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扭转危局”王健林、“深陷乐视”孙宏斌、“耿直开怼”陈伟星| 科技圈最热人物盘点
张少华发表于2018年02月25日 09:5517167人阅读
摘要: 关注热点人物,知悉风云动向。

本文来自华尔街见闻旗下“全天候科技”,悦读更多请登录www.awtmt.com 或关注微信号“全天候科技(ID:iawtmt)” 。

新年伊始,万象更新,在春节后的第一周,科技圈多位大佬成为媒体关注的焦点。

在本周,经历了艰难一年的王健林高调地召开了万达新春团拜会,宣布万达“经受住风波”、“基本扭转了局面”。

近两年关注和投资区块链的80后创业者、投资人陈伟星与知名投资人朱啸虎隔空互怼了多个回合,迅速刷屏。

随着2月23日乐视网股东大会的召开,入局乐视“泥潭”一年有余的孙宏斌再次受外界关注。作为乐视网董事长,孙宏斌当日却出人意料地缺席了股东大会,引来外界不少猜疑。

也是在本周,陌陌CEO唐岩斥巨资收购了自己主要的竞争对手——探探,一统陌生人社交江湖。

科技狂人马斯克修建纽约至华盛顿高速隧道交通的项目正式获批,他的太空“星链”计划也进入了实施阶段。

一起来看看科技圈大佬们具体经历了什么。

2月22日,万达集团召开了每年例行的新春团拜会,董事长王健林做了5分钟的简短致辞,但每句话都“铿锵有力”。

王健林表示:在骤然而来的压力和冲击面前,万达经受住压力,经受住风波,并且通过自己短短半年的努力,基本上扭转了局面。他还指出:

这场风波恰恰证明万达是优秀的企业、是经受得住冲击的企业,中国企业特别是大型企业,能够承受住如此冲击的,我看不多。

这点(风波)对万达来讲,坏事变好事,这场风波使我们认真彻底地调整我们的经营战略,甩掉一些过重的包袱,彻底发展轻资产为主的战略,同时兼顾重资产,现在已经见到一些成效。

2017年,万达经历了失去大马城、被证监会排查授信风险,“股债双杀”等一系列风波。面对一系列传言和危机,王健林开始甩卖资产,采取自救措施。

2017年7月,万达集团将旗下13个文旅项目91%的股权,以及76个酒店项目,分别售予融创和富力,交易总金额达638亿元,成为中国房地产史上迄今为止最大的并购案。

2018年1月,腾讯作为主发起方,联合苏宁、京东、融创与万达商业签订战略投资协议,计划投资约340亿元人民币,收购万达商业香港H股退市时引入的投资人持有的约14%股份。

2018年2月,阿里巴巴、文投控股与万达集团签订战略投资协议,阿里、文投控股以每股51.96元收购万达集团持有的万达电影12.77%的股份。其中阿里出资46.8亿元、文投控股出资31.2亿元,分别成为万达电影第二、第三大股东。

一系列资产“大甩卖”缓解了万达的资金压力,标志着万达从重资产模式向轻资产模式转型取得成效。走出了“至暗时刻”的万达,未来与腾讯、阿里等互联网巨头的合作也值得外界期待。

作为万达的掌舵者,经历了2017年的艰难时刻后,王健林十分感慨,在本周的团拜会之前,王健林已经表达过一次自己激动的心情。上月,万达举行2017年年会,当全场合唱《歌唱祖国》时,王健林几次拿起方巾擦拭泪水。在致辞环节,他直言,“我是一个极少流泪的人,但是刚才我激动得热泪盈眶。30年万达真是不容易,但是我们一步步走到今天,万达要永远做中国民营企业的典范。”

周六,陈伟星与朱啸虎的隔空互怼迅速在链圈和创投圈刷屏。

陈伟星是80后知名连续创业者和投资人,此前曾创办泛城资本、快的打车等多家公司;近年来,他转身聚集区块链技术,已投资了币安、火币、Qtum、Tron等多个区块链项目。今年春节以来,他成为知名社群——“3点钟无眠区块链”的活跃分子。

本周四,陈伟星在“3点钟无眠区块链”微信群中围绕区块链的意义、前景等问题发表了大篇幅的观点,内容包括:区块链是用来创造信用,不是用来创造实际财富;区块链有望解决经济周期问题;基础链是区块链最大的机会等。

随着区块链话题越来越火爆,河狸家创始人雕爷周六在自己的公众号中发表了《来,喝了这碗区块链解毒汤!》一文,他表示:

掐指一算,从今天起算457天后,区块链这个概念,会臭到就算你刷前后一周的朋友圈,也再没人提起。凡是把区块链过分拔高的,什么“是比互联网更伟大的发明”这种话,我怀疑两个原因,要么坏,要么蠢。

知名投资人朱啸虎当日在微信朋友圈转发了雕爷这篇文章,并点评称,“不要拉我进各种3点钟群,有些风口宁愿错过,有些钱宁愿不赚,大家晚节保重!

很快,陈伟星在“3点钟无眠区块链”群里强势回怼:

朱啸虎拼了命的吹ofo,然后偷偷卖给阿里,每投一个项目,再忽悠两句让别的VC接盘不一样的道理吗?现在的资本市场估值都一个问题,估值的模型越来越脆弱,非常受名人效应影响,最终都是大妈割韭菜,而且门槛制度,股票除了交易更无其他作用,更是叫关门打狗的割韭菜。

之后,陈伟星和朱啸虎又针对到底谁在割韭菜、区块链有没有真正的价值等问题展开了多个回合的互怼,这场口水战瞬间登上媒体头条,刷爆网络。

陈伟星周六在接受全天候科技采访时指出,自己与朱啸虎之间的争论是学术之争,是对文明进步的不同看法。“为了这种进步,稍微得罪几个人,我乐观的认为都是会被理解的。”

他还在采访中进一步谈到了区块链的应用、监管等问题。陈伟星表示,股权投资这种方式应该被极大的改善:

企业的高估值总需要有人买单,泡沫越大,意味着买单的人就会越惨。现在整个资本市场的泡沫已经非常严重,10年前创业能成立一个两亿美金的公司就意味着很成功,现在动不动几十亿几百亿美金,这是货币效应,是QE以后带来的问题。因为资本市场的泡沫最后都必须要套现到法币,这就是传统割韭菜的模型。

当前,区块链概念虽然十分火爆,但仍然缺少成熟的商业应用案例。对于这一问题,陈伟星的看法是,区块链是泡沫先行模式:

我觉得在今、明两年区块链会陆续地落地应用到合适的商业场景中。区块链的问题在于,它一定是泡沫先行,才能导致实际财富上链。当人们日常需要的商品与服务在链上都有或者法币上线,那就永远不用套现。泡沫先行的模式,人们目前没法理解,它可能有点违背传统意义上的“道德”。

对于区块链的监管问题,陈伟星认为,监管者应该尽快的研究和熟悉区块链,要有所准备。但区块链的泡沫不会像p2p这样造成大规模的伤害,如果适当的监管,对社会安全是非常有保障的。监管者不应该一味的禁止,应该积极监管、发牌照、定责任、抓欺诈分子。

他还表示,区块链基础设施会在这两年内快速完善,越来越多的数字化资产会上链。做好分布式治理,推动信仰者的增加,政府作出合适的监管将会有利于区块链的发展。

本周五,乐视网召开了复牌后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由于乐视网近期股价大幅波动,投资者对此次股东大会普遍十分关注,但乐视网董事长孙宏斌却并未现身大会。

过去一年中,乐视网的重要活动孙宏斌通常会亲自出席,这次为何缺席股东大会?对此,乐视网董秘赵凯解释称,孙宏斌是因为临时的行程安排,没来得及到现场,没参加会议不代表就是对新乐视的态度。

而融创系高管、乐视网总经理刘淑青也指出,孙宏斌对乐视网还是非常支持,个人的精力投入非常大。

2017年1月,面临资金链危机的乐视迎来了融创的“紧急输血”,孙宏斌携150亿元资金大举买下乐视网、乐视影业和乐视致新分别8.61%、15%和33%的股权。

但一年多时间过去了,孙宏斌不仅没有将乐视网带出泥潭,这笔投资反而让他越陷越深。

今年1月30日,乐视披露的《2017年度业绩预告》称,预计公司2017年度亏损116.05亿元至116.1亿元。业绩变动主要原因为:业务均出现较大幅度的下滑,运营成本以及融资成本的不断增加。乐视网1月24日复牌至今,连续遭遇了十余个跌停,虽然近日有所反弹,但目前221亿元的市值仍然大幅低于复牌前的600亿元。

除了业绩亏损,乐视网当前仍深陷多重困境,包括关联交易纠缠致还款无望,遭多家银行冻结股权致重组搁浅、债务问题中的关键人物贾跃亭仍然身在美国。

有乐视高管向腾讯《棱镜》谈到乐视网境况时称:

一个解决问题的办法刚刚出台,可能被新的问题所掩盖,需要不断寻找新的解决办法……有时甚至是死结。如果说回过头重新来过,我相信老孙一定不会入这个局。

实际上,孙宏斌入局乐视后的“悔意”在去年已有所表现。上述媒体报道称,2017年招商银行对贾跃亭相关股权的冻结后,孙宏斌和贾跃亭进行了长达两天的会议,两人达成相互妥协的方案:贾跃亭极不情愿地辞去董事长,孙宏斌极不情愿地担任了董事长。

本周五,中国陌生人社交领域老大陌陌和老二探探正式“联姻”。

当日,陌陌方面宣布,拟以新发行的约530万股陌陌A类股票和6.009亿美元现金收购探探100%股权,交易预计在二季度完成。这是唐岩2011年创立陌陌以来进行的最大一笔收购,也是陌生人社交领域规模最大的并购案。

对于此次大手笔的收购,唐岩向36氪透露:

交易做了一个多月,是一个紧张的过程。在我们刚开始接触的时候会认为难度会比较大,因为探探的股东结构比较复杂,股东特别多。但是整个进行过程中觉得,整体来说还算顺利。

收购探探金额之大、交易过程之紧张,似乎都凸显出唐岩与陌陌的焦虑。对于如今的陌陌而言,寻找新的增长点成为当务之急,探探的高用户量和变现力有望为陌陌增益。

2011年,在网易担任总编辑一职的唐岩选择离职创业,陌陌在当年8月正式上线。随后几年,抓住了社交风口的陌陌快速成长,2012年上线一周年时用户突破1000万,2013年7月用户数突破5000万,2014年2月用户突破1亿。2014年12月,陌陌成功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

从2016年开始,陌陌的直播业务迅速崛起,对公司业绩的贡献逐渐超过了社交业务。直播营收大增,带动陌陌股价在2016年下半年开始不断增长,2017年8月时最高曾触及46.69美元。

但直播业务一枝独秀也带来问题,那就是陌陌过度依赖直播增收。财报数据显示,2017财年第三季度,陌陌总净营收为3.545亿美元,其中视频直播服务的营收为3.026亿美元,占总营收的85.4%。

与此同时,陌陌的付费用户增长却陷入停滞期,财报显示,该季度陌陌的支付用户数量约 410万,与前两季度基本持平。市场似乎也看到了陌陌的发展瓶颈,2017年下半年,陌陌股价一路下跌,当年年末大幅回调至24美元附近。

随着直播风口弱化、社交概念缺乏更多创新和变现的渠道,陌陌急需寻找新的增长点,此次重金收购的探探,担负着为陌陌增加流量、提升变现能力的重任。

从流量方面看,2017年11月,探探CEO王宇在出席“凤凰网科技峰会”论坛时透露,探探拥有1.1注册用户,月活用户2000万,日活用户700万。此外,易观数据显示,探探的女性用户占比明显高于陌陌,这也有助于陌陌补足短板。

从变现能力看,2017年第三季度起,探探开始尝试付费会员计划,在今年一月初大举推行 VIP 会员制度。同时,探探的海外对标产品 Tinder 也因为推出了一项高级订阅计划,一度成为苹果App Store中销量最高的应用程序,探探的变现前景被业界看好。

与探探的“联姻”能否帮助陌陌突破发展瓶颈?这仍需时间检验。

本月初,猎鹰重型火箭载着特斯拉跑车飞向太空轰动全球,十多天后,钢铁侠马斯克又将两项“黑科技”付诸实践。

本周,媒体报道称,马斯克的隧道挖掘公司The Boring Company得到了美国政府的批准,可以在美国纽约、华盛顿特区之间,挖掘一条地下隧道,建立高速交通系统。目前,工程已经在纽约大道一处歇业的停车场内开始准备性的挖掘工作。

马斯克的The Boring Company创立于2016年12月,公司专注于在地下挖掘隧道来解决地面交通拥堵问题。

马斯克去年曾介绍,纽约至华盛顿超高速地下交通系统长度约363公里,单程只需29分钟,依此推算,其时速高达730公里。根据规划,这套交通系统的每个吊舱可以容纳16人,通过电动滑板运输,部分轨道还可搭载汽车往返于车站之间。

除了隧道交通系统开工,马斯克本周还用自家的“猎鹰9号”火箭将两颗测试卫星送入太空。

这两颗卫星的发射是马斯克“星链”(Starlink)计划的第一步。马斯克在2014年11月提出了搭建全球卫星互联网的设想,计划在2019-2024年间在太空搭建由大约1.2万颗卫星组成的“星链”网络,从太空向地球提供高速互联网接入服务。

“星链”计划部署完成后,将可以为消费者提供新的无线连接,而不需要再通过现有系统的信号再分配。目前的互联网卫星通信技术信息收发的延迟时间约600毫秒,而马斯克的“星链”网络建成后,延迟时间预计将缩着25到30毫秒。

收藏分享
3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