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手操纵10家P2P640亿大生意:这个温州商人的秘诀是连环诈骗
杨泳洁发表于2018年11月29日 23:09145856人阅读
摘要: 11月28日,今年网贷行业最大的连环诈骗案主谋卢立建被警方宣布逮捕。他在短短几年时间里,间接或直接控制了约10家P2P平台,这些平台总交易规模或超640亿元。

本文来自全天候科技,阅读更多请登陆www.awtmt.com或华尔街见闻APP。

作者|杨泳洁   编辑|罗丽娟

11月28日,杭州公安局下城区分局发布关于人人爱家金融的案情进展通报。根据通报,警方已对中科光电集团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卢某建采取刑事强制措施;新增冻结涉案公司账户资金及查封中科光电集团有限公司的涉案资产;督促中科光电集团有限公司尽快归还欠款。

企查查结果显示,中科光电集团有限公司的全资股东为卢立建,即通告中“卢某建”。该公司于2016年8月22日在上市门槛较低的澳大利亚国家证券交易所(NSX)挂牌上市(股票代码:ZKP)。

根据网贷天眼资料,2016年12月份中科光电正式成为人人爱家金融股东,随后在2017年4月退出。

作为退出的“前股东”,卢立建为何却成为人人爱家金融案件中的关键人物?

https://inews.gtimg.com/newsapp_match/0/4497033326/0

卢立建曾作为温商代表,做客访谈类节目《温商回归面对面》,并在节目中分享了个人的经历。

1972年卢立建出生在温州市瑞安市碧山镇一个偏僻的农村,父母是朴实的农民,家中五个兄弟姐妹(卢志建、卢立建、卢立孟、卢立章以及卢立敏),卢立建排行老二。年少时为分担父母压力,帮助哥哥成家,也为了让弟弟妹妹们完成学业,卢立建十六岁便辍学做木工来贴补家用。

1989年,卢立建到广州当海军。四年后退伍的他拿着一千多块的退伍金在部队旁租了一个店面,卖起了温州生产的袜子。“最好的时候,每个月能赚到2万多元。

但真正让卢立建挣到第一桶金的是2011年湖南衡阳的一桩房地产项目。“盖房子的成本大概1500元一平方,当时房价是1400元,这个市场下没人去干。但卖房一般要一年半以后,实际上我开盘的时候最低价为2300元,最后卖到3000多。”

敢于冒险的卢立建在2011年再次转行。这一次他把目光转向了光通信领域,与湖南衡南县签订了关于光通信项目投资合作协议,先后投入8000万元。衡阳市中科光电子有限公司(下简称“中科光电”)作为卢建立后来“引以为傲”的一个项目,就在当时注册成立。

2016年8月29日,卢立建在澳大利亚国家证券交易所(NSX)敲响了开市锣。

“出海”不到两年,国内多地发生P2P连环“炸雷”风暴。在投资者对这些平台的不断追索下,多数公司运营细节和背后股东逐渐暴露。

几乎同一时期,众多“问题”平台的实际操盘方纷纷指向多个卢姓人士及关联人群,卢立建和他的中科光电也卷入其中,至此,温州的“卢家帮”浮出水面。

据行业人士透露,卢家帮进入P2P的方式十分隐蔽,为有组织、有计划的分步骤进行,而且懂得与时俱进,市场需要什么样的股东增信,他们就包装出什么样的身份。

首先是开设大量的公司。据不完全统计,卢氏家族控制的企业有数百家之多,而且经营范围非常之广,这些公司几乎涉及了从实体到金融的所有行业。例如,卢立建在澳洲的上市公司中科光电,根据工商信息显示,其主要经营范围就包括:光电产品、陶瓷制品、金属制品、计算机领域内的技术研发、技术转让、自有房屋租赁、会展、会务服务、道路货物运输等。

其次,投资入股理财平台。2014年9月,在线下理财的大潮中,澜升财富成立,这是卢氏家族开始非法吸收民间资本的起始。

2015~2016年,P2P行业进入监管时期,彼时,有国资背景的平台更受投资人信赖。于是,卢氏家族通过旗下的伪国资公司——中和世纪,收购了数家网贷平台,如聚胜财富、人人爱家和中科金服等,并通过高额返现的方式吸引大量“羊毛党”,融资成本一度高达40%~80%。

进入2016年底,行业监管愈发严厉,P2P行业停止了野蛮增长,接踵而至的备案使得合规成本水涨船高,不少P2P老板心生退意,希望卖掉平台套现退出。这时候,卢立建敏锐地嗅到了其中的商机,开始大肆收购P2P平台。

但有业内人士表示,卢立建此举并非为了经营P2P业务,而是为了收割。

有接触过卢立建本人的P2P平台负责人表示,卢名下多数产业只是个幌子,“我看了他们的报表,根本不赚钱。”该负责人直言,此前由于资产端紧缺,卢立建表示有意向收购其P2P平台,他便对卢立建控股的两家公司中科光电及中欧房车进行了尽调,发现这些公司实际亏损严重,但仍不断在做投资。“根本不是真正的债券资产,这样的买卖彻底击穿了行业的信任,我们最终没有选择交易。”他说。

P2P的气氛一度让整个行业人心惶惶,若出借人知晓P2P平台被卖,则会导致该平台资金迅速流出。与此同时,体量较大的P2P平台对收购方的要求也比较高,希望对方可以为其实现增信,帮平台平稳过渡。

对应以上现象,作为卢家帮核心人物之一,卢立建想出了一个似乎能摆脱自身法律风险又能让卢家帮把生意做大的办法。

对“缺钱”的上市公司大股东,卢家帮向其慷慨解囊,借出巨额款项。当大股东们无能力偿还债务时,卢家帮则要求其收购P2P平台,借助上市公司的影响力吸引P2P投资人“入局”,实现资金收集,同时,由上市公司大股东代卢家帮持有P2P平台股权。

在实际操作中,卢家帮会要求P2P平台将待收数额提高到一定程度,同时进行对赌:待收越高,卢家帮给予该P2P平台的估值越高,其股权售价也越高。同时,对平台指定各类资产包——借款方均为卢家帮名下的空壳公司,这样一来,就可以直接把出借人的钱揣到了卢家帮自己的口袋。

根据网贷之家今年7月的统计,卢家帮通过直接或间接方式与10家P2P网贷平台产生关联,包含人人爱家、壹佰金融、聚胜财富、中科金服、火线理财、翡翠岛理财、火钱理财、坚果理财、投之家、邦邦理财、天天财富等。更有媒体报道指出,上述P2P平台借款交易规模超过640亿元。

7月14日,网贷平台投之家被深圳警方以涉嫌集资诈骗案立案侦查。7月16日,投之家官方微博确认,投之家创始人徐红伟以及CEO黄诗樵均被警方拘禁。

就在被立案侦查当天,黄诗樵给南都记者留言称,他及投之家团队是被所谓的新股东骗了,一切源于一场有关对赌的股权交易。而这场对赌,正是和卢家帮有关。

根据黄诗樵透露的信息,投之家原有的股东及运营团队和一家新疆公司(灏轩股权投资)签订了对赌式股权交易,双方以“一年内将待收规模做到32亿元”的条件进行对赌,“具体的条款是老徐(徐红伟)与对方老板谈的。”

黄诗樵称,对赌协议开始后,投之家的指令主要来自一位姓卢的老板,“他才是新疆那家公司实际控制人。”黄诗樵提到,卢总不对投之家的具体事务进行管理,但会给公司下达具体指令。

“新股东做法比较简单粗暴,不让原有的团队介入,很多业务包括发标以及资金全部都在新股东手上。”黄诗樵说。

同样在7月,杭州9家P2P平台被立案侦查,其中就有人人爱家金融。7月7日,杭州市公安局下城区分局发布通报称:对人人爱家金融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立案侦查,并呼吁投资者配合警方调查取证工作。

在新闻报道跟进中,不断有新消息传出:卢氏家族旗下的浙江中科光电、中和世纪工贸都先后入股人人爱家,最终全部退出,矛头再次指向卢家帮。

7月16日,中科光电在官网发布公告,声明公司并未参与人人爱家、壹佰金融等P2P平台的任何经营活动,董事长卢立建先生也并未这些平台的实际控制人。

4个月后,案情最终水落石出。11月28日,杭州公安局下城区分局发布关于人人爱家金融的案情进展通报称,警方已对中科光电集团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卢立建采取刑事强制措施。背后的大鱼终于被清出。

若只看平台股东关系,很难发现卢家帮的身影,只有在抽丝剥茧之后,才会发现多家平台爆雷后的共同始作俑者。卢立建显然对自己下的“棋局”充满自信。有业内人士对此评价,卢立建或许认为自己埋藏的够深,因此在多家平台集中爆雷后,并没有选择逃走。

更为讽刺的是,就在警方通报的10天前,2018中科光电合作伙伴答谢会在湖南衡阳举行。卢立建作为中科光电集团董事长出现在会上致欢迎词。他说,最近中央密集出台利好消息,中国民营经济发展的第二个春天已然到来,“我们要抢先主抓这一轮发展机遇,抢先布局,共同做大蛋糕。”

今天,不知身陷囹圄的卢立建作何感想?

收藏分享
6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