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国国内疫情得到有效控制的时候,与中国一衣带水的两个邻邦,韩国和日本的防疫措施却着实有些“拉垮”。

据人民日报,截至当地时间27日下午4时,韩国累计确诊病例达1766例。与前一天下午4时相比,一天内增加病例505例,占总人数的近1/3,疫情发展速度令人咋舌。

而日本方面,目前累计确诊新冠肺炎病例912例,因新冠肺炎累计死亡8例。其中 “钻石公主”号邮轮累计确诊705例;从武汉乘坐包机返回者累计确诊14例。

随着疫情的进一步恶化,日本政府感受到越来越大的压力:今天首相安倍晋三宣布,要求日本所有的小学、初中和高中从3月2日起停课,直至春假。

下面这个通知不懂日语的我也能看懂。

这里要讲一下日本的学制,除了寒暑假以外,日本学校还有一个春假。春假一般是3月中旬到4月初,大概两周左右;而暑假一般是7月中旬到9月初,大概五到六周左右;寒假则一般是12月末到1月初,时间大概两周左右。

这就意味着,日本中小学生刚刚才上了一个多月的课,又要再玩一个多月,一直到4月初!在这里必须强烈给他们推荐钉钉、学习通、慕课……

小孩子们开心了,大人怎么办?全国民众怎么办?

目前看来,日本的防疫形势非常严峻,首先是检测力量不足。

昨天,也就是26日,一向以批判态度著称的《东京新闻》向安倍政府提出了一个尖锐问题:“新型肺炎检查为何不扩大规模?不愿意让感染人数增加?”

因为在2月18日至23日,6天时间里日本新冠病毒核酸检测人数仅是韩国的三分之一。这一点在日本舆论引发强烈不满。

根据日本厚生劳动省在网站上公布的数据,截至25日中午12时,日本在全国范围内仅对1017人(不含“钻石公主”号人员及包机回国人员)进行了检测。19日—24日,日本每天PCR核酸检测数分别为:9人、71人、90人、85人、96人、39人。

https://pics1.baidu.com/feed/aa64034f78f0f736f79c18f6f20ff51feac41343.jpeg?token=77043dd1fe84154407b8cab7a93c2deb&s=8805C61494677F199C7406C9030070A6

(日本厚劳省网站数据,TBS视频截图)

这一数据显然吓坏了民众,厚生劳动省相加藤胜信紧急表态:称厚劳省在网站上公布的数字并不包括对密切接触者的检查数,实际的数据表示:18日至23日,共检测约5700份,最少一天656份,最多一天1594份。但这与之前每日3800份的能力上限依旧有不小差距。

加藤同时表示:“检测能力必须提高,但很遗憾现在就是这种情况……我听说有的机构接到了检测委托,但是却无法处理。有的机构是否已经达到检测能力上限,以致于不得不控制数量。”言语中暗示是因为有的机构已经达到上限,所以检测能力才整体上不去。

PS:日本厚生劳动省的职员和检疫官有7人被查出感染了新冠肺炎病毒。

除了检测能力以外,日本仅有3成地区能保证病床数足够。

据日本共同社2月27日报道,在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扩大前提下,日本政府考虑追加病床数量,让普通医院等也能收治新冠肺炎确诊患者。

据27日的调查汇总数据显示,日本47个都道府县中,已经确保以及有望确保病床数量足够的仅有16个都府县,占34%。考虑到疫情的扩大趋势,日本政府敦促完善收治患者的态势,但现阶段的实际情况是进展不及预期。

调查中,回答“通过追加,确保和有望确保病床”的是青森、鸟取等16个都府县,回答“未能确保”的是石川、京都等24个府县,未回答及其他为7个道县。

这次疫情会对日本经济产生多大影响?目前还不好定论,特别是本次疫情是否会危及到夏天的东京奥运会将成为关键。因为一旦奥运会被取消,日本的损失将无法估量。

根据公开资料,在最新版奥运1.35万亿日元的预算计划中,日本政府承担1500亿日元,奥组会和东京都政府各自承担6000亿日元。此外,为预防突发情况,所需备用金约在1000-3000亿日元。加上其他开支,整体筹备费用达到5330亿日元,约合人民币338亿元。

奥运会的召开,原是被寄予厚望,想为疲软的日本经济注入一剂强心剂。东京都政府曾乐观估算过,2020年东京奥运会和残奥会除了能带来近32.3万亿日元,约合2.03万亿人民币的经济效应。同时,奥运会还能为日本创造不少就业岗位。

为此在疫情爆发后,日本政府已经连续五次发表声明,表示东京奥运会不会推迟或取消,一定会如期举办。

且不论东京奥运会是否会被取消,日本知名券商野村证券在本月17号已经就疫情对日本的影响做了估算。

野村证券将情况分为了普通、糟糕和严重三种情况,分别对应的是中国主要城市的封锁持续到2月底、4月底和6月底,对应日本所受的影响分别是年度GDP减少0.5个百分点、0.7个百分点和1.1个百分点。

显然野村证券在做这份报告时没有意料到目前情况是中国的防疫局势有了明显好转,而日本本土情况则持续恶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