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同时控制一家A股上市公司和一家港股上市公司的女企业家被警方拘捕,顿时导致34亿元融资款“暴雷”,继而令规模超过6000亿元的中国四大财富公司之一牵连其中,其在美上市的股票陷入暴跌困境。

这是围绕承兴国际控股与诺亚财富的“狗血”剧情。

昨日至今,短短两天时间,诺亚财富“踩雷”事件爆炸式发酵,市值一度大举蒸发5亿美元。与此同时,市场传言四起,被捕女企业家涉嫌诈骗,旗下控制公司股价表现诡异,暴跌暴涨。京东集团也为此高调发声,紧急撇清关系。

这宗横跨中国大陆、中国香港和美国纽约股票市场的罕见剧情,究竟是如何发生的呢?国内媒体们提到的多个被牵涉其中的公司究竟有着怎样错综复杂的联系?各方又作何反应?

谁能料想,一则简短的公告竟在中美两地资本市场引发了“连环炸雷”。

点燃第一颗“雷”的是A股上市公司博信股份。7月5日(上周五)午间,博信股份发公告称,公司实际控制人兼董事长罗静,董事兼财务总监姜绍阳分别于6月20日、6月25日被上海市公安局杨浦分局刑事拘留。

公开资料显示,罗静为香港籍,曾连续3年获得“商界木兰”称号。除博信股份之外,罗静还拥有香港主板上市公司承兴国际控股和新加坡主板上市公司Camsing Healthcare。三家公司分别对应集团的智能硬件、泛娱乐和大健康三大业务板块。

毫无意外地,当日晚间,港股承兴国际控股也发布公告,称公司主席兼执行董事罗静现被上海市公安局杨浦分局刑事拘留。

黑天鹅”降临当天,公告发布时恰巧处于交易时段的博信股份跌停,总市值一举蒸发3.13亿元。

本周一港股开盘后,港股承兴国际控股“炸雷”,其股价以狂泻九成的态势震惊股民。

承兴国际控股开盘即遭疯狂卖出,股价闪崩,盘中跌幅超90%,创出该股历史最高纪录,市值蒸发38亿港元。该股在开盘后短短10分钟内便跌破1港元,沦为仙股。截至昨日收盘,该股暴跌80.39%,换手率达91.00%,成交9.80亿港元,总市值跌至9.69亿港元。今日该股再跌逾26%,市值7.1亿港元。

承兴国际在文娱产业相当知名。2017年5月,承兴国际集团宣布收购由”漫威之父”、”蜘蛛侠”创作者兼制片Stan Lee所创立的POW!娱乐公司,获得超过250个Stan Lee原创动漫IP版权。2018年,承兴又联手阿里巴巴将火爆的日本游戏“旅行青蛙”引入国内。

当日晚间、美股开盘前,在美上市的诺亚财富突然发布公告,称旗下上海歌斐资产管理公司的信贷基金(创世核心企业私募基金)为承兴国际控股相关第三方公司提供供应链融资,总金额为34亿元人民币。因本次事件影响,该产品发生延期。

这34亿元具体“踩中了什么雷”呢?

先来看看什么是供应链融资。供应链融资模式目前主要有三种,分别是应收账款融资模式、保兑仓融资模式和融通仓融资模式。国内主要做应收账款项下融资,即企业为取得运营资金,以卖方与买方签订真实贸易合同产生的应收账款为基础,为卖方提供的,并以合同项下的应收账款作为第一还款来源的融资业务。

21世纪经济报道援引一位熟悉供应链融资的金融人士分析了诺亚财富涉及到的这宗供应链融资:承兴国际控股是融资方,将应收账款借由诺亚融资租赁这个SPV(特殊目的载体)销售给诺亚的创世核心企业系列私募基金。同时,罗静再以自己的股份作为质押进行增信。

这笔供应链融资令人担忧之处在于:根据21世纪经济报道所援引的上述金融人士,“应该是应收账款这个底层资产出问题了,诺亚财富能否单独处置这部分股份,需要看双方合同约定。报道还称,即便诺亚财富获得了这些股份的处置权,也难以填补34亿元的大窟窿。

受事件影响,周一美股开盘后,诺亚财富毫无意外地“接力”暴跌,股价开盘即大跌22.53%,收盘跌幅20.43%,市值损失约5亿美元。周二盘前,该股盘中进一步大跌近10%。

当日,诺亚财富创始人兼董事局主席汪静波还发了一封内部信,称受该事件影响的基金产品整体延期半年到一年。同时,诺亚财富已启动了对存续期内其它产品的深度排查,截至目前并未发现同类问题。截至2019年第一季度,歌斐管理基金总额为1711亿元,产品数量共计800余支。在积极配合警方调查的同时,诺亚财富已采取了以下措施:

1、增加了上市公司(承兴国际控股)股票质押并查封了上市公司的股票;

2、查封了相关银行账户;

3、发出催款函,要求付款方根据债转协议履行还款义务;

4、启动对该基金投资人的合规的信息披露公告;

5、就已经到期的基金,对相关方提起了刑事和司法诉讼;

6、向行业协会与监管单位进行备案。

中国证券报称,诺亚财富已成立了专项处理小组全力处理。目前案件处于公安侦查阶段,如有实质可披露进展,会坦诚沟通告知。

根据诺亚财富的官网介绍,截至今年一季度末,该公司累计财富配置规模6362亿元,为超过27万名高净值人士提供综合服务。

诺亚财富的公告只谈及“上海歌斐资产为承兴国际控股相关第三方公司”提供供应链融资,并未说明第三方公司的名称。汪静波则在内部信中直接点出了名字:北京京东世纪贸易有限公司。

对于承兴国际控股、诺亚财富、京东世纪贸易这三家的业务联系,《中国基金报》给出了简明易懂的介绍:罗静把承兴国际控股与京东的业务合同,在诺亚公司进行供应链融资;而诺亚将这一基础资产包装为基金产品,销售给投资人。

对此,京东集团7月9日下午就承兴事件作出情况说明,称广东承兴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简称:承兴)是京东的普通供应商,在京东有一定的业务。在京东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承兴涉嫌伪造与京东等公司的合同进行诈骗。就此,京东已经向当地公安机关报案。

7月9日晚间,承兴国际控股也发布公告称,有媒体称集团与京东之间订立伪造合同,董事会就此澄清,广州承兴并非集团的成员公司,而集团与京东之间并未如媒体报道提到的订立有关合同。

值得注意的是,京东还称,上海歌斐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在被诈骗的过程中至始至终没有通过任何方式和京东进行合同真实性的验证,暴露了其自身在合规和风险管控上存在重大缺陷,就歌斐被诈骗一事,京东已积极配合警方进行调查。

“我们希望歌斐正视其管理问题,在提高自身专业性上面做好功夫,而不要试图通过混淆视听一味推卸责任。歌斐无端对京东发起诉讼的行为已经对京东的声誉产生了严重影响,京东严正谴责歌斐枉顾事实的作为,并保留对其采取法律手段的权利。”

不过,澎湃新闻称,诺亚财富并不认可京东的说法,诺亚财富相关人士回应称:“承兴国际相关方为京东供应商,双方存在大量长期交易,歌斐已经就这个供应链融资对承兴和京东提起司法诉讼,正在积极配合并尊重司法调查的结果”。

工商资料显示,北京京东世纪贸易有限公司成立于2007年,法定代表人为刘强东。

21世纪经济报道,至少8家资管机构和第三方财富管理机构曾为承兴国际融资,包括信托、券商资管和私募基金。其中,苏宁表示对此事并不知情。云南信托有名为云涌1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的产品卷入其中,已向昆明当地公安机关报案。

在真相揭晓前,无论是被捕的罗静,还是其控制的博信股份和承兴国际控股,亦或是看似“无辜受害者”的诺亚财富,都萦绕着重重迷雾。

罗静为何被拘?

关于罗静突然被警方拘捕的缘由,各方并没有统一的说法,目前也没有警方的正式通告。

承兴国际控股在公告中称,无法确定罗静出于何种原因或事件被刑事拘留。博信股份对于实控人被拘捕的起因只字未提,仅称相关事项尚待公安机关进一步调查。

诺亚财富则在7月8日发布英文公告称,罗静因涉嫌诈骗被警方拘捕。

36氪发文称,有消息称,罗静以大量应收账款向金融机构质押,发行信托产品融资,但目前资金链断裂,被金融机构以经济诈骗案报案抓捕。

博信股份不跌反涨,斩获两连板

诡异的是,在公告发布之后的两个交易日,也就是本周一和周二,博信股份竟意外连续收获两个涨停板。

7月8日,博信股份早盘一字跌停,创2015年9月以来最低,但午后一开市,该股就被大约7亿元巨资买盘撬开跌停板,只用3分钟就从跌停变涨停,股价振幅达20%,分时成交额高达7亿,换手率超30%,相当于有一半的流通盘筹码换手了一遍。截至收盘,有9.72万手封住涨停,换手率达60.99%。

7月9日,该股再度涨停。

对此,《每日经济新闻》称,这种手法疑似为江浙资金在盘中对倒博信股份。仅8日当天,博信股份龙虎榜“买一”为申万宏源证券温州车站大道证券营业部,安信证券盐城世纪大道营业部和海通证券嵊州西前街营业部也大笔买入,成交惊人。实际上,从去年10月18日到今年,多个温州席位在内的江浙资金买入博信股份。

《中国基金报》报道称,业内人士表示,博信股份养“壳”多年,十年来3次卖壳,随着实控人再度被刑拘,极有可能有人趁乱低吸,上市公司控股股权将再次发生变更。

博信股份曾经两次改名,前身为红光实业。公司于1997年上市,一路亏损后,重组为ST博讯。在一度要退市之前,又变更为*ST博信。十年前,博信股份被当时的东莞首富杨志茂拿下。2015年11月,由于杨志茂因涉嫌行贿而被刑拘,股权转给了深圳前海烜卓投资。2017年7月3日,烜卓投资和杨志茂的配偶“朱凤廉”将持有的博信股份卖给苏州晟隽,实控人由此变为罗静。

庄股?承兴国际控股此前多次大跌

在本次“闪崩”之前,承兴国际控股的股价早在几日前就出现了大跌的情况。该股于6月27日下跌10.2%,7月2日跌15.74%,7月4日跌16.14%,7月5日跌8.93%。

承兴国际控股还被质疑为庄股。《每日经济新闻》称,从2015年下半年的股价不足1港元到今年4月超过9港元,承兴国际控股股价涨了数倍,但日均交易量并不算多。Choice数据显示,承兴国际控股近三年来的平均日成交额约为670万港元。

“股票好不好,主要看成交量。如果股价一路上升,每天都是几百万港币的成交量,这样的股票不能说是好股票,走势上就是比较典型的庄控。”《每日经济新闻》引述香港富昌证券研究员曾子明表示。他还建议,港股市场上日均成交没有几千万港元的尽量不要参与。

诺亚财富究竟是不是承兴国际的股东?

值得注意的是,诺亚财富已深度介入承兴国际控股。就在6月19日,也就是罗静被捕的前一天,诺亚财富旗下数家公司成为承兴国际控股股东,持有6.77亿股。

港交所披露的权益变动信息显示,诺亚财富创始人汪静波、上海歌斐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上海诺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创世核心企业系列私募基金、诺亚(上海)融资租赁有限公司在6月19日共同获得6.77亿股承兴国际控股股份,占比62.84%。

而诺亚财富对此发中文公告强调,该变动并非股权转让,而是股权质押行为,公司也不是承兴国际控股的股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