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来自全天候科技,阅读更多请登陆www.awtmt.com或华尔街见闻APP。

作者|张吉龙 编辑|安心

“我现在身在黎巴嫩。我已经不再被设想有罪的偏颇的日本司法制度所束缚。”

在2019年的最后一天,原本应该待在东京被监视居住的日产前董事长卡洛斯·戈恩却现身黎巴嫩,并发表了充满挑衅意味的声明。

很快,戈恩从日本大逃亡的故事登上全球媒体,世人皆知。

关于戈恩具体是怎么逃离的,存在有两种说法:有人说,他把自己藏在装乐器的箱子里,被送上了一家飞往土耳其伊斯坦布尔的私人飞机,随后又登上另一架飞机抵达黎巴嫩。还有一种说法是,他先逃到了一处日本村庄,接着再从日本坐船逃到韩国,之后再逃到黎巴嫩。

有媒体称,此次逃亡是戈恩的妻子罗尔·戈恩(Carole Ghosn )策划的,当飞机抵达贝鲁特时,她正在飞机上。也有媒体提到,一家私人安保公司负责制定和监督整个计划,前期筹备工作长达3个月,计划包括如何用一架私人飞机将戈恩从日本带出。

但是,罗尔却把媒体的报道称作“纯粹的小说”,并拒绝给出更多细节,她称下周会召开记者会。

一年前,戈恩的被捕轰动全球。作为世界最大汽车联盟雷诺-日产-三菱联盟的原董事长,戈恩曾是全球汽车圈最有权势的人之一。

在他的领导下,雷诺-日产-三菱三家企业均录得可观的增长,尤其是日产,实现起死回生。这样一位战绩赫赫的人物,却于2018年11月19日在东京羽田机场被日本警方逮捕了。

如果没有这次逃亡,按照原来的计划,戈恩将于2020年4月接受审判,其如果被判有罪,或将面临10年监禁和巨额罚款。

戈恩之所以逃到黎巴嫩,一方面是日本与黎巴嫩未缔结罪犯引渡条约,没有黎巴嫩同意就不能引渡戈恩。

另一方面的原因可能是戈恩与黎巴嫩渊源颇深。他的父亲是黎巴嫩人,作为黎巴嫩籍知名人士,戈恩在企业经营过程中也热衷支持黎巴嫩的社会公益活动,在黎巴嫩拥有上至政府、下至普通民众的广泛支持。

去年11月戈恩被日本检方扣留后,黎巴嫩国内就出现“我们都是戈恩”的呼声。

在2018年12月,当时在戈恩被捕没多久,黎巴嫩内政部长马奇诺克曾强硬地宣告:“一只黎巴嫩凤凰不会被日本太阳烤焦的。”

黎巴嫩外交部也在一份声明中提到:戈恩是黎巴嫩著名的公民,他代表了黎巴嫩在海外的成功故事。在这场严峻的考验中,黎巴嫩外交部将站在他一边,确保他得到公正的审判。”

《金融时报》披露,戈恩从日本违反保释逃往黎巴嫩的一周前,黎巴嫩政府曾向东京施压,要求将他释放。

有报道称,在戈恩达到黎巴嫩之后,与黎巴嫩总统进行了会面,并受到“热情欢迎”。不过这一消息遭到黎巴嫩总统府否认。黎巴嫩方面称,戈恩持法国护照与黎巴嫩身份证合法入境,没有理由对戈恩采取法律程序。

到达黎巴嫩后,戈恩强调,自己不是逃避正义,而是从不公正和政治迫害中解脱出来。“我终于可以和媒体自由交流了,希望从下周开始”。

从卖轮胎的米其林到卖汽车的雷诺,再到帮助日产崛起,再到被逮捕、逃亡,戈恩在过去的经历已堪称传奇,仅是他被捕后的自救就足以构成一部让人惊心动魄的大片。

2018年11月19日,对戈恩而言可能是他永远无法忘记的一天。日本媒体目睹东京地方检察厅特别搜查部(特搜部)的检察官进入戈恩所乘坐的飞机,将其带走调查。

事后证明,戈恩的被捕,堪称他的东家日产汽车一手策划的“政变”,其中包括戈恩在日产最为亲密的副手——时任日产汽车CEO的西川广人。

当时,日产方面第一时间发布了声明,表示对于戈恩的调查实际上已经进行了几个月的时间,日产向检查机关提供了信息。日本媒体称,发动政变的日产高管,采取检举揭发的方式,将戈恩在任期间的种种违法行为上报给了东京地方检察厅特搜部。

西川广人

西川广人在新闻发布会上列举了戈恩的三大罪状:隐瞒巨额收入;搞个人独裁;动用公款用于私人投资。

日产提供证据称,戈恩曾指示部下将99亿日元的收入只写了49亿,隐瞒了整整50亿日元的收入。

在独裁方面,日产认为戈恩将日产汽车公司变成了“戈恩王国”,否定并抹杀日产的传统与尊严。

西川广人认为,日产汽车的权力过分集中在戈恩身上,并且缺乏透明度,“这就是戈恩先生长期管理的负面影响,是改善我们工作方式的好机会。”

在动用公款方面,日本媒体报道,日产旗下的一个荷兰子公司高价在里约热内卢和黎巴嫩贝鲁特购置豪华住宅,都是为了戈恩的私人使用。日产还负责承担维修和翻新费用,总花费超出20亿日元。此外2016年,戈恩为第二任新婚妻子办了生日派对,这场宴会的费用是由雷诺公司支付。戈恩个人炒股损失的40亿日元,由日产公司代为填补等等。

对于这些指控,戈恩并没有认罪。他称自己是无辜的,是一场阴谋的受害者,并指控他在日产的前同事对他背后捅刀子。他认为,所有证据都是日产提供,“日产禁止所有员工与我对话”;对于利用公司资金购买房产,他表示购买房产得到了日产法务部门的同意,其目的是为了接待客户;对于独裁的指控他表示,这是“人们将强大的领导力扭曲为独裁,从而歪曲现实”。

与此同时,戈恩积极展开了“自救”。

他换掉了原来的律师团队,聘请了日本律师界的知名人物——弘中惇一郎担任其辩护律师。

弘中惇一郎号称“无罪辩护专业户”,此前曾帮助多位日本名人脱罪,其客户包括帝京大学副校长安部英、厚生劳动次官村木厚子、自民党干事长小泽一郎等曾被认为“绝对有罪”的被告人。

接手戈恩的案件后,弘中惇一郎曾对外放话“戈恩无罪!”。他以检察官侵犯了戈恩的权利,非法收集证据和剥夺其迅速接受审判的权利等理由为由进行辩护。

弘中惇一郎很快展现出了其强大的辩护能力。在他介入后不到一个月,2019年3月5日,戈恩便以10亿日元保释金为代价第一次获得保释。这是日本有史以来最高的保释金,同时戈恩被要求必须留在日本。

1个月后,戈恩于4月4日因涉嫌违规挪用资金再次被捕。之后他又缴纳了5亿日元保释金后,于4月25日再次获释。

此前,戈恩在采访中强调他“不会逃跑,我会抗辩”,但日本法院多次拒绝了他的保释请求,认为他可能逃跑。戈恩之前的律师也表示,戈恩在庭审之前保释出狱的可能性极低。

在保释戈恩这件事上,弘中惇一郎功不可没。

如果说搬倒戈恩是日产内部的一场政变,那么,日产前CEO、戈恩在日产的搭档西川广人是这场政变的关键人物。

不过,到了2019年9月16日,西川广人又因涉嫌“获取不当财务”被日产董事会“下课”。这被外界视为戈恩的反扑。

不过,戈恩逃离日本也将弘中惇一郎置于尴尬境地。戈恩出逃消息公布后,弘中被记者堵在律师事务所门口。

本周二,弘中惇一郎对媒体表示,自己也是一头雾水,“我所知道的不比媒体报道多”、“我想问问他,‘你怎么能这样对我们?’”



2019年12月31日,在日本东京,弘中惇一郎接受媒体采访 图片来源:新华社

现年66岁的戈恩出生于巴西,父亲是黎巴嫩人,母亲是法国人,早年他和母亲移居黎巴嫩,后来在法国读书,先在法国国立高等综合理工学院学习工程学,后考入法国国立巴黎高等矿物学院研究生院。

戈恩

在进入汽车界之前,戈恩的工作是卖轮胎。1978年,他进入米其林,并在那里干了超过十年。1985年,他升任米其林巴西分公司CEO,1989年在米其林北美分部担任CEO。

1996年,戈恩进入法国汽车公司——雷诺汽车负责采购、工程研发和生产的执行副总裁。接下来的一年,他通过激进重组帮助雷诺实现了盈利。

1999年,雷诺和日产结成联盟,戈恩也从法国到了东京,担任日产汽车COO,并于2001年起担任CEO。

当时的日产已经连续亏损7年,深陷困境,负债2万亿日元(约1212亿元人民币)。戈恩进入日产后,迅速采用雷霆手段,强行推行大裁员计划,在全球范围内解雇了超过两万名员工。同时,为精简成本,他还关闭了日产在日本的五座工厂,卖掉了和汽车不相关的日产宇航业务等板块。

事实证明,这些举措十分有效。仅仅用了两年时间,日产就从亏损走向了盈利。在2000年财政年度中,日产汽车盈利27亿美元。随后两年,它还清了全部的债务,成为全球利润率最高的汽车公司之一。

在戈恩治理下的十几年里,日产和雷诺都继续前进。2017年,雷诺-日产联盟在轻型车销量上达到1,060.8万辆,超过大众集团,成为全球第一。其中,日产营收1086亿美元,利润61.23亿美元;雷诺营收606亿美元,两者合计1692亿美元。

在汽车行业,戈恩被认为是全球公认最优秀的汽车职业经理人,有人评价他说,“他绝对是过去20年,全球汽车行业最佳CEO,没有之一。”

但是这样的成绩也不足以让戈恩满足,他心目中还有更大胆的计划,那就是让日产、三菱、雷诺三家公司最终合并成一家公司,从而问鼎世界最大的汽车制造商。

2017年,在他的规划下,雷诺-日产-三菱联盟出台了庞大的发展规划——“Alliance 2022”(“联盟2022”)。按照这个计划,到2022年底,联盟成员公司的总收入将达到2400亿美元,汽车年销量将超过1400万辆。

这个计划背后是戈恩对于规模效应的信奉。他认为,合并是全球汽车行业发展的大趋势——合并能带来更好的平台共享、零部件通用的方式,实现协同效应,甚至是从公司文化、管理体制、技术设计到保障渠道都能够加深关联,实现经验借鉴、取长补短、优势互补。

戈恩被捕的背后,是雷诺和日产对于控制权的争夺。

1999年,雷诺以52亿美元为代价收购了当时陷入困境的日产汽车36.8%股权、日产旗下日本日产柴油汽车22.5%的股权以及日产在欧洲的五个财务子公司,以此双方建立“雷诺-日产联盟”。到2011年,雷诺对日产的持股增至44.4%。

但是随着日产走出困境,日产和曾经施以援手的雷诺的关系也渐生变化。两者的体量和话语权逐渐出现“倒挂”。以2018年两家的销量为例,日产共销售了580万辆汽车,而雷诺则只有380万辆,日产市值约为雷诺的三倍。

多年来,日产一直希望夺回控制权。2002年3月,刚刚盈利的日产获得了雷诺13.5%的股份,但是这部分股权没有投票权。

虽然在联盟中体量较小,但是雷诺却一直保持强势的态度。2015年4月,雷诺的股东——法国政府曾经希望将政府在雷诺的持股比例从15%提升至19.73%,这引起了日产的不满。

日产针锋相对地提出将其在雷诺的持股比例提高至25%以上。而按照日本对有关企业交叉持股的法律规定,如果日产汽车对雷诺的持股达到25%,雷诺将会丧失在日产43.4%的投票权。

再加上戈恩一直希望进一步整合雷诺和日产、三菱,将其完全合并变成一个大集团,日产内部对于丧失独立自主性,日产的技术流出,从而“空心化”、“边缘化”的不安全感和不满情绪增加。

因此,戈恩的计划招到日产内部的反对。日产汽车前CEO西川广人就明确反对日产与盟友雷诺合并,他认为,两家公司合并“没有实益”,反而会带来“副作用”,并称日产试图维持和雷诺及三菱汽车间的三方结盟,致力于提高管理效率。

在戈恩被捕之后,日产开始陷入到困境之中。据日产2019年2季度业绩报告,其全球销量为123万辆,同比减少6%,销售利润同比下滑99%。而整个2019年上半年,日产全球销量仅为250万辆,同比下降6.8%。除了在中国市场的销量微增外,日本本土市场下滑1.3%,美国市场下滑4.3%,欧洲市场则下滑近20%。

而戈恩事件后,由于雷诺和日产缺乏可以协调双方关系的人,双方关系裂痕变大。据称双方的工程师都避免在车辆设计方面进行合作。

2019年3月,雷诺和日产的联盟满20周年,但双方内部均对此没有庆祝,甚至没有人给员工发电子邮件来记录这一里程碑。

“截止到2019年上半年,雷诺-日产联盟已经名存实亡。”一位证券汽车分析师认为。

戈恩的出逃令日本上下脸面扫地。日本方面称将没收戈恩的巨额保释金,并调查其出逃过程。戈恩事件注定还有更多大戏在后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