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天候科技是华尔街见闻发起的原创科技新媒体,悦读更多请登录我们的网站www.awtmt.com,或关注我们的公众号“全天候科技(iawtmt)”、“新金融见闻(AWFintech)”。

可能乐视自己也没想到,一场临时股东大会变成了讨债大会。

“进展?进展就是没有进展,一分钱都没收到。”在股东大会现场蹲守的王博源告诉全天候科技,他所在的公司之前为乐视的零售店提供装修,但双方商定在2016年前结清的累计近300万的款项至今没有结尾。

“我这是第八次来了,每次都没回应。”在乐视股东大会开始前,王博源已经在北京待了一个多月,每天和其他供应商一起去乐视大厦讨说法,乐视的员工一开始会在一楼摆满鲜花,后来索性连空调也关了。

根据全天候科技获取的一份文件显示,乐视移动总计拖欠超过20家乐视移动区域供应商款项约3330万元,王博源也是其中之一。现场的乐视控股方面负责人向供应商们解释,乐视正在想办法解决欠款的问题,但乐视移动并非乐视网下属公司,这让王博源难以接受。

“乐视对供应商要求很高的,我们也觉得乐视是上市公司,不会欠钱,结果搞成这个样子。”王博源说。尽管在去年下半年就有一些乐视的负面消息传出,但这并未影响他对乐视的认可  。直到去年11月6日贾跃亭承认乐视的财务状况出现问题时,王博源才“感觉乐视好像真的出了问题”,后面的事情变的一发不可收拾。

“乐视可能是真的没钱了,但是欠我的钱我总要要回来。”王博源说。

2015年下半年到2016年上半年期间,乐视手机曾是全球品牌增长最快的手机,但它的资金问题同样严峻。根据此前报道,目前乐视在手机产业链上拖欠供应商货款高达100亿元,其中,欠台湾代工企业仁宝电脑17.94亿人民币,欠信利电子7.2亿元,欠豪声电子5200万元等。乐视手机业务的掌舵者冯幸也在不久前离职。

在供应商代表试图穿过工作人员组成的人墙,冲进会议室的同时,15分钟左右的股东大会共审议了4项议案,孙宏斌还谈及了与万达的合作及乐视影业、乐视致新和乐视网的看好。从会议厅侧门离开前,孙宏斌说“资金不是问题。”

“一开始乐视还比较诚恳,说一定还钱,也给了一点。但后来就是给还款计划书,但到了时间也没给钱。跟我们对接的人都换了好几个,就说没钱。”另一位供应商代表柳鹏告诉全天候科技,他的公司与乐视有广告和会展上的合作,从16年下半年开始,乐视再没付过他们一分钱。

“已经不理我们了呀,律师函也发过,但是没回复。昨天(股东大会)闹的那么厉害,也没回复。”柳鹏说。从去年底开始,他每月都会来一次北京,但并没有任何实质性的进展。因为乐视之前多次做出类似承诺却未履行,柳鹏对接下来的事情已经不抱太大希望,但他还是决定“留下来再看看”。

由于乐视欠款,柳鹏公司的资金周转也不可避免的遇到了问题,他也需要面对公司员工的质疑和压力。相比银行和大型公司,这些小供应商势单力薄,百万级的钱款足以威胁到它们的生存。一些供应商70%以上的业务都与乐视合作,他们曾试图尝试乐视可以为他们提供等价的电视和手机等产品来抵消债务,但是被乐视方面拒绝。

本月初,贾跃亭曾发布一条声明称“会承担全部的责任,会把金融机构、供应商以及任何欠款全部还上”,这让柳鹏一度重燃信心,但他旋即再度陷入绝望——贾跃亭在辞去乐视网的所有职务后,出任乐视汽车全球董事长,全力投入汽车业务并奔赴美国,柳鹏有点担心贾跃亭去美国不是筹钱,而是“跑了”。

和柳鹏一样,当天在股东大会的供应商大多是从2016年前后开始和乐视合作,在年底开始被欠款困扰。尽管对乐视的业务构成和战略都不甚了解,但这些供应商都一度相信乐视这样的大公司不会欠钱不还,“再怎么也不会变成这个样子”。

供应商们对乐视在临时股东大会上的表态并不满意,除了象征性的安抚债权人,乐视并没有债务情况作出详细说明,也没有拿出具体的解决方案。更重要的是,贾跃亭本人并没有出现在股东大会现场,这让他们更加担忧。

手机中国联盟秘书长老杳之前在微博上表示,“因为乐视手机不可能有人买,供应商的钱现在看来大概率事件会石沉大海,其实也怪供应商,早发现不对应该早诉讼,第一批诉讼的供应商都讨回了货款,现在诉讼也晚了。”

虽然都表示“会再坚持下去”,但对下一步的行动供应商们都没有太好的办法。柳鹏已经准备离开北京,他的同事会在后面几天代替他继续前往乐视大厦。

(受访者均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