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来自全天候科技,阅读更多请登陆www.awtmt.com或华尔街见闻APP。

作者| 张吉龙 编辑| 安心

对于很多互联网金融的从业者来说,2018年是过得异常艰难的一年,这个行业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很多故事已经褪色,很多人已经退场,即将来临的2019年也充满了不确定性,福祸未知。

但作为融360的创始人和CEO,无论是回顾2018还是展望2019,叶大清都充满了乐观。今年他回了四、五次湖南老家,在那里他发现了零售金融在三、四线城市和年轻人群仍然很有很大的机会。他说,坚信中国零售金融的黄金十年正在开启,融360也将迎来新的机会。

全天候科技近期专访了叶大清,以下是叶大清的自述:

2018年金融科技行业的关键词是合规、科技、全球化。

中国从2018年开始要求合规或者持牌经营。对金融行业来说,监管或者合规本来就是应该的,全球哪有一个国家做金融不要牌照?1998年我在美国,当时 GE、沃尔玛,PayPal、等实业和科技公司都想拿银行牌照,美联储等金融监管部门一直都很谨慎不发牌照。现在20年过去了,我们看到美联储还是对的。

往长远来看,国内监管思路是互联网机构和实体企业做金融将和持牌机构一样的监管标准,监管套利已经是过去时。

金融机构也在重视科技创新,我的前任东家是Capital One,现在是美国第五大零售银行和最大的直销银行。20年以前还是一个特别小的银行的信用卡中心,现在它能够做到交行的规模,为什么?靠的还是科技创新。十年前Capital One就开始在硅谷设立办公室,招聘科技人才,去年摩根大通把很多员工从华尔街搬到了硅谷。

银行本身就是科技公司,持牌机构做科技不一定比科技公司差。

我在美国呆了14年,美国有些金融科技商业模式不适合中国,中国移动支付已经弯道超车,美国有些人每月付账还是写支票本,美国还有1000万人拨号上网,有些地方手机信号还不如墨西哥。中国的金融科技,无论是移动支付还是在线信贷、反欺诈技术、人脸识别的技术都已经领先了。金融科技应该成为一带一路的重要部分,输出到南美洲、非洲、东南亚这些金融资源相对集中、基础性用征信基础设施不完善,但是经济高速发展,移动互联网正在普及的发展中国家。

我觉得今年无论是从目标制定、执行、合规方面做都很不错。2018年基本达到预期,信用卡业务突破发卡过千万张, 大数据风控业务做的不错的,跟持牌机构的合作深耕加强。

未来几年,我们对市场还是比较乐观的,中国车贷、房贷、保险市场,每年增长都在20%以上,银行数字化的转型让更多的零售金融业务在线化和智能化, 我们在人工智能、大数据方面科技和人才的持续投入提高了运营效率。我们明年大概有百分之几十的增长。

明年我们会在大数据风控、智能化方面持续投入;会在小微企业贷款,汽车类型贷款,消费信贷,信用卡、保险方面扩充产品类型,现在我们最大的两块业务还是贷款和信用卡,用户端80%是消费者,百分之十几是小微企业;我们还是要下沉到三、四线城市,我们的用户是很长尾的,没有一个城市的用户数超过总数的4%。我们今年提出来了“上山下乡”,“上山”是服务高端的用户,“下乡”就是到三线四线城市;国际化是今年我们的一个战略,我们也投资了一家印尼版的融360。

今年P2P出现了一些问题,但对零售金融行业整体的趋势还是比较看好。

从美国的历史看中国的未来,中国的小微金融行业的黄金十年刚开始。美国的信用卡是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出现,真正的腾飞是八、九十年代中期,因为美国是1987/1988年实现利率市场化。中国在2020年零售金融和消费金融会超过美国,今年中国的零售总额已经超过美国了,但是零售金融还是美国最大。

宏观环境动荡、贸易纠纷、股市不振,实际上用户在经济增长放缓的情况下,是更需要钱的。举个例子,2009年美国为什么要救花旗银行,而不救雷曼兄弟?因为雷曼兄弟是个投行,倒了就倒了,但花旗银行在美国有一亿多的储户,而且它的信用卡业务是赚钱的,在经济不好的时候,银行最赚钱的部门是零售部、个人贷款部、信用卡部。我研究了一下银行最近的报表,交行最赚钱的是信用卡部,尤其是经济环境不好的情况下信用卡部门是逆势增长的。

我经历了两次金融危机,2000是互联网泡沫,2007到2009是房地产危机,我想把今天的中国和十年以前或者十八年以前的美国进行比较。

现在中国居民整体的负债率还是远远低于美国、韩国、日本、欧洲的,中国的人均信用卡是0.46张,远远低于美国的五张,中国居民的负债率50%不到,美国是80%。

我老家是湖南益阳,今年回了四、五次湖南,我发现这些县级市、地级市的人,日子真的过得很好,房子三五千块钱一平米,50万可以买套房子,开的都是好车,用的手机也都很好,幸福指数真的很高。

我的同学都在40岁左右,在当地做公务员或者老师,可能年薪就是十几万或者二、三十万,房贷都已经付清了,他们的小日子过的其实很不错。相比之下,在北京一对夫妻虽然可能年薪百万,但是有500万房贷,但是不敢失业,一个人失业这个家就完了。

相比之下谁的信用好谁的风险低?说不定还是益阳的人。

我觉得最大的挑战还是供给不足,相比老百姓和小微企业日益增长的金融需求,银行还是不够给力,供给方面还需要改革:金融机构提供的产品还不够丰富,效率还不够高,基础设施还不完善,数据孤岛还是挺严重,大数据还没有打通,智能营销、智能客服、智能催收还发展的不够。

这个行业要做强做大,还是要规模化,要有专业人员来做要供给侧改革。经济越差,就越需要雪中送炭,越需要增加供给侧改革。

而且金融还不够惠普——三、四线城市房贷利率比北京天津要高,移动互联网和大数据能够打破这个地区差别。普惠金融科技让金融更普惠、更高效、成本更低,可以服务更多的人。人工智能、大数据等技术的创新和发展,在今后几年会帮中国几亿老百姓、上几千万的小微企业改变他们的生活和经营发展,改变他们的命运。

另外一个是消费者教育和保护不够,金融诈骗不歧视任何人,我认识一个CRO的父亲是个高级知识分子,但是投资信托被骗了百万,前几年有个新闻一个清华的教授也被骗了上千万,金融诈骗在农村和中老年人群更加普遍,金融消费者教育和保护是一个很大的挑战。

中国的金融机构在创新理念和与互联网的结合方面做的还不错,一些银行的APP用户量、营销方式、用户体验、开放程度还是不错的。但是风控能力还是需要进步,中国没有经历过真正的金融危机,没有那么多的“坏”数据——我们从来没有经历过一个冬天,不知道冬天有多冷,是穿秋裤就够了,还是要穿大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