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fund赵东:比特币有四季交替 明年是冬天
腾讯科技发表于2018年03月30日 08:46
摘要: “以2016年比特币减半为契机,开始启动了新一轮的牛市。到了2017年,成为比特币的大牛市。如果我们把2017年当做比特币的夏天的话,那到今年应该是进入又一个秋天了,而冬天会在明年2019年。”赵东说。

3月29日,“王峰十问”再度进行,火星财经发起人、蓝港互动集团创始人王峰对话了Dfund基金创始人、原墨迹天气联合创始人赵东。

在对话中,赵东表示,看过往历史的话,比特币大概是四年一个周期,以挖矿减半为关键时间点。如果把2013年看作是比特币的一个“夏天”,那么2014年是“秋天”,2015年是“冬天”。

“以2016年比特币减半为契机,开始启动了新一轮的牛市。到了2017年,成为比特币的大牛市。如果我们把2017年当做比特币的夏天的话,那到今年应该是进入又一个秋天了,而冬天会在明年2019年。”赵东说。

对于Dfund基金要投什么样的项目,赵东表示,自己最讨厌的“创业者”是那种天天追热点的,对于那种“每一次吃屎都没有赶上热”的创业者,千万不能投。

以下是二人对话部分内容:

王峰:你在东京的这段时间里,有什么收获?

赵东:对于日本,区块链公司出海,我认为日本仍然是首选,原因有:

  1.  日本社会需要变革,创造新的增长点,缺乏有梦想、有干劲的创业者;
  2. 日本精英阶层对于区块链的理解非常深刻,他们欢迎、拥抱这个变革;
  3. 日本长期通缩,互联网行业的薪资待遇相比国内不高,人员成本低;
  4. 自然环境好;
  5. 地理位置离中国近,坐飞机只有3个小时,方便来往。

当然,日本也存在税收较高的问题,但是日本是一个法治国家,政策方面的成本很低,也就是对于区块链初创企业的综合成本相比国内可能更低。我体会到一点,国家之间的竞争力,在于对尖端人才的吸引力。

提问:什么样的情况下,会考虑回来?

赵东:什么时候回来?这只是时间问题。我相信历史大潮流势不可挡,历史是有宿命的。我认为中国将会在20年内进入历史的鼎盛时期。就好比我对比特币的看法:短期熊市,长期大牛。

当然,我所说的“短期”,要比一般人所认为的长一些。 大部分人对于未来,短期总是过于乐观,长期过于悲观。 比特币明天不会涨到100万美元,甚至可能会跌倒1000美元,但是长期,10年、20年、50年总能涨到100万美元。

王峰:你2014年2月第一次爆仓,此后一年之内又经历了两次爆仓,总共亏了1.5亿元。几次爆仓之后,你能重新翻身,其中原因是什么?有没有运气成分?

赵东:爆仓的原因,我首先自认傻:当然是因为我的贪婪,以及当时根本就没有任何风险意识,缺乏对于大行情的判断和认识(那之前我并没有过任何巨额的亏损)。后来翻身,首先我坚信比特币是一个能够改变人类历史命运的一个事物,那我就需要在这个行业坚持下去,不管有多困难,我也不知道会熬多久,反正支持我的动力是:我不能死,必须活着。

有没有运气成分?既有认知上的原因,运气的成分也很大。比如说去年我创立的Dfund,我们认为赚钱的主要原因是赶上了大趋势。一个人真正要成功,除了自己的聪明、努力、坚持等,很重要的还是要把握住大势。否则,一切努力都可能是徒劳。

王峰:数字货币市场的发展历史,真的具有可复习、可借鉴的价值吗?去年11月到今天数字货币市场的大涨大跌,和你之前历史上的哪段经历类似?你怎么看从1月份以来的这轮熊市的原因?熊市改变了这个市场什么规则?什么时候群牛归来?

赵东:去年11月到今天的大涨大跌。这个经历实际上非常类似于2013年比特币涨到历史高位八千人民币之后的情况。

市场总有自己的规律,而这个规律不是任何人能左右的。任何市场,基本上分成三种状态:上涨、上跌,或者是横盘震荡。

熊市的原因是什么?熊市是不需要原因的。所有所谓的“原因”只不过是“上涨”或者“下跌的”导火索而已。市场有它自身的规律,市场很少有理性的时候。它要么处在一个非理性的上涨过程中,就是泡沫不断增加的过程中,要么就处在一个非理性的下跌过程中。非理性地上涨,会一直持续到它的价格远远超过它应有的价值。而非理性地下跌,它的价格自然也会跌到远远低出它应有的价值。所以一个市场变熊或者变牛的时候不要问原因,市场有自己的规律。

什么时候走牛呢?看历史的话,比特币大概是四年一个周期,以挖矿减半为关键时间点。如果我们把2013年看作是比特币的一个“夏天”,那么2014年是“秋天”,2015年是“冬天”。我本人就是曾经冻死在了2015年的“冬天”。

2013年是“夏天”的本质原因是因为2012年比特币挖矿产量减半。2014的“秋天”,我们虽然亏了钱,但实际上手头尚有资金可以做事的。而到2015年,我们才是真正除了巨额债务,手头一点钱都没有了。公司所有的人都因为发不出工资离开了。

所以看今天大家这么吵吵,其实大家都是秋后的蚂蚱,蹦跶不了几天了。我不是说谁,我是说你们所有人 。

以2016年比特币减半为契机,开始启动了新一轮的牛市。到了2017年,成为比特币的大牛市。如果我们把2017年当做比特币的夏天的话,那到今年应该是进入又一个秋天了,而冬天会在明年2019年。

不过秋天不是坏事,秋天是播种冬小麦的时候。比如,上一个秋季的冬小麦,我就看走眼错过了大牛以太坊。当然,如果不是可以过冬的作物,就不能播种了。冬天的时候,可以看看哪些团队还在踏踏实实做事情,如果那时候他们的Token跌得太狠,可以放心买入。

类似自然界的四季的变化,一个市场的牛熊也是在不断的变化的,没有永远的牛市,也没有永远的熊市。

我不敢保证我的推测是正确的。但是如果我的推测是正确的,这个推测能确保我的团队在四年之后在这个行业中还有立足之地。如果我判断错的话那更好,不是熊市而是牛市的话,我的团队会做得更好。

总结一句话,要抱着最好的梦想,做最坏的打算。借用《易经》里的一句话:生生不息之谓易。

王峰:你认为,“韭菜”思维的几个最典型特征是什么?如果不想自己被当“韭菜”割,个人思维方式上要从何处升级?如何洗心革面,重新开花,免遭再割?

赵东:所谓的“韭菜”,实际上是对自己行为不能负责的人。“韭菜”之所以是“韭菜”,是因为他认为市场有“庄家”割他韭菜。

我朋友常拜跟我说,大家认为市场有庄家的原因是因为:如果市场有庄家,那么我赔了钱就不是我的原因,而是因为庄家割了我的“韭菜”。如果说赚了钱就认为是自己判断英明,那么赔了钱为何要怪庄家呢?为啥不反过来承认,赚了钱是因为庄家,赔了钱是因为自己傻呢? 所以“韭菜”,就是不能为自己的决策、行为负责的人。

真正能长期在市场上赚钱的人是因为他把握住了大趋势。我爆仓之后反省得出的结论是:我爆仓跟任何人没有关系,只是因为我自己傻。我没有怪任何“庄家”,甚至我也没有怪任何“交易所”作恶。

王峰:你说Dfund的策略是重仓优质项目,不投空气项目,你评价项目的标准是什么?你也说自己更喜欢“连续成功创业者”,是他们成功几率会更大吗?

赵东:我最讨厌的“创业者”,是那种天天追热点的,那种“每一次吃屎都没有赶上热”的创业者,千万不能投。创始人确实是我们关注的第一要素,但相比于“连续成功”等能力要素,我们更关注创业者的人品,比如是否诚信、是否有责任心。人品不靠谱,不诚信,创始人再有能力,项目再好我们也不考虑。因为我们相信三观正的人才能走得长远,我们也愿意同这样的创始人一起成长进步。

但是坚持的前提是,大方向、大趋势是对的。吃屎吃不到热的原因是,根本不知道下一泡热屎在哪里,等你找到的时候已经凉了。

一等人,对于大方向会有预判,比如马云九几年就看到了互联网的这个大方向,那时候他也不知道具体怎么走,他就只是相信那个方向是正确的,带领大家往那个方向摸索。其实上就智商而言,我并不认为马云比我们大家聪明多少,只是他有智慧,他看到了几十年的大潮流、大方向,再加上傻傻地坚持。

王峰:沈波曾说,国外的区块链项目要分好坏,国内的区块链项目要辨真假。很多链的团队几乎没有实际意义的工程师,请一个兼职或者干脆请业界知名人士挂名,你觉得有几成项目是假的?有什么方式杜绝这些问题?

赵东:根据我个人的经验,并不能说中国的骗子就比外国的多。我甚至认为老外骗子更多,专骗中国人的。

我没有具体做过统计,但起码我接触过的骗子中,老外骗子更多的。我2016年赚了一千万,被老外骗了400万,剩下的还债务了。2017年翻身了,债务还清后我搞了基金。

另外还有一些项目是无意中成了骗子。比如有些项目比特币募资后,因为过早的把比特币卖掉用于项目开支了,就是国家要求ICO项目退款后,由于比特币暴涨买不回来,有些团队就被迫跑路消失了。

对于媒体曝光、打击骗子项目或者虚假宣传的项目,我是坚决支持的。 比如由于我们自己的疏漏,也不可避免的投过一些不靠谱的项目。对于这些项目,我们作为投资人,自身也是受害者。我们非常希望媒体监督曝光,并不寄希望于找回损失,而是希望媒体监督下,更多项目方注重自身信誉,减少市场的虚假、欺诈行为。我不想说具体项目了,如果有媒体曝光我们投过的不靠谱项目,我坚决支持。

王峰:陈伟星和慕岩吵架曾把你给带进去,伟星问慕岩:“赵东的币你给退了吗?”这是怎么回事?

赵东:慕岩的项目,我对他判断是有失误的,我们没有想到他会在项目上虚假宣传。我再傻也不至于相信他能让Trump给他站台背书吧? 陈伟星和他撕时,我才意识到我们傻了。于是我想撤资,而他一开始是同意的,后来又说他不退款是为了成全Dfund成为一个靠谱机构。我的说法是,我们宁愿做一个不靠谱的机构,也要撤资。慕岩说我们不靠谱的意思是,我们不能随便撤资。我并不太关心慕岩,他的项目我们投资不多,他要是不退,我们大不了认亏。

本文来自腾讯科技,原标题《王峰对话赵东:比特币有四季交替,明年是冬天》,授权全天候科技转载。

收藏分享
1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