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交付大考快要交卷,蔚来、小鹏、威马做的怎么样了?
杨凡发表于2018年11月21日 19:488873人阅读
摘要: 在经历了PPT造车现象及整个行业洗牌后,批量交付成为检验造车新势力实力的重要节点。2018年也被称为“交付元年”,多家造车新势力正赶着在交付大关前完成自己的“答卷”。他们完成的如何?

本文来自全天候科技,阅读更多请登陆www.awtmt.com或华尔街见闻APP。

记者|杨凡 编辑|罗丽娟

2018年被业内称为是造车新势力“交付元年”,此前多家造车新势力对市场的承诺都将在这一年兑现。经历了最初大众对于PPT造车的怀疑以及整个行业的洗牌,实现“批量交付”被看作是造车新势力们摘掉“忽悠”帽子的标志——这意味着车企具备相对完善的制造体系和供应链体系。

年关将至,造车新势力们正赶着在最后时刻交上自家“答卷”。

一直被外界被视为“中国版特斯拉”的蔚来汽车,在新造车势力中颇为高调。今年9月12日蔚来登陆纽交所,成为中国新能源汽车在美上市第一股。

年初,蔚来汽车创始人李斌表示,将在今年9月底实现一万辆ES8的量产。之后,这一新车交付已经经历多次“跳票”。

2017年底,蔚来ES8发布会上,李斌曾承诺ES8将于2018年3月正式交付,但在今年2月,公司又宣称将交付时间推迟到4月下旬;随后由于产品安全性检验原因,称需推迟至5月初;直到5月31日,蔚来才将首批10辆ES8交付给内部员工,6月28日开启了外部交付。

蔚来上市前的招股书显示,截至8月28日,共生产了2200辆ES8,已交付1381辆。

不久前,蔚来公布的第三季度财报显示,截至9月30日,ES8的真实量产数量仅为4206辆,并且在该季度实现了3268部汽车的交付,超过此前2900-3000辆的季度交付目标。

李斌预计,第四季度蔚来将交付6700~7000辆蔚来汽车,与第三季度相比将会增长105%-114.2%。按此计算,蔚来在今年的最终交付总量将达到11000-12000辆。

在11月19日2018年广州国际车展上,李斌表示,截至10月底,蔚来在全国已交付将近5000台ES8。距离年底仅有一个多月的蔚来汽车,能不能完成一万辆的目标,不仅需要时间的检验,更需要产能的保障。

作为新造车企业,蔚来汽车需要选择具备生产资质的传统车企合作。但令多数人不解的地方是,蔚来选择了与逐渐边缘化的江淮汽车进行合作。江淮汽车的主力车型售价在10万-15万元之间,这与蔚来汽车的中高端定位明显不符。

一直在生产中低端车型的江淮汽车,能否保质保量地生产出蔚来ES8?对于外界的质疑,李斌回应:“蔚来汽车工厂由江淮投资几十亿建造,而保时捷的工厂比不上江淮的工厂。”其提到,这也是蔚来第一批车价较贵的主要原因。

江淮与蔚来在2016年签署的战略合作框架协议中提到,双方预计整体合作规模约100亿元,共同推进新能源汽车、智能网联汽车产业链合作。目前江淮蔚来工厂的月产能可以达到多少辆、能否满足年底交付一万辆的目标,还不得而知。但与江淮汽车共线生产的蔚来,或可通过合作进一步摊薄建设成本。

除了交付问题,蔚来还面临着亏损加大的困扰。第三季度财报显示,蔚来汽车净亏损为28.1亿元,环比增长了56.6%;经营亏损28.09亿元,环比增加了49.9%,同比增加118.2%。同时,由于ES8的大规模生产和交付,第三季度的销售成本迅速提升,与上季度相比,增长了696.2%,达15.9亿元;研发费用增长33.7%,达10.2亿元。随着蔚来汽车的首款车型的交付,其经营亏损的雪球越滚越大。

蔚来汽车CFO谢东萤表示,如果可以达到7000辆的交付目标,每辆车的利润率就可以在四季度转正。

目前ES8推出了创始版和基准版两种配置的车型,补贴前售价分别为54.8万元和44.8万元。蔚来还计划在2018年年底推出第二个量产车型ES6,预计在2019年开始交付,定位是5座电动SUV,预计价格低于ES8。

但有报告指出,蔚来为了获得更多的市场,定出的价格已经“虚低”。德意志银行发布研报称,根据部分汽车的价格/定位之比测算,蔚来ES8和将于明年上市的ES6,均不在正常比例中。根据德意志的比例测算,蔚来汽车两款汽车的定价应在80-100万之间。

小鹏汽车和蔚来汽车有一场著名的赌约。小鹏汽车创始人何小鹏今年7月在朋友圈,质疑了李斌在年初做出于年底交付1万台汽车的量产承诺。何小鹏认为,没有人可以在今年交付1万台新能源汽车。面对“挑衅”,李斌在何小鹏的朋友圈回复:“今年蔚来如果不能交付1万台,我输你一辆蔚来ES8。”

与赶工量产交付的蔚来相比,小鹏汽车显得并不着急。

小鹏汽车联合创始人兼总裁夏珩在9月表态:“小鹏汽车应该始终秉持着‘慢就是快’的理念,求质不求量。我们一定会在今年交付,对具体数量没有要求,但2019年会交付3万台。”

始终不着急的小鹏汽车,在成立四年后,终于迎来在车展的首秀。今年11月16日,小鹏汽车携纯电SUV小鹏G3亮相广州国际车展,并宣布将于12月12日正式上市。此外,小鹏汽车董事长兼CEO何小鹏在展台发布会期间就“鹏友+”计划,分享了包括充电、销售、售后服务以及金融服务在内的用户服务体系的进展和战略布局。

值得一提的是,小鹏金服通过自有的融资租赁公司的运作,使其成为目前唯一提供一成首付及弹性尾款的造车新势力。

小鹏汽车是新造车势力中首个获得国家工信部产品资质公告的企业,也是第一个进行小规模内部交付的新造车企业。但是在将近24个月之后才真正向市场交付第一款车,有人说小鹏汽车“起了个大早,赶了个晚集”。对此,何小鹏曾说道,“小鹏汽车只有具备了批量交付能力的时候,我们才会参加大型车展。”

今年4月,小鹏汽车在国内发布小鹏G3车型,并在4月26日开始预定。据了解,目前G3的价格在20-28万之间,扣除国家和地方的电动车补贴,最终价格可以低至12万左右。

今年5月,小鹏汽车在其位于广州市萝岗区的公司总部召开过一场具有重大意义的内部交付仪式,一次性交付了近百辆小鹏汽车,并均是已通过本地交管部门审核颁发并挂上新能源车牌的车辆。夏珩表示,截至8月中旬,小鹏汽车已经向内部员工交付超过500辆G3。

小鹏汽车选择自建工厂和代工两路并行。小鹏汽车的自建工厂与肇庆市政府共同合作规划,总规划用地多达3000亩,一、二期总投资达100亿元,规划年产能10万辆,明年第三季度末开始试生产。夏珩透露,之所以选择在肇庆建厂很大程度上也是基于申请新能源造车资质的考虑。而小鹏1.0量产车型,则是由郑州海马合作代工的模式生产。

何小鹏曾不止一次对媒体表示“造车是件非常艰难的事”,他表示深刻体会到汽车行业“太重”,“我们不会期待弯道超车,而是一步步来。”

今年以来,威马汽车风波不断。

4月20日,威马汽车正式公布了首款车型威马EX5,并承诺在9月底之前进行交付。在交付问题上,威马创始人沈晖曾经公开怼过蔚来汽车,“小规模的交付不叫交付”、“交付给内部员工的交付也不叫交付”,他甚至在蔚来首批500辆车交付后,直接放话“要论内部交付,500辆威马早就实现了”。

威马汽车自创建之初就选择了自建工厂,并通过控股中顺汽车的方式曲线获得了生产资质。 2018年9月28日,威马汽车在温州新能源汽车智能产业园内,如期举行了EX上市交付大会。该车官方售价为 186550元—247300元,以北京市2018年新能源汽车补贴标准为例,补贴后售价为112300元—164800元。彼时,威马公布其订单数量达到4016个,交付定金3000元到20000元不等,实现成立以来较大的一笔收入。

10月15日,蔚来汽车宣布截至9月30日累计交付3368辆ES8电动汽车,其中9月份单月交付量环比增长约58%。据威马汽车联合创始人、战略规划副总裁陆斌透露,今年年底前,威马规划交付量达五位数,并于明年实现交付10万辆以上。

看似一切顺利,但就在10月,有自称威马内部员工的网友爆料,威马交付大会是作秀,现场发出的车在秀完后,又被拉回了厂里。

虽然威马方面对此进行了否认,但交付大会不久后,威马因延迟交付、“隐瞒”补贴政策,销售不尽责等问题遭到了车主们的质疑,车主们多次多渠道维权未果。时隔数日,陆斌在个人微博上针对此前部分用户对威马EX5交付时间和补贴问题的质疑发布了一份《关于近期用户关心问题的说明》,结果并未被车主们接受,由此引发较大规模的退订风波。

这已经不是威马遭遇的第一次退订风波了。8月底在成都威马汽车研究院,一辆威马EX5试装车发生起火自燃。尽管威马汽车第一时间对起火原因进行了说明,称“自燃车辆为报废的早期试装车”,但仍未能消除外界对其产品质量以及技术方面的质疑,致使一些已预订的用户主动退订。而在更早的6月,因一辆使用浙江谷神电池的野马新能源汽车在路上自燃,使用同款电池的威马,也跟着陷入过一次退订风波。

当前,威马在售前、售后和与消费者沟通等方面都存在诸多问题。在造车新势力的交付大考之际,如何重新给予用户和市场信心,威马要做的还有很多。

 同样不求“快”的奇点汽车CEO沈海寅曾公开表示:“奇点汽车会尽自己所能在量产的时候推出合格的产品,但比起量产上市的时间,奇点汽车更关注的是产品质量。”

沈海寅将奇点定位于汽车界的小米。奇点的首款车型iS6,是中大型智能电动SUV,补贴后价位20万-30万区间,目标人群是都市中的科技品质乐享族。但原计划将于今年年底正式上市实现小批量交付的iS6,却在近日宣布,将推迟到2019年春节前后上市。

不少业内人士都曾表示,产品单一是奇点进一步发展的绊脚石,这也是新势力造车的通病。迄今奇点对外展示的只有iS6一款车,而且尚未交付。有消息称,奇点延迟交付可能是由于资金不足,目前仍然在融资。

因为没有新能源汽车的生产资质,奇点通过和北汽新能源合作实现生产,同时将车后标识改为北汽-奇点。实际上在2016年年末,奇点已经开始自建工厂。当时沈海寅宣布总投资80亿元在安徽铜陵建新能源汽车产业园,年产能将达20万辆,计划于2018年内完成一期建设。今年3月份,奇点又在苏州相城开始建立产业基地,占地1000亩,预计年产能可达到20万辆。两个产业基地定位不同,前者主要投产中大型智能新能源汽车,后者则是小型车以及分时租赁市场。

与其他新势力车企不同,今年7月开始,奇点开始筹划进军B端商用车领域,将第二款车型锁定MPV,命名为iM8。沈海寅透露,奇点已经在湖南株洲建立了智能电动商用车基地,8月底获湖南省发改委批示的商用车许可,该基地完工就可拿到商用车的生产资质。

“我们认为中国即将出现电动商用车革命。在很多方面,未来可能是商用电动汽车会比客用电动汽车先发展起来。”沈海寅表示。

显然,众新势力车企已经意识到,获得交付的“通关票”仅是迈出的第一步,并不是终点,未来,如何在传统车企和同类车企的“夹击”下求生,如何突破各项技术难题提高产品竞争力,如何实现扭亏为盈甚至实现长期稳定的盈利,都需要结合自身条件,好好思考。

收藏分享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