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来自科创见闻(微信ID:kcjianwen),阅读更多请登陆www.awtmt.com或华尔街见闻APP。

作者|杨泳洁 编辑|安心

科学研究距离普通人的生活很遥远,但科学服务不是。

很多人可能并不熟悉众多高深的科技,但生活中每个人都需要并熟悉食品、药品、化妆品等,而这些产品都是从实验室里搞出来的。科学服务业就是为各种产品的研发、创新、产业升级提供基础服务的产业。而只要是有实验室、有创新的地方,就需要科学服务业。

上海泰坦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泰坦科技”)所从事的正是“科学服务业”。简单地说,就是为科研人员们提供补给的行业。科研领域用得到的试剂、耗材达100万种,一间高端生化实验室每月要用的物品就有数千种。

此前,国内科研人员通常需要一家一家地联系试剂或耗材供应商,就好比厨师要先到菜场买菜。

但由于各种原因,零售门店很少存放试剂,科研人员需要提前预定,门店营业人员再根据预定信息联系贸易公司送货。当一份试剂几经周转终于到达科研人员手中时,通常会出现规格、品种等与预定信息不符的现象。

但现在,一切都得到了简化。泰坦科技总裁张庆在2017年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七年前,搭建一个常规型的小型实验室需要大概三个月的时间,但在今天,泰坦科技可以帮助科研人员用两周的时间搭建好。100多种化学试剂,只要1-2天就能保质保量送货到门。

“这就是泰坦的价值所在。在科研界,最宝贵的是时间。” 张庆说。

时光回溯到12年前,彼时正在华中理工大学就读材料学硕士研究生的谢应波很苦恼,因为专业课要求实验较多,经常要提着塑料桶去“生产资料一条街”——北京东路购买实验耗材。

那时候,谢应波的研究生同学张庆也有同样的烦恼:购买化学试剂时不但价格贵还经常买到假货;实验室环境也很一般,通风程度只有抽油烟机的功率大小;当时的科研数据又只能手写,记录非常粗糙,很难被外人准确理解,影响后续实验进程。最要命的是,他们要经常接触盐酸、甲苯以及危险气体,但使用的安防手套一点也不专业,就是大家吃小龙虾的手套。

在他们切身感受中国科学服务业的落后带来的种种不愉快时,谢应波发现欧美等发达地区的科学服务业早已成熟。其中,年产值超过1000亿元人民币的企业在全球就有三家,且产品线完善、服务手段先进,基本能覆盖实验室所有的需求。

于是,谢应波和5个同学决定参考国外的成功模式,开始创业。参与创业的6个人都是华东理工大学2000级的学生,分别拥有化学、材料、IT等专业背景,刚好都要在2007年硕士毕业,几个本可能成为科学家的人开始成为科研人员背后的补给者。

2007年10月18日,上海泰坦化学有限公司正式注册成立。公司的主业是为科研机构和企业的分析检测提供科研试剂、仪器仪表、安防耗材、特种化学品。简言之,就是为科研工作者和质量控制人员提供一站式实验室产品与配套服务。

泰坦科技(Titan)董事长、CEO谢应波, 图片来源:公司官网

至于公司为什么是“泰坦”,材料学博士出身的谢应波显得很随性,他早年曾对媒体表示,因为当时自己喜欢打的那款游戏叫泰坦。不过后来泰坦对外宣传时,对公司名称重新做了诠释:泰坦之名最早出自于古希腊神话,在神话中,泰坦曾统治宇宙的古老神族,象征着尊贵与权威,也象征着勇往直前的挑战精神。

刚开始的日子并不容易,作为一个没有背景、没有资源的大学生创业团队,找钱是最大的难题。他们有一段“大学生科创基金投资人抵押房产帮忙融资”的故事,被谢应波在公众场合多次提到。

“泰坦最初发展得很好,到2008年底,我们6个人做出了200种左右的化合物分子,销售额近200万元,收支基本持平。” 谢应波称。2009年,为了树立品牌,泰坦需要融资50万元,但六名创始人都是外地来沪读书的大学生,没有房产可抵押。那时,泰坦的创始团队成员为此四处找钱,跑了不少银行和小贷公司。最初这些机构都表示要支持大学生创业,但之后都不了了之。最终是上海大学生科技创业基金会的两个员工——刘春松和王萌各自抵押了一套房产,才从泰隆银行借来150万元给泰坦科技,帮助泰坦树立品牌,走上快速发展之路。

一开始,泰坦只是定位于自主研发高端试剂。2007年,他们设立了特种化学品产品线,2008年有了高端试剂admas-beta/阿达玛斯,2010年又上了 通用试剂General-reagent//通用试剂产品。但张庆和同伴们发现,靠自己单打独斗,并不能彻底化解客户——科研人员的烦恼。他们认为,当下国内固然缺实验室的产品,但更缺的是供应体系,要有人做需求和供应的整合者。

2012年,泰坦在国内推出了一个面向科研人员的在线商城【探索平台】,该平台拥有商品搜索引擎、物流体系,支持国内大部分在线支付工具。实验室的研究员可以每天像逛淘宝那样逛泰坦的网店。探索平台主营高端试剂、通用试剂、分析试剂、实验耗材、安全防护、仪器设备等近10万种商品。

图片来源:探索平台官网

对于实验室产品来说,除了质量,配送服务的速度也是攻占市场的重要因素。例如新药研发,越早走出实验室,就可能越早上市,赢得市场竞争的可能性就越高,先入为主垄断市场的可能性就越大。泰坦为此投入重金,自建了危险化学品物流体系,10余辆专业危险品运输车辆,确保配送的安全与速度。目前,泰坦方面称,在长三角地区,客户下午下单,泰坦第二天一早即可送达实验室的科研人员手中。

而除了通过电商平台进行销售,泰坦还组建了线下销售和培训、运营团队,创造了科学服务业的O2O模式,从研发、生产到销售、售后,形成了完整的商业闭环。
目前,泰坦已经成为国内科学服务行业民企规模领先和成长较快的企业。它打破了国外巨头对化学试剂的垄断,自建产品信息数据库,填补国内空白的高端试剂产品3000余种。

泰坦的不断发展,推动国外的试剂在中国市场从原来的加价销售,逐渐变成了降价、打折的状态。

“保守估计,仅试剂一块,我们每年直接和间接降低国内科研成本超过15亿元。”谢应波在接受《青年报》采访时表示。

2015年,泰坦科技完成新三板上市。在此前后经历了6轮融资。

2018年8月21日,泰坦披露了2018半年报,报告显示,公司实现营业收入4.17亿元,比去年同期增长43.72%;净利润2279.06万元,比去年同期增长46.61%。

泰坦的高速发展得益于他们赶上了科学服务业的黄金期,但先行者并非独行者,前行的道路上仍然遍布挑战与压力。

泰坦科技联合创始人、总裁张庆曾表示,目前,整个中国超过一千万人是在实验室里工作,每年中国的科技经费投入超过一万亿,中国科学服务的市场规模现在每年已经超过一千亿。

巨大的市场前景不断地吸引海外巨头及国内新兴企业加入,与泰坦分食市场蛋糕。

近年来,海外巨头开始实施“中国战略”,逐步加大在华投入。比如美国塞默飞世尔科学世界公司(Fisher Scientific Inc.),作为全球科学服务领域的领导者,他们年销售额已经突破90亿美金,市值超过600亿美金,客户包含医药和生物公司、医院和临床诊断实验室、大学、科研院所和政府机构、以及环境与工业过程控制装备制造商等。

为了满足中国市场的需求,塞默飞世尔目前国内已有6家工厂运营,在北京和上海设立客户体验中心,并在北京、广州、香港、成都、沈阳等地设立了分公司,员工人数超过1400名,同时建立了遍布全国的维修服务网点和新推出的维修服务中心,拿下了众多大型企业实验室的订单,不论企业规模还是服务水平均对国内企业带来较大压力。

泰坦科技2016年营收4.08亿、2017年营收6.64亿,2018年上半年营收4.17亿,按照半年报公布的增长率全年营收在9.7亿左右,在总量过千亿的科学服务市场尚未占据绝对领先地位,依然要面对大量中国同行的竞争。整个行业有几万家大大小小的贸易商、小企业存在。

化学试剂的特殊性决定了其品种门类多、涉及范围广、技术含量高,这为泰坦带来技术壁垒的同时,也拖住了他们扩展的脚步,如部分产品只能采用危险化学品物流体系运输,这就会导致产品配送区域及品类受限。甚至在2016年,泰坦还曾因危险化学品安全类违法被松江区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行政处罚过。

2018年7月3日,证券市场红周刊在解读泰坦半年报时做出了风险提示,其中包含市场竞争风险、技术创新风险、宏观经济波动风险以及客户主要集中于长三角地区。

随着各项科学技术的飞速发展,背后的科学服务业必将迎来一个大的发展期,但泰坦能否如愿成为“中国首席科学服务提供商”,还有待市场的验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