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来自全天候科技,阅读更多请登陆www.awtmt.com或华尔街见闻APP。

作者| 马程 编辑| 安心

1月16日,在旷视机器人发布会上,旷视科技第一次公布了新的LOGO,原来的Face++改成了Megvii。

“Meg代表着宏大,和旷视的名称一致,旷视不只做人脸识别,还要在由视觉延伸出去的AI领域探索更多的可能性。”旷视科技联合创始人、CTO唐文斌解释说。

这次调整,旷视科技有备而来。

它不只修改了LOGO和口号,还把下一步战略重点放在了布局AIoT(AI人工智能+IoT物联网)和物流机器人领域。

旷视这次推出的“河图”是智能机器人网络协同大脑系统,召集了包括菜鸟、Mujin机器人、软银机器人等诸多行业内的合作伙伴,为物流供应链提供一整套自动化解决方案。这一系统目前已经应用到天猫超市、宝洁等品牌的仓储中。

“这是旷视在手机、城市安防之外,打造的第三极,主要从机器人出发,集中物流等传统制造业的升级。”唐文斌提到,物流和仓储机器人,商业闭环明显,又能够快速赋能新零售和物流等领域。

“河图”系统和城市大脑,都是旷视布局To B领域AIoT的重要方向。“未来旷视不会广泛投资布局,主要抓住目前已经落地的领域深耕细作。”唐文斌称。

旷视科技创始人印奇称,今年旷视真正在商业化上找到了自己模式,而证明路线正确是一件很重要的事;到2019年大家会发现旷视和其它公司越来越不一样。“我们之前想过一个口号,希望能代表我们的全新定位——旷视,你的AIoT方案专家,”唐文斌提到,“但这并不准确,应该是旷视和合作伙伴们这个共同体,构成AIoT方案专家,而我们希望,旷视是其中的重要牵头人。” 随着向智能物流领域的延伸,旷视科技的商业模式看起来更“重”。

在旷视内部,CEO印奇负责公司的整体业务方向,而作为CTO的唐文斌,一直带着技术团队,关注全新领域,探索新的可能。

2015年,唐文斌主要关注安防技术体系和落地;到了2016年,他关注城市大脑的建设;而过去一年多,他把主要精力放在了机器人和面向物流产业的落地。

唐文斌提到,他曾跑遍了世界顶尖的机器人展,寻找让他可以兴奋的机器人项目。

“机器人一直是我和印奇的梦想,相信每个学计算机的男生都对机器人有一种情节。”2015年时,旷视科技将办公室搬到了海淀黄庄附近的融科中心,他们在公司前台摆上了一个机器人。那时,物流机器人的项目还未启动。

中国工程院院士邬贺铨提到,在人工智能给中国各行业带来的增速中,制造业排在第一位,但目前国内人工智能投资在制造业的却远远低于商业、自动驾驶等领域。在唐文斌看来,相比计算机视觉相关的业务,物流机器人领域闭环更短,系统应用范围广,落地场景更加具体,需求量也很大。

旷视发布新河图系统

三年多前,唐文斌和印奇一起考察天猫仓库,发现在2万多平米的仓库,暖气完全没有作用。冬天零下10度的气温下,每一个操作员在这里面每天要行走30-40公里。

“亚马逊负责人曾经提过,未来10年,即使所有人都来送快递,都很难消化快递数量。人类对于电商的需求仍在快速增长中。”唐文斌看好物流解决方案在未来的价值。

旷视进军新赛道拿出了足够的诚意,河图计划前期将投入20亿元资金。唐文斌透露,这笔资金除了会用于研发之外,也是为了承担场景的试错成本。“之前从来没有公司试图用AI把整个物流体系链接起来,不同场景的落地价值,都需要进一步验证。”

旷视同时发布了“河图合作伙伴计划”,“希望包括设备厂商、系统厂商、集成厂商和各种类型的客户,一起共创物流智能化产业链。”在演讲中,印奇和唐文斌都强调了“利益共同体”的概念,他们说,“旷视愿意成为其中的牵头人”。

从计算机视觉领域进入物流和机器人行业,业内难免有质疑。唐文斌提到,团队从很早已经开始了机器人相关的研究。

此前,旷视也通过投资布局物流机器人。2018年4月,旷视科技宣布全资收购艾瑞斯机器人。近日,旷视又领投了国内智能仓储企业鲸仓科技的B+轮7500万元融资,加速AI在仓储场景中的应用。

同时,旷视方面认为,作为阿里系的公司之一,旷视在进军物流、仓储领域也拥有相关的优势。阿里巴巴旗下的庞大数据和应用场景,将成为旷视科技高级别的“场景提供者”。旷视科技此前已经从从支付宝、新零售等应用场景中获益,为其技术应用找到入口。而河图平台,以及艾瑞斯生产的仓储机器人,前期也已经在天猫等场景率先落地。

唐文斌提到,河图系统的客户中心怡仓储和天猫超市合作的项目。天猫超市的订单非常复杂,通常一个订单里面有六七件商品,天猫超市要求当日达,用户下单之后,订单必须一小时出库。“目前可以做到用500多台三种类型的机器人协同的仓库提升了40%的人效。之前提到的操作员现在每天行走5公里即可完成工作。”

但旷视的生意并不局限于阿里,唐文斌提到,宝洁、科捷物流等企业已经在使用河图系统。

“河图系统关注的是从产地运到目的地,这一路上所需的存储物流环节怎样更高效的完成,这其中的想象空间很大。”唐文斌认为。

作为目前国内头部的AI独角兽之一,旷视最早走入大众视线,是和支付宝合作的刷脸支付,以及与手机产商合作的人脸识别解锁、人像光效、人像背景虚化等功能。

旷视科技曾在2017年创下AI公司单笔融资之最,C轮融资金额达到4.6亿美元。继2018年7月份传言拿到阿里巴巴的6亿美元融资之后,最近业内又传出旷视正在新一轮融资中筹资5亿美元,中银集团投资有限公司希望牵头融资2亿美元。另据彭博社报道,旷视科技已经在筹划赴港IPO。

快速融资,加快布局,频繁的动作难免让业内会将旷视与商汤等AI独角兽做对比。最近,商汤也传出了新一轮融资消息。

但唐文斌认为,旷视和商汤等公司在商业模式上差异很大,旷视更聚焦在AI技术的落地。“从第一天开始旷视不会做广泛布局的公司,我们目前只聚焦在三个主要的领域,城市大安防领域、以物流为核心的供应链领域、以及围绕手机的个人终端领域,做扎实,向纵深发展。”他说。

提到计算机视觉的行业格局,唐文斌认为,目前商汤、旷视、云从、依图等头部公司的优势明显,新手入局几乎没有机会。

但这不意味着行业的机会已经枯竭。在唐文斌看来,在包括手机、金融、城市安防等旷视已经落地的领域,都有技术升级和深挖市场的需求。

以手机人脸识别功能为例,唐文斌认为在产品上还有很高的提升空间。“手机摄像头的终极是单反,而现在所有手机还远达不到单反的效果,这中间画质各方面亟待提升,旷视有专门的团队在升级相关技术。”

同时,旷视也必须在人脸识别技术之外,发掘更多可能性。从很多AI公司在推出城市大脑来说,唐文斌提到,目前主要的落地包含人脸识别、车辆识别以及视频结构化等,“这都只是起步,从城市大脑逻辑来讲,最终做的是传感融合,当大量的数据能够汇聚之后,旷视会集中形成城市大脑体系,为智能化的城市提供更好的应用。”同时,唐文斌提到,城市大脑将产生大量有价值数据具有极高的价值,“这些数据能不能被很好的挖掘出来,决定着这能否帮助我们这个社会变得更安全、高效。”

而旷视的投资布局也是基于这三大方向的战略投资。“比如投资邻家便利店,这是城市场景的一部分;而艾瑞斯机器人,可以直接纳入河图系统,作为众多合作方的一部分。”

“因为这些,旷视才能找到自己的方向,成为一家有辨识度的公司。”唐文斌提到,2018年,旷视科技已经实现盈利, 营收较上一年增长4-5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