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来自全天候科技,阅读更多请登陆www.awtmt.com或华尔街见闻APP。

作者| 姚心璐 编辑| 安心

小米“强化技术立业”、OPPO实施“科技升级”、华为科研费用居世界前五。

一夜之间,手机厂商纷纷在技术研发上“秀肌肉”,强调向“科技公司”发力。

这或许是在行业降温时,智能手机厂商的应对措施之一。近两年来,全球、中国手机出货量双双下滑,手机行业风口已逝、逐步“入冬”。“退潮之后,才知道谁在裸泳,”风口过后,技术成为手机厂商的“硬实力”。

在功能手机向智能手机转型的时代,大量技术能力不足的山寨机倒下,给予了小米等新兴企业崛起的机会。如今,在行业遇冷、同时向新一代移动通信技术转型的时间点,手机厂商也纷纷加重布局技术研发,强调“科技升级”。

研发费用是手机厂商们“秀肌肉”时会特别强调的内容。2018年,华为以113亿欧元研发费用排名世界第五,OPPO、vivo宣布在2019年投入研发费用超过100亿元,小米在2018年前三季度投入研发40亿元,并计划在未来五年中,向AIoT领域投资100亿元。

同时,“华米OV”四大品牌在技术上的方向和“突破点”各有不同、发展程度也有所差异,本文对华米OV近年来的技术布局、发力重点进行简单盘点,“科技升级”会帮助手机厂商顺利过冬吗?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小米的“技术野心”被桎梏在1999元的售价中。

“组装机”成为人们对小米的固化印象。小米在技术上的第一次“逆袭”,是2016年10月推出的“概念机”MIX一代,这款将摄像头放置手机底部,从而实现三边“无边框”的手机,全面引爆了业内对全面屏的讨论,也首次将小米旗舰机的起售价拉高至3299元。

不过,小米在2018年上市前公布的招股书中,研发投入仅为32亿元,占应收总比不足3%,远低于华为的15%,也使其遭受大量诟病。

小米正力图摆脱这一形象。在近期一次采访中,雷军表示,2018年前9个月,小米投入40亿元研发费用,AI领域投入1500人,相机部门投入数百人。

2月26日,雷军发出《集团技术委员会及互联网部组织调整及任命通知》,宣布小米集团进行新一轮组织架构调整。

在这次以“强化技术”为核心的架构调整中,包含两方面重点:其一,强化技术部门,任命原人工智能与云平台部副总裁崔宝秋为集团副总裁、集团技术委员会主席,同时,将该部门拆分为人工智能、大数据和云平台三个部门,均直接向CEO汇报;其二,强化互联网业务,成立互联网五部、成立互联网商业部,直接向CEO汇报。

“技术事关小米生死存亡,是小米持续发展最重要的动力和引擎。“要强化技术立业,”在调整组织架构的内部会议上,雷军表示,他同时强调,安排崔宝秋挂帅集团技术委员会,是要进一步强化技术文化和工程师文化。

此次调整,将原人工智能与云平台部拆分至三个独立部门,并均直接向CEO回报,同样是小米在组织架构层面,加大对AIoT战略推进力度的体现。

这是2019年前两个月中,小米在AIoT布局上的第三次大动作。

第一次是1月6日,小米公告战略入股TCL集团,持股比例0.48%,同时与TCL签订战略合作协议,主要聚焦在智能硬件和电子信心核心高端基础器件一体化的联合研发。第二次动作出现在一周之后,在小米年会上,雷军宣布将AIoT从“核心战略”进一步升级为与手机地位相同的“双引擎战略”,他预计,将会在未来五年中,在AIoT领域持续投资100亿元。

截至2018年11月,不包括手机和笔记本电脑在内,小米IoT平台已连接1.32亿台智能设备,支持超过2000款设备,在数量和款式上,均居于业内首位。

不仅在手机厂商、即使放在全球科技企业中,华为的研发投入也属前列。

今年1月,欧盟委员会公布的《2018年欧盟工业研发投资排名》中,华为以113.34亿欧元排名世界第五,位于三星、谷歌母公司Alphabet、德国大众和微软之后。

在中国手机厂商中,华为的研发和技术能力毋庸置疑。单以手机的核心Soc来看,目前拥有研发独立Soc能力的手机品牌商仅有苹果、三星和华为。

2014年,华为发布首款Soc海思麒麟910,并将其搭载在同年发布的旗舰手机P6s上,虽然这款芯片的性能与同时代的旗舰Soc差距颇大,但仍标志着华为在自研Soc上的重大突破。次年,当高通旗舰Soc骁龙810因功耗大、发热严重,导致HTC、索尼、摩托罗拉等品牌旗舰手机全部“翻车”时,华为也凭借海思麒麟930躲过一劫。

华为的多项技术在2018年实现突破,陆续超越“友商”。时年春季,华为发布新一代旗舰P20系列,这款搭载“徕卡三摄像头”和“超级夜景”的旗舰机迅速走红,上市两个半月发货量即超过600万部,在大中华区同比增长63%,海外增长150%。

华为在2018年下半年推出Soc麒麟980,“980的性能非常恐怖,会是史上最强的芯片,在性能上将瑶瑶领先高通845和苹果芯片,”在发布之前,华为消费者业务CEO余承东表示。尽管这一言论在当时受到诸多质疑,但当麒麟980正式发布,并宣布采用7nm制程工艺时,余承东此前的论断受到了肯定。

麒麟980的出现,意味着华为在Soc制程工艺上,首次超过高通,搭载该款Soc的华为旗舰机Mate 20系列,也因为同时具备一流Soc、业内首个40W快充技术、屏下指纹、三摄像头等众多“黑科技”,成为华为手机的“集大成者”。

2月27日,在今年的MWC大会上,Mate 20 Pro获得最佳智能手机奖,这是华为首次获得该奖项,从2009年MWC设置该奖项以来,三星和苹果几乎包揽了立此奖项。

OPPO和Vivo两家公司向技术方向转型的开始,应该是2018年。

2018年6月,在vivo一向被流量明星占领的户外广告中,出现一款“异类产品”:NEX。vivo近年来首次没有用任何明星代言这款手机,在NEX的广告牌上,有一个机器人,以及“非凡一升、突破未来”字样。

NEX采用了两款相当激进的技术:一是将摄像头设为弹出式,成为业内首个“真全面屏手机”,二是全球首发屏幕指纹。尽管这款手机的销量究竟如何,在业内仍有一定争议,但从2018年下半年发布手机的设计看,NEX无疑在一定程度上引领了潮流。

这是Vivo第一次在业内被人与“黑科技”一次联系起来,NEX3898元的起售价,也首次被称为“业界良心”——在此之前,注重线下渠道、明星代言的vivo和OPPO的一贯典型形象是“高价低配”。

“作为第一梯队阵营企业,以后必须是大研发投入,”去年底,vivo执行副总裁胡柏山在发布NEX双屏版时,对媒体强调,“这些必要研发投入,无论是资金、技术还是人员,都是不设上限的。”他甚至表示,再诸如5G、人工智能及拍照等重要技术上,“即使不挣钱也要有巨大投入。”

在胡柏山接受采访前数日,OPPO刚刚宣布将在2019年投入100亿元研发资金,胡柏山同时表示,vivo在2019年的研发投入“逻辑上不会低于这个数字,大概会在同一量级。”

在发力“黑科技”上,OPPO与vivo始终不相伯仲。NEX发布不久,OPPO也发布定位相近的Find X,采用另一种模式的弹出式摄像头来达到“真全面屏”。

为了强调品牌的“科技感”,向科技公司转型,OV在近年开始单独发布一些领先技术。在去年6月的上海MWC大会上,Vivo发布用于人脸识别的TOF 3D超感应技术,据vivo表示,该技术在识别距离、精准度和应用场景上,均超过苹果Face ID所用的3D结构光。

今年MWC前夕,OPPO举行创新大会,宣布通过“超广角+超清主摄+长焦”方式,在业内首发10倍混合光学变焦技术,同时,OPPO强调该技术目前已达到商用标准,具备量产能力,OPPO副总裁沈义人表示,今年上半年,将有搭载该技术的产品与用户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