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对话|“跨境独角兽捕手”陈凛:中国缺少大型科技PE,外资PE的机会来了
李墨天发表于2018年06月01日 22:086764人阅读
摘要: 在国内互联网创业、投资最繁荣的几年,陈凛跨境欧美,成为海外独角兽捕手。现在,他打算引进海外专注科技类投资的大型PE基金,满足中国科技独角兽越来越大的资金需求,他认为,资金将是外资科技PE的优势。

本文来自全天候科技,阅读更多请登陆www.awtmt.com或华尔街见闻APP。

来源|全天候科技
记者|李墨天 编辑|叶丽丽

在一篇文章里,陈凛曾感激父亲没有让自己遵循他的脚步当个艺术家,以至于能让他在打理家族财产的过程中发掘出自己的投资才华。

在2010年前后,陈凛本着避开“国内VC列强”的想法远走欧洲,以天使投资人的身份投资了包括物流服务平台Flexport、全球时尚精品购物平台Farfetch在内的一众欧美互联网独角兽。之后,他又回国与PreAngel Fund的创始人王利杰共同创办黄浦江资本,专注于寻找跨境贸易里的龙头公司。
当国内的VC/PE市场发生新变化的时候,陈凛又打算带点新的东西回来,做些新的事情。

“如果不适合当企业家,那就去当发现企业家的人。”在继承了家族产业之后,陈凛也想清楚了自己的定位。

陈凛在美国就读高中和大学,毕业后在华尔街从事过融资工作。1999年底,从华尔街回国后,陈凛加入父亲陈逸飞创办的逸飞集团,第一个职务是首席财务官,陈凛为这个几乎从来不向银行贷款的家族企业引入了外部投资者,把各个业务整合进新的集团里。“我做过金融工作,在公司融资、财务方面能够助父亲一臂之力。”陈凛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

 在逸飞集团工作的时候,陈凛负责过电视、平面媒体和媒体投资。相比于公司管理者,股票分析师出身的他更适应做一个投资者。按照陈凛的描述,他不可能24小时全部都放在企业的细节管理上,去解决层出不穷的具体问题。

2005年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的分众传媒是陈凛早期投资生涯的代表作。作为原始股东,当时的逸飞投资信托公司是第一个投分众的投资公司。

2006年,陈凛又和华平投资集团一起向另一家户外媒体郁金香传媒投资了700万美元。

早期,陈凛在国内专注于500万到1000万美元的天使投资。除了分众和郁金香外,他还和淡马锡一起投资了一兆韦德健身,和胜达投资了物流公司新时代物流。

比起白手起家的投资人或是专业的机构,陈凛更像是在从事家族的资产管理,他会涉足包括股票、基金和债券在内的各种各样的资产配置方式,但他似乎更愿意在股权投资上花费热情和精力。

不过,市场环境很快发生了变化。“后来国外的基金开始进中国,天使投资变得越来越专业,结果全中国差不多就是红杉、经纬和高瓴,再加上朱啸虎。好的公司,都是他们投的,我哪抢得过他们。”陈凛说。他上一次通过媒体对外发声差不多是在2012年,当时陈凛加入了联创策源担任投资合伙人。但不久之后,他就去了欧洲。

在欧洲度假的时候,因为一次因缘巧合,陈凛认识了奢侈品牌时尚购物平台Farfetch的市场开发总监。那时候Farfetch已经透露出想要进军中国的意图,但是陈凛觉得,当时的Farfetch体量还太小,不适合进入中国。那时是2009年,距离Farfetch成立不过一年时间。

2008年成立的Farfetch将300多家全球独立设计师精品店聚集在了平台上,包括了大多数的知名品牌,如Dolce&Gabbana,Fendi,Givenchy等奢侈品大牌,也有很多独立设计师的作品。2013年,Farfetch实现高达2.75亿美元的年销售额和100%的年增长率。

2014年,陈凛和Farfetch的管理层再次对接,以几百万美金购买了Farfetch部分老股,那时候,Farfetch估值3亿美金。

2016年,Farfetch完成了1.1亿欧元新一轮融资,领投方为淡马锡、IDG美国、欧瑞泽基金。这一轮,黄浦江资本以600万美金投资额、13亿美金估值购买了Farfetch的部分老股,成为Farfetch唯一的亚太股东。

据媒体报道,Farfetch计划在今年第四季度IPO,预期估值50亿美金。如若成真,这意味着,陈凛在Farfetch一个项目上将获得近20倍回报。

投资Farfetch也让陈凛看到了新的投资机会,那就是到海外市场寻找值得投资的公司。

“我的想法很简单,在中国我肯定抢不过朱啸虎这帮人,那我就去投欧美的公司。”后面的几年里,他频繁地在欧洲和美国两地穿梭,那段时间他投资的一些公司,几乎是国内的商业创新在欧洲的翻版。同一时间,红杉、经纬、高瓴和朱啸虎也瓜分了国内大部分的互联网公司。

“我自己也有过反思,我之前几年投的郁金香、一兆韦德这些公司,看起来像是随便去投,有点乱。”陈凛说。按照他的说法,他需要琢磨琢磨自己的优势在哪——尤其是和朱啸虎这样的实力派相比,“我后来发现我的优势就是和老外打交道,那我干脆就专注在海外投资。如果这些公司希望进入中国做跨境业务,我也可以帮忙。”

一开始,他将目光锁定在欧洲,几乎走遍了伦敦、巴黎、柏林等城市。那段时间,他每去一次欧洲要停留3个星期,每天开10到12个会。但最后,他得出一个结论,最大的市场在美国。因此,三年前,他开始转战美国市场。

美国物流服务平台Flexport是陈凛转战美国后的代表作。这家被称为“货运界 Uber”的公司在2015年宣布完成2000万美金A轮融资,由硅谷著名风险投资家、Founders Fund的创始人Peter Thiel领投;陈凛在这一轮作为天使投资人跟投了170万美金。

之后的几年里,Flexport成为了亚马逊之外最具竞争力的国际货运代理商,他们在去年10月完成了C轮1.1亿美元的融资,估值也从A轮时的8000万美元暴涨至9.1亿美元。

今年4月29日,Flexport又宣布了一轮1亿美元的新融资,顺丰速运成为了领投方。中国正在成为Flexport的主战场,他们在去年底曾披露平台上80%的货物由中国出口,75%的货物运往美国,欧洲及其它地区在25%左右。陈凛透露,今年底Flexport将完成D轮融资,估值或将超30亿美金。

除了Farfetch和Flexport,陈凛在全球投资了二十多个项目。他秉承了之前投资经历中得出的经验——每个项目不放很多钱,每单不超过300万美金。另外,Flexport的快速崛起给了陈凛一些启示,他相信自己寻找的是那些具备成为行业龙头潜力的平台型公司,并且从事跨境业务,这样的公司能完美贴合自己的优势。

为了更专业、更多地投资这类公司,2015年,陈凛回到中国,和创办过PreAngel Fund的王利杰一起创办了黄浦江资本,他希望能用团队的方式去寻找下一个Flexport。

和主流的基金相比,黄浦江资本更像是一支SPV(special purpose vehicle 特殊目的实体)基金——他们先寻找合适的创业公司,再通过发行定向基金的方式向LP(基金投资人)们募集资金。黄浦江资本收取管理费和投资收益分成。陈凛认为,这种操作模式相对来说更灵活,也更适合他们的团队。

黄浦江资本合伙人赵博文曾经在接受采访时谈到他们在早期的投资逻辑——“我们早期投资用的是自有基金,跟全球顶级的投资机构一起投。我们跟这些人早年投了上百个早期项目,这些项目里有四十多家是跑嬴了行业平均增长率的。等它们到 C 轮的时候就会给老股东投资的机会,同时引进产业投资人进场,产业投资人代表着这些公司可以得到顶级的行业资源,就可以保证高成长性,这个时候我们再用我们 LP 的资金进行投资。”

后来,黄浦江资本更青睐成熟的项目。据陈凛介绍,现在黄浦江投资的标的,至少是估值10亿美金以上的、已经有知名基金参与、想要进入中国的公司。“我们会和其他有名的基金一起进入,我帮助它进入中国。至于1亿到10亿美元估值之间的公司,我会用我自己的钱去投资。”陈凛说。

黄浦江资本在过去几年投资了数十家公司,他们主要把目光放在欧美——像是在线短租搜索平台Tripping、时尚电商Farfetch、仓储式移动电商 Boxed Wholesale等。

这些投资也沿袭了陈凛一以贯之的投资逻辑——从事跨境业务的平台新公司。Farfetch在三年前搭建了中文网页并在中国开设了办公室,相比其他在中国市场摸索的同行,Farfetch显然要激进的多,他们在2016年开始投放微信信息流广告,同一年还参加了天猫双11活动。

“中国的LP很聪明,而且很多VC的基金最后没有太多回报,不如去做单一项目的基金。”陈凛说,在Farfetch的投资中,他们便吸纳了七匹狼作为基金的LP。“这种模式对LP也方便,他知道自己钱投向哪里,想退出的时候也随时可以退出。”

Farfetch在去年6月拿到了京东近4亿美元的投资,刘强东进入董事会,Farfetch还计划在未来接入京东针对奢侈品推出的物流服务“白手套”。在京东投资之前,黄浦江资本是Farfetch唯一一位来自亚太地区的股东。

成功的案例给了黄浦江资本回报。跨境起家的它在积累了一些成功案例和LP后,也在开始尝试国内独角兽的IPO投资,比如他们在考虑做小米IPO的基石投资人。

今年5月,癌症大数据领域的独角兽Grail宣布完成3亿美金C轮融资,黄浦江资本为联合领投方,出资额3000万美金。

陈凛说,他希望下一步黄浦江资本一个SPV基金的规模可以从目前3000万美金提升至1亿美金;对于单个LP的投资门槛是不低于500万美金。

不过陈凛发现,之前能够投合适的电商平台,现在很难了。“电商要跑量,要有规模,在中国,已经很难有企业能够超过京东和阿里巴巴。未来跨境的机会,应该是在深度高科技,也就是AI、无人驾驶、芯片、医药、机器人等更加高科技的垂直领域。”陈凛说。

在陈凛看来,这个时代已经不适合单打独斗的天使投资人。其中一个原因是,现在靠商业模式创新的项目越来越少,拼多多可能算最后一批有创新的项目。“未来投资机构必须是团队作战的模式,因为每个领域都越来越专业和垂直。一个人看所有项目的时代已经过去了”,他说。

另外,高科技公司估值几百亿美金的现象会越来越普遍,融资额也会越来越高。 “在以前,天使投资人都是四两拨千斤,现在不可能了。越来越高科技、专业的公司,就需要更多资金才能转起来。比如说做个原子计算机,几千万投进去是没有水花的”,陈凛认为。

不过这个趋势,现在被陈凛当作是一个机会。在以往的国内投资市场上,陈凛的机会不多。但现在,他打算把欧洲最大规模的科技行业PE基金Vitruvian Partners引进中国,这家欧洲私募股权基金公司在2008年由前Apax、BC Partners和Bridgepoint的投资专家共同成立。陈凛是这个基金的全球投资合伙人,正在为中国的办公室物色人才,敲定最终的日程。

陈凛觉得,对于外资PE基金来说,现在的时代和以前不同了。“以前海外的PE也会进来,但是传统PE的估值方法会很难适应科技公司的估值。像Vitruvian Partners这样的大型Tech PE在国内几乎没有。”陈凛说,“国内的VC,可能规模最大的也不过10亿美元,如果有30亿、50亿美元的PE基金进来,还是有资金规模优势的”。

Vitruvian将在中国聚焦科技类投资,轮次从C轮到pre-IPO,每单投资额可以在5千万到4-5亿美金。

陈凛甚至把这次Vitruvian进入中国比作当年沈南鹏把红杉带到中国——他相信对于国内的资本市场、尤其是那些正在变得像PE的VC来说,Vitruvian Partners会带来一些新东西、乃至新的变革。

陈凛觉得,在不远的将来,来自海外的大体量的科技类PE基金会陆续进入中国,影响国内投资市场的格局。

收藏分享
2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