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链的意义与前景是什么?陈伟星“3点钟无眠区块链”群万字发言解读
张少华发表于2018年02月23日 13:1319495人阅读
摘要: 区块链技术能不能解决困扰人类已久的经济周期问题?比特币会带来通货紧缩和通货膨胀吗?公司币改未来能否成为趋势?快的打车创始人、币安、火币、Qtum、Tron投资人陈伟星做出了详细解读。

本文来自华尔街见闻旗下“全天候科技”,悦读更多请登录www.awtmt.com 或关注微信号“全天候科技(ID:iawtmt)” 。

北京时间2月22日凌晨时分,聚集了蔡文胜、徐小平、沈南鹏等大佬的“3点钟无眠区块链”微信群依然热闹非凡,作为当日群主,快的打车创始人陈伟星洋洋洒洒发表了上万字的观点,主要谈到了区块链技术的意义与前景。

作为80后,陈伟星此前曾创办泛城资本、快的打车、保险师等多家公司,近年来,他转身聚集区块链技术,已投资了币安、火币、Qtum、Tron等多个区块链项目。

陈伟星群内发言主要包括以下几点内容:

陈伟星表示,区块链技术拥有和货币一样的作用——让大家建立起信任。

一个人通过劳动,换取了一定的货币,然后再用这些货币,去换取他想要的别人的劳动。有了货币,这个人可以安心地工作,并把他的价值存储在钱上,以等待有一天他可以去换取他想要的东西。这样他不需要相信人,他相信钱就可以了。

钱就是让大家即使不认识,也能建立起信任的工具。

就像现在的比特币,在相信的人群里面,他们完全可以通过支付比特币来互相服务,我替你泡一杯茶,你给我一个币;我再用这个币向他买一个苹果,他再用一个币向你买一个橘子。这样一个循环,我们创造了世界财富,并且大家都不需要信任对方,信任比特币就可以。

所以区块链就是用来创造信用的技术,并不是创造实际财富的工具。创造了很多人的共识,就能够创造大家都相信的东西,再通过交易对的流动性,大家来定义一个价格作为计量单位。

我们现在的金融体系,首先有央行,创造了基础货币,然后通过银行信贷,创造了信用货币,再通过企业投资,逐步的把钱传导到个人手上。我们通过不断的增加货币供应,来保证市场上保持适度的通货膨胀,这样就能促进消费和降低隐形投资成本。

这个金融的恶性循环中,底层还有一个恶性的经济问题。

因为我们不断用债务催生的经济增长,形成了全世界的供应结构失调。中心化的投资使得我们很多供应本不是市场所需要的,却用债务购买了,这使得供应之间的交换并不是和谐的。所以我们必须不断地增加债务,继续投资以保持供应结构被维持住。如果去掉债务和投资拉动的GDP,我们有很多供应都需要调整,这会形成大规模的经济周期,就是经济危机。

为了避免经济周期带来的痛苦,历史上出现三大经济学思想流派:以马克思为代表的计划经济流派;以凯恩斯为代表的国家投资创造有效需求的流派;以哈耶克与米尔顿为代表的自由市场流派。

但三大流派思想都有自身的局限性:计划经济流派问题是,根本没有人有足够的信息,判断供应的计划;创新就更加不可能通过计划来实现。

凯恩斯流派其实和计划经济是不同程度的计划。那些决定和使用国家投资、使用产业政策的,其实根本没办法清晰地知道该怎么投资,该买入什么供应,该买多少量,该投资什么创新,该投资多少量。而且,人的自私性使得原来为了社会市场结构调整和经济发展的需要,变成了为了自己和朋友创造价值的需求。甚至很多创新被打压,因为影响了既得利益,反而导致了供应的丰富性受到了影响。

哈耶克希望货币去国家化,引入自由竞争;米尔顿是货币主义,通过所谓的直升机撒钱,把钱直接给老百姓,而不是通过银行来传导。这些想法是利于人类长期发展的,但在混乱的经济低谷,人们是没有耐心来等待这种秩序的自然形成。人类从本能上,希望出现强有力的领导,能把问题迅速解决掉。凯恩斯嘲笑哈耶克说,长期而言,我们都死了,要理解人们的动物性,既然有手段(国家投资)解决眼前的问题,就快速地解决。

陈伟星指出,区块链就是来解决这个世界的最大的矛盾,对比原来的货币体系,token的好处是:货币在需要的地方产生,而不是通过宏观调控传导到需要的地方。

区块链的出现,让自由市场和多货币竞争出现了可能,也让现代金融市场中的估值模型的竞争出现了可能,让人们的信任共识的竞争出现了可能。加密技术,让人类保护自己的财产出现了可能,全球化的币币交易,让人类的自由选择出现了可能。

所以,人类的往美好的方向演化秩序,有了技术性的可能。技术是可靠的,是明确的,而思想容易成为神话。

产权保护、自由选择、竞争,三者是人类向富足、平等、多样的美好社会演化的前提条件。区块链为这个前提条件提供了可靠强大的技术手段。

比特币发行量有限让一些人担心通货紧缩问题,其他数字货币种类繁多又让一些人担心通货膨胀问题,而陈伟星认为,以上两种情况都不会出现。

他指出,历史上大部分时间,只有单一的货币,任何一次支付,都需要用这个货币,才能被称为所谓的“通货”。当外面的货币流通少了,就会引起通货紧缩。通货紧缩后,导致早前投资的时候成本高,开始销售的价格低,使得企业失去利润而更容易失望。因为能与前面两种周期叠加。

而反过来,多种货币不断的增长,也并不能引起通货膨胀,因为每一种币间都是流动性的控制,而且很多地方的结算货币也不一样,甚至不会有单一通货。

比特币是确定上限的货币,并不是紧缩。传统的宏观经济学认为,要保证适度的通货膨胀,才能促进消费和降低隐形投资成本。传统的宏观经济学是建立在单一货币的理论基础上的,但区块链环境下的多货币体系,我们每次支付并不一定用单一货币支付,所以比特币的储蓄过度并不会引起相对比特币的通货紧缩,因为我们可以用ETH,QTUM等上千上万种支付手段。

商品价格是一个相对价格,有什么能做尺度货币。比特币大概率是一种尺度货币,但真正交易的时候就不一定用比特币支付,每个社群有每个社群的喜好,只不过大家用比特币的交易对,来确定相对价格。

比特币的交易对,只是作为尺度货币来衡量各自的相对价格,而不是所有的商品都需要用比特币来支付。也就是说所有的币都可以用比特币来衡量一下,然后用来支付,或者通过计算机的交易对换成对方需要的币来进行支付。即使外面没有比特币流通,依然可以完成支付。比特币在未来世界,不是一个“单一通货”,而只是尺度,一根尺子。所以尺子的标准不能乱变,或者反过来说,正是因为尺度确定稳定,才能称为尺度。

比特币即使成功了,也不是单一通货,只是其他各种价值的尺度,因为我们需要一个相对价格的衡量标准,不能所有的币都两两匹配,所以需要一个尺度货币。所以既不会因为货币问题(比特币的有限总量)导致“通货紧缩”,也不会因为货币问题(过多的币)导致“通货膨胀”。

陈伟星认为,类似ETH、QTUM、EOS这样的基础链,可称为community的生态商业模式,类似互联网时代的market place,往往是最大的机会。基础链的核心竞争力和核心门槛是如何让自己链上的生态币形成网络效应。

他表示,可以把任何一条基础链,看成是建设城市社群。链的底层功能,好比这个城市的马路、河道、水电煤;链上的token,好比这个城市的产业。如果这个城市的产业,有了上下游的关联锚定,就有了产业的集群效应,于是就产生了这个城市的竞争门槛。当然这个城市的品牌也是很好的竞争门槛。所有先发者在品牌上,产业引入,建立产业互动等方面,有了自己的优势。

另外基础链的基金会,也是一定的优势,基金会可以比作这个城市的招商引资基金,可以吸引生态成员入住这个基础链。

但现在基础主链的最大问题,是缺少治理机制;也缺少了链上生态协同的机制;基金会缺少透明度;当然基础的技术性能特别是安全性,都有很大的挑战。好比一个城市,人群聚集了,但没有警察、没有城市治理秩序、产业布局混乱。

陈伟星还谈到了币改对公司的机会。他指出,现在我们的提供生产力的组织中,绝大部分都是用公司制的形式存在的。这种制度已经超过上百年,虽有改进,但基本是统一框架下的。

公司制的核心是有限责任的法人,股权、与资产负债表。股权是分配机制,股权证券化以后,资产负债表就是定价的主要共识机制。当泡沫化足够大以后,P/E rates的估值模型,实际上失去了早先的意义,变成单纯的、被不同股权相对价格,以及进入资本市场的货币量锚定的共识机制。有限责任,促使人们使用债务,是一个风险转移工具,资产负债表更是风险掩饰工具。传统金融工程的共识机制是非常单一的,并且被单一货币锚定,机制性的问题蕴含了巨大的债务风险,是个落后的、危险的机制。

当前的环境下,寻找已经有一定成果的,基于数字的商品与服务的公司,特别是适合经济体化的公司,进行币改是最好的机会。如果这个公司,在传统的监管下有一定的灰色,或者国际化特征明显,有不确定性的政策风险,就更适合币改。

有三个原因会不断让不同类型的公司值得去币改:1、大泡沫,随着比特币增长带来的超级大泡沫;2、不断创新的共识算法模型可以被参考;3、随着区块链技术不断提高后的智能合约和高效性。

他预计,未来币改会从早中期投资开始,不断延伸到中晚期投资,再衍生到上市公司。这个过程中,有很多币改投行的机会,也有很多交易所的竞争胜出机会。

也许不要3年,比特币涨到10万美元,那么整个加密货币资产可能会到5-8万亿美元的市值,其实只要有3万亿美元的市值,就几乎可以垄断科技公司一级市场的早中期投资;并且吸引部分后期投资公司的币改。如果到10万亿美元,估计可以把很大一部分上市公司吸引过来币改。币改的形式也是多样的,是可以和公司股权制并存的,类似ht,bnb。

收藏分享
23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