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来自全天候科技,阅读更多请登陆www.awtmt.com或华尔街见闻APP。

作者|张超 编辑|安心

PC互联网时代,百度、阿里巴巴、腾讯这三巨头成为了当之无愧的王者,其它互联网公司只能在其夹缝生存。到了移动互联网时代,BAT各自凶猛生长、生态化布局;不过,在他们周围还是涌现出了新的故事——TMD(字节跳动、美团、滴滴)在老巨头的重重围剿下成长为新晋“小巨头”。

随着美团上市、滴滴进入调整期,字节跳动成为了最受期待的一支力量,它甚至被一些人誉为“中国互联网第三极”,还有人重新定义“BAT”,将之解释为:Bytedance、Alibaba、Tencent。

自2012年创立以来,字节跳动在内容创业、企业服务、教育培训、文娱社交等领域攻城略地,依靠“自建产品+投资”两轮驱动,迅速扩张版图,建立起了自己的护城河。据全天候科技不完全统计,截至目前,其投资项目已达57个,足迹遍布海内外。

然而,张一鸣投资的“野心”似乎并不止于此。2018年底,美国科技媒体The Information援引知情人士消息称,字节跳动有意建立旗下首个风险投资基金,规模约为人民币100亿元(约合14.5亿美元)。不过,字节跳动官方对此“不予置评”。

在中国互联网版图上,字节跳动生猛超群,无论是自建的业务,还是投资布局,都看起来野心勃勃,这艘估值750亿美元的“航空母舰”正按照自己的节奏,沿着预定的轨道前行。

创立以来的7年里,字节跳动业务主要围绕内容产品展开,目前已经形成了庞大的产品矩阵,更被称作为“App工厂”。

似乎从一开始张一鸣就对字节跳动有个较为清晰的产品规划:延续此前的工作经历,从自己熟悉的地方先做起,通过信息聚合产品积累流量和用户,接着逐步完善用户账号体系,最后切入社交网络这个互联网流量池。

“从公司层面不要和别人的核心领域去竞争,这样会牵扯你很多的精力,也没有优势。从另一个角度讲,除了竞争外,不做别人做得好的领域,要做另外的领域。”这是张一鸣最初做产品的思路。

成立之初,字节跳动试水了“内涵段子”、“搞笑囧图”等产品,鲜明的产品特点让这类App迅速积累了数十万日活跃用户,更为后续产品的成长奠定了基础。

2012年8月,字节跳动发布了资讯类App——“今日头条”,依靠“内涵段子”前期积累的人气导流,当年底“今日头条”就积累了100万日活用户。

 “今日头条”的出现第一次让外界注意到了字节跳动,更重要的是,它为字节跳动未来的发展提供了一套差异化的发展路径:基于算法的个性化推荐和爆炸性的流量。

巨头们对字节跳动的态度也随之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由最初的看不起、看不懂,到后来明白过来已经压制不住了。虽然,百度和腾讯也推出了基于推荐算法的资讯类App,但市场已经没剩多少空间了。

据公开信息,2014年,“今日头条”顺利进入第二梯队,成为国内主流新闻资讯客户端之一;2016年9月,它已经超越腾讯新闻,成为中国新闻App Top 1,活跃渗透率达15.13%;到了2018年3月,“今日头条”日活用户已经突破2亿。

排名.gif

2016年9月中国新闻App Top 10(图片来源:猎豹全球智库)

对字节跳动而言,一款产品的DAU高到某种程度,就不再是一个单纯的App,更是一个“流量航母”。像“内涵段子”为“今日头条”导流一样,“今日头条”也成为了字节跳动越来越多新生产品的首批流量来源。

其中一个重要的表现就是短视频产品。2016年,字节跳动先后孵化了主打PGC的“西瓜视频”和主打UGC的“火山小视频”;同年9月,又推出音乐短视频平台(后改为社交短视频平台)“抖音”。值得一提的是,“今日头条”在此之前就在其App内培养了用户观看短视频的习惯,从而为短视频App积累了第一批用户;之后更是共享算法、相互引流,以实现协同效应。

据字节跳动党委书记、副总裁张辅评透露,截止到2018年10月,“抖音”国内日活用户已经突破2亿,月活用户突破4亿,成长为继“今日头条”之后“头条系”又一流量池。

2017年,字节跳动开始了国际化布局,除了投资海外内容资讯和短视频产品,它还推出了自建产品的国际版。公开数据显示,2017年11月,抖音国际版“Tik Tok”在日本App Store免费榜排名第一;2018年1月,Tik Tok又在泰国App Store获得总榜第一;2018年10月, TikTok成为美国月度下载量和安装量最高的应用,在美国已下载约8000万次,全球已下载近8亿次。

经历了爆发式增长和流量剧变后,字节跳动近两年也开始尝试多个领域的业务。

比如试水社交,推出微头条、多闪、飞聊等产品;布局互联网教育,上线K12英语教育产品gogokid、AIKID、大力课堂等;涉足游戏,在今日头条上线“今日游戏”模块,抖音上线“音跃球球”小游戏,收购上海墨鹍等。

在字节跳动布局产品的过程中,还会引导用户注册账号,建立一套用户账号体系。对于用户而言,一个账号可以登录头条系所有产品,使用起来更为便捷;对于字节跳动而言,统一的账号体系,不仅能帮助产品矩阵达到协同互推的作用,还能更全面了解用户需求,最大限度挖掘用户价值。

以抖音为例,它在探索期内的定位是做“专注新生代的音乐创意短视频”,视频时常限制在15s内。对于爱赶新潮、乐于尝鲜的年轻人来说,这样的定位具有较强的吸引力。而当产品进入增长期,抖音的主力用户群体年龄段从早期的18岁到24岁,上升到了25岁到30岁,这也就意味着受众从大学生群体转为年轻的工作族。抖音的定位也随之改变为“为记录美好生活提供原创视频上传和发布的短视频平台”,在内容层面也向着更加主流化、多元化的方向转变。

抖音用户画像.png

抖音用户画像(图片来源:艾瑞指数

外界有人将字节跳动比喻为“APP工厂”,张一鸣似乎对此并不认可。“外界对我们有很多描述,说字节跳动是个过于理性的公司,张一鸣是一个过于理性的人,什么AB测试公司,App工厂之类的,我非常不认同。”他认为,字节跳动是一个非常浪漫的公司,这种浪漫体现在“有生命力、面向未来、拥抱不确定性、保持可能性”。

在巨头林立的中国互联网江湖,要想突出重围并不容易。从过去的实践看,张一鸣的路径是,先成立内部产品线,定义公司主营业务;然后依靠产品获取巨大的流量池,与巨头瓜分存量市场,谋求变现。

在字节跳动产品矩阵形成后,这架巨型流量吞吐机还开始了对外投资扩张的道路。

字节跳动现在的投资布局大致可以看出三条线:第一条是与主营业务相关的,在内容资讯和社交社区领域布局;第二条线暂时与主营业务不太相关,如教育、金融、游戏等领域的投资;第三条则属于从策略层面考量的财务投资。

为字节跳动打开市场的首先是“今日头条”App,其主要通过大量信息流来吸引用户在线。字节跳动在资讯和社区领域有着领先优势,其早期的投资布局也集中在文娱传媒、社交社区等领域。

天眼查信息显示,自2014年底开始,字节跳动相继投资/并购了图虫网、花熊、新榜、财新世界说、30 秒懂车、每天读点故事、极客公园、餐饮老板内参、东方 IC、快看漫画、新智元、机器之心等内容产品。

早些时候,为了减少财力和精力的耗费,字节跳动还布局了广告业务,通过投资广告代理商来为其客户提供广告营销服务。全天候科技发现,2015年下半年至2016年10月间,字节跳动投资过的广告营销服务代理商有:微聚信息、今日互联、金红花、灵豹广告、掌象、今日新媒体等,业务覆盖陕西、安徽、山西、深圳、福建、江苏等省市地区。

随着字节跳动在互联网广告市场的快速崛起,其营收目标也呈几何式增长。以字节跳动旗下资讯App“今日头条”为例,据第一财经报道,该产品2016年广告营收目标60亿元,2017年150亿元,2018年300-500亿元,2020年信息流广告的营收目标设定为100亿美元。

2017年被外界看作是字节跳动投资业务的分水岭。这一年,国内流量趋于饱和的字节跳动选择了出海,将版图延伸到国外,其主要思路就是大刀阔斧的投资和买量铺路。

通过投资、并购的方式,走出国门的字节跳动在图文、短视频、直播等领域收获颇丰,它相继投资/并购了印度新闻聚合平台Dailyhunt,美国移动短视频创作者社区Flipagram,主打东南亚市场的移动短视频App Vshow 我秀时代,受欧美年轻人喜爱的短视频应用Musical.ly等。

大招连发,字节跳动成功获得海外市场蛋糕的同时,其构建海外内容矩阵的野心也浮出水面。不可否认,“直播+短视频+新闻资讯”的布局为字节跳动带来的收益也相当可观。

出海收获一定成效后,字节跳动并没有继续大举扩张,而是从去年年中开始,在国内对教育领域展现出了热情。

诱发其心动的可能是教育行业持续走高的商业价值。字节跳动方面提供的数据显示,2017年头条上教育类文章阅读总量超过107亿,教育类问答阅读总量超过190亿。

面对这片广阔的蓝海,字节跳动自2018年4月起,先后投资/并购了安心家庭、晓羊教育、AIKID、The Minerva Project、清北网校等教育产品。近期,还有接近字节跳动及锤子科技的内部人士透露,字节跳动当初收购锤子科技,就是看中后者在硬件领域的人才储备及经验,希望将其应用于教育硬件领域。

虽然在过去一年里,字节跳动还在游戏、金融等领域有一定布局。有投资人向燃财经表示:“(这些)表面上看是战略投资,其实更像是财务投资,流量获得和内容支撑都是为了实现它的利润,是为了继续其2-3倍的增长神话。”

据GameLook打探到的信息,2018年字节跳动营收为500亿元,头条系游戏广告营收预计在150亿元左右,这就意味着头条系游戏广告营收约占其总体广告营收的三成。

投资版图.png

字节跳动投资版图(全天候科技根据公开信息整理)

从0开始到成长为“产品航母”,从籍籍无名到估值750亿美元,字节跳动今天的成绩离不开庞大的人才储备。

The Information报道称,字节跳动的人员构成与传统的互联网企业不同,在4万员工中,约半数从事广告销售或内容审核工作,一部分从事算法相关,约5000名员工为软件工程师。整个公司管理层则是1-14-106人才架构:张一鸣为最高决策人,他直接领导14名公司高管,这14位业务“一把手”之下又有90几位“二把手”,总计106人。

这份名单也让一直颇为神秘的字节跳动投资团队被曝光,部门负责人严授也逐渐被更多人提及。

领英上公开的资料显示,2011年从清华大学自动化专业硕士毕业的严授,在Monitor Group(摩立特集团,后被德勤收购)工作近两年后就加入了腾讯,之后于2015年10月加入字节跳动。

一位和字节跳动投资部频繁接触的投资人也证实了这个信息,他向燃财经透露,严授原来是腾讯战略合作部的背景,他在2015年加入字节跳动时做过张一鸣的业务助理。

虽然严授本人较为低调,但从The Information给出的团队架构图来看,其领导的投资团队是已公开的团队中人数最多的一组,共有16人向其汇报工作。而据上述投资人士透露,其投资团队共有40多人,可见字节跳动对投资团队的重视度。

字节跳动 投资团队.jpg

字节跳动投资团队(图片来源:量子位)

在严授之前,字节跳动的战略投资部多次换过负责人。有人猜测,现今日头条企业发展高级副总裁柳甄最早就是去负责出海大业的。

柳甄是前Uber中国战略负责人,被称为Uber中国的“一姐”;还是柳传志的侄女、滴滴出行总裁柳青的堂妹。在加入Uber前,她一直在硅谷一家律师事务所负责高科技企业融资和并购项目。而从时间线上看,柳甄于2016年10月加入今日头条后,字节跳动才有了对海外的投资。所以,从这两个方面看,上述猜测的可能性很大。

The Information曝光的字节跳动团队架构图显示,目前向柳甄直接汇报的人有7人,包括常玉杰、杨昕舟等。

一直以来,字节跳动似乎都不缺钱,近年来狩猎颇多,投资版图不断扩张。但也有投资人认为,其“投得有点儿急,有点吃撑了,阶段性的需要消化,需要花时间整合。”