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来自全天候科技,阅读更多请登陆www.awtmt.com或华尔街见闻APP。

作者|马程 编辑| 罗丽娟

从2006年经校招进入华兴资本,到成长为最年轻的合伙人,王力行几乎参与了华兴资本最引人注目的并购案例,包括猫眼与微影合并、赶集网与58同城战略合并、美团与大众点评战略合并、滴滴出行与快的打车合并等。

2018年,王力行印象最深刻的是完成了美团收购摩拜的案子。

在他看来,摩拜这个案子出奇的复杂。“参与方特别多,不同方的利益差异特别大。谈判耗时很长。”王力行感叹。

美团收购摩拜是2018年国内创投生态变化的一个缩影。“2018年资金收紧,企业需要更加关注现金流。更多企业开始注重合理配置资源,内部形成良好的组织管理效率。我们可以看到过去几年‘非常态’的快速发展已告一段落,行业正向‘新常态’转变。这也意味着资本泡沫出清,机构必须放弃急功近利的散户心态,回归理性和常识。”王力行说。

从2005年创立至今的华兴资本,此前很长一段时间以顾问业务为招牌。在顾问服务领域,华兴几乎包办了中国TMT领域70%以上的并购业务,曾为56%以上“独角兽”公司担任独家财务顾问,拥有美团、京东、网易等诸多新经济领域的头部客户。去年,继协助京东重组金融业务之后,华兴资本又帮助京东、百度分别完成了物流及国际业务的拆分。

2019年开始,华兴资本计划在过往最头部的客户之外,继续寻找新经济各个细分领域有潜力的项目。同时,将在2B业务、新零售、医疗等领域长期看好的领域持续发力。

“资本寒冬,越来越多的企业会选择抱团取暖。”王力行认为,2019年企业间的兼并重组会更活跃,并购市场整体会呈现更多元化,“这里面会有BAT主导的项目,也会有更多不同领域的上市公司和独角兽加入。”

同时,他认为,2019年,随着互联网上层红利消失殆尽,企业要么押注新的底层技术、找到新的、厚的底层红利,要么就在已有的移动互联网领域做重做深、精耕细作。

全天候科技对话王力行,探讨2019年主要新经济领域的投融资趋势。

全天候科技:2018年华兴资本做了几个比较大的并购项目,整体趋势和过去几年相比有怎样的变化?

 王力行:从M&A(Mergers and Acquisitions,企业并购)的角度看,2018年和以往没有太明显的差异,但2018延续至2019年,总体有一个明显的趋势——整个并购市场会呈现更加多元的局面,包括会有大吃小,也有上下游的抱团取暖,各种各样的可能性都会有。

以往M&A主要集中在少数买家,大量交易由BAT等行业最头部的玩家来主导。但从2018年开始,出现了像陌陌收购探探这样的典型案例。买家不再局限在最头部的几个平台公司,这一批medium-type(中等市值)的公司,在主营业务已经站稳脚根后,需要寻找新的突破方向,并购是一种可行的优化资产的资本操作。

此外不论是企业还是投资人,看一个潜在收购标的的时候,会突破股权这种打包的形式,把目光深入到每一个资产的底层价值。

全天候科技:所以2019年并购重组会更加活跃?

王力行:在整个市场大环境不好的情况下,并购会是一个更活跃的方向,创业者对估值、投资人对退出方式的期望会更为现实。而这种意识会影响到企业规划,对于一些腰部和长尾的公司来说,卖掉或许是个不错的选择。

全天候科技:BAT不再是并购主角,这是一个正常的现象吗?

王力行:当然BAT还在持续布局,他们收购不缺乏资金,所以始终是其中重要的力量。但去年起,阿里和腾讯的转变也很大。年初双方都还是频繁出手、对垒布局的状态,随后腾讯因游戏业务等系列原因,先放缓了势头,在三季度左右,阿里整体速度也开始放缓。

而并购参与方也越来越多元化,头条、滴滴、京东、美团去年在并购方面的表现可谓抢眼。比如美团收购摩拜,滴滴收购小蓝车等,业内关注度很高

全天候科技:去年经你接手的大公司业务拆分,有哪些共性和特点?华兴资本如何参与其中?

答:拆分的主要驱动力有几个原因,第一是互联网公司体量足够大,通过拆分可以真正意义上变成一个集团。公司旗下不同形态的业务间差异很大,这些业务可能天然就更适合独立发展。有些业务发展相对成熟,拆分出来也更有利于汇聚更多外部资源。

第二,近几年,大公司都更加重视组织管理,提升效率。不同属性的业务放在一起,从组织架构到考核方式都不一样,管理的难度和成本急剧上升。很难实现扁平化的边界管理结构。

另外,也有部分公司通过拆分更加聚焦,谋求战略转型。

总体来讲,大公司拆分业务的趋势比较明显,未来一两年还会持续发生。在这其中,我们会为客户做相关方案,包括哪些业务该拆,哪些不该拆,应该怎么拆,什么时候拆。例如京东金融业务花费了9个月的时间,大多工作都在前期的调研和筹备方案。从有机体里面拆一块业务,需要非常精密地筹划。

“真正的风口,要找到用户最有痛点的地方”

全天候科技:以摩拜为例,从融资到最后卖给美团,华兴资本都是独家财务顾问,怎么看摩拜最后的走向?

王力行:美团收购摩拜是我这么多年做并购的经历中,挑战最大的、最复杂的一个交易。参与方特别多,不同方的利益确实差异很大。整个过程需要协调的地方会特别多。

摩拜是我们的长期客户,从其融资开始我们一直跟踪服务,因此我们更多站在他的角度思考问题。美团没进来之前,还有其他的可能性。

股东会上我作为公司的财务顾问,代表公司给大家梳理整个交易,前后讲了半个多小时,那一刻还是感慨的。

最近大家看见ofo遇到很多困难,说共享单车是一个伪风口,这其实是有点墙倒众人推了。直到今天,我还很坚定地相信共享单车本身是一个有价值的商业模式。

全天候科技:造成共享单车现状的根本原因是什么?

王力行:过去这几年,国内的创投市场是一个“非常态”。在非常态下,很多有价值的商业模式,因为发展过快,它的弊端和问题被迅速放大。一定程度上,根本原因出在资本市场的散户心态,这不只说散户,还有很多有散户心态的VC。所谓风口,其实某种意义上是此前产生了一个集聚效应,然后这个集聚效应导致局部资金过热,也影响了行业和企业的节奏。

全天候科技:摩拜对美团上市后的股价有多大影响?

王力行:以美团的体量,应该不会特别看重短期的股价波动,更多还是从商业逻辑本身出发。比如从出行领域,摩拜每天2000多万单的体量,对于当时要布局出行的美团是否有足够的价值。他们会思考更本质的问题。

全天候科技:怎样看待投资风口?

王力行:真正意义上的风口,应该回归商业本质——找到用户或者客户最有痛点的地方,然后给他们创造价值。只要有痛点,加之市场规模足够大,它天然就会成为创业的机会。

全天候科技:抛开风口,华兴资本在选择服务对象时,怎样判断客户的价值?

王力行:我们和市场上其他的FA(finance advisor,财务顾问)可能不太一样。我们采取的是耕田模式,而非打猎模式。

打猎模式是我走着突然出来一只兔子,我就把他给逮住,或者那边出来一只熊,我看能不能把它拿下;耕田模式是选定好赛道和项目,陪伴标的一起成长,在这个过程中,长期规划帮助他们做出选择。

为此,华兴会做大量的行业研究,沉淀行业权威真实的数据和模型,让我们对新经济趋势的感知更加及时和科学,很多投资都会选择以研究结果和数据作为支撑。

全天候科技:你之前经常提到“头部客户”的概念,在资本寒冬中,华兴资本还会持续只关注头部客户吗?

王力行:华兴资本确实一直保持对“头部”的关注。对于很多大客户来说,他们触点足够多,需求丰富,华兴体系里面可提供不同的产品和服务给他们。比如我每时每刻都在和京东或者美团的负责人交流,也会同时推进手中其他项目。

在资本寒冬,我们反而要收缩对头部范围的定义,因为资金两端的马太效应会愈加明显。

我们上周复盘整个投行策略的时候,定下一个目标,在整个中国新经济领域,我们要覆盖一定市场份额,这是未来两年或三年之内的目标。我们最初定的是150强,但包凡(华兴资本集团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觉得太多了,应该只针对100强的新经济公司。

全天候科技:这100强要怎样筛选?

王力行:这不是简简单单是根据市值大小排。会考虑更多维度, 每个细分赛道里面,我们关注最有潜力的和最有可能领先的公司。这些公司体量可能有大有小,可能有些还没到独角兽,有些已经是超级独角兽,甚至已经是上市公司,都有机会成为有价值的头部公司。

全天候科技:2019年,你更看好哪些领域的机会?

王力行:大多数赛道机会都还有深耕机会。比如新零售,2019年社交电商、内容电商都还有机会;物流供应链中,出现了像壹米滴答这种B2B公司。提到2B和企业服务方面,这是现在很多投资人都想看的方向。产业互联网也成为了一个热词,也是2019年重要的投资趋势。在华兴,对产业互联网我们一般拆成前端的生产领域、后端的流通领域这样看。

全天候科技:怎么看业内把华兴比作中国的高盛?

王力行:上市期间,我们管理层录制了一个短片,其中最后一句话是,华兴不会是中国的高盛,华兴就是华兴。

每个公司都有自己的轨迹,上一轮互联网泡沫破灭后,华兴看到中国互联网力量崛起,创业者们需要资金、建议,更重要的是信任,但并未得到好的回应。于是就有了华兴。顺应我们客户的需求延伸,就有了今天华兴独一无二的业务模型。

虽然大家都叫投行或者券商。华兴最大的特色是一直都比较专注在新经济,而不是做全产业,以创业者为核心。如果非要用一个词来形容,那可能就是“金融新物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