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正义遇到了一点麻烦:他掌控的全球最大科技产业风险投资机构软银愿景基金的两大主要股东正心生不满。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沙特公共投资基金(PIF)和阿布扎比主权财富基金穆巴达拉(Mubadala)对于软银愿景基金展开的一些对外投资不满意,认为给出的价格太高。

关键问题在于:沙特公共投资基金和阿布扎比穆巴达拉基金是软银愿景基金的两位最大外部金主,为基金贡献了将近三分之二的资金。如果惹怒了这两位,恐怕对软银愿景基金将来获得更多金主资金或者开展新投资不利。而软银愿景现在有大约20笔交易正在进行之中。

从创建之初至今,软银愿景基金开展的对外投资规模大约已达600亿美元。华尔街日报援引知情人称,软银愿景中,大约有三分之二的资金已经被花掉了。管理层正在思考如何筹集更多资金。

根据上述华尔街日报的报道,两家中东金主对于软银的不满主要集中在三点,一是投资价格太高,二是软银集团通过软银愿景伤害股东的利益,三是软银愿景管理风格不适当。

报道提到了一些软银愿景基金在管理方面的细节:一些投资者向沙特公共投资基金的管理者抱怨,孙正义有权否决基金经理人的投资决策,而且软银愿景的决策过程很混乱,经常导致决策在最后一刻出现反转。

对于软银集团对于一些公司先投资、再将股份转让给软银愿景的做法,沙特公用投资基金很担心。因为转让价格通常都会比当初的入股价格高。中东人担心软银试图利用目标公司的高估值为自己赚钱,背后的代价是软银愿景投资者的利益被牺牲掉了。

就在不久前,英国金融时报称,软银突然削减了其对于WeWork 的投资,原本打算追加160亿美元的投资计划最终变成了增资20亿美元,且此次增资不涉及软银愿景。软银愿景在之前参与了软银系对WeWork超过80亿美元的投资。

软银愿景本来还打算联手穆巴达拉基金对中国AI创业公司商汤科技投资10亿美元,这将使得这家初创公司的估值高达100亿美元。

而在去年秋天,软银集团向商汤科技投资数亿美元之际,该公司的估值还为77亿美元。这意味着,不到半年时间商汤科技的估值就暴增30%。与之相比,商汤科技的竞争对手旷视科技正在以35亿美元的相对低估值融资。

最近几周,穆巴达拉基金退出了这笔交易。华尔街日报引述知情人称,软银愿景现在对商汤科技的高估值犹豫不决。

对此,商汤科技和穆巴达拉称,他们对于所谓的愿景基金和穆巴达拉联手投资并不知情。商汤科技还表示,该公司从未进行过可以将估值推至100亿美元的10亿美元融资。

软银的这种操作之前就有过。2017年5月,软银收购了英伟达4.9%的股份(当时价值40亿美元),三个月后将这些股份转让给了愿景基金,但转让价格未知。2月7日,软银表示软银愿景基金已清仓英伟达。此外,软银还以59亿美元购入的滴滴打车股份以68亿美元的价格转让给了软银愿景基金。

问题不在于高溢价转让本身,而是软银选择在市场行情上涨时将资产转让给软银愿景基金,这就极有可能导致愿景基金的接盘产生亏损。

另外,软银通过引导大型融资轮,无意中使科技公司的估值膨胀了。比如,在软银及软银愿景基金的大力参与之下,印度酒店预订网站Oyo Hotels的估值就被推升到了50亿美元左右,比2015年软银最初投资时暴增了13倍。

至少在公开场合,软银掌门人孙正义并不愿意公开谈论是否与中东金主之间不睦。他在2月6日东京的一场活动中表示:“沙特是非常好的投资者,给予我们极大支持,并把资金交予我们开展投资。”

孙正义当时还说:“现在讨论我们下一步将从何处筹资或者以什么条件筹资还为时过早。我们双方都有各自的各种条件。”

无论中东金主是否真的对软银不满,亦或是其他风投公司的行动,都在无言述说着同一件事:风险资金对于科技企业的投资热情似乎正在冷却下来。

上述华尔街日报的报道表明,软银愿景基金的两大中东金主明显对于科技企业的高估值心存异议。

无独有偶,硅谷投资者、Social Capital公司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Chamath Palihapitiya最近警告说,风险投资已经变成了一个“庞氏骗局”。他在去年11月初发布的一封信中写道,风投们在很多方面创造了一种危险的高风险的“庞氏骗局”和“奇怪的庞氏泡沫”,使得“初创公司估值大幅度膨胀”。

或许,在他发出这样的警告之后,更多大型科技企业风投正在重新考虑他们近年来如此轻率地做出投资的科技企业高估值。

软银集团削减对科技企业的投资也可能与其高额债务有关。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9月底,软银总计有18万亿日元左右的(约合1.58万亿元人民币)流动和非流动有息债务。

过去三个月,软银的股价暴跌,累计跌幅达到33%。尴尬的是,去年12月19日才上市的软银旗下移动电信部门股价表现糟糕,当日开盘就破发,股价跌去15%。

*本文来自华尔街见闻(微信ID:wallstreetcn)。开通华尔街见闻金卡会员,马上领取2019全球市场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