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刘鹏,来源:腾讯新闻《潜望》,授权华尔街见闻发表

垄断了全球加密货币矿机90%以上市场份额的三家企业:亿邦科技、嘉楠耘智和比特大陆,一年前以亮眼的财务报表、形势看上去大好的区块链行业,以及进军AI领域的故事,相继向港交所提出上市申请,个个踌躇满志。

但时至2019年,已陷入寒冬中的加密货币矿机商的坏消息持续传来。

“对于IPO,港交所的核心原则是上市适应性(suitability)。拟上市公司给投资者介绍出来的业务模式是否适合上市?比如说过去通过A业务赚了几十亿美金,但突然说将来要做B业务,但还没有任何业绩。或者说B的业务模式更好,那我就觉得当初你拿来上市的A业务模式就没有持续性了。还有就是监管之前不管,后来监管开始管了,那你还能做这个业务,还能赚这个钱吗?”

2019年1月23日,在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上,港交所总裁李小加独家对话腾讯新闻《潜望》,就加密货币矿机制造商IPO问题,给出了以上表述。

弦外之音,呼之欲出。无论是此前吸金的矿机业务,还是想要转型的AI业务,三家加密货币矿机制造商均无法满足李小加所提出的“上市适应性”。

于2018年5月份向港交所提交IPO申请的嘉楠耘智,早已过了港交所要求的6个月有效审核时段。接近嘉楠耘智的早期投资人对腾讯《潜望》透露,港交所IPO早已经没戏,他们在商量后将上市地点改成了美国,目前正在对接纳斯达克,并寄望于能够提交上市材料。

更令人关注的是比特大陆,凭借在矿机领域的领先优势,这家公司被视为加密货币领域最为成功、最有希望完成上市的。但在李小加所提出的上市适应性问题上,为比特大陆贡献了靓丽财务数据的加密货币业务,面临行业寒冬和政府监管的双重挤压,转型AI短期内看不到盈利的希望。港股上市已经无望。

虽然目前距离比特大陆IPO申请有效时间尚有两个多月,李小加在专访中还表示,港交所将坚持程序正义,给公司保留申诉的权利,但是“我们还是坚持上市适应性的原则”。

“区块链行业,本身就很不容易,充满争议。有骗子和理想主义者,有极客和投机者。在夹缝中生存和前进,五年才出了一个比特大陆,未来十年,都未必会有第二个。”一位名为张力的从业者在其公众号中如此表示。作为区块链行业的代表,在IPO悬停之后,保证足够的现金流穿过行业漫长的冬天,成为当务之急。

好消息是,之前现金流充沛的比特大陆,没有依靠金融杠杆大举扩张,此前的两轮融资虽然有5年内上市的约定,但由于是通过可转换可赎回优先股的形式,5年内即便没有IPO,也可以按照固定利率向投资人退回本金和利息。

自2018年5月嘉楠耘智递交IPO申请以来,亿邦科技和比特大陆也分别于6月和9月向港交所递交申请,并披露招股说明书。

三家公司的矿机名称分别为阿瓦隆、翼比特和蚂蚁矿机,联手占据了90%以上的市场份额。在虚拟货币市场狂飙突进的2017年,三家公司的销售业绩和盈利都呈现出数倍乃至数十倍的增长。

良好的财务数据,是他们登陆港股的信心基石所在。打头炮的嘉楠耘智,彼时希望IPO融资额10亿美元,估值达千亿人民币。

但萦绕在三家矿机商头上的最大问题,是行情经常陷入忽热忽冷的虚拟货币市场的未来前景,同时随着以POW机制为代表的虚拟货币市场,预计在未来会逐渐饱和。在这种前景下,如何给投资人们保证持续盈利能力?

这也是港交所目前对提出IPO申请的三家企业最大的疑虑。一位接近港交所的人士对腾讯《潜望》表示,如果数字货币市场继续熊市,在目前矿机销售这种业务模式下我们无法预测他们今后的财务数据,那交易所怎么给投资者交代?

早在IPO之初,三家公司已对这一问题有所准备。他们均以芯片研发制造企业的面目示众,同时也宣传自己在AI(人工智能)业务上的投入,以表示数字货币并非其唯一或主要业务。

除了在AI侧的努力,嘉楠耘智甚至还尝试将客户群体拓宽至更广阔的普通消费者。嘉楠耘智在今年的7nm挖矿芯片发布会上,发布了能够挖矿的电视机和取暖器,意图将挖矿场景延伸至家电领域,提供增量。

但财务数据上,这些增量还未能体现出来。让普通用户接受获取收益不足以弥补高耗能的电器,也似乎不是一条能够走得通的道路。

而在研发端,除了AI侧的投入,还有矿机芯片迭代速度加快,行业竞争越来越激烈,成本也越来越高。销售端,一年前供需关系严重失衡的光景不复存在,之前抢手的矿机,现在到矿场推销都不一定能够卖得出去。

这也正是李小加所言的上市适应性问题,以赚钱业务的财务报表申请上市,但又以转型AI作为讲给投资人们的故事,未来的业务模式如何持续?

李小加甚至笑言例举,一个大学毕业生,学中文的,结果最后找的工作是去冰岛农场,周围的人连英文都不说,那你是不是满足“适应性”呢?

即便是转投其他市场,这些公司也已经错过财务数据最为好看的2018年,香港的一位投行人士直言称,以后IPO成功的希望更加渺茫。

资本市场遇挫的同时,三家矿机商现金流最为倚重的业务,也面临着危机。

近段时间来比特币价格的暴跌,叠加上四川等水电资源丰富地区枯水期,矿场只能依靠价格较为昂贵的火电,已经击穿多个矿机成本价格,即挖矿得到的收益不足以支付电费和管理费。

恐惧已在矿工群体蔓延。而矿工群体,正是三家公司最大的现金流来源。

这与一年前,在矿机的销售重地深圳华强北市场,腾讯《潜望》见识到的景象截然不同。彼时比特币单枚价格逼近10万元大关,市场燥热下,能够带来巨大财富的矿机,供需严重失衡。原本出厂价万元左右的矿机,被爆炒到超过3万元的价格,但依然供不应求。

“只要你有货,你就是大爷。”一位商户称。一些矿工淘汰下来的二手矿机,也成为被追捧的对象。“比如说蚂蚁矿机S9,一些矿场因为种种原因不干了,或者买了最新机器淘汰下来了,一台还可以卖到两万多块钱。”

四川的一位矿场主就经历了这样的疯狂,他在2017年底将矿场更换下来的旧矿机,委托华强北熟悉的商户转手卖掉,“用了一年的二手机,居然比我当初买的价格还要贵。”

行业不景气,针对矿场的监管也在收紧。根据一些媒体报道,新疆等多地的矿场被相关部门要求停电整改,政府检查了矿场的税务、资金往来和客户信息,要求矿场进行实名制的登记,并要求当地矿场签署了保障书,其中明确要求:“根据公安部门网络信息安全工作需要,未来一段时间我公司将根据公安部门工作需要对公司业务实名制进行更高标准执行。在未完成最新标准实名制的客户,数据中心将不得不暂停重装、重启、迁入迁出等相关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