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来自全天候科技,阅读更多请登陆www.awtmt.com或华尔街见闻APP。

作者|刘荻青  编辑|安心

1月21日下午,有媒体披露了易到控股股东韬蕴资本发布的一份声明,声明称,难以再向易到进行持续性投入,愿意以一半的价格出让易到股份。

韬蕴资本表示,截至2018年12月,对比初始值,韬蕴资本帮助易到降低负债近30亿、降低用户余额近12亿、提升净资产 26亿。其中,易到现有34亿负债中28亿为韬蕴资本向易到提供的垫款,在接手易到不到两年时间内 解决了易到近60亿债务问题。

韬蕴资本无奈表示其能力在网约车市场布局中犹如沧海一粟,并坦言未来网约车市场的参与者中很难有韬蕴资本的角色,未来是属于能够充分挖掘用户价值的人(金融服务业)、能够充分发掘运力价值的人(汽车产业)以及能够充分进行碎片化整合的人(城市生活服务业)。

(网传韬蕴资本声明图)

从公告可见,韬蕴资本已经没有足够的力气带着易到在网约车市场奋战了。

易到之所以陷入今天的困境可能要从2015年和乐视搭上关系说起。时年10月,乐视买下易到70%的股份,取得控股地位。然而,2016年底,乐视自身资金链紧张,易到因此受到牵连,由此易到“拖欠款项、司机提现难”的传言在市场上流传。

2017年4月,易到创始人、原CEO周航发表声明称,易到确实存在资金问题,原因是“乐视对易到的资金挪用13亿”。但乐视方面却表示,从未挪用过易到任何资金,且投入近40亿元资金支持易到发展,并认为周航“用心险恶”、“已涉嫌诽谤”。同月,这场闹剧最终以易到的周航、杨芸、汤鹏三位联合创始人发布联合声明辞去易到所有相关职务为收尾。

两个月后(2017年6月),易到发布公告称,公司股权做出重大变更,乐视不再是易到控股的股东,由韬蕴资本接手。

从韬蕴资本接手易到,后者的“历史遗留问题”就接踵而至。

韬蕴资本于今年1月21日发布的最新声明显示,2017年6月,韬蕴资本向易到提供了首批6.3亿元款项,用于解决司机提现问题。

去年12月份,易到车主提现难问题依然存在。彼时,易到也曾发布过一份公告显示,“乐视控股及贾跃亭本人在主导易到期间欠下并隐瞒了巨额债务,这些遗留的债务问题正成为影响车主提现的关键因素。”

彼时公告中提到,韬蕴资本正全力推进债权追回工作,已通过美国加州法院下发临时限制令(TRO),冻结Faraday Future (FF)中贾跃亭持有的33%股权及贾跃亭位于加州的四处房产。预计春节前,相关债务纠纷将得到解决,平台也将于2019年1月25日起全面开启线上提现。在此期间,公司将暂停办理线下提现。

距离去年公告中提到的日期(1月25日)仅剩4天,现在尚不知道易到究竟能不能履行诺言,恢复线上提现。但韬蕴资本看起来已经对易到死心了。

对于更多相关信息,全天候科技曾致电韬蕴资本这份声明中所留的联络人,但发稿前尚未接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