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疆投资人胡明烈:大疆早期融资看资源,现在价高者得
徐志成发表于2018年06月10日 21:4522008人阅读
摘要: 大疆新一轮10亿美元竞价融资结束,最新估值为160亿美元。2012年,当大疆提出以9亿人民币估值融资时,很多投资机构犹豫了,而胡明烈抓住了这次机会。

本文来自全天候科技,阅读更多请登陆www.awtmt.com或华尔街见闻APP。

来源|全天候科技

记者|徐志成 编辑|叶丽丽

大疆新一轮10亿美元的竞价融资事件,在不久前落下帷幕。全天候科技在《大疆融资终局:10亿美元买下的故事》一文中写到,大疆最终从近100家竞价机构中敲定了5-6家领投方,他们各自出资额均超过一亿美元。融资结束后,大疆最新估值为160亿美元。尽管竞价融资饱受争议,但也引来了一场趋之若鹜的争抢。

在这场争夺战进行的时候,远瞻资本胡明烈庆幸自己在2012年就发现并投资了大疆。

成立于2011年的远瞻资本目前只有10个人,过去的七年,这个团队共投出44家初创公司。胡明烈称,2012年投资的大疆创新,5年估值增长超过100倍;2014年投资的禾赛科技,4年估值增长近100倍;2016年投资的海拍客,3年估值增长30倍。

作为每天和钱打交道的基金管理者,胡明烈热衷于谈如何赚钱。在选择投资项目的时候,能够赚到稳定的钱,是他关注的重点。他不愿意追逐风口,有两个原因,一是因为风口上的企业需要投入大量资金与别的机构争夺,而远瞻资本一般每次只投资1000万-1500万左右。第二个原因则是,风口上的企业很多并没有成熟的盈利模式,自身造血能力不足。

他告诉全天候科技,“一家靠谱的投资机构很简单,不是想着如何去赚管理费,而是要帮LP挣到钱。”

目前,远瞻资本管理着两支人民币基金以及一支美元基金,总金额超过十亿元人民币,主要的投资方向为消费为主导的硬件升级和互联网+服务。

2011年,胡明烈放弃亚利桑那大学的光学博士学位,回国创业。他选择的领域是投资行业,他觉得投资早期项目没有太多门槛。

“我只要能够拿到钱,我就能把钱给别人,我觉得这是一个金融门槛最低的行业。”胡明烈说。

中国过去几十年经济的高速发展,让很多人有了资产管理的需求,他们很多以LP的身份,将钱给到基金管理机构,后者选择需要融资的企业进行投资。

胡明烈成立的远瞻资本就想成为这样的基金管理机构,不过,当时这是一个毫无背景、经验、成绩的初创基金。胡明烈对于如何设立一个基金、如何投资项目几乎都是从零开始。它自知无法吸引到成熟的出资机构,2012年,远瞻资本的第一期1.6亿人民币全部来自胡明烈的亲戚和朋友。

这一定程度上决定了早期远瞻资本的投资选择:必须要有回报高的代表项目,才能在第二期基金募集时,吸引到成熟机构的认可。

出于本身体量的原因,远瞻资本选择主打早期投资,每个项目一次的投资金额在1000万人民币左右。

最开始,胡明烈也并不知道什么是好公司。“我们只知道,要有一定的门槛、一定的壁垒、一定的产品要求等。”最初的一段时间里,远瞻资本是一只用钱买学习的基金。

交了学费后,胡明烈最终把目光锁定在科技创新领域,主要看硬件项目。在当时,硬件公司的投资回报周期较长,很多追求快速回报的投资机构并不青睐。胡明烈看到了其中的机会,在他看来,一个适合市场的硬件产品,是可以赚到钱的。

不过胡明烈也承认,虽然自己拥有工科背景,但是对于硬件行业的理解,并不是一开始就很深入。“我们对技术不是不理解,我们是理解一点点,商业也理解一点点,从而对产品的技术门槛和商业化有一定的判断,基于这个判断来做投资。”

早期,远瞻资本是和所投企业一起了解市场的。“投资早期项目,能够看到这个行业的快速变化,看到其他的竞争对手,很快了解哪些靠谱,哪些不靠谱,再判断这个行业要下一家投什么。”胡明烈说。

在硬件赛道,胡明烈很快有了经验,他更关注产品的商业路径,能否被市场接受是决定是否投资的关键。据胡明烈介绍,硬件行业,很多是团队自己出钱做研究,做出产品后开始找融资,这时候投资人需要做的就是判断这个产品是否能有市场。“市场上出现愿意支付给你70%以上利润的客户,也就是说,成本1000块,但是客户接受2500块的价格,这种产品是刚需,对于客户来说很重要他们才不会压价。我们就是想要找到这样的产品。”

建立不到一年,远瞻资本就遇到了至今为止投的最为成功的案例——大疆。

在投资大疆之前,胡明烈和大疆创始人汪滔相识于校园,但接触不多,和朋友闲聊时知晓汪滔在做无人机。这个偶然让胡明烈开始关注大疆无人机。

汪滔是一个航拍爱好者,2006年他创建大疆,大疆的第一个产品是一个一个飞行遥控器。公司成立四年,大疆只在遥控飞行圈子里小有名气。2012年上半年,大疆发布第一款无人机风火轮,但是这款产品安装过程很复杂,愿意尝试的人群只有飞行器发烧友。直到2012年12月,大疆发布无人机精灵,这款产品操作简单,在航拍飞行领域很快风行,大疆也借此成为消费级无人机的佼佼者。

2012年是大疆崛起的一年,也是胡明烈决定投资大疆的一年,在精灵推向市场前,远瞻资本完成了对大疆的天使轮融资。

2012年之前,胡明烈就发现,大疆当时掌握的无人机技术,让飞行器和云台(相机的稳定器)能够结合在一起。“这使得航拍真正可能普及,让不大了解飞行的小白用户能拍出专业级别的影像,这是革命性的创新,在大疆推出微型一体机时,意味着它将走向更广大的无人机消费市场。我确定投它一定能挣钱。”胡明烈说。

同时吸引胡明烈的是大疆的市场开拓能力。在他看来,大疆从建立开始,就尝试用各种方式卖出产品。“他们最大的优势是到每一个地方都能迅速本地化,了解当地人需要什么样的产品。”胡明烈说。

大疆发展至今,胡明烈觉得都在意料之中。因为在几年前,汪滔就和他谈到了详细的发展规划。“汪滔把大疆未来5年的产品规划,甚至是未来五代会出怎样的产品,9年要占据全球70%市场以及未来要引进哪些投资方都做好了详细的规划。胡明烈觉得,汪滔是商人、工程师、科学家的多重结合体。

据胡明烈介绍,从2012年开始,大疆就已经开始盈利。不过,当时它提出的9亿人民币估值,还是让不少投资机构犹豫。“大疆当时并不需要太多资金,更多是投资机构对它未来发展的认可,以及提供一些资源。这给了远瞻资本机会。”胡明烈觉得,能够投资大疆,也有运气的成分。

最终胡明烈与汪滔敲定了1000多万人民币的投资。如今,大疆估值已经从五年前的3亿美元,到如今的160亿美元。据胡明烈介绍,远瞻资本在大疆这一项目上获得了超过百倍的回报。

2018年4月,大疆采取了竞价的方式进行新一轮融资。据全天候科技独家获悉,4月3日,首轮竞价结束,共有近100家投资机构递交了保证金和竞价申请,认购金额较计划融资额超过了30倍。为了筛选投资者,大江开启了第二轮竞价。按照大疆的要求,投资者需要认购一定比例的无收益D类普通股,才能获得B类普通股的投资资格。D类股本质上是一种“无息债”。

大疆如此强势,原因之一是出于良好的业绩。全天候科技独家获得的数据显示,大疆2017年营收为175.7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79.6%;净利润43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123.2%。

“小米60多亿人民币的利润,估值最后一轮是600到800亿美金,大疆去年不到50亿利润,估值才150亿美金,很难用贵来形容本身价值。大疆这么强势,投资人还是抢。”胡明烈说。

作为大疆的早期投资人,胡明烈表示,早期大疆更看重投资机构能够提供的资源。“现在我不需要资源了,那我就选择钱,谁出的钱多,我就选谁。”胡明烈如此解释大疆竞价的融资方式。

在他看来,大疆未来会遇到增长瓶颈和竞争,消费级无人机有限的市场将会制约它的发展,同时同时,伴随着国内外的巨头纷纷入局。顺风、京东、菜鸟等开始推进无人机物流项目;Facebook以2000万美元收购英国无人机公司Ascenta。大疆在外部也面临着不小的挑战。

不过,大疆在工业级市场上还有机会,“当消费级无人机市场不再高速发展的时候,大疆也可以把更多的研发精力放在工业级市场上。”胡明烈说。

胡明烈认为,投资大疆有很多偶然性。但大疆作为远瞻资本早期的成功投资案例,从中得出的一些经验,让胡明烈总结出了一些自己的投资逻辑。

首先,远瞻会先判断一个行业是否有前景,再从中选择能够解决产业链痛点,或者对某个环节有关键性优化的项目。

他拿新能源汽车举例道,“新能源汽车肯定是未来5年的发展方向,但动辄几十亿的投资,从我们基金的体量来看是很难投,但是新能源汽车的发展需要充电桩、电池等,所以我们会投新能源汽车生产过程中的服务项目。”

2017年远瞻资本投资了钧嵌传感。这是一家从事新能源车用传感器领域内的技术开发、生产、组装及销售等一体的科技型企业。每年可为新能源汽车用户省下几百元电费。

稀缺性和性价比也是重要的判断标准。远瞻资本投资的禾赛科技,拥有此前被国外巨头垄断的自动驾驶激光雷达系统,价格只有国外的三分之二。

最终决定是否投资,则看一个项目的落地情况。胡明烈是一个非常关注商业模式的投资人,在他看来,能不能赚到钱是最重要的因素。早期在硬件领域,他发现很多公司在量产、市场销售等方面出现问题,导致公司无法发展。

因此,对于目前国内火热的AI芯片领域,胡明烈比较慎重。他在去年投资了AI芯片公司泰芯科技,不同于寒武纪、地平线这类要做底层流片(流水线一样通过一系列工艺步骤制造芯片)的AI芯片企业,泰芯科技主要依托于FPGA(现场可编程门阵列,在技术层面上,企业进入的门槛稍低)来发展自己的专业AI芯片,产品落地难度相对较低。“地平线做的产品可能会是万亿级市场,但是它的投入成本巨大,研发周期也长,失败的风险也更大,反之,泰芯科技做的可能是百亿级市场,但易于落地,风险相对可控。”胡明烈说。

今年中兴事件后,国内出现了AI芯片创业热潮,不少项目成为了投资人眼中的香饽饽。对此,胡明烈却有不同的看法,在AI芯片领域,不论是在人才、市场还是在技术上,国外芯片巨头占据了绝对的领先优势,“国内AI芯片短期内要想在基础研究上实现弯道超车是不可能的。”胡明烈说。

对于风口领域,胡明烈一向慎重。“如果说投一个项目,不是看五年内能不能赚钱,而是看明年能不能估值翻倍,这会死得很惨。”在他看来,很多人抢风口,是为了有故事可讲,这样就可以融下一个基金,赚到管理费,但是LP赚不到什么钱。

“我投资就是为了赚钱,这是我投资的时候时刻记住的一点。”胡明烈觉得,只要企业有发展前景,可以接受比较长的回报周期。

目前,远瞻资本已经开始募集第三期基金,胡明烈表示,硬件仍然是远瞻比较看中的赛道。未来,他依然准备逆风口而行。“投资本来就是一个反周期的事情,低潮期布局投资,才能获得高倍回报。”

收藏分享
6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