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伟星谈为何投币安、火币、Qtum:赵长鹏长得像王兴,李林有格局、帅初有前瞻性
张超发表于2018年02月27日 10:26
摘要: 陈伟星投资了币安、火币网、Qtum、TRON等一大批市值最高的区块链项目,项目总量有大几十家。此前一段时间,他因卖掉了快的借酒消愁。

本文来自华尔街见闻旗下“全天候科技”,悦读更多请登录www.awtmt.com 或关注微信号“全天候科技(ID:iawtmt)” 。

2月26日22点,“三点钟火星财经学习成长群”内,蓝港互动集团创始人、火星财经发起人王峰对话了快的打车创始人陈伟星。就陈伟星的创业经历、投资选择和区块链思想的成长轨迹,双方进行了长达4小时的十项问答。

在被问及当年卖掉快的是否甘心时,陈伟星说道:“我没办法啊,输了啊。所以借酒浇愁去了,喝着喝着就开心了。”

谈及滴滴程维,陈伟星耿直地表示,我们性格很不一样,“其实我们当时是同一届的北京化工大学同学,但我不喜欢那个学校读了三个月就退学了,他坚持到最后。我对于不喜欢的环境,要么改变,要么离开。

虽然当初卖掉快的让陈伟星“借酒消愁”了一阵,但在喝酒的过程中,他也在不断学习、认识各种各样的精英,从而进入了区块链的世界,投资了多个区块链项目。

“我是先思考经济和金融,再发现区块链的。一开始只理解比特币,我投了一圈区块链后,越来越理解区块链的速度了。我最早投的区块链项目,基本都是边喝酒边决策投的,哈哈哈,根本喝不醉,越喝越不想回家。全靠喝酒解愁,哈哈。自从找到了区块链,酒也戒了,女朋友也不要了。”陈伟星笑称。

在被问及如何发现币安的投资机会时,陈伟星坦言:“我就是盲投的,币圈老人们,一看人品好的我全投,见面聊十分钟就说投。很多人不让我投。”至于究竟投资了多少个区块链项目,陈伟星自己也没数过,他称:“大几十家吧。很多间接投的,我根本不看白皮书。”

很快,群员发出了一张照片,图中显示的是泛城资产投资企业。而泛城资产(全称“浙江泛城资产管理有限公司 ”)的大股东正是陈伟星,持股比例高达90%。

问答过程中,陈伟星还提到了自己对徐小平、蔡文胜、赵长鹏、李林、帅初、孙宇晨等人的认识,更是怒怼朱啸虎,称:“朱啸虎是压根不想好好学习,一棍子把一群热心创业的青年打死,还道貌岸然,我觉得很好笑。他更关心他投资的公司的估值和套现的时机,而不是社会的问题。国内打车软件我快的第一家做成功的,他搭了我们的顺风车,不知道为啥那么自豪。我都觉得我是运气,他把自己当神了。”

以下为对话主要内容(来自《火星财经》,全天候科技做了整理):

王峰:卖掉快的那两年,你心里甘心吗?快的滴滴合并时的规模,是和美团大众点评、58赶集合并的case同一个量级的,都是百亿美金量级,甚至你们的影响力更大,但很多人只知道当年大众点评的张涛、赶集网的杨浩涌,还有很多人那时只知道快的,不知陈伟星,为什么那时你如此低调?怎么前后好像变了一个人一样。

陈伟星:WC,我没办法啊,输了啊。所以借酒浇愁去了,喝着喝着就开心了。

我没啥好和公众讲的,也没啥兴趣讲,所以就几乎拒绝一切媒体采访。

区块链是一场生产关系的变革,需要传播,他和别的技术不一样的地方是,信仰和共识比技术还重要。比特币这样,技术更新那么慢,到现在已经是非常牛逼的。智能合约、扩容,其实对比特币没那么紧急重要。

王峰:卖了就卖了?喝酒酒量大吗?

陈伟星:这两年无聊,让我认识了各种各样的精英,学习了很多东西,喝了很多好酒,挺好的。想明白区块链后我变化才大。

王峰:你在进入区块链之前,可能处在一个相对空档期。做快的不久你引入了CEO,转而扮演更宏观一点的董事长角色。快的和滴滴合并之后,你转型纯粹的投资人,投了很多项目。为什么没有再创业?

陈伟星:我和程维很不一样的性格,其实我们当时是同一届的北京化工大学同学,但我不喜欢那个学校读了三个月就退学了,他坚持到最后。

我对于不喜欢的环境,要么改变,要么离开。

王峰:区块链的春天真的到来了吗?如果是,为什么?好像你和张颖争论的时候,说这个区块链风口期最多只有半年。为什么?

陈伟星:说区块链是人类的春天,不为过。现在能看得到的大机会,实际上是越来越清晰了。

王峰:风口来了吗?风口期有多长时间?你预计今年会有折腾到什么局面?很多人去日本,不在国内干。国内有机会的扩容,还要看监管如何做。ofo们今年会有人tokenize吗?滴滴们呢?

陈伟星区块链发展有四个要点:1.信仰并长期持有比特币的人数与持币量;2.波浪形抬高的大泡沫;3.健壮的基础设施;4.不断上链的资产。

基础底层链的community、经济体链的community、去中心和中心化的交易所、钱包等各种基础设施,已经很多团队都在开始研发了,这些是必然需要的,后来者很难赶上。

资产上链是被大泡沫吸引上来的,和当年我们很多公司为了国内的高估值拆vie回来一样。

第一波的大机会,已经很明确,这六个月会有足够的选手。

后来者,只好在这些community里面去做内容,再要去创新,需要新的技术突破。

实际上,第一波机会,区块链上现在并不缺什么,都是看得到的技术需求;后面一波重大的技术突破,还没有看到。

王峰:你几乎卷走了区块链早餐最好吃的蛋糕,包括币安、火币网、Qtum和TRON等一大批市值最高的中国团队项目。我套用红杉沈南鹏他们惯用的“赛道论”,你是不是把数字货币交易所和基础公链都当成了赛道?如果我的“赛道论”猜想是正确的话,老实坦白,你到底投了多少数字货币交易所?又投了多少公链?你是怎么发现币安的投资机会的?

陈伟星:我就是盲投的,币圈老人们,一看人品好的我全投,见面聊十分钟就说投。很多人不让我投,哈哈哈

王峰:今天我才觉得星星实在。

陈伟星:我没数过啊,大几十家吧。

王峰:哇噢!

陈伟星:很多间接投的,我根本不看白皮书。

王峰:你怎么看待赵长鹏和李林这两人的不同?又怎么看待帅初和孙宇晨这两个人的不同?从投资人角度上看,这些区块链创业者们最大的相同特质是什么?

陈伟星:我和他们两都不熟,直觉都是伟大的企业家!哈哈哈。

我是被何一逼着去见长鹏的,然后边吃泡面边听他讲,我觉得他的面相和王兴很像,于是吃完泡面我开心的走了。

李林是个有格局的人,他投资了很多从他公司离职的同事,帮助了很多人。我真心的非常喜欢这样的格局,第一面就很喜欢他。

王峰:我也是这样的人,自我感觉啊。李林厉害!

陈伟星:李林对从火币离开的人,确实够可以。

帅初是个非常简单、明了、大度、有前瞻性而且坚定的人,他和赵东两教给我很多币圈的历史。

就是他们两丑的和帅的神情都挺像的。

王峰:昨天我采访帅初。他口才比不了你。

陈伟星:孙宇晨就是个乐观简单挺会做生意的90后,他被历史和缘分推上去的,我是被站台的。但他是个非常认真做事情的人,也非常聪明,我真心觉得他可能会是个传奇。

他们都想解决问题,不是单纯为了赚钱。

群员:徐小平和蔡文胜呢?

陈伟星:徐老师就是个老师,喜欢当老师的老师,内心无限信任年轻人,见到谁帅就投帅。

王峰:我很赞同。我爱徐老师真的。徐老师心内透明。

陈伟星:文胜是个直觉天才,我觉得他从来没有完整的想明白很多事情过,但他就是个直觉天才。

我夸人还可以吧,哈哈哈。

王峰:文胜如果做产品,肯定是很好的运营经理。

陈伟星:文胜如果去编程,会使一个很好的产品经理。哈哈哈。

孙宇晨是我同学,和慕岩一样是我湖畔的同学。我批评同学从来不客气,孙宇晨不是非常成熟的企业家,但他是个简单干练想做事情的人。他的负面和运气是平衡的,因为他有一些生意人特点,有一些缺点,过度pr,很多人不喜欢。

但很奇怪的是,老外大妈们挺喜欢的,说他是来自东方的神秘力量。审美不一样哈哈哈。

王峰:近一段时间里,大众开始接受一个新词儿,是一种草本植物,叫韭菜。区块链里谈的韭菜,是(指)在数字货币投机市场里交学费的散户或者赔钱户。你和金沙江创投朱啸虎的互怼中多次提到这种草本植物。昨天和量子链帅初的王峰十问中,我把你们之间互怼,看成是新旧利益集团的公开撕逼(我们就事不就人啊)。

我看你事后很快发朋友圈声明,所持加密货币永不套现,且绝不割韭菜。朋友圈留言“真正的信仰者,绝不割韭菜,也不当韭菜!只有卖的才是韭菜。你确定这不是你的意气用语?如果是真心话,为什么?

陈伟星:我说的是真心话啊。因为未来没有非加密货币的钱,所以,我在未来等你们哈哈。

我和朱啸虎没有新旧利益之分,我也是旧时代过来的人,混得比他帅,只不过他想死在旧社会,我想活到新世界了。

王峰:这不到十来天里的时间里,你不但怒怼了人家独角兽捕手朱啸虎,还陆续惹恼了人缘极好的百合网慕岩、最懂牛腩和美甲的互联网思想家雕爷、人和你一样帅连公共账号都比我们写得好的经纬老大张颖、还有国金苏亮等一大票人。

你一言不合就开怼的性格是怎么产生的?为什么要一下子怼这么些人呢?是你相信狭路相逢勇者胜,还是因为比特币信仰?

陈伟星:我觉得首先是因为对于区块链的信仰。你看我和张颖关系还是不错的,他之前发朋友圈或者微信,我也反对他的观点,试图和他解释区块链的价值。

张颖是我们快的打车的早期投资人,也是我们保险师的早期投资人,我们是战略合作伙伴。

但张颖我反问他一些问题,说一些不同观点,他马上会和我认真的探讨,甚至私信问我问题,让我去给他们公司讲课。

朱啸虎是压根不想好好学习,一棍子把一群热心创业的青年打死,还道貌安然,我觉得很好笑。

今天是不是说,把ico说成是庞氏骗局,是侮辱了庞氏骗局?你们确认下他说过这个话吗?

王峰:控制脾气吧,少树敌。

陈伟星:树敌会被暗杀吗?再说,我们就是学术之争,又没约架。

现在全世界的债务危机,本质就是全世界的庞氏骗局,只能不断的借新债还旧债,其实永远还不出来,问题就越来越大,不断的演变成政治危机,欧债危机和英国脱欧就是例子。

那些骗钱的项目,是欺诈行为,是需要通过法律制裁他们,这是我们需要完善的。

当一个人要胡说八道的时候,真的没法好好的聊天了。他的时代已经过去,区块链根本不缺他。

我是social design派,我相信这个社会未来是可被编程的,人与人的关系不需要中介来守信,用只能合约来实现。现在的中介转走了绝大部分钱,未来只需要给机器一点点能源。

陈伟星:朱啸虎更关心他投资的公司的估值和套现的时机,而不是社会的问题,这样就缺少了思考这些问题的动机。

你不去关心别人,就会失去最早服务别人的机会,每一个创业者需要最早的发现别人的痛楚,最早的去服务他们。

收藏分享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