币圈陈伟星再次炮轰李笑来:伪造首富形象、私吞公共资金
李墨天发表于2018年06月14日 00:119142人阅读
摘要: 币圈到底有多乱?

本文来自全天候科技,阅读更多请登陆www.awtmt.com或华尔街见闻APP。

陈伟星似乎并不打算让自己和李笑来的争论就此偃旗息鼓。

6月13日晚,陈伟星的朋友圈长文再次将矛头对准了李笑来,称“李笑来的观念里面没有公共资金的概念,绝大多数他帮发的项目都被其大比例私吞,并大比例拿取免费币在二级市场抛盘。”

陈伟星还表示,“李笑来的交易所bigone、硬币资本和募集资金的账号都是混存在其个人账号”,他称李笑来通过这样的方式来展示自己才财富,从而虚构其“首富”假象。

“李笑来在2013年6月开始到9月,募集了30000个比特币,并口头承诺其能按比特币保底;去年9月到期,被其要求延后一年还;接下来9月份就是到期还款时间;这是行业老人众所周知的事情,我没有说谎。”陈伟星在文中这样描述,“李笑来募集的比特币,打入Just-dice进行豪赌,其中一个账号,甚至造就了比特币史上最大赌徒的名声;这些信息高水平的人都能在网上找到。”

陈伟星称,自己曾与李笑来私下沟通、也曾通过徐小平牵线以求制止“私吞私募资金和大比例免费币”的问题,但最终不欢而散。

李笑来则在6月14日作出了回应,称“不明就里的读者读完陈伟星的言论,感觉这完全是正义斗争邪恶,可这种手法也太拙劣了”。随后,李笑来逐条驳斥,称自己并未与陈伟星争论过"私吞私募资金和大比例免费币"这样的问题,也否认陈伟星关于自己在赌博网站洗钱的指责,称自己“确实投资过 just-dice,并且还是最早一个投资它超过 2500 个比特币的投资者。”

“陈伟星刻意使用耸人听闻的词汇,说李笑来洗钱、涉赌,再进一步,指使某媒体工作人员转发到其他媒体的时候,故意使用“涉毒”这个词汇,这是很下作的行为 。”李笑来在回应中说。他表示,陈伟星在快的估值并不是很高的时候,已经卖掉了他所持有的那一小部分快的股份中的绝大部分,因此自己并不看好“打车链”的未来。

随后,李笑来又将矛头对准了另外两位币圈红人易理华与玉红,称易理华作为“亲密战友,多次给陈伟星出主意”,而玉红“搞的 XMX 大面积抄袭 EOS 代码”,更像是空气币,陈伟星反而为其站台投资。

二人的争论源于陈伟星不久前的爆料,此前,陈伟星曾在朋友圈号召投资者搞清楚投资对象“不透明”、“不负责”、“过度圈钱”等问题,并爆料“第一个为EOS喊单的‘比特币首富’还欠着别人3万个比特币”,暗指李笑来欠下巨额数量的比特币,并贴出了李笑来将比特币打入赌博网站的地址和记录,以示李笑来在线赌博网站洗钱。

6月10日,李笑来在微博对陈伟星的指责进行了简短回应,他称陈伟星并没有拿出实质性的证据,并奉劝“陈伟星做好自己的打车链罢。”

随后,两人在微博上针对“举证责任”、“贪污挪用公共资产”等问题展开了多个回合的交锋,直到当天凌晨3:53,李笑来发布微博称陈伟星的爆料“全篇虚假信息,无凭无据,信口雌黄,诽谤。已移交律师处理。”

在今天的发文中,陈伟星表示自己与李笑来没有任何个人直接利益冲突,完全是价值观冲突,而自己也没有参与三点钟群任何活动与峰会的组织——“(李笑来)让我在这个行业混到想吐。”陈伟星在文章中写到,他说自己无意借热点营销,也不需要靠李笑来造势。

此前,陈伟星数度在朋友圈和微博发文质疑EOS与为其站台的李笑来,他称EOS与ETH的募资使用差别在于,EOS募集了40亿美元钱归他们自由支配,不承担任何对项目的责任;ETH募集了1840万美元明确用途,用于项目的开发。他还以“区块链行业毒瘤”来形容EOS,称其是毫无理想主义的极致炒作圈钱者、区块链共识的最大破坏者。

骂战的同时,陈伟星也在密集宣传自己的“打车链”,这一区块链项目在5月28日凌晨又陈伟星与原美团联合创始人、天际线创投创始人杨俊共同宣布。陈伟星称:“我和美团联合创始人杨俊,将一起构建一个由‘劳动者’与‘消费者’共享的平台,而非资本家控制的平台”,并表示“这是一个诺贝尔奖级的伟大社会实验”。 

收藏分享
3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