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轮回李彦宏
李墨天发表于2018年05月22日 19:4133969人阅读
摘要: 李彦宏曾说,2008年是其创业以来最孤独无援的时刻,百度创业“七剑客”相继离开。2018年,陆奇离任和百度高管离职潮再次将李彦宏推入孤独无援的境地。

本文来自全天候科技,阅读更多请登陆www.awtmt.com或华尔街见闻APP。

“Robin作为创始人、CEO, 把整个公司所有业务交给我一个人管,这真是非常不容易、非常难得的。我真的非常非常珍惜。”在5月21日的百度内部交流会上,不久前宣布离任的COO陆奇寒暄似的感谢了董事长李彦宏,并称“百度完全有机会有能力成长为一个伟大的公司”。

2017年1月17日,李彦宏从微软挖来当时了美国科技行业中担任最高管理职位的华人,空降百度出任COO一职,在他到来之前,这一职位已经空置了6年。

作为新任二把手的陆奇在一年多的时间里重整了百度组织架构,推进Feed流增长,亲力完成了阿波罗无人驾驶生态的建设。伴随着陆奇的离开,百度的架构又将迎来变革。

“他们每个人都非常的优秀,在我工作的整个过程中,他们给了我很多的帮助,我们的合作非常好。”陆奇在内部交流会上澄清了关于内斗的种种猜测,但在百度刚刚走出困境,全面发力人工智能时,陆奇的离开又带来了不确定性。

显然,陆奇回应没能让媒体的猜疑和揣测有所收敛,资本市场也在毫无顾忌的宣泄着自己的情绪,他的种种表态在百度下跌的股价面前显得杯水车薪。

据说几年前,李彦宏在看到一篇描述百度“七剑客”尽数离职的文章时,情绪一度非常低落。相比阿里的十八罗汉和腾讯五虎将,昔日随李彦宏一起打江山的创业伙伴,却早已不在百度多时。

根据腾讯的一份统计显示,从2007年到2017年,百度至少有十位副总裁、二十多位高管离职。仅从2015年至今,百度离职高管超过十位。 

就在陆奇公开离任一个月前,李靖(李叫兽)在朋友圈宣布自己辞去了百度副总裁职务。紧跟着这次人事变动,百度贴吧事业部总经理胡玥、百度地图事业部总经理李东旻、搜索广告高级总监鲁鹏俊、内容服务平台总经理屠静等多位中层员工也陆续离职。

和陆奇一样,李靖的离职也被套进了一个充满内部斗争和办公室政治的剧本里。在今年2月,就有传闻称加入百度之后,李靖曾先后负责五六个项目,但没有一个项目最终上线,内部的斗争也让百度高层决定拿掉其团队,整体解散或者独立,内部转岗。

2016年,百度收购李靖所在的北京受教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尽管对百度来说一亿元的价格不算什么,但对自媒体而言,这无疑是一针强心剂。在当时,25岁的李靖刷新了百度前副总裁李明远29岁的记录,成为百度史上最年轻副总裁。

按照界面的报道,李靖的能力深得李彦宏赏识,百度的最高决策层E-Staff团队也对这个年轻人寄予厚望——他除了自己带来的20多人,还先后从百度内部转岗和外部招聘了将近一百人。期间,百度还为李靖配备了一些有经验的老人,在资源上也给了这支新团队很大的倾斜。

在那一年,百度接连遭遇了“血友吧事件”、“魏则西事件”,网信办也牵头成立调查组调查百度,公司的声誉和财务表现都跌至谷底,迫切需要变革。

在这之后,百度还将创新业务部划归李靖管理,以图改变让百度名声扫地的医疗广告业务。到去年年底,手百和Feed产品部、手百策略部门被也划归至李靖管理,这是李靖在百度最高光的时期,其手下大约有五、六百名员工。

但手百这样的移动端的主要阵地,似乎超出了李靖的驾驭能力。他擅长的是营销方法和工具研究,而非互联网产品设计,更何况在百度这个庞然大物里,还有复杂又繁琐的人际关系。 

界面的报道称,今年年初的一封内部邮件显示,广告创意部门开发的工具产品的几项数据,包括工具效果、点击增量、给公司贡献的收入等全为负数。这意味着,它们不但没能给百度的广告主带来CTR、ROI的提升,反而还起了副作用。同时,李靖的团队更改了算法口径中对数据的选择,挑了不同的数据来计算,使得“新算法”算出来的结果好看了很多,也完成了KPI。

这些动作在百度内部引发了相当大的质疑,考核广告创意部的上级部门也没有接纳这个计算结果,这直接导致了李靖无法完成当初和百度签订的对赌协议。很快,广告创意部门整体绩效被判定为差,面临改组、裁撤。

比起李靖,上一位“最年轻副总裁”李明远的百度生涯则要风光的多。在百度实习期间,李明远跟随“贴吧之父”俞军参与设计了百度贴吧的产品架构,凭借贴近搜索的新模式与超女等娱乐事件的运营,贴吧的流量从占百度总流量的1%,半年内飙升到11%,成为全球最热门的中文网上社区之一。

2007年,缺少电商基因的百度开始大刀阔斧进军电商市场,百度为此设立了其史上第一个独立事业部“电子商务事业部”。当时,24岁的李明远成为了该事业部的总经理。 

“他是个做什么都能成功的人”——作为伯乐的俞军曾这样评价李明远。李彦宏同样在很多场合表达过对李明远的喜爱。相比李靖,李明远是百度自己培育出来的员工,以实习生身份进入百度的他一路平步青云,他的成长轨迹与百度密不可分。

在2011年二进宫之后,李明远一路高升,直到加入E-Staff,进入百度最高决策层,负责LBS和移动事业部。从那时开始,他便被认为是李彦宏最有可能的接班人,其风头之劲,不输于当年的CTO李一男。

李明远的百度生涯在2016年底戛然而止。当年11月4日,百度的一封内部邮件称,“百度副总裁李明远因在收购和管理业务中有私下经济往来,违反公司内部规定,已经引咎辞职。”

同时,据钛媒体报道,李明远个人投资参股的外部公司与百度有业务关联,但未按公司制度报备。

在百度这封内部邮件中,没有使用任何贪污或受贿等字眼,“老百度人”、“重大贡献”也是多次被提及的词汇,不难看出李彦宏对李明远的惋惜。

一些传言不可避免地将李明远与百度的内部斗争结合起来。在2016年4月,百度新一轮业务架构重组中,原本直接向李彦宏汇报工作的李明远转为对向海龙汇报,虽然保留副总裁一职,但降权的信号非常明确。

尽管李彦宏还不忘在内部信中安慰李明远,称他是“百度自己培养起来的年轻管理者”,带领MSG(移动服务事业群)在移动转型路上作出了很大的贡献,但没能阻挡李明远的权利边界开始缩小。

而2016年那个多事之秋,百度也掀起了一波内部反腐的高潮。当年9月,百度职业道德委员会向全体员工发了一封通报邮件,详细列举了17条内部违法违纪行为。按照邮件披露,他们在年内开除共30名员工,其中包括1名实习生和2名已离职员工,涉及业务部门分别为百度糯米、百度直销分公司、渠道部、商务合作推广部、搜索产品市场部、百度贴吧、移动分发等多个部门。

同样,向海龙所领导的移动搜索业务为百度带来了充裕的现金流,而李明远的移动互联转型和O2O业务却不见效果,这促使李彦宏选择了前者。

在去年四月底举办的全球移动互联网大会上,李明远再度现身。比起回忆在百度经历的种种不愉快,他更愿意谈谈离开百度之后的几个月。说起李彦宏时,李明远用的词是“亦师亦父”。

去年底,百度以侵犯商业秘密为由,将其自动驾驶事业部前总经理王劲及王劲所创立经营的公司美国景驰科技诉至北京知识产权法院。这起诉讼案被称为“中国无人驾驶第一案”,将这位置身于AI创业大潮的百度前高管推向风口浪尖。

王劲在2010年谷歌退出中国市场时加入百度,当时李彦宏正在物色技术管理层,王劲顺理成章地以技术副总裁的身份入职。之前20多年,王劲做过阿里巴巴技术总监、eBay中国CTO和谷歌中国工程研究院副院长。 

在百度的那些年里,王劲率队打造了百度大数据引擎、大数据+开放平台、百度云、百度开放云、百度大脑。在媒体公开的报道中,大多都提到了王劲在百度的两大功绩:推出百度凤巢系统,并让百度的收入在5年间提高了10倍。 

2015年12月,百度自动驾驶事业部成立,王劲任命自己为总经理。“Robin有一个很好的地方,他对我是很授权的,我调兵遣将,他都不管。”王劲曾经公开说道,“比如我这个无人驾驶事业部的总经理,是我自己任命我自己的,Robin不知道。他发现后才说,你又建了一个事业部,还任命你自己做总经理。” 

但事实上,这项工作并不太好做。在接受《中国企业家》采访时,王劲曾提到自己为了抵御人才流失,试图争取分拆无人驾驶事业部,独立融资,用新公司的期权来激励工程师,但最终没能成行。

随后,百度便挖来了陆奇,将王劲下属的自动驾驶事业部以及张亚勤下属的智能汽车事业部和车联网业务全部整合起来,成立智能驾驶事业群组,统一由陆奇来掌管。这一重大的人事变更很大程度上限制了王劲想象力的发挥。

“我那时候的目标非常明确,想法也都很完整了,但是我没有办法去说服大公司所有的人都选择走这条路,所以我只好说服自己走下去。”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王劲曾这样表态。2017年3月,王劲决定不再久留,一个月后,景驰科技在硅谷成立。但不到一年,他和这家公司便被百度起诉。 

这起诉讼最终以百度撤回对公司的指控、王劲离开景驰这样一个不算体面的结局收场。同时,景驰也正式加入百度Apollo开放平台,成为Apollo合作伙伴。但王劲本人与百度的矛盾显然还没到偃旗息鼓的时候,百度并没有撤回对王劲的诉讼,王劲也称自己依然在积极应对。

“从2017年底迄今,百度声称本人侵犯其商业秘密并利用舆论进行造势,对本人的声誉造成了不良影响。本人一向尊重知识产权,百度的指控与事实严重不符,对此我将积极应对,相信法律最终会做出公允的判决。”在今年3月的一封公开信中,王劲如此表态。 

据说几年前,李彦宏在看到一篇描述百度“七剑客”尽数离职的文章时,情绪一度非常低落。

在之前和贝爷一起荒野求生时,李彦宏少见地对外吐露心声。他说2008年是自己最孤立无援的时刻,CFO王湛生游泳时遇难身亡,“七剑客”之一的CTO刘建国离职创业,随后央视炮轰百度竞价排名机制,导致股价暴跌近30%。

而在谷歌退出中国市场的那些年里,百度似乎一直没能摸清方向,他们尝试了很多新的业务,但大多无疾而终。在这期间,百度依然饱受人才流失的困扰。根据雷锋网统计,在百度到处挖来的AI大牛中,41位都相继离开了百度。

除了刚刚宣布离开的陆奇、还在和百度打官司的王劲,曾组建百度深度学习研究院的余凯在2015年离开百度,成立地平线科技;曾任百度深度学习杰出科学家的吴韧创办了异构智能,为汽车、安防、医疗、金融等领域提供ASIC芯片。而百度从微软挖来的微软小冰技术创始人亓超,则在2016年和百度度秘中控负责人王卓然一起成立了三角兽科技,致力于基于自然语言处理技术为各个领域打造人机交互解决方案。

国内的自动驾驶创业公司则彻底成了百度系的天下,除了景驰科技,还有楼天成创办的小马智行(Pony.ai)、佟显乔创办的行星科技(Roadstar.ai)、张哲创办的Drive.ai、杨文利创办的领俊科技、鲍君威创办的Innovation、吴夏青创办的DeepMap.ai、倪凯创办的HoloMatic。

李彦宏似乎也意识到了人才流失的严重性,在招来陆奇这个新人后,先是马东敏回归,接着则是“七剑客”之一的崔姗姗也于去年年底回归。

马东敏的归来被认为是百度自救的关键一步。“百度精神里有一种勇气,我的妻子马东敏博士是这种勇气的来源。她总能在关键时刻,冷静地提出最勇敢的建议。”李彦宏曾非常动情地说。

在过去一年多里,陆奇将百度从一家面临诸多挑战的互联网巨头,用超强的执行力将其梳理成了一家以技术驱动、面向未来的科技公司。但如今领航员离任在即,李彦宏仿佛又回到了原点。 

2008年,危机之后的百度迷茫了太长的时间,以至于被认为错过了移动互联网时代。如今All in AI的李彦宏又一次面临同样的孤独,他又要做出选择了。

收藏分享
15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