第四是现金贷。在4个行业风生水起,利润高企,几乎所有人觉得好的时候,我们坚持不去碰触。”何俊告诉全天候科技,金融科技是服务小微和实体经济的,提供正能量的服务。

在何俊看来,有些业务怂恿了一些没有还款能力、自我判断力的年轻人,可能把年轻人推向了更大的杠杆或陷阱,这不是铜板街的金融价值观。

今年,监管层关于互联网金融的政策逐步落地,何俊坦言,这对公司上市有很大帮助,现在投行和国外的资本市场最担心的是中国的政策。

何俊刚刚和高盛、瑞银、瑞信、花旗银行等投行接触过,他告诉全天候科技:“现在美国、香港对金融科技这个板块是非常欢迎的,2017年中概股在美国上市的金融科技公司是最多的,接下来的牌照、备案等制度逐步开始落地。”

提到铜板街的上市计划,何俊说,在取得备案和拿到互联网金融的一些牌照之后,他会再去接触一遍投行,如果那个时候投行的认知依然比较踏实,比较笃定,就会考虑IPO。

收藏分享
3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