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来自全天候科技,阅读更多请登陆www.awtmt.com或华尔街见闻APP。

作者 | 董洁   编辑 | 罗丽娟

7月5日,据物流指闻报道,“菜鸟和天猫正式切割掉安鲜达,与安鲜达划清界限”。相关人士表示,本次天猫、菜鸟与安鲜达共建生鲜冷链业务合作的终止,也意味着安鲜达正式成为弃子。

根据安鲜达发布的承接商家运营风险提示函显示,自2019年6月,上海安鲜达物流科技有限公司与天猫、菜鸟共建生鲜冷链业务合作已终止,安鲜达将对商家提供的物流服务做出对应调整、切换。

根据风险提示函,本期调整主要在两方面,一个是系统切换:由菜鸟ERP系统向安鲜达ERP系统/第三方ERP系统切换。如商家当前使用菜鸟ERP,则需改用安鲜达提供的ERP,或自由选择市场上已有的ERP系统,并完成与安鲜达供应链系统的对接事宜。

另一个是配送承运商调整:有菜鸟提供的配送承运商调整为安鲜达提供的配送承运商。7月底后安鲜达将启用新配送承运商资源,建议商家在调整过程中及时与安鲜达就配送承运商的选择进行沟通。

对此,联商网高级顾问王国平就表示,“在生鲜运营板块转移给盒马后,易果(安鲜达母公司)只能在B端发挥作用。此前,安鲜达的冷链板块是为了应对双11,解决运力不足,现在菜鸟在整合完物流板块后,安鲜达的作用已经越来越小了,放弃是必然趋势。”

对于合作终止一事,易果方面表示:相关新闻中引用的函件内容并非安鲜达官方公示,且新闻中提及的“终止合作”等信息是不准确的。此外,安鲜达与菜鸟、天猫到目前仍在多项业务上有良好的合作关系,未来也将继续合作。

截至发稿前,天猫和菜鸟方面并未给出回应。

成立于2010年的易果生鲜是不折不扣的阿里系。

天眼查消息显示,易果生鲜迄今共完成7轮融资,其中阿里巴巴及其旗下的云锋基金分别参与了易果生鲜A轮、B轮、C轮的融资,且均为领投方。

在接受阿里的三轮投资后,易果生鲜便开始由传统B2C电商向具备供应链、冷链物流和生鲜大数据能力的综合型平台转型。2015年,安鲜达正式从易果集团的物流部门转变为物流公司。

对于连续投资易果,有分析人士表示:“阿里最看重的其实就是易果的生鲜冷链资源,也就是安鲜达业务。对于天猫,尤其是生鲜业务来说,要想实现半小时达、1小时达,具备强冷链能力的安鲜达是重要的资产。”

2017年8月,易果完成3亿美元D轮融资,天猫也参与其中并作为领投方。在此轮融资后,易果与天猫进一步融合,并取得了天猫生鲜的独家运营权。

全面拥抱阿里后,易果和安鲜达已彻底沦为阿里新零售体系的棋子。

在C端,除了继续在全国范围拓店,易果和安鲜达还同时负责天猫超市生鲜业务的运营;在B端,则为包括盒马、大润发、猫超生鲜、饿了么在内的阿里新零售业态进行赋能,提供供应链支持。

除了运营天猫生鲜,易果在业务上也与阿里系企业联系紧密:2016年11月,与阿里交叉持股的苏宁领投易果C+轮融资,易果整体入驻苏宁鲜生,并开始为“苏宁小店”供货。

2016年12月,易果9.5亿港元接盘永辉超市在联华超市的股份;2017年5月,易果将股份转让给了阿里和百联集团;易果还布局前置仓,和同为阿里系的饿了么、盒马鲜生、闪电购有着深度合作。

易果官网显示,截至目前,安鲜达品牌已完成北京、上海、广州等全国15 城冷链物流中心的战略布局,日处理能力超过200 万件,日履约能力达36 万单。

关于安鲜达的“出局”,市场早有传言。

2018年12月24日,阿里巴巴集团宣布,易果将此前负责的猫超生鲜运营转交给盒马,易果与盒马将深化合作,以进一步打通线上线下,加速建设和升级生鲜供应链体系,推进阿里生鲜全链能力。

这一举措意味着,为配合服务阿里而弱化了自身官网和APP运营后,易果又遭遇退出任何直面消费者的交易业务。彼时,“阿里要放弃易果的声音就已经开始传出”。

不过根据阿里的说法,虽然C端业务被盒马逐渐接管,但是在B端上,易果还将继续为包括盒马、大润发、天猫超市生鲜、饿了么等提供供应链、冷链物流方面的支持。

盒马的崛起是易果和安鲜达被逐渐边缘化的重要原因。

从诞生之日起,盒马的供应链就完全由自己打造,而随着盒马店面数量的增多和运营能力的提升,其在供应链上的能力也逐渐得到认可。在前不久的阿里组织架构调整中,盒马也被升级为独立的事业群,在阿里内部的地位进一步提高。

据了解,目前盒马已经在全国5个城市规划启动了供应链基地,这一供应链基地集合了全球优质生鲜商品、自养殖高端生鲜物种和中央厨房,同时还可以向全国分发供应。

当盒马在生鲜供应链上的话语权逐步增大后,此前由易果代运营的天猫超市生鲜频道,就与前者产生业务上的重叠、在后端供应链也逐渐出现重复建设,因此整合势在必行。

在新零售专家云阳子看来,在与菜鸟和天猫在冷链物流上的合作终止后,未来盒马也很有可能接替安鲜达在B端的业务。

“安鲜达一直以来是‘冷链宅配’长半径运输为主,成本更高;而盒马则采用前置仓短半径运输,冷链成本要节省不少。”云阳子说。

目前,易果上游的云象供应链业务,已经是和阿里生鲜共同打造运营;天猫生鲜运营权,又完全交接给盒马。若此次菜鸟和天猫真与安鲜达终止生鲜业务冷链合作,那么安鲜达或将沦为阿里新零售的弃子。

在盒马接管天猫生鲜运营权之前,关于天猫超市内部业务的整合就已经开始。

去年11月21日,阿里宣布组织架构调整,将天猫升级为“大天猫”,并形成天猫事业群、天猫超市事业群、天猫进出口事业部三大板块。

其中天猫超市事业群将整合原有天猫超市和淘鲜达业务,并和阿里大生态内的大卖场、超市等合作伙伴紧密合作,由阿里原CEO助理李永和担任总裁。

具体到生鲜板块,除了天猫生鲜,淘鲜达和天猫超市一小时达两块业务也由盒马接手,这一定程度上意味着天猫生鲜三块业务的融合。

“天猫超市把盒马的淘鲜达业务收过来了,用以赋能其他的商超,比如大润发。同时天猫超市应该不会往线下走了,”云阳子此前在接受采访时表示,“盒马最重要、强项也是生鲜业务,天猫超市给盒马也是合理的,因为后者运营能力强。”


积极推动生鲜业务整合背后,阿里瞄准的是千亿的生鲜市场。

艾媒咨询发布的《2019中国生鲜电商分析报告》显示,从2016至2018年,中国生鲜电商整体市场规模稳步增长,2018年市场规模已突破千亿,预计2019年市场规模将突破1600亿元。

作为最高频的消费品类,生鲜一直被认为是电商的下一片蓝海,但由于标准化程度低、损耗高,供应链难度大,让互联网企业碰壁连连,但最近两年各大巨头都在纷纷加码生鲜业务。

除了阿里,京东也在去年把大快消事业群拆分,将生鲜事业部与7FRESH合并,并喊出3年内开出1000家7FRESH的目标。

京东旗下的京东到家,也在过去1年多与多家大型商超达成合作,继续扩大自己在生鲜商超即时配送领域的优势。据全天候科技了解,京东到家最快可能在今年年底赴美完成上市。

美团则推出了主打社区生鲜的“美团买菜”,前置仓搭建是其重头戏;腾讯则选择继续支持“每日优鲜”,经过四年的发展,每日优鲜现在已经拥有1000个前置仓。

官方数据显示,2019年第一季度,每日优鲜月活用户数达到680.8万,比第二名盒马鲜生多出278.5万人;用户粘性同比增长24%,吸引到了49.2%的行业新增用户。

巨头之外,叮咚买菜、谊品生鲜、朴朴超市等众多小巨头都在今年持续发力生鲜赛道,新一轮生鲜大战一触即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