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来自全天候科技,阅读更多请登陆www.awtmt.com或华尔街见闻APP。

作者 | 舒虹 编辑 | 安心

4月16日,在华为公司第十六届全球分析师大会上,华为公布了最新的5G进展:截至4月15日,华为已在全球范围内获得了40个商用合同。

华为副董事长胡厚崑表示:“5G来得比我们想象快得多。”他指出,在3G时代,行业达到5亿用户用了10年时间,4G用了5年,预计5G只需要3年时间。华为预计,到2025年,全球将会有650万5G基站,5G用户将达到28亿,覆盖全球58%的人口。

5G发展速度超预期的同时,终端和网络也首次进行了同步。胡厚崑表示,折叠屏手机加上5G的网络,将会是杀手级的创新产品。不过,华为提到,目前并没有与苹果就5G芯片供应一事展开谈判,华为的芯片战略没有发生改变,目前没有将芯片独立出来成为一块新业务的计划。

“过去几个月,华为占领了特别多媒体头条。2018年华为遇到了一些挑战,但2018年对于我们来说也是收获颇丰:华为业务增长显著,技术创新也颇有进展。”胡厚崑说,“华为正在积极应对短期挑战,瞄准更长期的目标。”

在本次华为分析师大会上,华为同时宣布:公司已成立战略研究院,由华为董事、公司战略Marketing总裁徐文伟担任院长。徐文伟随后表示,华为每年将投入3亿美元的合作经费,支持学术界开展基础科学、基础技术、技术创新的研究。

以下是4月16日的华为全球分析师大会上,华为副董事长胡厚崑、华为战略Marketing总裁徐文伟、华为ICT战略与Marketing总裁汪涛接受中外媒体采访实录:

问:现在华为签订的5G合同有40个,华为运营商业务在过去一年有所下降,2019年的展望是什么?

胡厚崑:2019年运营商市场会面临新的驱动因素,就是5G的网络部署。5G现在产业发展的速度是超过我们预期的。过去三年,运营商对5G的看法发生了有意思的变化:三年前,很多运营商对于5G的商业价值没有清晰的概念,大家都有一个模糊的愿景:5G会给大家带来行业应用的空间。

去年再和运营商谈5G时,我们看到一个变化,运营商感到很迷茫,大家似乎找不到5G的商业模式,我们把这个时期理解为5G的迷茫期。

但是从去年下半年以后,我们明显看到行业对5G的认识更清晰也更现实了,大家发展其实不需要现在就挖空心思想商业模式,EMBB已经可以帮助运营商建立很有意义的商业模式,包括对个人的服务和行业应用。从商业角度来讲,5G获得了强力的支撑。

另一方面,产业成熟度上,从供应这一侧,芯片、网络、终端的成熟度都达到了相当的水平。尤其到今年下半年,各种已经发布的手机上市后,会让5G的商业价值获得更大的信心。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认为对于5G的投资不是盲目的追逐热点的投资,而是非常值得信赖的。5G会帮助华为运营商业务的增长,我们希望今年运营商业务会获得两位数的增长。

问:对华为公司未来发展来说,什么是最大的风险?是政治驱动的制裁,还是缺乏在网络安全方面的投资?

胡厚崑:我们在任何时候都会从企业内外部识别不同的风险,在对这些风险进行管理时,不会聚焦在某一方面,而是进行系统管理。虽然华为只有30年历史,我们认为运营这样一个企业就像冲浪一样,会面临大大小小的起伏。

我们怎么样面对未来巨大的智能社会的发展机会,去建立一个强大的创新领导力?我们希望把创新能力从产品、技术的创新发展到理论的创新。

谈到企业外部的挑战,地缘政治的冲突、国际关系的变化毫无疑问是我们考虑的因素。我并不认为网络安全是一个政治性的挑战,而是一个技术问题。我们的立场一直是,关于网络安全,我们需要一个技术框架和合作来更好地认识和管理网络安全。我们一方面要做好自己的工作,我们也会积极参与全球网络安全的合作。只要网络安全,让它技术归技术,政治归政治,会发现它会带来机会。但如果网络安全被政治化利用了,就会成为很大的挑战。

我认为,这个挑战不仅仅是对华为,而是对技术产业、对全球贸易关系的挑战。当你要对它进行政治化时,你就不会基于事实,而是会基于感情(判断)。这样的做法会让未来技术的发展产生碎片化的风险,碎片化对技术的发展会减缓创新的速度,提高创新的成本,最终整个社会来讲是要付出代价的。

问:华为是否和印度政府对话参与5G部署?是否有从印度私有运营商中拿到5G合同?

汪涛:印度的情况是,一方面有印度官方运营商,也有私有运营商。印度2018年也邀请了华为参与5G的部署,我们对印度市场未来发展5G的参与还是很深的。其实华为公司十分重视印度市场,过去十多年,华为是整个印度市场的主要供应商之一。

和亚洲很多国家亿元,人口密集、站点资源稀缺,华为过去专门开发了一系列解决方案,我们相信在印度的网络发展中,特别随着5G的到来,华为会做出独特的贡献,造福印度社会。

胡厚崑:印度市场是华为非常重视的市场,印度是人口大国,人口结构非常年轻,对任何数字业务而言,这都是非常有吸引力的市场。谈到5G,我们作为技术提供者,我们希望印度市场面临5G的机会时会面得更有吸引力,希望印度市场在以下几个方面会有所变化:第一,过去印度的频谱供应是不够的,在5G时代如果不能做出大的改变,我们担心5G在印度市场技术非常好,但不一定能发展得很好;

第二,运营商的商业模式希望能变得更健康,现在是过于恶行化的竞争,我个人判断5G在印度市场部署后,主要应用场景还是在EMBB上,如果4G时代EMBB应用还在苦苦挣扎,很难看到在5G时代有更大的发展。

问:之前华为澄清过没有意愿成为独立的芯片厂家,最近任正非受访时提到,对苹果供应5G芯片持开放态度。这是不是一个战略的改变?

胡厚崑:谢谢这个挑战性的问题。我们的芯片战略没有做出任何转变。像过去一样,我们在芯片上坚持自主可控,同时坚持开放合作的态度。我们现在的业务结构对我们的管理来说已经是很大挑战了,目前没有打算把芯片成为一个独立业务。目前这方面和苹果也没有具体的谈判。

我们认为,苹果是一个伟大的公司,它对整个移动产业的发展做出了重大贡献。如果没有苹果的努力,移动互联网的时代不会这么快到来。5G正处于万箭待发的时代,我们认为像苹果这样的公司是不应该缺席的。从整个产业发展角度,一个优秀的公司参与竞争,会让其他公司变得更加优秀。从意愿上,我们非常期待苹果参与到5G手机的竞赛中来。

问:华为运营商业务今年希望有两位数的增长,但很多国家已经明确表示不会运用华为5G网络,增长主要来自哪些方面?

汪涛:5G在不同国家的阶段不同,在移动通信技术上,过去30年,技术节奏非常明显,从2G到3G到4G,现在进入第四个十年。每一代技术的部署里面,我们可以看到有些国家处于第一波、第二或第三波,但其实发展是连续的,虽然有的国家还是5G实验阶段,这时5G部署的预期也会带来4G的扩容。

2019年,华为运营商业务在中国、欧洲、中东、拉美,我们看到无论5G的建设还是4G的扩容都有增长的趋势。

有些媒体的报道不尽正确,美国市场我们主动放弃,澳大利亚的4G扩容我们还在参与,地域限制上虽然我们面临压力,相信各个国家的运营商会做出明智的选择。2019年在地域上,华为不会面临很大的变化或恶化。

问:5G时代产品的定价策略有什么改变?

汪涛:华为参与市场的竞争,我们从来都是以最创新的产品帮助客户获得商业的成功,这是我们的基本原则。我们认为新技术的引入一定要帮助运营商及其客户改进用户体验,同时大幅度提升性价比。4G相对于3G,性价比提升了10倍,在5G时代,我们希望和全行业共同努力,与4G相比也有10倍的提升。要实现10倍提升,需要各国政府在频谱、站点获取和法律法规上提供合理的支持。

问:华为创新从1.0进入2.0时代,基础研发在投入资金上有没有什么变化?华为是以自己的战略研究院为主,还是与大学进行合作?

徐文伟:就像我分享的,我们当前的理论创新和技术理论的突破遇到了瓶颈,为了行业、产业和华为的未来发展,必须加大投入在理论创新和基础研发。

我们一定是首先和大学合作,我们每年与大学的合作经费会超过3亿美金,投入几个方面:资助科学家对未来的探索,同时帮助他们招聘研究生、博士生进行长远研究;我们会和大学合作,建立创新中心和实验室,与大学合作是互赢的。

我们可以看到创新周期,大学里产生理论突破通过行业、产业的商业化,最终通过运营商、客户为消费者服务;企业获得的商业利益再投入到大学进行理论创新。另一方面,与教授产生的专利,必须通过产品化,对社会产生价值,不然的话专利不会产生任何的价值。企业、产业和大学的合作应该是开放的合作。

问:零搜索和超级视觉,并没有开放的标准,需要去平台进行合作。华为怎么去说服与这些平台的拥有方去分享这个技术?

胡厚崑:这是一个非常好的问题。零搜索和超级视觉,从技术使用上来讲,有标准化也有非标准的情况,从长期发展来看,非标准只是向标准化方向演进的阶段。长期来看,市场的力量、创新的力量、技术拥有者开放的意愿都会影响这一进程。

从华为战略来讲,我们会从两个方面作出努力,一方面,对于已经形成的全球化的标准,我们会继续支持、做出贡献,比如说5G;另一方面,对目前还缺乏标准的应用场景,比如说IoT,华为会积极利用创新力量来推动标准化,华为的Hi-Link就是希望通过技术发展使其成为行业的标准,Hi-Link是一个有意义的尝试,从目前进展来看也是不错的。

汪涛:华为最近5年多已经做了很多改变,我们看到有很多新的技术层出不穷,创新节奏在加快,传统平台对新技术的响应已经变得非常吃力。华为最近5-8年时间在生态发展上投入了很多研发费用,我们追求不仅仅是商业的成功,而是产业的成功,这必须有一个开放的生态。Hi-Link是华为终端面向家庭的平台,类似的平台我们还有很多个,例如基于AI的ModelArts,我们希望借此能够加快创新节奏,能够更快的服务与产业。

同时,华为云的战略是希望能够打造一个“黑土地”,希望能够基于行业应用场景快速提供解决方案,这也是这几年华为重要的一个战略着力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