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鹏汽车G3终于发布,明年三月或规模量产
马程发表于2018年12月14日 10:179012人阅读
摘要: 一直强调“慢发展”的何小鹏也提到,“慢”只存在硬件的升级,不代表一切都要“慢”。量产交付只是第一步挑战,随着政策红利消退,新能源汽车已经进入淘汰赛。

本文来自全天候科技,阅读更多请登陆www.awtmt.com或华尔街见闻APP。

作者| 马程 编辑| 安心

“这个打赌我可能要输了。” 12月13日,何小鹏在位于广州的小鹏汽车创业园中提到。此前,何小鹏曾与蔚来汽车创始人李斌打赌,没有新势力造车企业可以在年底前完成1万台交付。

然而,11月27日,蔚来宣布第1万台正式下线。

相比之下,小鹏汽车就显得姗姗来迟。“双十二”晚,小鹏汽车正式发布第一款新能源汽车G3,共3档价位,5种颜色,算上政府补贴,最低价格仅为13.65万元。

造车仍然需要花很多钱,何小鹏提到,“小鹏汽车目前已经融资100亿元以上,有50家以上的投资人。”

在造车实力和人才储备方面,何小鹏介绍团队中超过70%的员工都是来自于整车厂。

在充电方式上,何小鹏提到超级充电是比换电更好的方式。按照计划,2018年年底前,小鹏汽车将在北上广深杭等十多个一二线城市完成签约100座超级充电站。未来三年,这个数量将达到1000座。

第二天的媒体群访中,何小鹏回应了小鹏汽车目前面临的三个重点问题。

首先G3目前并未进行大规模交付,和蔚来等同行相比,相对落后。G3首期交付主要集中在内部员工、VIP客户中。但何小鹏提到,会尽快提高代工厂节奏,预计明年3月之后可以具备规模交付的能力。

另外,2018年是新能源汽车能够拿到政府补贴的最后一年,进入2019年之后,对于所有的新能源汽车制造商来说,不只是量产与交付,还有更高的续航里程和更高的成本。

同时,小鹏一直强调在研发上的巨大投入,然而不论是L3级别无人驾驶,还是超级充电桩基础设施的铺设,都还未走上正轨,技术革新面临着巨大压力。

一直强调“慢发展”的何小鹏也提到,“慢”只存在硬件的升级,不代表一切都要“慢”。2018年底,新能源汽车已经进入白热化,各家争先量产上市的同时,还要面临技术革新、产品升级、政策优惠降低等多重挑战,这场淘汰赛正在提速。

新品下线只是第一步,留给小鹏汽车的还有无数场硬仗。

小鹏汽车董事长何小鹏和小鹏汽车副总裁顾宏地在接受全天候科技在内的媒体群访中,提到关于交付、融资以及技术研发的具体进展。

媒体:你与李斌有一个赌约,现在看来你赢的希望有多大?小鹏汽车具体的交付数量能做到多大?

何小鹏:我跟李斌就赌局沟通过好几次,我觉得这是对新造车行业双赢的赌局,我当时想说这个赌局的核心点,我们都应该把品质做好,规模交付难度比造车难度还高。今天李斌干得非常棒,三个月完成一万台车下线,他赢的机会很大。

最后我肯定要看下个月,1月出保险,要看上险的数字,所以我等下个月的数据。我跟李斌一直说,我说小鹏比蔚来汽车晚9个月,我们站在后面,也会学习他们前面碰到的困难,我们也会思考小鹏之道是什么道。明年小鹏开始不断的产能爬坡。

我还是会送给他一台小鹏汽车,有一天我跟他吃饭的时候,他说这个赌局不能这么玩,他说如果他赢了,我给他买一台ES8,如果我赢了,他给我买一台G3,所以他说,这个赌局他占了一点点小便宜。我说,那么好,没问题。’

媒体:目前小鹏汽车具体交付了多少辆?

何小鹏:当下还是针对两种用户,第一种用户是内部用户,因为他们是最能接受OTA升级。第二个是超级VIP用户。我们还会交一些有牌照问题的客户,比如再不拿车牌照就过期了,等,这些我们都会优先。

产能的爬坡、工艺的爬坡、软件能力的爬坡,都需要时间,我们想大概用两个月时间,把供应链体系慢慢调试起来,把工厂的节拍加快。

到明年3月份,我们规模量就会大。不方便说具体数字,前面的爬坡百台千台每个月这样爬,最后从保险的数据看最准确。

媒体:大规模交付,何小鹏的供应链能不能跟上交付节奏?

何小鹏:我自己总结交付有5个挑战,第一资金量很大,第二供应链,第三制造工厂,第四交付数据,第五交付能力。比如你交付很多,后面销售跟不上,那要停产。我们要健全五个能力。

媒体:之前接受采访的时候说超过10万台的时候能实现收支平衡,什么时候能达到这个目标?

何小鹏:我们内部有不同的KPI,有稳健型的,有很激进型的,明年等再过一点真正拿到一些交付数据,再回答这个问题更准确,给我们一年的时间。

媒体:你去年说过一个300亿的融资计划,在二级市场,蔚来的估值在300亿左右,小鹏的估值到了250亿,已经融资100亿,接下来的融资计划中,你的股权融资占比多少?

何小鹏:融资300亿,当初我们的想法是从股权、债务、资本三块考虑,现在已经融了100多亿,剩下100多亿不到200亿差不多也是这样分布。

从公司整体来看,债务融资虽然要付利息,但成本比股权融资要低。融资角度来看,成本最高的还是股权融资,所以我们对股权稀释比较关心。比如特斯拉融资里面,90%来自于债务,这个成本最低。

媒体:小鹏之前提到,融了100亿,用了不到一半,公司效率很高,走过的弯路比较少,主要体现在哪里?

顾宏地:我们与别家不同,我们跟蔚来在哪个地方花钱区别很大,很明显。蔚来财务报表公开,它的营销、服务成本非常高,我们希望用不同和更高效率的方式做到,因为我们科技定位、大众定位,不能像他做超豪华的营销,我们在这方面做一些改变。另外在布局方面,我们也尽量做到把所有的资源投入到研发科技中,这是我们主要的核心竞争力。在布局上,我们希望集中资源,蔚来美国有六百多人,在欧洲有几百人。对我们来讲,我们会聚焦做一些事情。看一下财务报表就可以看出来哪些地方不一样。

媒体:IPO有怎样的时间预期?

顾宏地:我觉得IPO是我们自身的准备工作,不是光为了IPO,自身的财务建设、体系建设、业务建设工作一直在进行中,IPO这个问题需要几方一起考虑,第一从自身公司需求,融资需求和业务需求,IPO带来的品牌效应等等我们都考虑到。另外我们关注市场对新兴造车企业,未来上市有一个好的市值。另外最近国内有新的像科创板一些新的发展,这些对我们这些企业都是非常好的,所以我们会紧密关注市场,同时抓紧准备我们自身的业务和价值搭建。

IPO的问题是水到渠成的事,但现在没有执行时间点。

媒体:从自动驾驶到车联网全部会采用自动研发的方式吗?小鹏汽车展示的功能包括车联网,自主研发的软件系统占比占多少?

何小鹏:第一,电子电气、嵌入式液晶仪表我们都有自己专门的研发团队,而且规模很大。我们只做设计和研发,但制造是与合作伙伴一起制造,包括2.5级自动驾驶,包括自动泊车,我们会有一些供应商,我们有博世,我们也有一些环视供应商,他们会帮我们把ECU(Electronic Control Unit,行车电脑)做好。但是里面的软件,有部分是我们跟他们联合开发,有部分是我们全部开发。最后讲占比,不同模块肯定不一样。自动泊车我们占80%或者85%,这个很难说,要看代码量,但是绝大部分是我们自己在做。

媒体:小鹏称计划2020年量产L3级自动驾驶汽车,怎么定义L3量产,包括哪些功能?

何小鹏:现在很多人对自动驾驶或无人驾驶,都没有非常清晰的分界,我觉得还不敢说。比如自动切线、识别红绿灯,这些都是第三级自动驾驶,但肯定不全。大家跟小鹏汽车一样,都是一个准L3。

目前的硬件达到L3很难,因为没有足够的支持,计算能力也达不到。通过新的硬件迭代能做到,特别是到第三级。到2020年后,我觉得无人驾驶,真的可以通过软件升级实现大部分无人驾驶场景。但是我觉得这个时间还需要很久,因为中国的路况复杂,而且与安全相关,我们现在每做一次测试,都花很多车,花很多人,所以我们做自动驾驶的测试都很痛苦,国内没有什么公司做过自动驾驶的测试,都在摸索。

媒体:目前充电桩的普及率还是重要的问题,下一步怎么样减少购买者对充电的顾虑?

何小鹏:这是一个行业性的问题,不是小鹏汽车一家可以决定的。超充将来有很大的机会,今天一个超充站平均有6.8根桩,如果有20根桩,将来充电效率比现在可以提升4倍。假设15分钟可以充400公里,那时候超充站盈利的机会巨大。但超充的投入非常重,只能说我们坚定往下做。

收藏分享
8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