软银和WeWork似乎终于开始面对现实。WeWork不但可能要大幅下调估值,甚至连上市计划也有搁置风险。

多家媒体报道显示,这家共享办公空间先驱正与投行和投资者商讨推迟IPO(首次公开募股)事宜,有可能大幅下调估值,发行垃圾债来进行融资。

媒体报道称,WeWork的估值有可能削减60%,至200亿美元。在此之前,WeWork今年8月公布的招股书显示,该公司计划最高融资10亿美元。

而WeWork的上市计划,也有可能要推迟到2020年。新浪援引媒体消息称,软银正在敦促WeWork搁置上市计划。投资者原本预计WeWork最早在2019年9月上市。

今年1月最新一轮融资过后,WeWork的估值达到470亿美元。截至目前,WeWork的总融资规模约为142亿美元(其中来自软银的投资超过100亿美元)。2018年,WeWork净亏损19亿美元,2019年上半年的亏损超过9亿美元。

对于WeWork的大股东软银来说,IPO热情消退与WeWork亏损逐年扩大有密切关系,而与此同时,Uber目前的股价跌至上市以来的低位,已经令软银对其投资处于浮亏状态,软银有必要谨慎对待WeWork这只独角兽。

不过,WeWork过去和银行的信贷安排中,存在和上市交易相关的条款。该公司需要融资(通过IPO或者其他渠道)至少30亿美元,未来才能够获得来自摩根大通和高盛等银行提供的60亿美元的贷款额度。如果WeWork一再推迟甚至取消IPO,该公司需要寻找其他渠道来募集资金。

媒体报道称,“在可见的未来”,WeWork可能都计划通过发行垃圾债来进行融资。软银投资过的明星公司阿里巴巴和Uber,都在上市前进行了大笔的债务融资,同样亏损经营的Uber在IPO前发行的垃圾债就大受欢迎。

媒体报道还提到,WeWork还将采取与流媒体巨头奈飞类似的信贷评级体系。WeWork目前账上约有13亿美元的长债,尚未实现盈利,而且需要烧钱来实现扩张,传统的信贷评级方法难以较好地衡量这一公司。

目前,标普和惠誉对WeWork公司债的评级均在垃圾级。穆迪在去年8月撤销了对WeWork的评级,称没有足够充分的信息来继续对该公司进行评级。

AdventuresInCapitalism网站的Harris Kupperman在9月8日的文章中直言,各路报道曝出的WeWork估值一直在下调,“他们找不到IPO的买家”,这家公司的IPO就是一个“复杂的庞氏骗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