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一向被视为官僚冗余、行政体系僵化的经济体,但最新数据显示,印度正经历有史以来企业并购最繁忙的一年,外国买家在印度的并购支出甚至超过了在中国的支出。

华尔街日报援引Dealogic的数据显示,今年针对印度企业的并购交易总额为937亿美元,较上年同期增长52%,是印度经济自上世纪90年代对外开放以来的最高纪录。海外买家在印度的收购价值已经超过了中国,收购方在印度共花费395亿美元,而在中国则为328亿美元。

近年来,印度总理莫迪正着力打造更友好和便捷的营商环境,印度在2019年世界银行的“营商环境友好度排名”中也跃升23位至全球第77名。值得注意的是,中国(内地)在这项排名中位列第46位,仍然明显高于印度。

莫迪政府放宽了外国直接投资的规则,实施了新的破产法,用全国性的商品和服务税取代了复杂的税收网络。与此同时,印度政府承诺出台终结“税收恐怖主义”的政策,因为在过去, 这种政策让一些国际公司意外地遭到了回溯课税。

巴克莱银行驻印度董事总经理兼银行业务主管Pramod Kumar对华尔街日报表示,目前印度的总体环境对交易活动变得有利了很多。

并购的热情也反映在了股市上。今年以来,印度Sensex 30指数上涨4.2%,成为世界上为数不多的几个保持上涨的大型经济体股票指数之一。今年早些时候,印度货币卢比跌至历史低点,但随着油价近段时间的下跌,卢比已收复了今年的部分失地。

但值得注意的是,两年前的印度废钞政策实施,也引发了外界对印度经济成长的担忧。莫迪政府的这一做法饱受争议。

与此同时,此前两位印度央行的行长也因“央行和货币政策独立性”问题与莫迪产生分歧,而不得不离任。

12月上旬,前任印度央行行长Urjit Patel离任后,多家媒体报道称印度央行与莫迪政府之间存在分歧,他辞职的时机也引发了人们对印度央行独立性的担忧。而政府干预货币政策的做法,可能会削弱投资者的信心,损害卢比的汇率。

虽然印度营商环境有所改善,但华尔街日报称,在印度执行交易仍然很困难。沃达丰印度公司(Vodafone India)和Idea Cellular Ltd.于去年开始合并,但历时18个月才完成。银行家们表示,收购上市公司仍过于复杂。明年的大选可能会暂时减缓收购的步伐。

华尔街见闻曾提及,目前执政的人民党处境艰难,反对党国大党在拉贾斯坦邦、恰蒂斯加尔邦和中央邦都处于领先地位。这些州对莫迪能否在2019年竞选连任十分重要,对于在野的国大党来说,更是能否重返执政的关键州。

*本文来自华尔街见闻(微信ID:wallstreetcn)。开通华尔街见闻VIP会员,即刻获取金融市场体系化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