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自动驾驶后,芯片巨头英伟达这一次要挑战AI医疗
宋家婷发表于2019年01月21日 18:506072人阅读
摘要: 相较于在自动驾驶领域的高调布局,芯片巨头英伟达在AI医疗领域低调得多。今年,英伟达开始推行其开发的以AI为驱动的医疗影像超算平台Clara,英伟达副总裁Kimberly Powell称,这只是其在AI医疗领域的一个尝试。

本文来自全天候科技,阅读更多请登陆www.awtmt.com或华尔街见闻APP。

作者 | 宋家婷   编辑 | 罗丽娟

直到今天,NVIDIA(中文名“英伟达”)究竟是一家芯片公司还是人工智能公司,业界依然有不同看法。

但英伟达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黄仁勋已经在多个场合表示:“英伟达是一家人工智能公司。”

变化始于几年前,人工智能在全球兴起,这家公司抓住了机会。凭借在图形处理器(GPU)方面的技术积累,英伟达迅速从一家图形芯片公司转型为AI平台搭建者,并大获成功。

几年间,英伟达股价翻了10倍不止,市值一度突破千亿美元,成为全球炽手可热的人工智能公司。

从游戏、自动驾驶到机器人等AI热门领域,英伟达的身影无处不在。

在医疗行业,有机构预测,至2021年AI医疗估值将高达66亿美元。尽管该领域技术门槛很高且落地难,但任何一家自称人工智能公司的玩家都不愿意错过这块大蛋糕。

攻下技术的硬骨头,英伟达也终于迎来了产品落地期。在2019年EmTech China“全球新兴科技峰会”上,负责医疗健康的英伟达副总裁Kimberly Powell,分享了英伟达在人工智能上的发展路径。

“(英伟达)使用无人驾驶来磨炼人工智能技术,再把这些技术拓展到其他产业中,包括医疗领域。”Kimberly Powell说,Clara即是英伟达开发的以 AI 为驱动的医疗影像超算平台,用以提升传统老旧设备对应用程序的处理速度。

据介绍,这一平台核心是Clara AGX,基于英伟达 Xavier AI运算模组、Turing GPU的运算架构,能从入门级设备扩展到要求最苛刻的3D仪器。在Kimberly Powell看来,Clara平台能够解决医疗器械处理每秒数GB的巨量数据。她透露,Clara已向早期合作伙伴提供免费使用,并计划于2019年第二季向特定对象推出测试版。

这只是英伟达在AI医疗领域的一个尝试。

据了解,截至2018年11月,已有超过50所医疗机构投资英伟达DGX系列深度学习优化服务器及工作站,而与其合作将AI技术用于医疗领域的机构已超过75家,其中包括医疗中心、医学成像公司、研究机构、新创公司等都是其合作对象。

以下是英伟达副总裁Kimberly Powell接受全天候科技等媒体采访实录,经整理:

媒体:Clara平台去年推出至今,落地情况和接受度如何?

Kimberly PowellClara是2018年11月推出的。我们也是在探索阶段,不是一次性完全开放,而是先向有意向的合作伙伴开放网上注册。从去年11月底到现在,已经有350家到400家公司注册,几乎世界上比较大的有名的公司医院和初创企业都已经注册了。不过它还是非常新的东西,现在还谈不上普及度和接受度问题。Clara当前的版本是我们刚刚发布的第一个版本。

媒体:中国及其它市场对Clara平台的使用情况有何差别?

Kimberly Powell美国客户在IT方面的成熟度略高一些,因此他可以在云端执行Clara,这是因为美国有数据匿名化的技术来实现Clara的云端执行。同样的一套软件既可以在医院本地运行,也可以在云端运行。

对于中国市场而言,混合运营环境的支撑是非常有优势的,因为可能在中国的偏远省份或者农村地区,网络条件不好,无法获得这样的云服务,那么他们可以选择在本地执行;但是对于那些大城市而言,他们可以选择云端运行的方式。

媒体:Clara的目标用户群是哪些?

Kimberly PowellClara主要针对三大类型企业客户,第一是医疗设备公司,第二是人工智能软件开发公司,第三可能是那些拥有几百个应用的医院。

目前Clara是一套SDK,可以在官网上免费下载。此外,Clara分为多个层级,包括编排层、执行层和应用层,初创公司可能只会关注最顶层的应用层,医疗设备公司现在可能只是用到了Clara的第一层,不过相信很快会提升到第二层甚至第三层的需求。

英伟达为各个领域的开发人员提供了至少有好几百个不同的SDK(软件开发套件),Clara只是这几百个中的一个,是给开发人员用的工具箱。

媒体:Clara采用怎样的运作模式?

Kimberly PowellClara的开发社区更多的是技术上的合作,商业推广弱一些。比如推想科技使用的是Clara里的推理引擎,实现并行执行多个人工智能算法。如果没有这个推理引擎,一个AI的模型就必须有一个专门的GPU执行。所以对于公司来说,Clara可以更快更有效地实现自己应用在医院的执行,用最少的硬件资源运行他们的人工智能应用。

媒体:在医院搭建这样一个平台,大致需要多少成本?

Kimberly PowellClara不是作为一个单独的软件套件向医院销售的,而是通过英伟达的企业合作伙伴销售。由于它是作为一种应用安装在硬件系统里使用的,所以我们很难回答Clara单独的成本是多少。

英伟达的硬件作为一种基本的器件几乎存在于所有计算的设备中,所以Clara使用的范围是广泛的,即使是你买的游戏显卡都可以支持Clara的运行。

Clara不仅适用于某种类型的医院,可能有的医院还没有意识到Clara的优势。他们会逐渐意识到,无论购买任何计算机的硬件,通过Clara平台都可以做到三种不同类型的计算,这对他们来说益处很大。

媒体:未来针对Clara平台有什么改进的计划?

Kimberly PowellClara本身是一套软件,目前发布的还是比较早期的版本。现在我们已经有一些要重点改善的地方,比如与外部的硬件系统之间的互联互通,比如支持通讯协议,还有在Clara上增加更多加速的引擎,帮助初创企业加速方案的部署。

同时,我们正在做的是学习知识的转让以及辅助式的功能。不同地区的医院,本身条件不一样,使用的设备也不一样。我们希望在某个医院设备上所分析出来的知识或者结论,能够在本地普及推广,而不是只把结果输出出去。我们应该会在1月底发布第一个这样的版本。

媒体:英伟达想通过Clara平台收获什么?

Kimberly PowellClara平台使用了英伟达三大重要的技术,加速计算、人工智能和可视化。在医疗影像方面,我们并不希望计算、可视化以及人工智能三个不同的工作负载分别执行在不同的硬件上,我们希望一台计算机借由Clara就可以做三种不同的计算。

对于Clara而言,英伟达的想法是软件+硬件,其实Clara也是英伟达对于未来智能设备的铺垫。我们认为,收集数据做事后分析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你在什么设备上,什么时候收集的数据。事实上我们希望通过软件的创新赋能医疗设备,在硬件端会有智能的设备,同时我们配置软件开发的SDK,这意味着实现在医疗行业随时随地的计算。

媒体:英伟达在AI医疗领域有哪些竞争优势?

Kimberly Powell英伟达更多是一家赋能型的公司,现在很多大公司抢占医疗人工智能的市场,其实是英伟达帮助他们更好地在基础设施层执行人工智能医疗的应用,帮助他们实现这样的市场目的。大部分计算设备都使用到了英伟达的GPU,这是我们的定位。

此外,英伟达有着一个非常庞大的开发人员的社区,我们有一个CUDA SDK下载套件每月下载量达到50万,下载CUDA的都是初创公司或者学术界的研究人员,如此庞大的基础也会帮助到那些做医疗的产业,因为这也会是他们的客户。

媒体:在医疗行业,英伟达的合作伙伴有哪些?

Kimberly Powell我们有四大类型的合作伙伴,在每个地区都是这样。第一个类型的合作伙伴是学术界的,因为英伟达自己不是医生,我们不产出医生,也不搞医学研究,所以在这方面要寻求合作伙伴。我们还有一个英伟达人工智能实验室(NVAIL),这是一个全球化的正式针对这种类型的合作伙伴项目。

第二个类型的合作伙伴是初创企业,我们有一个项目Inception(初创加速计划),有本土英伟达负责医疗行业的团队帮助中国的初创公司。通过开启这个项目,我们可以为这些初创企业提供技术支持,最新的技术可以给这些初创企业率先使用。如果他们有好的解决方案和产品,我们还帮他们进行商业推广。

第三个类型是产业界商业化的合作伙伴,比如华大基因、联影智能,我们主要是在代码开发层级深入的合作,同时也会有联合的商业销售方面的支持。

第四个类型是和政府之间的合作,我们会关注在不同的国家和地区政府重大科研的项目方向以及相关政策。比如我们认识到有些国家可能在自动驾驶方面,或者在医疗方面有科研项目,英伟达也会寻求国家级的合作。

媒体:英伟达跟中国公司的合作主要体现在哪些方面?

Kimberly Powell我们在GTC CHINA大会期间发布了一个博客,在加速数据科学方面,我们给项目起名叫RAPIDS,其实代表英伟达平台的演进:首先从加速计算开始,然后进入深度学习,现在是机器学习,而机器学习是我们RAPIDS平台代表的。

RAPIDS是更广泛地针对医疗行业的英伟达平台,而不仅针对医疗影像。我们发布RAPIDS之后吸引了众多公司,包括平安保险和华大基因。其中,平安保险有大量的理赔数据,还有保险客户的医疗数据,华大基因更是拥有海量基因的数据,甚至是像探智立方这样做数字可穿戴设备的公司,也非常欢迎RAPIDS这个平台。

收藏分享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