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来自全天候科技,阅读更多请登陆www.awtmt.com或华尔街见闻APP。

作者|刘荻青  编辑|安心

4月29日, 据36氪报道,球鞋交易平台“毒”近期完成新一轮融资,投资方为DST(Digital Sky Technologies),据接近交易的相关人士透露,毒的本轮投后估值已达十亿美元,进入独角兽行列。DST在中国的投资项目包括美团点评、小米、滴滴、字节跳动、阿里巴巴等。

此前,该公司曾获得虎扑体育的天使轮融资。报道还显示,2018年,“毒”曾获得来自高榕资本、红杉资本中国、普思资本的数千万美元融资。

天眼查显示,毒APP的主体公司为上海识装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下称“上海识装”),后者法定代表人杨冰为最大股东,持股55%;虎扑(上海)文化传播股份有限公司为第三大股东,持股15%。

值得一提的是,天津普思资产管理有限公司99%持股的天津汇德信资产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持有上海识装2%的股份,而王思聪100%持股的北京普思投资有限公司则是天津普斯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的大股东。

王思聪也曾公开宣传过毒APP,去年IG夺冠之时,王思聪曾在微博推荐毒APP,并表示“毒上买潮牌和鞋子保真而且便宜”,在发布抽奖信息时,也要求关注毒APP。

毒APP以“球鞋鉴定”为核心服务,通过C2B2C的模式,作为中间鉴定方和平台方,打造球鞋社区及售卖平台。买家拍下球鞋后,卖方发货给毒APP,经鉴定后,再由毒APP寄送给买家。毒的盈利模式是抽取卖方成交价的7.5%-9.5%作为佣金,以及收取买家的鉴定费(5元/件)。

随后,2016 年 11 月,毒APP上线购买功能,将买家导流至卖家的淘宝店铺。2017 年 8 月,才正式开通线上交易功能,搭建起完整的交易闭环。

自2015年上线以来,因其只在球鞋这一领域开展主要业务,随后,得到了快速的发展。根据七麦数据显示,2018年的iOS应用免费榜上,毒APP从年初的600-800位左右,跃居至年末的前50位,在体育应用中排名第一。而据ZPartners的统计显示,类似毒APP的典型用户画像为20-25岁男性,热爱篮球,经济条件优越(一二线、东部沿海),每年购买2-15双鞋不等,每双鞋价格1,500元以上,行为近似女生买包。但这类内容平台型电商,货品真假是用户最大的痛点。

据36氪报道,2018年中旬,毒APP每月GMV已经接近2亿元,保守测算,预计2018年全年可达20-30亿元,2019年达到60-70亿元。

但经历了高潮期后,也许因毒APP影响力长期限于球鞋领域,其发展开始遇到瓶颈。据易观千帆数据显示,从2018年12月开始,其指标已经没有发生太大的改变,用户增长明显放缓。今年3月,毒的月活超140万。

除此之外,毒APP还被曝涉嫌售假。今年2月,有网友表示,在毒APP上购买某款球鞋经鉴定为假货。另有网友称该平台卖假货被发现后,给300元作为封口费。对此毒APP发表声明称,此款鞋不属于假货,只是线上鉴别师出于负责的态度,认为商品鞋盒与鞋不匹配,存在拼图嫌疑。

前有小红书作为面向女性用户为主的种草社区平台,截至今年1月,小红书总用户数已超过2亿,估值则超过30亿美元。毒APP诞生之后,知乎也于今年2月份内测了旗下名为CHAO的一款应用,企图将男性为主导的社区属性转化为离钱更近的带货社区,以“潮流男生种草社区”为标语,在内容上覆盖了较多的层面,包括咖啡机、口琴、酒、画、手机、相机、冰激凌等。而虎扑旗下还有另一大体育运动用品电商网站“识货”在2017年的交易规模超20亿元,平台上客单价超1500元的高端球鞋交易业务以月均增幅300%的速度增长,高端球鞋鉴定业务占全网同类业务超过7成。

他们当中会出现“男版小红书”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