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下半年,特斯拉实现了公司成立16年以来的首次连续盈利。就在投资者以为特斯拉要好起来的时候,事态却又急转直下。

一季度的财报显示,特斯拉当季亏了7亿美元,只交付了6.3万台汽车,比上个季度少了31%。

今年以来,特斯拉股价一路走低,从年初的332美元,跌到不足200美元。曾经是特斯拉多头的摩根士丹利分析师Adam Jonas,最近不但把特斯拉悲观情形下的股价预期,从97美元下调到了10美元,还称特斯拉会面临重组甚至破产风险。

Adam Jonas是特斯拉的早期支持者之一。2011年,他喊出特斯拉股价70美元的目标,当时特斯拉刚上市一年,股价只有23美元。他也因此被称为摩根士丹利的“疯狂科学家”,在华尔街声名鹊起。

那么,到底是什么,让他把特斯拉的最坏情形,设想得如此夸张?

2019年4月4日,马斯克在曼哈顿联邦法院就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起诉他违反先前达成的欺诈和解协议出席听证会,来源:Getty Images

“我们面临着一个机器艰难的挑战:让我们的汽车、电池和太阳能产品,在成本上比燃料更有竞争力。我们已经取得了巨大进展,但我们的产品对多数人来说还是太贵。”

今年1月,马斯克向员工发布邮件,宣布计划裁去约7%的员工。7个月前,特斯拉裁员了9%。裁员据称主要集中在销售、交付以及Model S和Model X的生产团队。

特斯拉已经养不起那么多的全职员工了。马斯克称,2018年,特斯拉的员工增长了30%,而这超出了特斯拉的承受能力。这轮裁员旨在保证生产平价产品(3.5万美元、续航220英里的的Model 3)的同时,维持盈利。

为了盈利,3月上线的平价版Model 3采取线上销售的模式,节省了销售试驾等运营成本。不仅如此,马斯克还宣布,特斯拉未来将全面转型线上销售,只保留一小部分门店用以展示。

只不过,在这些多管齐下的降成本措施下,一季度特斯拉还是没有维持盈利。

5月20日,特斯拉宣布旗下最昂贵的两款车型将降价,Model S降价3000美元,Model X SUV降价2000美元。这次降价抵消了此前的小幅涨价。

特斯拉并未言明降价是否与销量放缓有关。Model S和Model X的销量一季度惨遭腰斩。过去三个月里,Model S和Model X降价了三次。

今年5月,特斯拉刚刚完成了27亿美元的融资。但是,这笔融资只是勉强能填补上营运资金赤字。一季度,特斯拉的营运资金赤字达到了27.7亿美元。

前美国证监会(SEC)首席经济学家Chester Spatt对Business Insider称,如果是去年股价高企的时候,特斯拉能容易得多、也低调得多地获得资金。现在,风吹草动都被紧紧盯着。

如果无法尽快恢复盈利,也拿不到融资,特斯拉很快又要面临现金危机。今年3月,特斯拉用现金偿还了9.2亿美元的可转债,11月有5.66亿美元可转债到期,2021年3月有14亿美元债券到期。

中国车市的遇冷,让需求面变得愈发不明朗。中汽协的数据显示,4月,中国乘用车销量同比下跌17.7%,至157.49万辆。摩根士丹利分析师Adam Jonas甚至认为,贸易紧张情绪下中国的订单预计将腰斩。

更糟糕的是,特斯拉已经突破了税收抵免的20万台交付上限,到今年下半年,美国纳税人购买特斯拉电动汽车享受的税收抵免还将继续减少,这会进一步冲击特斯拉的销售。

马斯克在本月早些时候公开表示,特斯拉汽车、太阳能和能源业务都是锦上添花,自动驾驶能把特斯拉变成一家市值5000亿美元的公司。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特斯拉的市值还有420亿美元,昨天大跌后只有341亿美元了。

不过自动驾驶技术距离成熟似乎还有一段距离。美国国家运输安全委员会上周发布报告认为,在3月的一起Model 3驾驶事故中,身亡的驾驶员开启了Autopilot模式。

特斯拉最近还发生了数起重大电池事故,多个城市都出现了自燃事件。

“特斯拉已经不是一个真正的增长故事了,更像是一个有关不良信贷和重组的故事。”曾经的多头,摩根士丹利的Adam Jonas虽然还对特斯拉维持着230美元的目标价,但态度已经明显生变。

Wedbush Securities分析师Dan Ives在上周日的报告中提到,特斯拉要在下半年达到盈利的目标,难度堪比攀登乞力马扎罗山(非洲最高山)。他曾经也是特斯拉的多头。

今年以来,特斯拉的股价已经下跌了42%。

对特斯拉不太乐观的不止是分析师。从2015年开始投资特斯拉的T. Rowe Price基金,去年四季度减持了一半的股份,今年一季度再卖掉了剩余股份的92%。这只基金曾经持股高达10.12%,是特斯拉五大股东之一,一季度狂卖后持股比例不到1%。

*本文来自华尔街见闻(微信ID:wallstreetcn),编辑陶旖洁。开通华尔街见闻金卡会员,马上领取2019全球市场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