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 | 赵令欢和弘毅投资的“新经济冒险”
舒虹发表于2018年07月19日 16:565449人阅读
摘要: 作为一家老牌的、曾以投资“中国制造”为主的大型并购基金,弘毅投资近年开始尝试做一些原本不擅长的事,投资名单上增加了今日头条、WeWork、ofo等新经济独角兽。在转向新经济的探险路上,弘毅面临哪些挑战?

本文来自全天候科技,阅读更多请登陆www.awtmt.com或华尔街见闻APP。

作者 | 舒虹 编辑 | 安心

如无意外,今年8月,一个叫STX Entertainment(下称STX)的公司将登陆港股,成为港交所“同股不同权”新规后首家在港上市的美国企业。

STX是好莱坞一家主营业务为Mid-budget(中等预算)轻喜剧电影项目的公司,中国PE机构弘毅投资是其第二大股东。弘毅投资入股STX,也是中国资本对好莱坞影视公司股权投资的第一单。

早在2014年,弘毅投资董事长、总裁赵令欢与STX创始人Robert Simonds初次见面时,好莱坞已是环球、迪士尼等六大制片商的天下,还在初创阶段的STX,团队与资本体量都难以与之抗衡。

赵令欢非常看好这家美国公司。他的理由是,“六大”在Mid-budget项目上非常低效,而这正是STX的长项——Robert Simonds拍过30多部电影,制作成本在2000万到8000万美元,在项目盈利、投入产出比上具有独特的竞争力。

2014年3月,弘毅投资出资5000万美元,牵头TPG、美国普利兹克家族(Pritzker Family)共同投资STX,弘毅后续又追加投资3000万美元。

时隔四年,这家来自好莱坞的新经济公司即将成为港股独角兽。 

联想控股常务副总裁,弘毅投资董事长、总裁赵令欢

弘毅投资是联想控股旗下的私募股权投资平台,自2003年创立以来就以大型并购投资为主要模式。目前,弘毅投资共管理了8期股权投资基金,包括美元和人民币基金,管理资金总规模超过720亿元人民币。

WeWork是弘毅投资的代表案例之一。2016年,弘毅组织中国投资团出资7亿美元入股共享经济巨头WeWork。如此大笔投资,几乎相当于当年其它中国投资人投向共享经济的资金总和。

不仅如此,近年,弘毅投资的企业列表上还涌现出今日头条、ofo、柠萌影业等科技圈炽手可热的名字。 

从WeWork到今日头条、ofo、STX,揭示了弘毅投资策略的转变:这家以buyout(并购投资)为主的大型基金开始关注较为早期的项目,投资领域也从投“中国制造”向移动互联、新消费等新经济领域转变。 

但在充满不确定性的新经济领域,一家老牌PE机构的转身并不容易,意味着投资方法论的全然改变。

“弘毅确实开始尝试做一些原本不擅长的事,也愿意冒一些风险。虽然探险路上会有失败的可能,但弘毅在一边学、一边与时俱进,这是重要的。”赵令欢在接受全天候科技专访时说。 

2016年3月,弘毅投资领投WeWork的F轮融资,并组织了联想控股、绿地、锦江等中国投资团共同参与。次年7月,WeWork又联手弘毅投资、软银集团宣布设立“中国WeWork”,由弘毅、软银领投5亿美元,用于加速拓展中国市场。

两年来,WeWork在中国本地化、引进资本、收购国内主要竞争对手裸心社,背后都有弘毅投资的运筹帷幄。

WeWork之后,弘毅的投资标的又多出了几个令人意外的名字:

2017年7月6日,共享单车公司ofo宣布完成超过7亿美元的E轮融资,阿里巴巴、弘毅投资和中信产业基金是联合领投方,滴滴出行和DST持续跟投。

全天候科技从第三方信源获悉,2016年,弘毅投资还进入了今日头条的投资方名单,投资金额约为1亿美元。

对于弘毅这一系列新经济独角兽的风险投资,外界多表示“不理解”、“看不懂”。“股价是高的,现金流是负的,人是酷酷的,变化是快的,这种类型的企业仿佛不应是弘毅投资做Buyout这个经典模式通常会选择的标的。”赵令欢也曾对外坦言。

目前,弘毅投资共管理8期股权投资基金,主要关注国企改制、跨境并购、创新模式三大方向。赵令欢以“新、中、国”来形容弘毅的投资策略:“新”,即以WeWork为代表的创新模式;“中”,即投跨境,打造以中国为中心的跨国公司;“国”,即国企改革。

弘毅投资十几年前就开始关注国企改革改制。据公开资料,2003年至今,弘毅投资参与了33家国企的38个改制项目,投资金额逾190亿元,投资标的包括中粮资本、中联重科、石药集团、快乐购、城投控股、锦江股份等项目。

最近几年,弘毅投资已主动将投资重心从传统制造业向健康、消费、文化服务等领域调整。

据弘毅方面介绍,弘毅投资PE前三期基金主要是支持优秀的、有品牌的中国制造企业快速发展壮大,如中国玻璃、中联重科、中国巨石等,占据基金投资总额的90%。2010年后,弘毅主动从“中国制造”转向了移动互联、新消费等新经济领域,后者已占到后五期基金投资总额的60%-70%

弘毅PE八期基金还将超过10%的额度投向了以ofo等为代表的、与新一代生活方式息息相关的创新公司。

赵令欢对全天候科技称,新经济是一个过于宽泛的词,弘毅更倾向于投资移动互联生活方式的项目。在弘毅看来,新技术、新模式颠覆了原有生活方式,产生了投资创新的机会,其重要趋势之一就是“共享”。

过去几年,在移动互联、新消费等新经济领域,弘毅已积累了不错的成绩单。

例如,在消费服务领域,弘毅投资了锦江股份、百福餐饮、PizzaExpress等;

在大健康领域,弘毅布局了国内领先的零售药店运营管理平台——“全亿健康”,以及手握多项重磅新药的纳斯达克上市生物制药公司FibroGen;更有2017年3月在香港主板上市的弘和仁爱医疗。今年7月2日,弘毅还领投了创新药物研发企业——天境生物2.2亿美元的C轮融资。

在文化传媒领域,弘毅在过去三年投资了好莱坞影视制作公司STX、现象级综艺节目《欢乐喜剧人》的制作公司千秋岁、电讯盈科旗下从事OTT(Over-The-Top)互联网媒体及娱乐服务的公司Viu、柠萌影业等,后者已打造《寂寞空庭春欲晚》、《好先生》、《小别离》、《择天记》等多部爆款剧。

投资WeWork,意味着弘毅投资探险之路的开始。 

赵令欢对全天候科技说,弘毅2016年投资WeWork时,WeWork估值160亿美元,“价格已经很高了”。彼时WeWork现金流为负值,并且,赵令欢判断,“将长期为负”。

WeWork上海威海路社区(WeWork供图)

这不是弘毅擅长的投资方法论。“但这个决定特别容易做”,赵令欢指出,WeWork的本质是新的生活方式。它不是房地产项目,不是二房东,不是传统想象中的创客空间,它是具有互联网社区文化基因的共享办公空间。社区和共享是它最大的创新和价值。因此,它的客户除了狭义的创业者还有大量的中小企业、各类自由职业者,比如艺术家、律师、会计师,等等。甚至越来越多的大公司都开始为他们的员工在WeWork租办公空间。

弘毅入股以来,WeWork年复合增速超过100%,最新估值达200亿美元,成为全球估值排名第五的科技独角兽公司。

据报道,WeWork目前正在寻求新一轮融资,融资完成后估值将达到350亿美元。全天候科技获悉,弘毅和软银均在考虑跟进WeWork的此轮融资。

但是本质上,弘毅投资仍是个并购基金。 

弘毅投资是联想控股成员企业,除弘毅外,联想控股旗下其他平台为君联资本、联想之星。三者分别立足于PE投资、风险投资和天使投资三大领域。

弘毅投资募集的基金里,最早的两期美元基金资金全部来自于联想控股,之后的美元基金出资人还包括高盛、淡马锡、斯坦福大学基金、加拿大养老基金等境外资本,人民币基金的出资人还包括全国社保基金、中国人寿等。而联想控股除了以LP的身份向弘毅的各基金出资,还在GP(普通合伙人)中持股20%

并购投资与风险投资有着显著区别,其特点是单体项目投资金额大,项目追求风险可控、回报稳健。目前,弘毅投资单个项目的投资金额多数在1亿至数亿美元区间,以占大股和控股为主。

用赵令欢的话来说,“并购基金是盯现金流的,需要详尽的财务数据”。但近年来,弘毅投资的好几笔项目都跨出了这样的安全阈值。

根据STX递交的招股书,其每年亏损也达到了过亿美元。此外,在苏宁电器、ofo等新经济案例上,弘毅也吃到了一定的风险。

赵令欢回应全天候科技称:“对于ofo的投资尚未结束,无法做最后评价,但目前仍有许多投资人在帮助这家公司。”

投资方向的转变,对于弘毅而言是个挑战。“你在有根基的地方越成功,大时代发生变化时,你的惰性就越强。”赵令欢说,“但是弘毅确实开始尝试做一些原本不擅长的事,愿意冒一些风险,也做好了在探险路上会有失败的准备,那说明我们在试着一边学,一边与时俱进”。

与此同时,弘毅也在设置管理投资组合的动态调整机制。比如,弘毅关注移动互联网引发的新生活方式,但不会把30亿美元全都投到新经济、高风险、高回报的项目上,一定会有一定比例的相对回报不高、但十分稳健的项目,以保证基金的整体回报。

过去三年,弘毅投资募集到的人民币基金规模接近300亿元,PE总投资额折合人民币140亿元,实现35个项目部分/全部退出,退出收回近290亿元。截至2017年一季度,据美国Bella Research Group统计,弘毅PE基金回报倍数位于全球同类基金排名前25%。

4月26日,港交所披露了STX提交的IPO招股书。招股书显示,弘毅投资在STX持股比例为22.6%,在美国最大私人股权投资公司之一TPG之后,位列第二大股东。

STX所讲述的“故事”是连接中、美两个世界上最大的娱乐市场,这也迎合了国内从2015年兴起的电影国际化需求。

赵令欢告诉全天候科技,弘毅投资STX时,其上市计划是在美国,但是STX要做新型的全球化电影制片公司,赵令欢认为,香港更加了解STX的商业价值,这能够使好莱坞在电影制作领域的优势与中国市场相结合。“在香港上市,中、美两个市场都可以接触到”。

除了弘毅投资,STX身后还站着众多中国重量级资本。早期获得弘毅投资后,STX还与华谊兄弟达成战略合作,成为华谊在好莱坞资本、业务运营的支点。2016年7月,由弘毅牵线,STX又获得了李泽楷的电讯盈科和腾讯领投的C轮融资,投后估值接近15亿美元,较B轮2.35亿美元的估值有大幅提升。

STX即将或已发行的电影有20多部,包括《英伦对决》、《贼巢》及《星际特工:千星之城》等。其中,成龙主演的《英伦对决》全球票房达到1.44亿美金,被视为好莱坞与中国合作出品的最成功影片之一。

2017年9月,电影《英伦对决》在北京举办首映发布会

在赵令欢看来,STX不只是一家普通的好莱坞影视公司,更是具有“中国基因”的新一代好莱坞影视企业。接下来,STX不仅将与腾讯共同开发一部杰森·斯坦森主演的电影,还将与阿里巴巴影业共同制作一部名为《钢铁战士(Steel Soldiers)》的科幻片。

赵令欢认为,中国正在成为全球最大的消费娱乐市场,这将推动越来越多的内容制造企业赴港上市。7月11日在港上市并获得不错涨幅的映客便是个很好的例证。

“弘毅所投资的项目一直是港股市场重要的参与者”,赵令欢对全天候科技说,过去15年,弘毅投资的公司中有16家在港上市,其中很多是新经济公司。

2017年3月16日,弘和仁爱医疗在香港上市,发行价为每股12.8港元,融资3.43亿港元。弘毅旗下基金在超额配售之后持股比例为70.19%。

在医院服务、品牌连锁餐饮领域,弘毅通过弘和仁爱、百福控股两家港股上市公司,探索出全新的并购投资管理运营模式。

在赵令欢看来,香港是个国际化程度很高、池子很大、投资人质量也很好的市场。“港股的火热表明全球经济活动的重心逐渐向东移,体现的是全球经济的重新平衡”。他说。

收藏分享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