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来自全天候科技,阅读更多请登陆www.awtmt.com或华尔街见闻APP。

来源|全天候科技

作者|李墨天 编辑|叶丽丽

美国当地时间5月11日上午9点30分,虎牙成功在美国纽约证券交易所挂牌,成为中国第一家上市的游戏直播平台。

虎牙是欢聚时代的控股子公司,虎牙此次IPO将发行1500万股新股(不考虑绿鞋行权因素),发行价12美元/股,根据新股发行价格测算,虎牙直播估值约为30亿美元,高于外界此前预计的20亿美元。

虎牙直播CEO董荣杰在挂牌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本次募集的基金,将投入在游戏直播以及电子竞技上下游产业链中,同时也会寻找其他品类的直播项目进行投资。

虎牙直播成为了游戏直播第一股。值得注意的是,IPO前的虎牙仅仅完成了B轮融资,今年3月,虎牙直播宣布获得腾讯4.6亿美元的投资。这个阶段上市,可见其争做游戏直播第一股的迫切心情。

“我们是中国排名第一的游戏直播平台”——虎牙在招股书中称。

根据Analysys易观发布的《2017上半年中国游戏直播市场行业监测报告》显示,直播市场的前三名分别为斗鱼直播、虎牙直播和熊猫直播,其中斗鱼和虎牙处于前两位,没有详细的财务数据对比,很难得出谁是行业第一的结论。

在招股书中,虎牙引用了IPO咨询机构Frost & Sullivan的数据称,“至2017年第四季度,虎牙的平均月度活跃用户超过8600万,其中移动MAUs(每月活动用户数)近3900万,排名行业第一;2017年第四季度最新数据显示,单个移动端用户平均日使用时长达99分钟,同样行业第一;2017年12月移动端用户次月留存率超过70.0%,居行业第一。”除了这些,虎牙的营收、日活等核心数据并未给出其是“行业第一”的佐证。

斗鱼、虎牙缠斗多年,一直在抢夺“一哥”的位置。游戏直播行业商业模式清晰,但多年来因为竞争而陷入亏损的境地。虎牙去年营收21.6亿人民币(约合3.4亿美元),较2016年增长超过170%,但依然在亏损。2017年归属虎牙的净亏损为人民币8100万元(约合1240万美元),2016年归属虎牙的净亏损为人民币6.256亿元。

近日,虎牙直播向SEC提交了招股说明书3号修订文件,公布了该公司2018年第一季度的财务数据——虎牙Q1净利润达3140万元人民币(约合500万美元),去年同期净亏损4170万元。去年第四季度,虎牙净利润为497万元,实现了近两年来的第一次盈利,今年一季度再次盈利。

董荣杰今晚在群访中表示,虎牙直播去年四季度以及今年一季度的盈利,代表整个整个游戏直播从过去单纯的亏损,进入到了良性的,有正常的业务利润的阶段。

在真格基金投资副总裁关山行看来,包括斗鱼、虎牙在内的游戏直播平台的盈利状况在改善。一个重要原因是,随着吃鸡游戏(绝地求生)的火爆,用户付费的习惯在改善,游戏直播比以前赚钱。另外,准备上市的游戏直播平台面临财务压力,也会控制成本支出。

竞争时代,游戏直播平台将大量的资金用于争夺主播,因为头部主播把持着平台的收入命脉——在2017年,虎牙前100个主播带来的用户付费金额占到了净营收的23.5%,

因此,几年来,直播平台之间高薪挖角不时发生,天价签约费拉高了平台的成本支出。

招股书显示,虎牙最大的成本是收入分成费用和内容成本,由内容版权费和引流主播费用组成的两项成本占据了总成本的72.3%。但这种流量争夺战似乎很难停止。

在招股书中,虎牙称“我们必须持续吸引优质高产的主播,来保证内容供应和游戏直播社群的繁荣,还需要及时挖掘出潜在的优秀主播,给他们丰富的资源。”

因此,在关山行看来,直播平台对主播的争夺还将持续,几个平台之间的竞争也会一直存在,短期内不会出现一家把另一家打趴下的情况。

接下来,游戏直播第一股虎牙直播面临的挑战依然不小。

虎牙直播的前身——YY游戏直播是最早涉足游戏直播的平台。在它出现之前,已有不少用户通过YY语音进行游戏的沟通交流,依靠在语音界积累的用户,YY游戏直播上线后迅速获得了大批用户。

当时的游戏直播行业还处在空白期,大量的用户和主播都没有找到合适的平台,因此,YY游戏直播前期只需要承诺从平台导流就能够吸引到主播。 

据前YY游戏直播负责人古丰介绍,YY游戏直播从2012年初创立到2013年底,不到两年用户覆盖超过一亿,月活用户近3000万,月营收也突破千万。“当时,YY游戏直播是中国毫无争议的行业老大。”古丰在演讲中提到。

当时YY游戏直播的运营模式是,吸引前一百个顶尖的游戏主播,产品的运营推广围绕他们展开,同时推出特权标识、付费道具、按等级排位、VIP席位等方式引导用户付费。

可以说,YY游戏直播在行业的混沌期进行了一系列的探索。但是在关山行看来,这些做法并没有积累很高的壁垒,很容易被竞争对手复制。

很快,YY游戏直播遇到了强劲的竞争对手——斗鱼直播。古丰在演讲中提到,斗鱼能够起来,很大原因是砸巨资把YY和行业里的头部主播签下来。“游戏主播和娱乐主播不一样,他们不依赖直播平台就很红,自带粉丝,还可以带粉迁移。游戏直播用户的付费率只有秀场直播的1/3,靠付费分成模式不足以对游戏播形成绝对话语权,这给了斗鱼可趁之机,直接以签约费代替分成来获得头部主播,这是斗鱼能反超的核心原因。”

古丰事后反思,在没有竞争对手之前,行业领先者会有创新者窘境。在没有斗鱼之前,YY 游戏直播可以通过控制流量分配和收入分配,相对控制住主播。但要实现绝对控制,必须成为主播的核心收入来源,这就需要弥补游戏直播分成收入以外的额外收入。“没有对手挑战的时候,没有公司会主动跳出来额外给主播一大笔的签约收入,但任何一个业务团队都应该对自己的生存之本保持足够的敏感,一旦遇到新平台对你的生命线发起挑战的时候,你应该有足够的快速和果断的应对策略。”古丰说。

2014年初,古丰离开YY游戏直播,当年11月,YY游戏直播改名为虎牙直播。这段时间,虎牙直播面临着团队的动荡和整合,对于外部的进攻反应缓慢。也就在2014年末,直播行业的“百团大战”拉开帷幕。2015年初,欢聚时代决定7亿元投资虎牙直播。这笔钱让虎牙在混战中得以生存,从YY发布的2015年各季度财报显示,2015年,虎牙直播全年亏损超过4亿元。

在百团大战中,后起之秀熊猫TV、全民TV等都采取挖头部主播的战略,以求得到快速的流量提升。出于竞争考虑,虎牙也跟上了这场挖人大战。在2014年末到2017年,互相挖角成为这个行业的常态。

2014年末,虎牙从斗鱼挖来主播Pis、仇冬生等人;2015年初,斗鱼一个月内挖走虎牙的6名主播,总签约费高达6000万元。王思聪创办的熊猫TV,也依靠天价签约费挖了不少主播。可以说,这是一场资本之战,没能跟上的直播平台纷纷掉队。 

“知名主播带来的流量很可观,但平台对他们的控制力并不强。一旦被别的平台挖走,大把的用户就跟着主播去别的平台了。”伽利略资本的投资人冯超说,“包括我们投资过的一些网红经济平台也面临这个问题,知名主播跳槽对平台的影响非常大,有几家游戏直播平台就因为很多主播被挖走,后面发展不太好。” 

这场烧钱抢主播的热潮一直持续到去年。据媒体报道,仅去年11月一个月,斗鱼就有11名大主播选择了出走,并且其中多数都跳槽到了虎牙。

除了互挖主播,移动电竞成为移动直播平台的新战场。虎牙凭借移动电竞《王者荣耀》的兴起,重新获得市场。

虎牙是最早布局“王者荣耀”主播的直播平台。随着“王者荣耀职业联赛”(KPL)的兴起和火爆,虎牙直播培养的主播大红了一把。 

提前布局移动电竞,让虎牙一度反超斗鱼;不过随着斗鱼的跟进,两者在这个新战场又成为直接对手。 

艾瑞咨询发布的《2018中国电竞行业研究报告》显示,2017年我国国内电竞整体市场规模突破650亿元,同比增长59.4%。在关山行看来,三年前还在讨论的移动电竞趋势,现在早已经到来。

基于这样的市场前景,移动电竞赛事的直播版权成为直播平台新的竞争点。虎牙已经相继拿下了LPL、KPL联赛的直播权,并于2018年购买了韩国LCK联赛的国内独家直播版权,在电竞赛事资源储备已储备了大量资源。斗鱼则承揽了LPL全部赛事、S8总决赛和MSI赛事的分播版权。

关山行分析,目前直播平台对于版权的支出越来越大,已经是不可忽视的成本了。而且这个趋势会继续延续。

电竞这个风口几乎是兵家必争之地。去年,有4300万人在直播平台上观看了《英雄联盟》S7全球联赛。用户源源不断的加入是直播平台估值增长的重要砝码。

三年间,斗鱼、虎牙和熊猫等几家寡头瓜分了市场。Trustdata日前发布的《2018Q1中国移动互联网行业发展分析报告》显示,在游戏直播市场中,斗鱼的直播用户规模为2524万,虎牙直播则为2320万,大幅度领先与熊猫TV、企鹅电竞等平台。

但在行业格局定型的同时,收入结构的单一也在困扰着所有游戏直播平台。从虎牙披露的数据来看,游戏直播业务在2017年带来了20.67亿元的营收,较2016年7.92亿元的营收增长了161.3%,占比达到94.7%。

“斗鱼还没有具体的财务数据,但整个行业多少都有这种现象,包括其它类型的直播平台,在收入多元化上的探索一直没有太大的进展。”冯超称,“机构现在也不怎么看直播平台,因为盈利单一的问题目前来看,还没有太好的解决方案。”

目前,几个直播平台已经意识到了盈利模式单一的问题,开始探索其它营收增长点。比如斗鱼在2016年上半年,将直播扩展到娱乐、科技、财经、体育等垂直领域,虎牙也上线了户外、美食、时尚等模块,在游戏直播业务外,寻求其他的直播收入。

同时,除了直播业务外,这几个游戏直播平台纷纷进入内容制作的领域。比如斗鱼联手米未传媒制作了《饭局的诱惑》、虎牙直播制作了狼人杀真人秀《God Lie》,几家游戏直播平台中,熊猫直播进军直播综艺动作最为频繁,包括了王思聪参与的《小葱秀》、真人秀《Hello!女神》、吴宗宪主持的《开心相对论》以及狼人杀游戏《Panda Kill第三季》等内容,有些综艺已经和游戏无关了。 

几条腿走路已经是各大平台不约而同的选择,这些业务或许未来能够成为盈利点,摆脱目前对游戏直播业务过于依赖的境况,这也是一个更有吸引力的新故事。 

在斗鱼和虎牙争当第一的时候,背后股东腾讯成最大赢家。

今年3月8日,虎牙完成B轮融资当天,竞争对手斗鱼也在同一天宣布完成了6.3亿美元融资。两者的投资方都是腾讯,这个互联网巨头旗下的游戏资源足以让所有游戏直播平台艳羡。 

在拿到腾讯的投资后,虎牙的账面现金充裕了很多,这意味着他们他们有足够的现金流来保证公司在亏损的情况下继续发展。 

而根据招股书披露的持股情况以及腾讯当时的投资额计算,虎牙B轮融资的估值约为13.3亿美元。按照媒体报道,腾讯在对斗鱼的6.3亿美元融资当中,对斗鱼的估值是24-25亿美元,差不多是虎牙的两倍。此外,斗鱼曾在去年宣称自己已经实现了盈利,成为业内首家完全盈利的直播平台。

虎牙的招股说明书中也披露了一个与腾讯有关的细节——在3月8日腾讯入股虎牙时还签订了一份认购协议:腾讯有权在2020年3月8日至2021年3月8日期间,以公平的市场价格购买额外的股份,以达到50.1%的投票权。此外,在斗鱼之前两轮融资中,腾讯也是主要的投资方。

“腾讯最近几个季度游戏收入的增速都在下降,他们可能也想借助直播平台来带动自己的游戏业务。”冯超说。

腾讯游戏业务在2017年第四季度首次出现了环比下降,虽然腾讯解释有三季度高基数的部分影响,但相比二季度,四季度的增长也不算高。冯超分析称腾讯未来有可能会给斗鱼和虎牙更多游戏资源的倾斜,甚至是下架竞争对手的游戏直播。 

腾讯的巨额投资被解读为让两家竞争对手握手言和的一种手段。据媒体报道,在近日开幕的2018年KPL王者荣耀职业联赛春季赛中,获得赛事转播版权的平台由此前的7家变为4家,除了腾讯自家的企鹅电竞和腾讯体育外,剩下的便是斗鱼和虎牙。

“腾讯投资两家头部公司可能也是为了控制住赛道,甚至不排除两家合并的可能。”冯超说。 

不过,在关山行看来,目前两家都冲着独立上市发展,短期内很难合并。预计一段时间内,行业依然是激烈交火的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