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描
胡描
还没添加介绍!
总阅读量 0
全部文章
资本撤退、高层动荡后,呷哺呷哺还能否自救?

资本撤退、高层动荡后,呷哺呷哺还能否自救?

在2020年营收、利润增长为负之后,呷哺呷哺陷入了频繁的高层人士变动之中:凑凑原CEO张振纬离职,呷哺呷哺原CEO赵怡也被罢免,呷哺呷哺创始人贺光启重新接手呷哺呷哺CEO。如今的呷哺呷哺,当务之急就是重新获得资本的信任,但小火锅的故事,又要如何“旧事新说”呢?
新神话or新套路?“陆正耀面馆”再组局

新神话or新套路?“陆正耀面馆”再组局

在瑞幸咖啡财务造假停牌退市、神州优车被强制摘牌,再到神州租车卖身后,“出局人”陆正耀带着一干“老将”重回人们视线,杀入小面赛道。有人说,这是老陆的最后一战。折腾半生后,他还能否再铸造“新神话”?所有人都在观望。
“Z世代”统领新十年,哪些领域还能投资?

“Z世代”统领新十年,哪些领域还能投资?

当流量红利逐渐消失,移动互联网周期就走到了末端。站在新十年开端,时代的巨大不确定性正冲击着市场的每一个成员。未来十年新经济领域将迎来哪些风口?对投资机构、创业者而言哪些领域更有机会?华兴资本给出了回答。
成本更低却卖更贵,谁在“造富”燕麦奶?

成本更低却卖更贵,谁在“造富”燕麦奶?

燕麦奶品牌Oatly成为了继Beyond Meat、Impossible Food之后的又一“植物基”明星公司。在其上市之后,市值已经超过了Beyond Meat,达到了122.75亿美元。而在国内,燕麦奶也成为了一个创业热门赛道,投资人们观望着Oatly的强劲表现,早已提前占好了位。
燕窝“罗生门”:谎言背后的暴利江湖

燕窝“罗生门”:谎言背后的暴利江湖

在售卖“干燕窝”不再暴利后,生意人们又盯上了鲜炖燕窝。尤其在当前网红种草、直播带货的风口之下,多个鲜炖燕窝品牌兴起,资本频频加注。但另一边,关于燕窝产品打假,收“智商税”的质疑也一直未曾停歇。
蜜雪冰城:兴于下沉,困于下沉

蜜雪冰城:兴于下沉,困于下沉

不靠加盟费和卖产品挣钱,而是利用原物料及供应链挣钱,这对于蜜雪冰城来说,门店的成活率和门店数量尤为重要,规模扩张势在必行。
靠什么冲击100亿美金市值?小红书没有好答案

靠什么冲击100亿美金市值?小红书没有好答案

站在风口上的“种草社区”小红书,一方面以“社区中大量真实的消费体验和消费过程”作为核心竞争力,一方面却极其依赖于广告收入谋求商业变现。而如何在两者之间取得平衡,它似乎还没有给出更好的答案。
推全天直播、教练带货,Keep寻求商业化破局

推全天直播、教练带货,Keep寻求商业化破局

keep联合创始人、副总裁刘冬透露,线上收入为其最大盈利业务板块,其中消费品贡献了最大比例的营收。而复购则带来增量,“运动食品和服装的毛利比智能硬件好,整体是一个比较健康的环境。”
又出事!持续亏损的红黄蓝还有救吗?

又出事!持续亏损的红黄蓝还有救吗?

红黄蓝又一次因为“事故”走向了公众视野。作为我国首家独立上市学前教育企业,连年亏损,股价跳水,红黄蓝剩下的早已是一地鸡毛。
“逆行者”椰树:为什么可以靠一款饮料横行30年?

“逆行者”椰树:为什么可以靠一款饮料横行30年?

椰树集团凭一款椰汁“野蛮生长”了32年,但在行业规范化的今天,其已多次因“低俗”或违规广告引发质疑或处罚。今天时代变了,消费者变了,新对手不断出现,顽固的椰树集团如何自保?
“十元小酒馆”海伦司如何炼成“酒馆第一股”?

“十元小酒馆”海伦司如何炼成“酒馆第一股”?

以低于10元/瓶的平价啤酒定价,适合聚会的社交空间,海伦司收割了大量年轻人。2020年,海伦司营收1.15亿元。按营收计,其在国内酒馆行业排名第一。
毛利率80%、红杉爆赚400倍:贝泰妮的“钞能力”如何持续?

毛利率80%、红杉爆赚400倍:贝泰妮的“钞能力”如何持续?

摆在贝泰妮面前的问题是:如何避免重蹈完美日记的覆辙,稳住增速、稳住700亿+的市值?
资本不敢投、监管要出手:在线教育泡沫要破?

资本不敢投、监管要出手:在线教育泡沫要破?

2020年疯狂营销大战之后,满目疮痍的在线教育行业正在自食恶果:头部企业普遍亏损,获客成本急速增加,股市一片飘绿,政策监管将至……达摩斯之剑已经悬上头顶,随时可能掉落刺破行业中大大的泡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