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来自全天候科技,阅读更多请登陆www.awtmt.com或华尔街见闻APP。

作者|杨泳洁   编辑|罗丽娟

2018年,对众多互联网金融平台而言,是一场生死劫,成则备案持牌,败则湮没于雷潮之中。

多年宽松的金融政策,今年骤然收紧,流动性危机一触即发;角落中野蛮成长数年的互金行业,被暴露在聚光灯下接受整顿;曾经的利润奶牛——现金贷,也在2017年底被监管划出四大红线。

面对越来越严厉的监管,互金平台们表现出了满满的求生欲。

此前一直活跃在公众视野的趣店集团创始人罗敏,已经很少对外发声。而趣店的市值也从去年底上市时的百亿美元跌落到如今的15亿美元左右;在与背后的“流量大树”蚂蚁金服分手后,趣店转型之路仍困难重重。

尽管拍拍贷创始人、联席CE0张俊声称公司从来不靠现金贷上岸,但对于拍拍贷下一阶段的利润增长点,他始终未寻到最佳答案。

另一边,一直想上市却离上市越来越远的点融网陷入僵局,2018年他们最受舆论关注的不是业绩而是高管内斗,“失意”点融后,创始人郭宇航开始转战区块链行业。

在强监管和行业雷潮之下,趣店罗敏、点融郭宇航、拍拍贷张俊这几位风格迥异的互金创业者和身后的平台,在2018年都走出了一条独特的求生路线。

趣店罗敏的个人公众号,已经停更了6个月了,最后一次发文,是今年的3月12日。

文章里,罗敏公开表态,在趣店市值达到1000亿美元之前,他本人不再从公司领取薪水和奖金。

中国经济网针对罗敏的0工资表态这样写道:

在个税改革成为最热话题之际,趣店创始人不领薪水的声明再一次让人想起了“企业高管通过不拿工资方式避税的现象”。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委员的黄奇帆曾表示:“有的企业高管拿一元工资,如此便可以避免缴纳个人所得税,再把个人开销算在企业的费用上。”

更让罗敏无奈的是,将近一年过去,他离领薪水的日子却越来越远了。

截至12月28日,趣店集团收盘价格为4.38美元,市值为14.27亿美元,这距离上市时达百亿美元市值的风光场面,相去甚远。

趣店过去的“飞黄腾达”,与其背后“大树”蚂蚁金服不无关系。但今年8月24日,趣店发布二季度财报同时,也发布公告称,与蚂蚁金服的战略合作将在8月结束时终止。这其中既包括支付宝App内的“来分期”入口,也包括对芝麻信用评分系统的使用。

在财报发布后的电话会议上,瑞信、花旗等分析师就该问题发问管理层,趣店CEO罗敏和CFO杨家康回应强调:趣店已经没有那么依赖蚂蚁了,合作协议的终止不会对趣店的运营产生显著影响。

回答很圆满,现实很骨感。在财报发布后的两天里,趣店股价连续大跌至约6美元/股,仅为上市时的四分之一。

祸不单行,此时被罗敏寄予重望的大白汽车项目也被曝出各种问题。

今年9月,趣店派遣200多名员工至厦门出差,承诺出差两个月后可返回北京,每月可拿3000元出差补贴。但两个月后,却被告知北京不再设办公地点,之后只能留在厦门工作或离职,此举引发了离职潮。

大白汽车作为趣店的汽车新零售项目于2017年10月上市,由罗敏亲自带队孵化,定位为“年轻人的第一辆车”,特点是低门槛、低首付、费用全透明。其采用自建门店、集采直租的重资产运营模式,进军汽车流通业底层场景,两个月时间已布局150多家自营店。

罗敏曾预判到今年年底,大白汽车将跃居全国汽车零售的TOP5;再过几年,大白汽车的年销量将达到200万辆,成为全球最大的汽车零售商。

然而不到一年,大白汽车已在大规模关闭门店。“3天时间将全国179家门店关至48家”的消息不胫而走,也有消息称是缩减到60家。趣店官方回应称,就是正常的门店优化和调整。

让人不禁回想起,在今年初趣店上市后的首次厦门年会上,罗敏提到:“我向所有曾经因为自己的原因而离开的同学们说一声抱歉,没能带领大家一起走到终点。”

在众多的互金创业者中,张俊虽然低调,但一直引人关注,一是拍拍贷的庞大体量,二是头顶自带光环。

拍拍贷CTO顾少丰曾提到,公司四位合伙人,分工与西游团队相似—光头的CEO张俊像唐僧的角色,可以聚集团队成员;VP胡宏辉类似猪八戒,友好而快乐,时不时要充当和事佬的角色;负责风控的VP李铁铮像孙悟空,火眼金睛又要不断尝试新的业务;而自己作为支撑后台的CTO,更接近于沙僧这样的角色,背着很多苦活儿、累活儿支撑团队前行。

张俊2009年从微创软件公司离职,全身心投入拍拍贷时,这家P2P平台公司正游走于崩溃的边缘,“能踩过的坑我都踩了。”刚当上CEO一个月,张俊就给拍拍贷动了个大手术,从不收费的“烧钱”模式转向收费模式。

建议一提出来就招来了反对声,因为在当时互联网人的逻辑里,免费就是互联网的基因,比如不收费的淘宝就打败了收费的eBay。但张俊认为客户对于金融服务与资讯产品天然有着不同的消费习惯,对于金融相关产品本就有愿意付费的习惯。在张俊的坚持之下,拍拍贷的开启了收费模式。

结果也证明,拍拍贷最终实现了盈亏平衡,告别了朝不保夕的危险处境。

在“唐僧”张俊带领下,拍拍贷西游团队真的游到了西半球。2017年11月10日,美国东部时间9点30分,张俊、顾少丰、李铁铮、胡宏辉四位创始人齐齐到场,带着拍拍贷在纽交所敲了钟。

招股书显示,2015年拍拍贷净亏损7214万元;2016年扭亏为盈,实现净利润5.015亿元;2017年上半年净利润10.486亿元,净利润率达到41%(刨除资金存管账户中的质保金占比),盈利能力出现爆发式增长。值得注意的是,现金贷的整体规模占比仅为12.01%。

张俊在一次媒体采访表示,拍拍贷从来不是靠现金贷上岸,在本可以盈利的2015年,拍拍贷选择了继续加大科技投入,终于在2016年扭亏为盈,迎来爆发式增长。

“拍拍贷”上市时公司创始人的合影

创业不像西游,取到真经就是结束。拍拍贷在成功上市之后仍要面临新的挑战与压力。

就在拍拍贷上市之际,现金贷监管新政颁布,张俊因此不得不暂停旗下现金贷产品曹操贷。该季度,拍拍贷净亏损5.071亿元,几乎把上季度赚的又都送了回去。

此后几个季度,虽然拍拍贷实现了继续盈利,但盈利原因多是通过科技推动,不断提高公司效率、降低成本得到。

今年P2P行业的雷潮,也给拍拍贷的股价带来了不利影响,为此,张俊在3月拍板启动了6000万美元(约4.14亿元)股票回购计划,5个月后,这一数字增至1.2亿美元(约8.28亿元)。

张俊随后表示:“我希望通过这项股票回购计划表明我们对拍拍贷未来增长前景的信心和对股东价值最大化的承诺。”

但拍拍贷的股价表现并未能如他所愿,在短暂的拉升后,颓势再现。截至12月27日,拍拍贷股价为3.66美元,仅为上市时开盘价的三分之一左右。

(数据来源:东方财富网 截止日期:9月5日)

张俊遇到麻烦不止公司股价下跌,就在2018年11月末,霍华德·G·史密斯律师事务所宣布已代表在2017年11月拍拍贷(PPDAI Group)上市后购买公司股票的投资人发起集体诉讼。

该集体诉讼诉状指控被告发布错误和/或具有误导性的声明,并且/或者未能披露有关重要信息,其中包括平台用户信用不良,不少用户以贷还贷从而公司营收虚高、违约率不断上升,公司所谓的快速增长数据与事实不符,违反政府规定向大学生提供贷款,公司面临政府监管或制裁的高风险等等。

拍拍贷方面对此回应称,第一是由于美国资本市场的做空机制,机构可以通过做空股票从中获利;第二,在美国,证券集体诉讼是较为普遍存在的商业诉讼模式,由于可观的利益驱动,原告律师通常可以获得赔偿金额的一定比例作为律师费。拍拍贷的IPO招股书由著名会计师事务所普华永道进行审计,并且通过了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的审查,“数据不会有问题”。

但当天拍拍贷股价应声下跌,美东时间11月29日收盘股价重挫10.05%,报收5.64美元。

路漫漫其修远兮,在成功上市之后,拍拍贷要如何走到下一个制高点?张俊至今还未找到最佳答案。

看着其他已成功上市的互金同行,点融郭宇航或许有些沮丧——一直谋求上市的点融网,似乎绊脚石不断。

2017年12月5日,《华尔街日报》报道称,中国P2P网贷平台点融网计划最快2018年在香港启动首次公开招股(IPO),融资至少5亿美元。实际上在此之前,点融就多次被传即将启动上市工作,上市消息频繁被传的起因,与点融经历的多轮融资有关。

不到一年的时间,点融日常管理一把手历经三任,变化不可谓不快。但是对于其上市步伐,目前外界仍没有看到实质性进展。

今年11月,某接近点融的人士也告诉全天候科技,点融目前正在全力保备案。

而除了备案,点融几年还忙着另外一件事,就是“内斗”。对此,有业内人士评价,郭宇航完美演绎了“我不在江湖,但江湖仍有我的传说“的互金版本。

6月25日,郭宇航接受网贷之家专访时表示,自己已不参与日常管理,大部分精力都在做投资,主要的时间和精力都放在星合资本。

10月26日,网贷天眼报道称,10月25日下午,点融高管崔亚文集结一群社会人士,在上海点融总部办公室殴打5年老员工致进ICU,谁敢劝架就开除。

10月28日,点融集团在其官网及APP上发布重要公告,宣布自2018年9月1日起,公司董事会任命崔亚文(此前为点融网CFO)为点融集团执行总裁和联合董事长,郭宇航不再担任联席董事长。而对于公告中提到的“某董事的表弟张鸣亮”,前点融离职员工向全天候科技证实,张鸣亮与郭宇航有亲戚关系。

9月1日的任命,10月28日才宣布,但这公告内容还是稍显仓促,10月28日晚,全天候科技发现,点融网尚未更新其官网,郭宇航仍在管理团队之列,职位仍为“创始人、联席董事长”,而当时崔亚文的职位也还是首席财务官。蹊跷的是,对于崔亚文的新任命公告先是位置调整,最后神秘消失。

时隔一个多月,郭宇航在官网上又回到了“创始人、联席董事长“的位置,但崔亚文改变的不仅有职位,还有简历。

图说:崔亚文“旧简历”

图说:崔亚文“新简历”

对比后可以发现,上一次简历中崔亚文2008年-2013年在中广核铀业有限公司全面负责集团资本运作及海外IPO、APO的相关经历已经删除。全天候科技曾就此向点融方面求证,未收到任何回复。

看似淡出点融但一直都未离开的郭宇航,目前依然忙于他的区块链事业。12月7日上午,在Blockchainer举办的Chain Plus 峰会上,星合资本董事长、中国区块链应用研究中心理事长郭宇航开场致辞。总结了2018年的区块链行业三大变迁:政治脱敏、人才涌入、监管完善;并提出区块链走出寒冬的关键,走进千家万户,才能安身立命。

2018年,曾经高歌猛进的互金行业已告别了之前蒙眼狂奔的步伐。开始以“稳健“”合规“为基调,逐步向金融科技转型。趣店、点融、拍拍贷都开始在自身业务的基础上,深耕大数据、风控与AI领域。

但目前横亘在所有互金人面前的最大难题,仍然是备案。 最终,谁能闯关成功笑到最后,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