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软银股价大跌之时,Gordon Singer旗下主动投资者对冲基金Elliott Management可能已经抄底。

据美东时间6日周四媒体消息,380亿美元规模的Elliot Management建仓软银,持股超过25亿美元,一直在施压软银,迫使这家孙正义执掌的科技公司做出改变。对软银的投资是由Elliot创始人Paul Singer之子Gordon Singer做出的。

还有媒体称,Elliott的高管已经同孙正义、软银首席财务官Yoshimitsu Goto以及1000亿美元软银愿景基金的负责人Rajeev Misra会面商谈。到目前为止,两家公司的讨论都是合作性质。讨论集中在改善企业管理的方法,包括增加透明度,提高软银愿景基金投资决策的管理。Elliott已经推动软银回购100亿到200亿美元的股票,帮助填补软银市值和软银投资公司持股价值的差距。

传出Elliott投资的消息后,软银表示,一直在与股东就他们对公司的看法保持有建设性的磋商,完全认同,公开市场投资者对软银的股价严重低估。软银欢迎股东反馈意见。

Elliott表示,在私下与软银的领导层互动,并在有建设性地合作,制定对策,帮助软银持续且大幅削减内在价值的折价。

自去年4月创将近二十年新高以来,软银股价一路下跌,累跌21%。有分析称,软银股价有很大一部分都在靠持有阿里巴巴25%的股份来支撑。

股价大跌期间,软银投资的Uber和Slack等明星独角兽上市表现不佳,WeWork更是推迟了上市计划,并迫使软银去年10月决定投入总额95亿美元的融资,以防WeWork破产。在融资完成后,软银在WeWork的持股比例将约为80%。根据软银的援助方案,WeWork的估值降至80亿美元,较去年年初时缩水80%以上。软银目前正对其支持的其他初创公司施加压力,要求它们减少亏损、增加利润。

有分析指出,软银愿景基金在WeWork、Uber和Slack等共享经济新锐上的投资失利,正在动摇外部投资者的信心。

孙正义一连串失误考验了银行对其新模式的容忍程度。WeWork和Uber等的知名创企估值暴跌导致软银在去年第三季度亏损近65亿美元,为14年来首次季度亏损。当季软银愿景基金的经营亏损达到约89亿美元。

孙正义在财报发布会上承认:“我在投资判断上出了问题,目前正在深刻反省自己。”日本银行业的高管们表示,他们对孙正义、软银及1000亿美元愿景基金的做法产生疑虑。

本月初新浪援引媒体报道称,软银未能为第二期愿景基金募集到任何外部投资。去年7月,孙正义曾披露了苹果、微软和哈萨克斯坦国家银行都是潜在投资者。在没有沙特和阿联酋主权基金投资的情况下,第二期愿景基金也能斩获1080亿美元的总规模。而最新消息显示,这外部“准投资者”没有一个落实对第二期愿景基金的非约束性承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