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斯拉周二股价下跌,摩根士丹利下调公司目标价格,称公司下调汽车价格可能意味着汽车需求正接近“气穴”(Air Pocket)。此前公司CEO Elon Musk反驳了SEC的说法,称其没有违反与SEC达成的和解协议。

摩根士丹利分析师 Adam Jonas周二下调特斯拉目标价格至260美元,称公司决定下调其热门车型 Model 3的价格,表明这家电动汽车制造商的需求正接近“气穴”(Air Pocket 指数据骤然下跌,就像飞机碰到了气穴突然下降),这可能对其利润和股价构成压力。这导致特斯拉股票周二下挫。

Jonas在其报告中称:

公司正在经历多重转型:销售势头放缓、转向在线渠道、管理层变动、进入中国市场以及早期推出的Y型车。

我们继续认为公司股票被根本上高估。

摩根士丹利260美元的新目标价格暗示公司将较周一收盘的290美元下跌10%。Jonas还将公司2019年每股收益预期从4.17美元下调至1.30美元,将2020年每股收益预期从10.22美元下调至6.69美元。

此前,特斯拉CEO Elon Musk反驳了监管部门的说法,称其没有违反之前就证券欺诈指控达成的一项和解协议,并暗示该政府机构试图让他“闭嘴”。

Musk律师提交的文件称,根据SEC与Musk达成的和解协议,Musk可以作为自己的“授权高管”预先批准自己的推文。文件声称,和解协议允许马斯克,而不是公司的律师,首先决定他的推文是否属于实质性内容。

律师同时辩称,马斯克的指导意见“完全符合此前公开披露的特斯拉预期产量的细节”,其称这条推文是“一种庆祝和前瞻性的声明,从法律上讲,这种声明并不重要。”

律师称“SEC并未被马斯克的批评吓住,也许只是感到难堪,SEC正在以一种违宪的方式敦促法庭知晓及应用这项命令。”

马斯克去年被控通过Twitter发布与特斯拉私有化有关的误导性信息,后来马斯克和特斯拉同意分别支付2000万美元罚款,与SEC达成和解。根据和解协议,马斯克在社交媒体上发表任何可能影响特斯拉股价的言论之前,都要先得到监督人员的许可。

但SEC此前指控称,Musk在2月19日发布那条关于2019年汽车产量的推文之前没有获得预先批准。因此,SEC要求法官裁定马斯克藐视法庭,意在强迫他完全遵守去年和解协议的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