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来自全天候科技,阅读更多请登陆www.awtmt.com或华尔街见闻APP。

作者|张超 编辑|罗丽娟

北京时间2月22日,爱奇艺发布了截至12月31日的2018财年第四季度及全年未经审计财报。

报告显示,爱奇艺第四季度总营收为70亿元(约合10亿美元),同比增长55%;由于在内容和研发等方面的持续投入,净亏损为35亿元(约合5.507亿美元),较上年同期的6.124亿元净亏损继续扩大。2018财年全年营收达到250亿元(约合36亿美元),同比增长52%;净亏损91亿元,相比2017年的37亿元人民币,亏损幅度也有明显增加。

财报发布后,爱奇艺创始人、CEO龚宇以及CFO王晓东等公司管理层召开电话会议,解读财报要点,并回答分析师提问。

据龚宇透露,2018年8月份以后,内容制作成本和采购成本都明显下降。

“采购的版权成本从最高的超过1500万一集电视剧,现在回落到800万以下,自制剧成本主要在演员片酬方面降低,现在顶级演员最高一部剧的限价是5000万元人民币,而以前曾经超过1.5亿元人民币。”他还称,“关于演员限制薪酬这件事,政府在整个过程中提供更多是原则性的,指导性的意见……这个政策对控制成本非常利好……还导致一大批新的演员,一下子知名度大涨,商业价值明显增加。”

2018年8月,爱奇艺、优酷、腾讯视频联合多家影视制作公司发布了《关于抑制不合理片酬,抵制行业不正之风的联合声明》,提出对不合理的演员片酬进行控制,单个演员的单集片酬(含税)不得超过100万元人民币,其总片酬(含税)最高不得超过5000万元人民币,同时演员、嘉宾的总片酬不得超过制作总成本的40%,主要演员片酬不得超过总片酬的70%。

同年11月,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在网站公布了《关于进一步加强广播电视和网络视听文艺节目管理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把对网剧和网络电影的片酬限制落到纸上,而且明确表示综艺节目也在片酬限制范围之内。

除了演员片酬这部分的成本降低外,龚宇还透露,爱奇艺2019年的内容已经在2018年完成,2019年采购2020年内容的数量会下降,但原创内容的数量将会持续增加,这也是公司的一个策略方向。他预计,2019年的内容成本预算占比会比去年下半年要好(低)。

以下为本次电话会议分析师问答环节主要内容:

瑞士信贷分析师Thomas Cheung:公司预计今年付费用户数增长情况怎样?内容分发和艺人业务成长情况如何?内容购买成本增长趋势如何?

龚宇:先说收入端吧,会员的增长还是比较乐观的。我们自己的预估,2019年付费用户的净增长数量不会少于2018年会员数量的增长。主要有两个驱动原因,第一个是爱奇艺的原创内容数量越来越多,质量越来越好,这是拉动新增付费用户数量的最主要原因;第二个是中国互联网用户对付费的认可程度越来越高,习惯也越来越好,所以这是市场的驱动因素。

再说到广告业务,爱奇艺大部分是品牌广告,少量的是效果类的信息流广告,整个广告我们保持谨慎的乐观。品牌广告今年继续从电视的品牌广告市场会分得一部分份额到视频广告,但是宏观经济的情况也让这种增长幅度不会像前几年这么高。信息流广告占爱奇艺广告业务的比例比较低,但是市场有两个不利的因素,第一是真整个市场的广告库存供应量在增加,竞价的需求并没有明显地增长,导致平均价格在降低,第二是爱奇艺会继续约束不健康的信息流广告,所以它的增长也是谨慎乐观。

成本这一块儿最大的就是内容成本,2018年8月之后,内容的采购和制作成本都明显开始下降。采购的版权成本从最高的超过1500万一集电视剧现在回落到800万以下,自制剧的成本主要在演员片酬方面降低,一个是顶级的演员最高的限价是一部剧5000万人民币,而以前曾经超过1.5亿人民币,所以从外购剧到自制剧的成本都在下降。但是这个时间有个延续,因为采购电视剧的播出通常要延迟6-12个月,自制内容时间更长,通常要12-18个月才可以播出,所以对财报的影响是滞后的。

美银美林分析师Eddie Leung:随着市场内容成本的下降,公司的内容采购策略会否随之变化?公司原来计划的支出会否节省下来?还是会采购更多而自制更少?另外一个问题关于付费用户,可否披露一下最近一两个季度爱奇艺付费用户的留存率?

王晓东:用户留存率水平跟之前几个季度类似,略有上升,看不到付费用户的迅速增长对留存率有什么负面影响。

龚宇:关于内容采购这方面,2019年的内容在去年都采购完了,所以它的数量跟2019年相比起来会有很小幅度的增加,但是2018年采购的主要内容已经达到饱和,换句话说,2019年采购2020年内容的数量会下降,当然这个幅度不会太大,但是肯定会下降。另一方面,原创内容的数量,2018年比2017年有明显增加,2019年比2018年会持续增加,当然,2020年比2019年还会继续增加,这是一个策略方向。

华兴资本分析师Ella Ji:我也有一个内容成本的问题。公司可否从现金流而不是损益表的角度谈一下这个问题?从现金流的角度,如果内容采购的数量适度下降,单价也下降,可否理解为2019年在内容采购方面的现金支出会比去年少很多?另外一个问题关于监管环境,我们看到娱乐产业因为监管变得更为严格和演员限制片酬,而在整体增长上出现放缓,公司是否认为这只是暂时的情况?还是结构性的变化?

王晓东:你说得对,外购内容数量的下降对公司现金流的改善有积极作用。如龚宇所言,2019年采购2020年内容的数量会下降,价格也会下降,所以相应的现金支出也会下降。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公司整体的内容成本会有大幅下降,因为所有的自制内容都是预付费用。整体而言,会有小幅改善,但是实质的变化不大。

龚宇:关于政策监管环境,我多说点儿。第一,过去几个月时间,监管主要出台了三个方面的政策。第一是原来网络内容都是视频网站向政府提交申请,现在改为谁出品谁去递交申请,也就是爱奇艺以后只负责爱奇艺出品的内容,向政府去要申请,其他由制作公司自己去申请,这个对整个行业影响不大,反倒是减轻了爱奇艺的工作量;第二个变化是网络首播的电视剧,也就是原来的电视剧已经拿到了电视剧播出许可证,如果是爱奇艺,腾讯和优酷首播的,视同电视剧上卫星台,需要总局再审一次,这个影响会导致审核时间加长和审核的尺度更加严格,有些部分内容会被删减,因为已经通过省局的审核,所以这些内容本身已经是安全的了,只不过通过第二次总局的审核,时间会长,部分内容会删减,所以这个影响是有限的;第三个对爱奇艺影响不大,但是有些影响,新出台了短视频的管理条例,对短视频的监管继续加强,这个主要针对短视频行业,对我们的影响非常有限。

另外关于演员限制薪酬这件事,政府在整个过程中提供更多是原则性的,指导性的意见,我们整个行业在形成市场定价的方式,我刚才说过的演员片酬不超过5000万是响应政府号召,我们行业三家视频网站加六家制作公司出台的政策。这个政策对控制成本非常利好,从去年8月初开始制定到现在为止,据我了解的情况,没有违反我们自己行业的这个规则的,而且这导致一大批新的演员,一下子知名度大涨,商业价值明显增加。所以对原来超过5000万的演员,小部分已经接受了降价到5000万,更多的还在观望期,对此我非常保持乐观态度,对行业的发展积极有利,现在的价格更符合或者更接近,我不能说是准确的,市场的价格,市场应该有的价格。

从去年8月份之后,开机的版权剧明显减少,但是从2017年下半年到2018年开机的版权剧总数量比以前有大幅增加,我们拿到的片单超过100部,所以因为前几年过度投资导致供应量远远超出需求量,版权剧的库存是非常充足的。2018年8月以后的自制剧开机数量不但没减少,还在继续增加。

花旗分析师Alicia Yap:公司广告营收中,自制剧创造性植入广告贡献的占比有多少?如果除去这部分营收,公司传统的视频前广告营收增长情况如何?

王晓东:创新型广告在原创内容广告营收中占比超过一半,在外购剧中很难加入这种创新型广告。所以(创新型广告)占比不是很大,但是不同季度的占比还是不一样的。

汇丰银行分析师Benny Wang:公司优秀的会员服务表现,证明公司的付费内容是行业领先的,但是公司的广告营收却出现了环比的下降,不考虑宏观经济环境的影响,今年能否提高广告价格?因为比如像《延禧攻略》的成功并没有促成广告营收的强劲增长,是否招商部分公司可以做更多?

王晓东:广告营收的环比下降不只是因为宏观经济环境的影响,实际上主要的原因是季节因素,一季度对于服务业而言不是旺季。你提到的关于热播剧招商的看法是对的,但是《延禧攻略》可能不是正确的例子,因为它是付费用户才能看到,对广告的影响不大。创新型广告是未来几年公司品牌广告营收增长主要驱动力,如果爱奇艺可以继续原创内容的制作,我们就有足够的此类广告业务增长的空间。未来公司也会扩展招商加盟业务。预计广告营收恢复增长还需要一段时间,可能会在今年下半年出现增长,预计今年上半年公司的广告客户还将继续增加,客户类型更为多样和合作的可持续程度会更高。

龚宇:目前流量最大,收入最高的两项内容一是剧集,二是综艺节目。综艺节目比较简单,一直是广告收入占主导,所以我们就按广告收入最大化的方向去策划,制作,宣传综艺节目。

天灏资本分析师侯晓天:我知道采购金额今年会比去年低,而自制剧的制作成本会提高,请问外购剧和自制剧的营收贡献占比会与去年持平吗?还是会有变化?另外,付费订阅市场出现了一些竞争,公司付费用户的平均付费金额是否因此出现了下降?

王晓东:我们不披露外购剧和自制剧营收占比的数字,但是可以告诉你的是自制剧的内容成本占比是10%,自制剧的变现能力比外购剧更强。另外,我们不认为市场竞争会导致爱奇艺降价,我们认为内容质量更重要。

龚宇:刚才那个问题我再补充一下,自制综艺节目就是为了广告收入,但是自制剧过去的一段时间我们更多的是为了增加会员收入,未来我们会在自制剧方面平衡好会员收入和广告收入。比如说,《延禧攻略》是标准的流量大,对新增会员有很大作用,但是对增加广告收入影响比较小,因为它的流量大是在后期大,不是一开始广告主在做广告预算的时候就能吸引广告主大笔投入预算的这样一个剧,这个跟演员的配置和故事本身都相关。

派杰分析师Karen Chen:公司是否会调整此前作出的今年内容成本预算占营收70%的计划?另外,对演员薪酬的限制会否令公司难以购得一线明星参演的剧集?

王晓东:我们不披露内容成本预算的数字,但是我们可以对趋势做一些预测,预计今年的内容成本预算占比会比去年下半年要好(低)

龚宇:现在库存的剧里面有明星的还挺多的,所以至少今年加明年上半年足够我们用的了,这是前几年行业过度投资导致的。另外,5000万以下的这些年轻的演员们在一年以后可以成为整个市场的明星,所以在这个方面,我们非常乐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