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来自全天候科技,阅读更多请登陆www.awtmt.com或华尔街见闻APP。

作者 | 宋家婷  编辑 | 罗丽娟

网约车市场瞬息万变。

过去一年,网约车市场并未像市场人士预测那样“已经结束战斗”,随着美团、高德等跨界新玩家的入局,看似稳固下来的格局又开始暗潮涌动,针对中高端消费人群的专车市场同样如此。

自2015年以来,神州专车、首汽约车、曹操专车相继入场,并在滴滴Uber大战、易到陷入低潮之时迅速打开局面。不同于广泛意义上的网约车市场,专车市场的门槛高,相对玩家更少,这也为他们带来了有利的一面。

图片来源:百度百科

但是现在局面可能也要变了。从下半年开始,滴滴推出升级版的礼橙专车,宝马、戴姆勒等跨国巨头也开始排队进场。有观点认为,握有重金的新玩家将对既有格局产生影响,或者带来整个网约车市场的重新划分。

曹操专车董事长刘金良对此深有感触。他说,出行市场正处于动荡、变化的过程中。出行平台要造车、投资新能源汽车,传统制造厂商则要进入网约车市场。作为一个从业超过20年的汽车老兵,他已然感觉到,未来的汽车行业会发生重大变化。

“现在的汽车是交通工具,未来的汽车是智能移动生活终端,就像手机一样。”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刘金良不止一次提到,“传统汽车厂商转型势在必行,不转型就死了,曾经的巨头诺基亚、摩托罗拉就是例子。”

这也是吉利汽车推出曹操专车的原因。2015年,在汽车市场已经稳坐自主品牌前三的吉利汽车要做出行,董事长李书福是曹操专车的1号员工,他钦点了刘金良掌舵曹操专车。刘于1995年加入吉利,是吉利的前五个“老”人,也是吉利早年“四大金刚”之一。

刘金良回忆,曹操专车进入出行市场正是行业最混乱的时候。补贴,烧钱,雄厚资本助推下的玩家们无所顾忌。看到滴滴、Uber和神州专车动辄数十亿至百亿元的亏损额,刘金良心中没了底,“我们一个制造商,一年挣几十亿,都花了都不够,我们怎么做?”

考虑到出行是刚需,不像互联网行业那样必须要打出个排名来,刘金良决定做一个小而精、有特色的平台,先在宁波试点。为了打出差异化,曹操专车开始做公车供应,购买车辆、雇佣司机,开启重资产模式,并借助吉利电动车的上市,直接选用新能源汽车。

以此,曹操专车成为首个推出新能源专车的平台。出于品牌高端化的需要,曹操专车现已放开运营车型品牌限制。“曹操不是只用吉利汽车,用谁的车没关系,但质量要比吉利自己的车好。”在刘金良看来,这个市场的主要竞争力不在于价格而在于服务质量。

刘金良在接受全天候科技专访时透露,如今,曹操专车已开始在北京等城市上线一部分别克GL8、沃尔沃S90等燃油车作为补充。

重头戏在后面。2018年10月24日,吉利集团(新业务)有限公司与戴姆勒出行服务有限责任公司宣布将在华组建合资公司,提供高端专车出行服务。合资公司总部将设在杭州,双方持股比例为50:50,未来投入使用的高端车型将包括但不限于梅赛德斯-奔驰品牌。

吉利方面透露,合作初期车型包括梅赛德斯-奔驰S级车、E级车、V级豪华多功能车以及梅赛德斯-迈巴赫轿车,未来也将使用吉利集团旗下高端纯电动车型。

吉利汽车对曹操专车与该出行合资公司做了明晰的分工定位。“曹操目前的任务是发展、扩张、成长,定位经济型出行、绿色出行,而不是拓展更多的新业务;戴姆勒则要做高端出行。”刘金良说。

这或许表明,曹操专车仅凭一己之力实现高端化尚有难度,但吉利显然不会放过高端出行这一尝试,通过戴姆勒先占据一席之地则不失为明智之举。

官方数据称,截至11月中旬,曹操专车已在全国28座城市上线投放29000辆新能源汽车。对比竞争对手,这个规模显然不够大。但在刘金良看来,B2C规模扩张上效率会低一些,另外曹操专车在进入一座城市之前需要考虑盈利。他说,曹操专车现在还没有盈利,但有些城市已经达到盈亏平衡。

在2018年1月完成A轮10亿元融资后,曹操专车正在考虑新一轮的融资。刘金良在接受采访时透露,从7月份开始一直在做路演、接触新的投资人,目前已基本确立意向投资方。

以下是对话内容,经全天候科技整理:

全天候科技:在众人抢食的出行领域,曹操专车如何打出差异化?

刘金良:与主打共享经济的网约车不同,曹操专车走的是B2C模式,即车型统一,招聘认证司机提供标准化服务。这一选择,是曹操专车对于网约车一直被诟病的车辆性能及安全问题的回应。统一车型既能快速匹配网约车新政对于车辆的要求,又能让用户的体验感保持一致,而认证司机则在一定程度上加深了用户的信任度。

如今,曹操专车全面导入伦敦出租车近百年的司机培训认证体系,成立了曹操学院。每名司机在接受面试、考试合格后,还要到曹操学院接受入职前培训,涉及仪容仪表、服务标准、商务礼仪及医疗急救等众多方面。

作为国内新能源汽车共享出行服务第一平台,我们主打新能源车型,节能环保的同时,纯电动汽车的运营成本是传统燃油车成本的1/3—1/2,节省下来的运营成本我们让利给了消费者。例如,曹操专车坚持“高峰/雨天不溢价”,并在此基础上,我们还推出了“动态折扣”,根据当前用车的需求和城市的车辆配比,系统自动测算折扣比例,让乘客全天有优惠。

全天候科技:你认为过去一年,曹操专车最大的突破和遗憾分别是什么?

刘金良:在合法合规稳健发展的前提下,过去一年曹操专车也在开拓多元化的服务。

今年下半年,我们联手宁波、杭州多家出租车公司接入出租车叫车业务,并通过战略合作的方式将自身较有优势的专车司机服务规范进行输出。另外,曹操专车的产品线已经将经济型打车群体揽入囊中,为了提升曹操专车的高端化程度,小部分的别克GL8、沃尔沃S90等燃油车也开始在北京、上海等城市上线。

今年10月,吉利控股与戴姆勒共同宣布,双方将在华组建合资公司,提供高端专车出行服务。对于双方来说,未来还有更多延伸。比如说我们现在正在思考,如何让曹操专车的用户在欧洲和北美市场,使用戴姆勒已有的出行运力。同理,戴姆勒在欧洲和北美出行平台上的乘客到了中国,也能够使用曹操专车的运力。这样实际上对于戴姆勒出行进入中国以及曹操专车走入国际化,双方都是有益处的。

对于这样一份成绩单,我认为不能说满意,但现在发展速度是稳健。

全天候科技:过去一年最艰难的事情是什么?如何解决?

刘金良:让一个消费者下载一个APP再打车、消费是很难的,推广有难度,要宣传绿色新能源汽车、节能环保,有一部分消费者还是能被打动的,我们已经把这个宣传点拍成视频用以教育市场。其次,我们做好口碑、服务、关心核心竞争力司机,这些都是重要的工作。曹操专车服务好司机,司机就能服务好乘客,这一理念深植曹操专车每一个城市的每一位员工。

曹操专车还不能完全被看作是一家互联网公司,而是推广新能源汽车采用的新型商业模式,来满足大家的出行,规模在许多城市都还不够大。

全天候科技:你认为2018年的出行市场相较于过去几年有何进步?

刘金良:我认为2018年的出行市场相较于过去几年更加规范了,网约车新政对平台资质、车辆及司机的相关规定,在很大程度上拉高了这一行业的准入门槛。这就意味着有一大批司机和车辆退出网约车平台,甚至会有网约车平台公司退出该市场。新政的执行,将不可避免地导致C2C平台司机和车辆的大量流失。

净化之后更为规范的市场有利于网约车的发展。曹操专车采用B2C模式,坚持公车公营,与C2C模式相比,在运营成本及人力成本方面优势明显。此前曹操专车已经率先拿下国内新能源共享出行平台首张网约车牌照,更是使曹操专车抢占了先机、把握了主动。因此,我们认为,对曹操专车来说,网约车市场当前机遇与挑战并存,但机遇大于挑战。

全天候科技:你对2019年的市场和政策方面有何期待?

刘金良:市场方面,将来网约车市场会有C2C的平台,也有B2C的平台,还有若干个区域性的有特色的小平台。政策方面在我看来,曹操专车发展步子迈出去的快慢程度和目前两个不确定性有关。一个是2016年政府出台了《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这个法规在各个地方政府执行的态度和力度是“变量”;第二个是中国的出租车行业改革的方向,到底出租车行业怎么改革? 我们期待这两个不确定性在新的一年可以更加明朗。

全天候科技:对于未来的网约车市场,你有哪些预判?

刘金良:我认为未来的汽车是带了一块电池的移动空间,或者是一个电脑加四个轮子,未来是智能移动生活的空间,如果车厂看到这个方向,会转型升级,往这个方向做;如果车厂看不到这个方向,还会按传统的思路造车。

同时,汽车不再是代步工具,而是智能移动终端的第三空间。车企可以借助出行市场获取经验,在车辆体验上多下功夫,包括座椅记忆、温度、内饰灯、音乐、香氛,将用户的喜好上传到后台云端,实现用车的千人千面,这种技术曹操专车也会不遗余力地参与进去,为用户带去更个性化的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