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来自全天候科技,阅读更多请登陆www.awtmt.com或华尔街见闻APP。

作者| 马程 编辑| 安心

4月4日,一则娱乐八卦在财经圈刷屏,主角是一位18线女演员和一位VC投资大佬。

从2018年底以来,新版《红楼梦》中李纨的扮演者,荣信达旗下演员周美毅,多次发微博寻子。其好友向媒体透露,周美毅亲生双胞胎被丈夫和“小三”暴力夺走,已经很久没有见面。她的丈夫即为紫辉创投创始合伙人兼CEO郑刚。 

近日,周美毅的朋友,一位知情人向媒体透露了相关细节,在微博上引发广泛关注。导演高群书、传媒老王等大V纷纷转发并称,“难以置信”。

郑刚是业内知名的天使投资人,曾投资陌陌、映客、锤子科技等,与罗永浩是好友。但他的投资经历并不完全光鲜靓丽,在投资陌陌前,可以说一直默默无闻。

当周美毅在微博哭诉时,郑刚也疑似在微信朋友圈回应称,“没想到要靠这个再出名一次了!人至贱则无敌,精心设计的骗局和谎言居然可以反过来倒打一把!”

 但从微信截图中,可以看出郑刚对此并无任何悔意,甚至如开玩笑一般,一笑了之。

郑刚本人回复,“目前事件正处在法院诉讼阶段。这是私事,不应该变成公事。我既不能、也不方便、功不可以随便发表个人意见及影响法律程序,通过影响视听达到目的。”

近年来,郑刚因投资陌陌与映客逐渐被更多人熟知。他自称”刚叔“,高调,喜欢直播、怼锤黑,甚至还公开怼过阿里。

紫辉创投在在2011年就已经入局陌陌,与经纬中国都是陌陌的天使轮投资方,那一轮紫辉创投出资105万美元。陌陌经历了多轮融资,并于2014年在美股上市,之后市值一度破百亿美元。3年不到的时间,郑刚因这次投资获得近75倍的回报。

图为郑刚与罗永浩(左)、唐岩(中)

“刚叔”一战成名。

2015年,直播创业热潮中,郑刚与赛富、金沙江创投等联手投资了映客的A轮融资,并跟投了A+轮和B轮。2018年,映客在香港上市,市值达11.6亿港元。但在2017年,映客曾试图借壳宣亚国际,在A股上市,最终并未成功。此举也引发了很多争议。

2018年,郑刚接受全天候科技采访时,曾提到映客没能借宣亚国际上市“很可惜。”

郑刚也是锤子的天使投资人,此外,他还投资了触宝、足记、氧气、银河数娱、悟空租车、oTMS等60多个项目。

投了映客和锤子之后,郑刚自己也经常做直播,并经常为锤子站台,在微博上怼“锤黑”。2017年,锤子手机获10亿融资时,郑刚还曾怼过阿里,称锤子差点被害死,因为阿里不能雪中送炭。 

郑刚承认,“我这人婆妈,喜欢的东西就喜欢讲,嘴里包不住。”他曾在采访时提到,喜欢徐小平的风格,徐小平是努力的方向。

近两年,郑刚大多数时间在美国,较少出席活动和媒体采访。

2018年,郑刚宣布以创业者身份入局新能源汽车,并称已经拿到真格基金的A轮投资。郑刚在当时接受腾讯科技采访时提到,其新公司的英文名为“Neuron”(神经元),中文名当时尚未确定,项目在中美两国进行,有数百人团队。Neuron将打造大型豪华无人驾驶共享豪华SUV,车型将跟市面上的车都不一样。在车型大小方面,预计小型的可以载三四个人,大型的可以载七八个人。郑刚还称该项目初次融资金额超过6亿元。此后,有汽车媒体质疑他的项目说,“呵呵,6亿也能造车?”

对于外界对他造车的质疑,去年6月映客敲钟仪式上郑刚对媒体反驳称,“这只是开始。”他称自己第一份工作就是在福特,非常了解造成行业。此外,郑刚还计划将新能源汽车与区块链技术紧密结合起来。

郑刚曾对媒体表示,Neuron会把区块链技术全方位地应用到Neuron电动车的产品设计、制造、共享化生态运营等各方面,并在创业前曾向币圈红人陈伟星取经。

此后,近一年时间,郑刚没有再做进一步披露他的造车项目。

郑刚最受争议的投资是香榭丽传媒。

2006年,郑刚投资了户外LED媒体网络运营商香榭丽的天使轮。此后,2008年4月1日,香榭丽获得软银赛富3000万美元投资。赛富方面当时表示,看好高成长性的行业、简单清晰的商业模式。

2008年,有两篇题为“香榭丽传媒如何放倒风投业届大佬?”及“ADVISION——把娱乐VC进行到底!”的匿名邮件在投资界小范围内流传着。

该匿名邮件认为,软银赛富尽职调查过程中,为了获得好的价格,让资产和业绩的评估顺利过关,其中一项工作就是需要增加资产存量。这时香榭丽传媒不顾法律风险,也不做完善的调查和评估,只顾拼命签署阵地合同,目的就一个:制造香榭丽传媒获得阵地能力超强的假象,把软银赛福诓进来再说。这样做的后果就是遗留了许多法律风险,后面出现的大量毁约的症结就是由此而起。”

对此,香榭丽执行总裁叶玫予以否认,她曾公开回复,”我们没有去诓软银赛富。”

赛富首席合伙人阎炎也公开表示,“不觉得此事有什么了不起。”

郑刚代表的紫辉创投,虽然没有直接回应,但也被认为是幕后操控者之一。

在媒体调查中,一位接触过香榭丽这个项目的投资人回忆,当时香榭丽的确给他看了那么一些文件,“包括融资的文件,包括一些协议书”,而且,该投资人认为“这些东西不是人家故意假造出来要坏他名声的”。

此后,这次融资虽然不了了之,但香榭丽传媒的骗局仍在继续。

2013年10月,A股上市公司粤传媒(002181)宣布,以现金和发行股份相结合的方式、合计4.5亿元的价格收购香榭丽传媒100%的股权。同时,香榭丽也做出了业绩承诺,在2014年、2015年和2016年,须分别实现5683万元、6870万元和8156万元的扣非净利润,合计为2.07亿元。

2014年9月和2015年1月,香榭丽提供“业绩向好”的虚假财报,粤传媒两次增资香榭丽公司共计4500万元。而实际上,香榭丽不仅没有达到盈利2.07亿元,这三年实际亏损1.54亿元、亏损1.33亿元和亏损1.17亿元,均远未实现业绩承诺。

香榭丽就将粤传媒拖入了亏损泥潭。粤传媒2015年财报显示,因子公司香榭丽涉嫌合同诈骗,导致粤传媒计提应收账款坏账、商誉减值两项达到3.75亿元。

2018年5月,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当日宣布的一审判决指出,被告单位香榭丽公司犯合同诈骗罪、单位行贿罪,决定执行罚金一千一百万元;叶玫被判犯合同诈骗和单位行贿罪,判处有期徒刑15年6个月,罚金500万元;其他几位高管也被判刑和罚款。

悲催的是,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的一审判决指出,将追缴香榭丽公司违法所得4.95亿元,其中包括追缴被告人叶玫、乔旭东,及被告单位其他原股东的违法所得及收益。这意味着,在香榭丽持股原股东包括郑刚在内都要被追责,违法所得被追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