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能想到,昔日被称为“成本杀手“的日产汽车也要靠裁员来守住盈利底线了。事实上,除了日产汽车,今年不少车企也在上演“分手大师”,这与当前全球车市的销售情况密切相关。 

作为全球第一大汽车消费市场,中国车市当前面临不小的下行压力,而全球车市亦难以独善其身。日前,全球多家车企公布了最新财报和预测,成绩皆不尽人意,同中国车市一样,他们也正在炎炎夏日经历着“寒冬”。 

在此背景下,不少跨国车企纷纷“断尾求生”,靠裁员关厂渡过低迷时刻。

当前全球几大汽车市场处在下行区间。德国汽车工业联合会(VDA)数据显示,2019年上半年,在全球主要汽车市场中,中国、美国、欧洲、印度、日本、俄罗斯的汽车销量均出现下跌。 

车市到底有多低迷?从跨国车企2019年上半年的成绩单可窥一二。从今年上半年车企在全球的销售统计数据来看,大众汽车销量排在第一位,丰田汽车紧随其后,而在2017年、2018年均取得上半年销量第一的雷诺-日产-三菱联盟跌至第三位。 

虽然大众汽车摘得今年上半年全球汽车销量冠军,但其销量仍处于下滑态势。数据显示,2019年上半年,大众集团全球累计销量约为537万辆,同比下滑2.8%。据路透社消息,大众将在2023年之前裁员7000人来提升公司利润。 

而日产汽车2019财年一季度由于受销量下降和成本上升等因素影响,公司第一财季营业利润下滑98.5%,净利润下滑近95%。据悉,日产汽车计划在2022年之前,在全球范围内裁员约1.25万人。 

话题度居高不下的特斯拉,在今年二季度依旧没实现收支平衡。特斯拉2019第二季度财报显示,虽然公司汽车交付数量创纪录,亏损也收窄为4.08亿美元。但自今年年初以来,公司股价已经下降了约22%,资本市场对特斯拉过多依靠利润率低的Model 3走量车型销售的前景并不看好。 

特斯拉CEO马斯克此前也曾表示,公司将裁员约7%以节约成本。有分析师认为,特斯拉裁员旨在提高Model 3的生产率,解决盈利难问题。 

而同在美国的跨国车企福特汽车日子也不好过。数据显示,福特汽车今年第二季度总营收388.5亿美元,低于去年同期;净收入降至1.48亿美元,同比暴跌86%。其中,福特在中国市场的亏损达到1.55亿美元。此前,福特已启动欧洲和南美的重组行动,包括关闭工厂和裁员。据悉,福特计划在2020年底前在欧洲裁员1.2万人,并将制造工厂从24家减少至18家。 

在全球车市疲软的现状下,裁员、削减产能、减少生产规模等手段已成为多数车企降低成本、渡过危机的常用举措。

作为国民经济支柱产业的汽车产业常被视为经济发展的“睛雨表”。在当前世界经济增速放缓、全球贸易摩擦加剧的大背景下,英国脱欧和中美两大经济体的贸易摩擦等不稳定因素令全球车市的今年发展前景并不乐观。 

与此同时,在新技术推动下的汽车产业变革也在不断向车企提出更高要求。传统能源汽车的市场份额越来越受到电动汽车和清洁能源汽车的蚕食,这与国家政策的支持不无关系。瑞银分析师沈微认为,这两年对汽车行业影响最大的政策就是国家的环保治理政策。 

比如,欧盟要求汽车厂商从明年1月1日开始,将所造车辆的平均二氧化碳排放量降低到每公里95克。对此,多家跨国车企只能及时调整经营方针进行技术升级。据了解,大众汽车去年的销售额中,电动汽车与插电式混动汽车的销量占比还不到1%,但大众汽车对电动车生产的投资却很高。 

去年12月,奥迪也曾宣布,到2023年将在电动汽车、数字化和自动驾驶领域投资140亿欧元。而靠裁员减能削减的成本也将推动奥迪电动化项目的融资。 有机构预测,未来三年全球汽车都将陷入销售量停滞或下滑的窘境,这将导致车企利润大幅缩水。消费需求下降,而投资却处高位。有分析认为,在新形势下被迫转型的车企,大规模生产电动车只会让其收益更低。 

与投资电动化相似,车企也纷纷加入到自动驾驶汽车的研发浪潮中,以求在未来市场占据一席之地。日前,福特公司投资的自动驾驶初创企业Argo AI宣布,公司创始人将会对其母校卡耐基梅隆大学投资1500万美元来进行自动驾驶技术合作。丰田汽车也于2018年向优步投资了5亿美元,共同研发自动驾驶技术。 

车企对新兴技术的投资巨大,但回报难以在短时间内抵消成本,这加剧了车市的萧条。有分析认为,当前,车企已走到转型的十字路口,如何平衡传统业务与新兴业务的关系,考验着管理者的智慧。

本文作者:裴健如、李佳露(实习),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ID:nbd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