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来源:券商中国 (ID:quanshangcn),作者:云中隼

即便是微博已噤声半年有余,王校长仍无法真正离开微博上的江湖。

11月6日,简单的“王思聪”三个字登陆微博热搜榜首,迅速燃爆网络流量,短短数个小时阅读已达到50.7亿,讨论169.7万。在旗下投资平台普思投资股权被冻结后,王思聪此次网传消息更为火爆:由于被北京市二中院作为1.51亿元执行标的的被执行人,王思聪成为失信被执行人,也就是俗称的“老赖”。

随后,这一消息迅速被打脸:被执行信息为真,但尚未达到“失信被执行人”的程度,也并未被限制高消费。为此,人民法院报官微甚至主动出面进行辟谣。不过,1.51亿元的司法执行仍有待处理,叠加此前股权冻结的消息,王校长近期恐怕“有点烦”。

“被执行人”和“失信被执行人”傻傻分不清楚?这一次王思聪“被老赖”或许的确是以讹传讹的锅,津津乐道的吃瓜群众们或许要失望了。

11月6日,简单的“王思聪”三个字登陆微博热搜榜首,迅速燃爆网络流量,短短数个小时阅读已达到50.7亿,讨论169.7万。那么,在王思聪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在旗下投资平台普思投资股权被冻结后,有媒体报道称,由于被北京市二中院作为1.51亿元执行标的的被执行人,王思聪成为失信被执行人,也就是俗称的“老赖”。

根据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显示,今年11月4日,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对该执行案件立案,案号为(2019)京02执1325号,被执行人为王思聪,执行标的为1.51亿元。从部分身份证号信息来看,与王思聪个人信息基本一致,应当不存在同名同姓的乌龙问题。

不过,在消息传出后,各家媒体迅速开始了辟谣。例如,人民法院报官微即进行了微博辟谣,称王思聪确有在北京市二中院作为被执行人的执行案件,但暂未对王思聪本身采取限制高消费以及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等强制措施,故王思聪仅为被执行人而非失信被执行人。

据悉,被执行人是指在法定的上诉期满后,或终审判决作出后,拒不履行法院判决或仲裁裁决的当事人。在法院对于民事诉讼判决原告胜诉后,被告在赔偿问题上的法定时间内未完成判决书上所规定的赔偿金额而被法院强制执行赔偿,则称该被告为本次强制执行的被执行人。

而失信被执行人,也就是我们俗称的“老赖”,是指被执行人具有履行能力而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失信被执行人会被限制高消费,如乘坐交通工具时,选择飞机、列车软卧、轮船二等以上舱位;在星级以上宾馆、酒店、夜总会、高尔夫球场等场所进行高消费;购买不动产等。

就目前信息来看,王思聪虽被作为被执行人,但如主动履行还款义务,即不会导致被限制高消费的后果。追忆那些年王校长晒出的夜店、美女、各类奢侈品……一旦被限制消费,估计对生活品质还是会造成一定影响。

对此,微博网友们纷纷调侃:“以后只能开法拉利了”、“私人飞机随时准备着”、“先还1.5亿的小目标”……不过更多的是在追问,王思聪到底怎么了?

曾经的娱乐圈纪委王校长,已经从微博转战朋友圈。在设置了“博主设置仅展示半年内的微博”后,由于最后一条微博发布于今年4月,目前王思聪的微博已实现清空效果。

上月,王思聪旗下重要投资平台普思资本公司股权遭遇司法冻结,王思聪因此再上微博热搜。此前,王健林在接受采访时笑谈给王思聪5个亿“练手”,并表示“失败了再给5亿,不行只能到万达上班”。这次“练手”投资正是普思资本的来源。

天眼查数据显示,北京普思投资成立于2009年,注册资本2000万元,王思聪持股100%,并担任执行经理。其中,北京普思投资以平潭鼎石资管公司和天津普思资管公司作为基金管理人。普思资本的首席运营官为何志坚,天津普思资管公司已在中基协取得私募备案。

具体而言,北京普思投资公司共有3起法律诉讼,4起股权出质,1起行政处罚,1起司法协助。其中,该次司法协助即为股权冻结的来源,上海市宝山区人民法院开出执行裁定书,对王思聪持有的股权、其他投资权益进行执行,冻结期限自2019年10月至2022年10月。

在股权冻结消息后,天津普思资管公司管理资金也受到投资人的质疑。为此,天津普思特意发布公告称,王思聪持有的北京普思股权被冻结,不会对其管理的普思一号基金的财产所有权产生任何实质不利影响,无需担心资金安全问题。

根据普思资本官网,其投资案例包括人人车、汉拿山、英雄互娱、360等多个项目。在近期,还有多个新兴品牌的融资新闻稿中出现普思资本身影,包括舞邦(街舞品牌)、vitavp唯它(电子雾化烟)等。

不过,普思资本的投资案例中,“滑铁卢”案例同样比比皆是。最为人知的案例当属乐视体育,早在2018年11月,普思资本高调讨债,与其余两名股东共同向乐视体育原股东申请仲裁金额约2.4亿余元。目前,乐视体育营业执照已被吊销。

除乐视体育外,王思聪名下企业遭遇股权冻结的情况多达13起,涉及金额近亿。至于失信被执行人、清算信息、经营异常预警提示更是时有发生。

据天眼查数据显示,王思聪旗下香蕉计划系列三家公司均有股权冻结,与林更新共同打造的水晶荔枝也未能幸免。另外,王思聪一手打造的熊猫直播也在今年3月宣告破产,其运营主体上海熊猫互娱文化有限公司多次被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这或许也是此次王思聪“老赖”谣言不胫而走的原因之一。

在一众吃瓜群众中,有一名观望者显得最为突出,那就是此前曾与王思聪在微博上展开“互怼”的孙宇晨。为此,“孙宇晨考虑帮王思聪还债”的话题甚至同时登上热搜前五名。

孙宇晨何许人也?在近期一系列的蹭热点中,这名90后的币圈“大佬”已被路人所熟知。

今年年中,孙宇晨作为波场TRON创始人,斥资456.79万美元,高调拍下2019年巴菲特慈善午餐,准备向一向厌弃比特币的巴菲特展开“传道”午宴。此后消息不断反转,午宴的最后结局也成了未知数。

期间,孙宇晨曾与王思聪隔空“互怼”。在王思聪在朋友圈转载了一篇名为《孙宇晨与巴菲特的餐桌上,全是“韭菜”》的文章并配以直截了当的评论后,孙宇晨拍案而起,连发数个微博,对王思聪360度开怼。

而除了王思聪外,在拍得巴菲特午餐后,孙宇晨曾高调回应王小川、邀请美国总统特朗普赴宴、称病取消午餐、直播宣称财新报道不实……一系列操作赚足了市场眼球。此后,今年7月,孙宇晨在微博上公开向监管机构、公众、媒体、王小川等进行道歉,原因是为自己的不成熟的营销与言行、局限与渺小、恶俗的炒作与营销行为。

不过,这份道歉现在看起来可算是言不由衷。在王思聪传出被执行人消息的第一时间,孙宇晨再次在微博高调宣称,“如果是真的,考虑帮王思聪把债还了”,并大方表示“过去的事情就过去了,现在是特殊时期,都是创业者不容易”。并在微博里持续与网友互动,“被执行了就是还不上啊”、“1.5个亿就算天使轮投资了”。

而就在前日,罗永浩传出“老赖CEO”的消息,并以长文发布自白。这一热点同样少不了孙宇晨,他在微博高调表示,愿意先出一百万人民币一年聘请罗永浩担任创业精神代言人。不过,这一“好心”显然遭到了罗永浩的不屑。罗永浩发博称,“感谢币圈的朋友看得起我,发币我自己也会,只是没打算做。”

对于孙宇晨的蹭热点,“为人低调的网红小王”是否将予以还击?其1.5亿元的待执行款项又何时能够得到履行?

原文标题《王思聪又上热搜!欠债1.5亿成"老赖"?官方回应来了!孙宇晨又蹭热点:帮其还债!5个月前两人还在互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