饱受争议的电子烟又遇风波——这一次,监管对准了未成年人保护。

11月1日下午,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和国家烟草专卖局联合发文称,为防止未成年人通过互联网购买并吸食电子烟,各类市场主体不得向未成年人销售电子烟,敦促电商平台立即关闭电子烟店铺,并将电子烟产品及时下架。

这次政策采取的措施是关闭电子烟的线上售卖渠道。中国拥有数量庞大的电子烟代工厂,而这个行业在消费端的风口,今年也才刚刚吹起。

这一禁令,让电子烟行业的发展再次走向十字路口。

监管之下的电子烟商人们

在深圳,一批代工厂还没有从美国政策的影响中恢复过来,现在又必须应对新的变化。

今年以来,美国对于电子烟的管控逐渐加紧。10月28日,美国最大的电子烟制造商Juul Labs表示,将会进行裁员以应对可能将实施的电子烟禁令。

从业六年,李明(化名)经营着一家50人左右规模的电子烟工厂,有自有品牌,但主要做电子烟出口业务。

今年,他们刚研发了一款新品,但“行情就不行了”。目前,工厂电子烟的销量是以往正常情况的四分之一左右。上个月起,公司已经开始裁员。

另一位负责出口业务的电子烟从业人员说,之前两个月还是赶货的状态,但上个月开始,生产量跟上了,客户却大批量取消订单。结果导致供应商的物料送来并且加工制作后,没有人买单。她也表示,“客户现在也很难,说到处都在降价。”

“美国的政策已经给行业的发展蒙上了一层阴影,国内政策的落地只是雪上加霜而已,大部分从业者一个月前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从心理层面来讲,噩耗是循序渐进的传来,相对比较好接受一些的。”李明告诉界面新闻记者。

此次公告要求关闭电子烟的电商平台店铺,对于线下的渠道并未进行限制。线上电子烟的销售以品牌商官网、自营店及代理店和各大电商平台为主,线下主要是体验店、零售商店和娱乐场所等。而电子烟暂时被归属于3c产品,在线下渠道销售电子烟,不需要获得烟草销售的相关政策批准。

对于不同渠道的经销商来说,“几家欢喜几家愁”。

在北京专门做烟类产品代理的经销商告诉界面新闻,其对接的仓库已经停产四天,现在是不能接单的状态。此外,一位“小野”电子烟的经销商表示,这几天电子烟价格确实下调了很多,降价幅度在30%左右。

也有从业者对于关闭线上电子烟店铺的政策表示支持,并且称不受影响。

一位ICE电子烟的经销商告诉界面新闻,“我觉得这个政策挺好的。”据她介绍,他们的货是公司直发,目前主要是合作铺实体店和线下体验店。目前,该品牌没有在任何电商平台售卖,所以这个政策只是帮助他们更加规范运营,不会对产品销量有任何影响。

界面记者了解到,ICE是深圳波顿集团控股的子品牌。今年的10月10日,中国香烟网曾报道,中国首个电子烟产业园落户波顿科技园。

同时,这位经销商认为,“最后大家回归到线下,拼的就是产品和技术了。”

风口之下的曲折前进

事实上,中国的电子烟发展已有超过十五年的时间,但真正进入到大众视野,还是因为近两年大量新兴电子烟公司融资引发的关注。

中国药剂师韩力在2003年发明了第一只真正意义上的电子烟并获得专利。随后,因为一系列负面影响,其公司“如烟”在2008年后开始没落。但其他电子烟工厂找到了机会,在2014年,中国电子烟制造业达到峰值,电子烟工厂达到了2000多家。

今年,中国电子烟行业开始经历不同程度的起伏。

一方面,资本为电子烟带来春天。2018年下半年以来,众多投资方开始在电子烟赛道中布局,包括源码资本、IDG、红杉等。

2019年1月,众多电子烟品牌发布。罗永浩、同道大叔、前锤子科技朱萧木等人都进入市场。据不完全统计,到目前为止,拿到投资的电子烟公司已经超过26家,赛道里有4000多个品牌。

另一方面,风口之下,监管也在不断收紧,这也是电子烟行业面临的最大挑战。

2019年315晚会上,央视对电子烟行业进行点名,报道了部分电子烟烟液尼古丁含量标识不规范。10月1日起,深圳最新实施的“控烟令”明确将电子烟纳入控烟范畴。

同时,巨头Juul在进入中国市场的道路上也频频受挫。据36氪报道,Juul最早于2016年就已经开始对中国市场进行研究。据悉,Juul从2019年初已经开始筹划入华。但伴随着市场的监管,Juul电子烟在中国电商平台上架几天后又消失。

此次线上“禁烟令”政策出台后,各电子烟品牌方的态度是:坚决支持监管。

截至发稿前,界面新闻记者在淘宝、京东、拼多多、苏宁等平台上搜索关键词“电子烟”,依然能搜到不同品牌的购买链接。在苏宁易购APP进行搜索,显示已无法找到相关商品,品牌旗舰店内的商品也被下架。

福禄FLOW电子烟创始人朱萧木、喜雾电子烟、雪加电子烟创始人王飒、RELX悦刻,都一致表示会保护未成年人免受电子烟的侵害,未来不炒作营销,加强研发。

“禁烟令”席卷全球

事实上,最近几年,全球掀起了“禁烟令”浪潮,国内外都更加重视电子烟的管控,各国管控程度不尽相同,甚至在某些国家,电子烟得到更多支持。

拥有全球最大电子烟市场的美国,最近一年加速了管控电子烟的步伐。截至目前,美国电子烟市场渗透率为13%, 占全球电子烟销量的43%,是全球最大的电子烟市场。 

公共健康问题是电子烟公司受到质疑的关键点。据国外媒体报道,今年9月24日,美国联邦检察官已经在加利福尼亚州对美国电子烟巨头Juul展开了刑事调查。其在最近几个月中面临一系列法律挑战,原因是使用电子烟相关的疾病。

据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CDC)今年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美国目前有3.7%的人长期使用电子烟产品,人数达到900多万。

9月中旬,全美最大的零售商沃尔玛宣布停售电子烟。同时,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维亚康姆公司和CNN的母公司华纳媒体先后宣布不再播放电子香烟广告。

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FDA)在9月11日也宣布特朗普政府正计划禁止未经授权的非烟草味电子烟在全美销售。

在印度,政府颁布了全面禁止电子烟的公告。据印度新德里电视台报道,9月19日,印度财政部长西塔拉曼表示,将下令禁止电子烟在印度的生产、制造、进出口、运输、销售、储藏及广告。

也有对电子烟持支持态度的国家——英国。英国国民保健署和英国公共卫生部都支持使用电子烟而不是吸传统卷烟,并鼓励电子烟的使用者随时报告任何不良反应。

2018年,英国公共卫生部建议医院出售电子烟,并为患者提供电子烟休息室。时任英国首相卡梅伦曾向媒体公开表明支持电子烟在英国发展。

与此同时,由于中国电子烟企业的“代工”身份,国内外的监管都会对电子烟企业产生或多或少的影响。中国电子烟生产企业主要以“采购+生产”的模式为主,据东北证券报告,美国电子烟由中国代工的比例高达80%-90%。

国外的监管已给电子烟工厂带来不小打击,国内的政策多少让他们信心受损。一位做成品电子烟的从业者认为,“有预料这个政策会出台,都没想到会如此激烈。”

现在,中国的电子烟产业已形成包括原材料供应商、代工厂以及品牌销售方的链条。原材料包括芯片、烟油、雾化器等;中游企业也就是代工厂负责制造,大部分以OEM或ODM的模式进行,其产品不仅输送给国外,还输送给更多的国内品牌,在线上和线下进行销售。

在他们看来,监管变化、销售市场受到影响的话,五金、注塑、包装、方案公司、电子烟工厂,都将受到波及。而无论怎样,对于工厂来说,能做的也只是加强品质管控,同时寻求新的发展方向。

李明刚毕业就接触了电子烟这个行业,发展到现在有自己的公司,已经有八年时间。他表示,对于政策变化,“我们是做两手准备,寻找新的发展的机遇,然后等待行业是否有复苏的可能,毕竟政策是禁止向未成年人销售电子烟,而不是禁止电子烟的生产和销售”。

本文作者:佘晓晨;来源:界面;原文标题:【深度】监管之下的电子烟商人:几家欢喜几家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