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最老牌的互联网公司新浪,正试图再次回到舞台中心。

7月6日晚间,老牌互联网公司新浪宣布,董事会收到由实控方曹国伟发出的非约束性私有化要约。受私有化消息影响,7月6日晚间美股开盘后,新浪股价大涨9%,当日收盘价40.54美元,接近私有化报价,最新市值26.5亿美元。

如果私有化成功,在2000年就登陆纳斯达克的新浪,将成为第一批中国互联网公司中最先挥别美国资本市场的企业。

此前,新浪在美国资本市场已长期表现低迷。第一季度财报显示,截至2020年3月31日,新浪持有的现金、现金等价物及短期投资总额为27亿美元,高于目前市值。

在已有政策背景下,回归中国A股或港股市场,已经成为不少互联网科技企业的趋势性选择,今年6月,京东和网易先后完成在港股的二次上市。

不出意外,和360类似,私有化后的新浪将会重新登陆国内资本市场。除了谋求更高的估值,曹国伟更重要的挑战是激活新浪的创新能力,在后微博时代,找到新的增长通道。

在新浪过去二十年的资本运作和发展历史里,曹国伟扮演着至关重要的角色:2005年以“毒丸计划”阻拦了盛大对新浪的恶意收购;2009年推动MBO收拢股权,让新浪结束了一直以来的股权分散问题,并进入稳定发展时期;分拆微博,打造中国第一社交媒体,等等。

这一次,曹国伟能否再次扮演新浪的“救世主”?

美股分析人士在接受第一财经采访时曾表示:如果说投资网易是投资网游,投资搜狐是投资网游+视频+搜索(搜狗),投资新浪是投资微博,它们都已不是传统的门户概念。

穿越20载,无论是体量还是业务,相较于网易,新浪和搜狐都不具有太强的可比性,彼此间却有一种相似性:对广告业务的高度依赖。

2019年,新浪总营收为21.6亿美元,其中广告营收为17.4亿美元。同期,搜狐总营收为18.5亿美元,其中品牌广告营收为1.75亿美元,搜索及搜索相关广告业务营收为10.7亿美元。

从公司的权力结构上看,搜狐、网易无一例外均由最初创办人主导,而身兼新浪董事长和微博董事长的曹国伟却称不上是新浪的创始人。

1998年11月,新浪网成立,王志东任总裁。新浪第一任CEO是从外部挖来的沙正治,仅维持了半年多。一年后的9月3日,创始人王志东担任CEO,在新浪大权独揽,曹国伟也是在这个月加入新浪。

曹国伟毕业后先后加盟安达信、普华永道两家知名会计事务所,在硅谷这个狂野之地,随着无数高科技企业一同成长。得益于硅谷的崛起,曹国伟经手了无数并购案,更得以亲自操刀雅虎、甲骨文等企业上市,资本运作的经验十分丰富。

1999年9月,谋划赴美上市的新浪,正接受普华永道的审计。结果负责项目的会计师突然病倒,身为主管的曹国伟只好亲自跑一趟。

新浪上市不是件容易事。

股权分散之下的新浪,上市时创始人王志东持股6.3%,对比同行丁磊上市时持股58.5%不足一个零头。更重要的是,根据当年的中国电信法规,外商不得介入中国的电信产业。新浪的前身四通利方在对自身国际化改造时,就引入了华登国际等三家国际企业投资,四通利方总裁茅道临曾是华登国际的副总裁。

新浪中国区总经理汪延天天在信息产业部、证监会等部委找人沟通,但在法律的高墙下所有人都无计可施,王志东、茅道临、汪延急得团团转。九月,亲自接手新浪上市项目的曹国伟也正面临着选择的难题,两家硅谷的公司彼时正向他摇曳“橄榄枝”。

举棋不定的曹国伟让新浪COO茅道临帮着参谋,茅道临马上建议:“要不来新浪试试?”在茅的引荐下,曹国伟与王志东见了面,这是个“脑子很清楚、极聪明的人”。

曹国伟是个理性的人,考虑事情自然是要全面些。新浪的中国基因,是最大的加分项。“在美国,华人要往上走的话,总是有天花板,在那个时候是很明显的,而新浪是跟中国联系起来的一家公司。”高瓴资本创始人张磊创办公司后,第一单生意就把全部的资金砸在一个项目上。背后的逻辑不是赌徒心理而是重仓中国。

那时候新浪的总部在美国,一个大仓库,跟硅谷没有可比性,曹国伟接过了财务副总裁(CFO)的职位。他为新浪量身定制了一套上市方案,被称为“新浪架构”:在开曼群岛注册美国上市主体A公司,100%控股空壳公司B(通常在香港);B通过控制协议掌C公司的股权和业务。C公司即国内实际运营(拥有国内电信牌照)的公司,比如搜狐、网易、百度和阿里巴巴都采用了这个模式。

按工信部和新闻出版总署规定,很多牌照只能由内资公司持有,但中国互联网公司大多接受过境外融资。在一次采访中,曹国伟曾骄傲的跟主持人讲,“中国的互联网企业几乎都在美国上市,这里面是有原因的,因为基本上互联网公司采用的都是VIE结构”。

故事并没有就此结束,而是由此徐徐展开了,谁也没有想到,这个仅仅想帮助新浪上市就闪人的老查(曹的外号),从此开始了彪悍的旅程。

曹国伟擅长的是资本腾挪,也正是这项技能让他在新浪做遍了CFO、COO、CEO,最终成为新浪的主人。

2005年2月8日,新浪发布财报,股价大跌。

“首富”陈天桥出手了,两天买入新浪19.5%的股份,成为新浪第一股东。2月9日,“胜券在握”的陈天桥本想礼节性地通知新浪CEO汪延,没想到汪延手机关机,只好拨通了曹国伟的电话。很快,盛大正式宣布:新浪已有了新主人。

此时,曹国伟正带着家人在澳大利亚度假。陈天桥的这个电话让曹国伟把妻子和孩子丢在了悉尼黄金海岸,立即回国参加董事会商讨对策。曹国伟后来回忆,为了应对这次偷袭,“最忙的时候,我三天三夜没睡觉。”

事实上,情况远没有看上去这么危急。因为早在发财报之前,曹国伟就猜到公布财报后“股价必定大跌”,预感“将有大事发生”。而且新浪总共有5000多万股,那两天交易量达到4400多万股,接到电话之前,曹国伟“就觉得陈天桥同志可能在行动了”。

曹国伟紧急回国,在第四天晚上22点抛出“股东购股权计划”(俗称“毒丸计划”)。内容是:只要盛大再增持0.5%的股票,其他股东就有权半价购买普通股,以大量稀释盛大的20%股份。此时盛大已经花了2.3亿美金,被其他股东半价冲击后,再想恢复20%股份,就必须再付出1.15亿美金。

这代价几乎是盛大近2年的净利润了,陈天桥不得已捏了刹车。巨头博弈这样收场也太潦草了些,盛大又向雅虎求助得到了十亿美金支持的承诺。结果到了关键时刻,雅虎撤资,把钱投给了马云。盛大偃旗息鼓,手中的股票反而成了烫手山芋,新浪股价每跌1美分,盛大将会亏损10万美元左右。

从这个角度来看,阿里巴巴似乎无意中颇有些功劳。凡事一饮一啄间,时常有些联系。曹国伟曾经设计过雅虎收购新浪股份、新浪收购中国雅虎的架构,后来,这一架构被马云套用在了阿里巴巴身上。而新浪和阿里巴巴的纠葛远不止于此,微博才是真正的好戏。

不过微博这时还没有诞生的土壤,一是Twitter都还没有,再者曹国伟心态还没转变过来。比如沟通盛大投资,其实曹国伟早就和陈天桥聊过了,“从2002到2003年,我们两个人就新浪盛大的合并,前后谈了三次。”

甚至于“毒丸计划”也只是一个谈判筹码,曹国伟是愿意选择合作的,“如果他拿出现金放在桌子上,并且开出一个好价钱,我们没有理由拒绝”。这是职业经理人心态,创始人很难舍得亲手养大的孩子。他坦言当时并不认为自己在保护公司,而是完成一份工作,让价值最大化。

CFO要控制风险和成本,COO要营销要业绩,两者有时是矛盾的。

曹国伟的办法是大换血,重建销售团队。因为他发现凭借着“第一门户”的地位优势,销售人员通常坐在单位接电话就能达成任务指标,还报告说销售业务达到极限。到了年底就已经大幅超越了竞争对手,曹国伟牛刀小试初露锋芒。

2005年,曹国伟兼任总裁,主导推出了博客,圆了自己的新闻梦。加入新浪的其中一个考量就是跟新闻沾边,他自称是有媒体情结的互联网公司CEO。曹国伟本科和刚出国时都学的新闻,曾经还当过记者。

汪延任职CEO三年期满后,担心职业经理人与董事会之间的关系,他主动提出了辞职。2006年,曹国伟正式接任汪延担任新浪CEO,从这时起开始协调用户、客户、员工各派系、股东之间的诉求,除此之外还要考虑公司的变革和创新。他接任CEO以后,花旗银行发表了一篇分析报告高调的给予支持,《曹国伟掌舵,上调新浪股票评级》。

曹国伟是上海人,他在上海念了最好的上海中学,考了最难的复旦新闻系,喜欢逃课去拍照,娶到了学妹一起出国。他住的小区里,还有一个业主是分众传媒创始人江南春。2008年底,他们一起制造了中国互联网行业最大的一笔交易:新浪分众合并案,被商务部否决。

虽然计划破产,但新浪也因此躲过一次“暗算”。2009年1月30日,郭广昌旗下的复星国际曾增持分众传媒22.96%的股权,想借此持有10.49%的新浪股份,成为第一大股东。彼时分众与新浪的并购换股协议已然敲定,奈何商务部审核不通过,三张如意算盘都打了空响。

江南春原计划合并以后歇一歇的,却不得不改变自己原定的退休计划,重出江湖。江南春对分众传媒的增持,让曹国伟下定决心实施MBO,改变新浪的股权架构,同时增强管理层对公司的控制能力。只有这样,企业的CEO才不会被短期利润的压力束缚,造成长期战略部署的失利。

2008年4月,“谋深似海,财技通天”的段永基卸任董事长。外界普遍认为,这意味着曹国伟彻底掌控了新浪,为MBO扫平了道路。当年是段永基给了王志东新浪,也是他不满王志东的表现,“我们拿着成千上万的钱,给王志东打名声”。

据曹国伟自述,他是先向董事会征求了意见,董事会同意由他控制公司,增持10%后,再向高管提出MBO。“这不一定只赚不赔——如果把公司做砸了,股票会跌;但如果努力,股票是会增值的。””大家的反应让我真的很感动。我们所有的高管,全部参加了,大家都把自己的钱拿出来了。”曹国伟亲自公布的六位首要股东,后来无一例外全部都是新浪微博的关键人物。

他给高管制订了一个压力较小的资金投入范围,总共凑了5千万美元。加上其他三家机构的1.3亿美元,在英属维尔京群岛注册了新浪投资控股。通过新浪投资向新浪公司投入资金共1.8亿,持股9.4%,完成管理层持股(MBO)。

这一次MBO让新浪管理层控制了公司,结束了以往的管理层频繁动荡时代。而这也是中国互联网企业首例MBO,曹国伟因此成为2009年互联网最大的赢家之一。

新浪日前向美国SEC递交20-F文件显示,截至2020年3月31日,新浪有65,384,161股,新浪董事长、CEO曹国伟持股13.5%。其中,曹国伟通过New Wave MMXV Limited持股12.2%,有58%投票权。New Wave由曹国伟控制,该要约提议以每股41美元现金的价格收购New Wave尚不持有的公司全部发行在外的普通股。

未来,曹国伟大概率或将进一步提升自己在新浪的持股比例。

纽约四季酒店,共55层,高207.9米,是纽约城里最高的宾馆建筑。

2014年4月16日下午2点,曹国伟再次来到这里,带着自己的团队和高盛的代表谈判。高盛愿意放弃更高的佣金,希望能降低发行价或减少股数,而曹国伟坚持17美元和1680万股,双方互相坚持到6点。

美国东部时间4月17日早晨9点半,曹国伟准时出现在纳斯达克交易所。在微博对中国舆论场进行了颠覆式的冲击后,曹国伟终于带着微博开始IPO之路了。上市首日,微博盘中涨超40%,最终以20.24美元收盘,市值达到40.51亿美元,同日新浪市值则低于微博2.83亿美元。

无论是从体量还是发酵舆论的力量出发,微博均已盖过新浪。微博成为曹国伟MBO后最成功的作品。

新浪目前持有微博44.9%的股份,持有微博71%的投票权,是微博第一大股东、实控人。以微博7月6日美股收盘时市值90.09亿美元计算,新浪仅持股微博的股权价值便超40亿美元,高于新浪市值。

“新浪一直认为自己是被低估的,原因有两个:一个是和微博的市值倒挂,一个是雅虎退市后,新浪在美国没有好的参考公司。”一位接近新浪的人士告诉《深网》。

为了解决市值倒挂问题,新浪在2016年宣布:为2016年9月12日工作日结束前登记的新浪股东,按10:1配送微博股票。此举收效甚微,相比之下仅曹国伟持有的新浪股份,在当时就分得了价值一亿美元的微博股份。

当下,新浪旗下的主要产品有三个:门户网站新浪网(SINA.com)、新浪移动(移动门户及移动应用)和社交媒体微博。

PC时代,新浪网与腾讯网、搜狐网、网易网并称“四大门户”,广告是其主要营收手段。但是随着资讯分发方式的出现以及短视频的快速崛起,门户的广告市场遭到不断蚕食。

网易背后有游戏业务做支撑。搜狐虽有投资网游,但其本质还是过度依赖视频和搜索业务所创造的广告收入,新浪如今的核心竞争力是微博,对广告的依赖并不亚于搜狐。

2019年,新浪总营收为21.6亿美元,其中广告营收为17.4亿美元,占比超八成。非广告营收为4.2亿美元,主要包括新浪金融科技业务以及微博直播收入等。疫情期间,新浪的广告再受到重创,收入已经有1/3来自金融业务。

2017年起,新浪收入增速开始放缓,在最近3年时间里净收入增幅分别为53.63%,33.11%,25.91%。2019年,新浪利润首次出现负增长,由上一年的4.67亿美元减至3.7亿美元,同比减少20.70%,不足2017年水平。

微博是国内最早一批社交媒体平台,在话题发酵上依然具备优势,但是随着短视频的兴起,移动端广告资源已然发生倾斜。

2020年,因为新冠疫情的封锁,互联网线上产品迎来集中爆发。3月,微博平均日活跃用户数同比增加18.72%至2.41亿,较上年同期净增约3800万。用户活跃度同比增幅在该季度增长较多,但仍未达到其2018年上半年之前的增长水平。

新浪曾在直播、短视频、甚至电商领域多有试水。2013年,阿里购入新浪微博18%股权,同年微博淘宝版上线,并与移动视频平台“一下科技”开展战略合作,为秒拍、一直播等平台提供明星流量资源,做倒流生意。2017年微博自建短视频团队,2019年推出内容社交平台“绿洲”,却都不温不火。

纵观微博2015年以来的营收及归母净利润同比增速发现,微博增速大幅放缓在2019年第一季度就出现了苗头。与之前动辄20%-70%的营收增速相比,2019年第一季度,微博营收同比增长仅为14.09%,首次跌破20%。

在之后的4个季度里,微博营收和净利润同比增速一路下滑,2019Q2-2020Q1微博营收同比增速分别为1.23%、1.65%、-2.85%、-19%;净利润同比增速分别为-26.91%、-11.58%、-42.90%、-65.4%。

股价上来看,相较于139美元的最高点,当前的仅38美元,微博市值已跌去70%。即便如此,新浪的市值依旧不足微博的1/4,倒挂现象更加严重。

关键时刻,新浪传出私有化要约。

通过私有化,管理层能够实现控制权的集中,便于行使更加灵敏的决策,重新抓住新的机会和增长点。

但是相较市值困境,摆在新浪面前更加严峻的问题是如何改变持续掉队的现状。

本文作者:李越、马关夏,来源:棱镜

-------------------------------------

如果您有优质的、符合见闻调性的原创文章,欢迎以个人的名义投稿入驻华尔街见闻名家专栏。

投稿方式 :请将个人简介以及代表作品发送至 zhuanlan@wallstreetcn.com ,并附上电话和微信以便做进一步沟通,在主题中标明: 申请入驻见闻专栏 + 投稿人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