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面迎战To B:腾讯的宣言、布阵与挑战
舒虹发表于2018年11月13日 19:4714788人阅读
摘要: 一个多月以来,腾讯向外界传递出明确的转向To B的信号。在移动互联网的上半场,腾讯凭借着10亿以上流量,拿下了社交、支付、游戏等消费互联网的众多城池;未来20年,腾讯想为自己构建另一张网,即产业互联网。“互联网下半场”这场仗,腾讯具体准备怎么打?

本文来自全天候科技,阅读更多请登陆www.awtmt.com或华尔街见闻APP。

作者 | 舒虹 编辑 | 安心

11月8日,乌镇世界互联网大会,在高瓴资本创始人兼CEO张磊的主持下,马化腾和李彦宏进行了一场对话。

问题是从马化腾日前在知乎上那个著名的提问开始的,张磊称之为“划时代的马化腾猜想”——未来十年哪些基础科学突破会影响互联网科技产业?产业互联网和消费互联网融合创新,会带来哪些改变?

今年的乌镇互联网大会,“产业互联网”成了热词。马化腾说,“现在BAT都看上了产业互联网,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一提完之后,好像大家都非常清晰了。”

而在2016年深圳IT领袖峰会上,马化腾对To B业务还持迟疑态度。他提到,“中国的企业级移动应用服务市场,和国外比发展会慢很多。十年前就是三大目标之一,但是很失望,这个市场十多年过去了还是不容易做。”从行业价值来看,马化腾称,“我们更看重大网。企业市场做肯定做,但维度和量级不是一个层面上的”。

今天,无论是阿里巴巴发力“五新(新零售、新制造、新金融、新能源、新技术)”,百度All in AI,京东要做基础设施,整个中国互联网行业都处于一个剧烈的转型期。数字化浪潮在掠过C端(个人与消费者)后,正在纵深向B端(企业、产业、政府)全面铺开。

一个多月以来,腾讯组织架构的调整、成立云与智慧产业事业群(CSIG),全球合作伙伴大会确立未来20年战略,以及腾讯20周年司庆、马化腾对话员工,都向外界传递出明确的转向To B的信号。在移动互联网的上半场,腾讯凭借着10亿以上流量,拿下了社交、支付、游戏等消费互联网的众多城池;未来20年,腾讯想为自己构建另一张网,即产业互联网。

但腾讯有没有To B基因这个问题,公司内外部看法不一。“互联网下半场”这场仗,腾讯又准备怎么打呢?

9月30日,腾讯宣布新一轮的战略升级,重要动作之一是整合成立云与智慧产业事业群CSIG。CSIG以腾讯云为根基,整合了医疗、出行、教育等产业平台,集中了腾讯在安全、AI、LBS等领域的技术力量,将重点聚焦在To B(企业)、To G(政府)业务上。

但是产业互联网的实现,不仅仅是让各个产业“上云”,而是要让它们从供应、仓储、物流、销售、管理到其他各个业务流程,都完成数字化的转型升级,从而变身为数字化、网络化和智能化的智慧产业,实现生产力和生产方式的大幅提升。

腾讯调整后的组织架构

11月初的腾讯全球合作伙伴大会上,CSIG的排兵布阵得到初步展示,六位腾讯副总裁级高管均已就位。其中,钟翔平、丁珂、邱跃鹏、姚星分别主管腾讯的出行、医疗、云以及AI,王慧星、林璟骅则负责金融+工业、智慧零售业务。

腾讯CSIG的总指挥汤道生表示,拥抱产业互联网,腾讯至少会在这样几个方面展开行动:首先是深耕垂直行业,在智慧零售、医疗、教育、出行、制造、智慧城市等领域,扮演好“数字化助手”,具体来说,一方面,要打造出完整化、系统性的解决方案,提升数字化应用的便利性和操作性;另一方面,也要通过对行业的深度认知,成为合作伙伴的定制化“数字顾问”。下一步,推出“云启计划”,腾讯云的平台能力将进一步强化,在未来三年内,分别从资本、资源、技术、能力落地和商机五个方面,与合作伙伴展开合作,共同推进产业互联网的发展。另外,汤道生称,还要围绕AI、安全、音视频与量子计算等领域建立的前沿技术实验室,继续深化对重点产业的支持与落地。

而To B的产品和服务更多是满足传统企业的需求,对“赛马机制”的需求度已经大大降低。

腾讯需要有CSIG这样一个统一的部门,来收束为企业服务的窗口。汤道生在接受采访时说,“我们曾经有些客户,从腾讯不同的团队采购了不同的产品,每个产品团队出一份合同,同一时间他可能会收到不同的合同,虽然这些事情不会经常发生,但这其实不是一个好的 TO B业务的方式。所以CSIG的成立,把团队放到一起,我们能够打通多个产品去考虑这些业务的流程,然后以一个界面去服务,也让客户更放心。”

腾讯高级执行副总裁、CSIG总裁汤道生

腾讯云副总裁谢岳峰告诉全天候科技:“组织架构调整以前,腾讯内部To B业务出口相对分散;调整完后,我们把这些能力出口统一了。我们会梳理内部能力的矩阵,对腾讯云、对客户和对内部各个部门来讲,大家都简单明了。

此外,腾讯也在对以前散落在各个BG的To B业务“合并同类项”。例如,腾讯自动驾驶、车联、LBS位置服务、乘车码等智慧出行业务被统一收编进CSIG。腾讯副总裁钟翔平告诉全天候科技:“这次组织架构调整,我们希望面对不同的产业时,都会通过CSIG下面对应的接口对接。在汽车领域,车联网和自动驾驶会统一出口,去完成和产业伙伴的合作。”

钟翔平指出,在资源共享层面,腾讯没有限制什么能用,什么不能用,“有一些共享公共服务,都可以去相互支持,这些资源更多的是根据自身业务方向的需要,跟各个组织部门去协作”。

在腾讯合作伙伴大会前的公开信中,马化腾强调称,希望未来在与客户的合作中,腾讯的业务接口更加集中,合作规则更加清晰,资源能力更能形成合力。

值得注意的是,CSIG并未涵盖所有腾讯的To B业务。例如,腾讯在ABC(AI、大数据、云)时代至关重要的AI能力仍分散在不同的BG,比如CSIG旗下的优图,TEG(腾讯技术工程事业群)旗下的AI Lab,微信的AI团队等。

腾讯另一项重要的To B业务企业微信,由于是基于微信对企业市场的延伸,与微信的联系紧密,仍被归置在自成生态的微信事业群(WXG)中。

此外,腾讯金融科技作为腾讯另一项战略级业务,仍然被保留在企业发展事业群(CDG)。据一位CDG高管对全天候科技表示,金融之所以没有变动,原因之一是金融科技被认为是兼具To B与To C属性的业务;其次,在金融这个强监管的领域,腾讯仍将坚持过去的稳健策略,不会改变既有节奏。

在11月1日的腾讯全球合作伙伴大会上,汤道生谈到:“产业互联网不仅仅是To B、To G,归根结底也是To C的。腾讯将利用服务C端用户的经验,帮助B端伙伴实现生产制造与消费服务的价值链打通,以独特的C2B方式连接智能产业,服务产业,也服务于人。”

这揭示了腾讯产业互联网的打法:C2B,即从消费互联网到产业互联网。

过去,腾讯服务了10亿级的C端用户,从社交、支付、小程序到游戏,马化腾也在公开信中强调,腾讯“具有连接国内最丰富场景和互联网产品的生态服务能力”。

谢岳峰对全天候科技解释称,腾讯过去20年服务QQ、微信、游戏、视频、新闻网站,在腾讯擅长的To C场景下积累下来的技术能力是非常深厚的,而且很多是有通用性的,把它抽象出来之后能够服务到其他相关的行业,比如AI、大数据能力。

“这些不只是腾讯需要,我们的底层架构、安全性、大规模并发,现在传统行业的数字化转型都有这样的需求,我们就是把这些能力提炼出来形成一个To B的产品和服务,让我们的客户能够不用再重新造轮子了,因为腾讯已经趟过这种坑了。”谢岳峰说。

换句话说,腾讯今天的To B业务依旧是产品驱动,把腾讯已经有的积累和所形成的服务能力进一步开放出来。对于更多的传统企业,腾讯在流量和微信支付外,提供的是云服务和对应的行业解决方案。反过来,这也推动和促进了腾讯原有的消费互联网业务。

企业微信产品部副总经理王宏岩以“数字广东”项目举例,腾讯开放了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技术。To G方面,在企业微信的基础上做了一个政务微信版本,通过云后台来支撑它打通整个政府内部所有的办公流程和内部系统;To C方面,则是通过微信小程序“粤省事”来服务于市民,当地市民在小程序上完成身份认证后,可办理近300项公共民生服务。

“数字广东”是一个典型的腾讯独有的智慧政务解决方案。腾讯发力To B的优势在于C端用户愿意在微信上花时间,并且在短期内没有其他App可以代替。这是BAT中的另外两家都不具备的优势。

腾讯在选择进入产业时,C端能力的释放是一个重要的参考因素。但是在B端用户方面的缺失,也在一定程度上制约了腾讯To B业务的发展。

阿里云成立初期,阿里服务的小B商家,以及万网的50万企业用户(万网曾为中国最大的域名虚拟主机提供商,后被阿里收购),成为了阿里云的第一批客户。相比之下,起步较晚的腾讯云一开始就面临客户拓展的难题。

目前,腾讯云在游戏和视频领域已达到行业第一,正在大力拓展金融、医疗、电商、旅游、移动应用、政务、在线教育等领域。有腾讯云的合作商家告诉全天候科技,在云服务上,客户更关心腾讯带来的流量和生态优势,例如,微信小程序相关的公司基本都会选择腾讯云。

而对于企业微信这个成立两年多的新产品来说,初期其客户大多来自兄弟部门腾讯企业邮箱和RTX(腾讯早在2003年便推出的企业级实时通信平台)。

早在一年前的腾讯员工大会上,腾讯总裁刘炽平就驳斥过“腾讯没有To B基因”论。他说:“很多人说我们只有To C的基因,没有To B的基因,我是不相信这个说法的,你看进化中的成功物种,不是一开始就有那种基因,都是演化出来的。”

在近期的采访中,对于腾讯B端能力比较弱的说法,汤道生表示“不接受”。腾讯内部倾向于认为基因是不断进化的,而腾讯是一个能够不断进化的组织。

To C注重产品体验和通用性,无论是早期的QQ、微信还是后来的王者荣耀,腾讯的内部“赛马机制”都为孵化出成功的产品创造了条件。

而To B则看重极致的服务。企业级需求多而杂,一方面需要一支能集中面向B端的团队,另一方面也需要打破过去内部“赛马”机制下带来的数据、资源的阻隔,重新重视多部门的共享协作。

To B战术上的发力点在于销售体系和渠道建设。过去,腾讯习惯于“不下场”的精英式产品经理文化,但企业级市场干的都是脏活累活。

“生态是沟通出来的,自己干是干不了的。”王宏岩说,“To B市场,很多事要亲力亲为,要跟企业沟通,挖掘里面的亮点,回过头来对产品进行打磨,尽量抽取里面共性的东西,变成开放的API。”他表示,腾讯有130多个开放的API接口,左手是一个标准化的产品,右手是丰富的开放的API,市场就找到了定制化的空间,可以帮助企业做各种各样的定制化服务。

据腾讯云副总裁王帅介绍,腾讯在与合作伙伴下场实施的分工中需要坚持两点标准:第一,行业第一个案例必须下场;第二,典型客户案例必须下场。

据了解,腾讯在与永达汽车进行数字化的合作中,腾讯的同学在4S店待了几天,找到他们到底哪些环节在用纸,“用纸就意味这着你没有数字化,而且你很容易出问题,效率也无法提升”,王宏岩表示。

4S店整个线下流程的数字化,包括试乘、试驾的邀请直接发送到微信端,用户拍照上传可以预约;进店后可以识别出,谁来了,谁进场了,是哪个销售去迎接;后面的流程还包括车型推荐,到最后下单、交付,整个流程实现数字化。

全天候科技了解到,从去年开始,腾讯内部开始大批引入曾在华为等公司任职过的大客户销售,腾讯云也在大力招募线下的销售团队,目前人数已经超过2000人。

大企业和政府需要定制化的系统开发和维护服务,从立项、预算、招标、实施、测试、试运行到正式上线,往往需要花费数月甚至更长的时间,也需要腾讯多个业务部门的协作。而对更多的小B客户,腾讯提供的则是“流量+微信支付+小程序”的组合拳。

从马化腾2013年提出“互联网+”后,腾讯已经开始探索To B领域,涉足零售、医疗、汽车、旅游等产业。过去两年,腾讯云业务保持着100%左右的增长,企业微信、公众号、小程序、腾讯文档、AI能力等也初具To B业务生态。

汤道生表示,腾讯之前的广告业务同样需要这些销售体系,经历了不同阶段销售体系的变化,从卖产品变成卖行业解决方案。不同的销售要求不一样,需要一个个去谈。比如小餐厅客户的需求,跟大企业的CEO 、CTO的需求就不一样,所以需要理解业务的本质是什么。

11月8日,乌镇互联网大会上,马化腾对话李彦宏

乌镇互联网大会上,马化腾回答张磊提问时,谈到腾讯产业互联网的“定位”:腾讯是不直接介入到商业,我们都不叫“赋能”,“赋能”还是太高调了,我们叫“助手”,助力传统行业,我们在旁边提供一些工具,提供一些帮助。

在此前的公开信中,马化腾已经明确了自身对于“助手”的定位:腾讯并不是要到各行各业的跑道上去赛跑争冠军,而是要立足做好“助手”,帮助实体产业在各自的赛道上成长出更多的世界冠军。

在腾讯合作伙伴大会上,负责腾讯云合作伙伴生态建设的谢岳峰从返佣收入、产品分成、服务收入三个层面,向代理商、集成商、咨询伙伴等角色对收益机制进行了介绍。

谢岳峰在会后的采访中对全天候科技表示:“我们希望参与到生态体系来的合作伙伴都受到尊重,我们也很多不断在优化的游戏规则,比如商机报备,商机分发,服务下包这种流程和规则,来保证符合一个原则:谁出力,谁获益。”

在谢岳峰看来,合作伙伴最看中的是腾讯开放共赢的态度和企业文化。过去,腾讯积累了比较深厚的能力,比如IaaS层的网络架构、安全、大数据、人工智能,腾讯的优势是这种通用型、底层的、标准化的技术,但腾讯也有明确的边界,每个行业的业务流程、应用基本上是不碰的。

在与外界合作中,腾讯的形象一直是温和的,不主导,不控制,到了产业互联网时代也是如此。另一方面,外界也认为腾讯生态介入层面较浅,与合作伙伴尚未形成合力。

“腾讯不会限制合作方和阿里等公司合作,或要求站队,你可以使用腾讯的产品和技术,但其他还要靠自己”。一位腾讯云的合作伙伴告诉全天候科技。

在全天候科技的采访中,这种继续开放合作、继续做生态的策略被认为将会一以贯之。“把半条命交给合作伙伴,这是说真的,至于这个合作模式好还是不好,要由合作伙伴去判断”,谢岳峰说。

在新一轮组织架构变革中,腾讯设立技术中台定位的“腾讯技术委员会”,由CSIG总裁汤道生和TEG总裁卢山共同负责,通过内部分布式开源协同,加强基础研发,打造具有腾讯特色的技术中台等一系列措施,促成更多协作与创新。

腾讯在技术、内容等业务环节强化了中台力量,对于外界关注的数据中台,马化腾也在近期的多个场合作出回应。他指出,对于腾讯来说,保护数据比打通数据更加重要。社交数据远比其他平台更加具有用户个人隐私性,腾讯不会为了自身业务的需要,硬把用户使用的不同产品场景去打通。

11月1日,腾讯披露腾讯云合作伙伴生态建设的最新成果:2018年整体渠道收入同比增长300%,合作伙伴数量实现翻倍增长。

正如谢岳峰对全天候科技说:“中国的产业互联网不会一家独大,或只有一两个玩家。这是一个巨大的市场。”根据埃森哲披露的中国企业数字化转型的报告,中国企业数字化转型成功的企业比例只有7%。也就是说,中国企业数字化转型刚刚进入一个慢慢加速的阶段,尚没有被一家公司完全收割。

虽然产业互联网被认为是未来的现金流,To B服务的商业价值与市场潜力,并不弱于ToC服务。但对于腾讯来说,To B中短期仍是需要大量投入成本的业务。 

“幸运的是,腾讯有足够的资金和资源,支持孵化各个产业有价值的业务,支撑我们这个阶段的投入。”汤道生说。

在腾讯合作伙伴大会前的公开信中,马化腾称,“在没有产业互联网支撑的消费互联网,只会是一个空中楼阁。”曾经,将消费互联网发展到极致的腾讯帝国市值一度高达4.5万亿港元。自今年1月以来,腾讯股价由最高点的475港元下跌至目前的274港元,市值蒸发逾40%。

最终,腾讯能否成功向产业互联网转型,并成为一个有坚实支撑的“新腾讯”?时间会给出答案。

收藏分享
1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